-

狩獵女神聳聳肩,道:“我以為你謀劃好一切,所以冇有任何準備。現在,我的本體就算知道,也不可能前來,這裡已經被霧淵獸神包圍,我們都要死。你本來死不了,可……你的多個神權破損,逃不出去了。這裡是北歐,哪怕父親都無法快速趕來,至於尼德霍格,他繼續吞噬世界樹根,不可能顧及你我。所以,我除了看著,毫無辦法。”

“宙斯的子女,果然都是這麼無情……看來你還記恨當年我對阿波羅的惡作劇。”

“也不算,不過我的親弟弟被你折騰那麼狠,我是有些不高興。現在……”狩獵女神麵無表情掃視周圍道,“你可以拿出你的底牌了。不要說主神器,你那些主神器還不如對麵的世界樹法杖強大。我大概猜到你來之前,父神給了你什麼,畢竟你從小討他歡心,更何況,來見尼德霍格,你不可能不防備。”

“唉……如果神權未損,我跟蘇業還有一戰之力,但現在,我承認,憑藉我現在的力量,解決不了兩千多個蘇業……”

赫爾墨斯掃過蘇業身後的神級魔法化身,深吸一口氣,目光落在蘇業漆黑的眼眸,微微一笑。

“你以為勝利的是你,不好意思!第一次神權共毀,的確是我冇想到,但接下來,是我將計就計。我的神權重創,需要上萬年才能恢複。但是,毀掉你的神權,讓你受傷,徹底斷絕你逃跑的可能,一切都值得!隻要殺了你,我便成為父親最看重的孩子,區區萬年修養,又算什麼!”

赫爾墨斯咧開嘴,攤開右手,上麵浮現一個遍佈雷霆的圓形徽章,徽章的表麵,雕刻著一個漆黑的巨眼。

“果然……”狩獵女神撇撇嘴,輕輕鬆了口氣,笑吟吟看著蘇業。

如同看著被萬箭刺穿晃晃悠悠的巨象。

原本合圍的霧淵獸神看到這一幕,轟然作鳥獸散,哪怕是那些主神也跑得一乾二淨。

除了極少數不怕死的霧淵獸神在千裡之外偷偷觀看,大多數霧淵獸神頭也不回逃向遠方。

“混沌之眼的創世符文麼……”蘇業冷靜地望著赫爾墨斯。

赫爾墨斯微微一笑,道:“創世神器每十萬年才能凝聚一枚創世符文,蘊含創世神器全力一擊的力量,讓他人也能使用。用一枚創世符文殺你,像牛刀殺螞蟻,不過,以創世符文宣告你的生命結束,是我對你的感謝。畢竟,你讓無限位麵的商業更加繁榮。很可惜,我一直以為,我們可以成為朋友的。”

“是啊,我以為,你是合格的商業之神,你總能選擇最有價值的生意投資。但冇想到,你的目光這麼短淺,選擇了註定賠本的買賣。”蘇業歎了口氣。

狩獵女神小聲嘀咕:“我感覺你們倆都在胡扯。”

“我說不過你,那麼,請你安心離去,我會繼續學習你的商業模式,讓你在商業史上,星辰不朽。”赫爾墨斯說完,拋出混沌之眼符文。

符文上緊閉的眼睛,徐徐打開,露出一絲漆黑的烏光。

天搖地動。

整個霧淵為之顫抖,十萬裡內的無數烏雲毒島搖盪,遠處窺視的霧淵獸神瘋狂逃竄。

狩獵女神輕輕搖了搖頭。

赫爾墨斯微笑,而後,笑容僵在臉上。

蘇業同樣拋出一枚混沌之眼符文,符文上的眼睛,同樣睜開。

兩隻同源的符文對望一眼,突然化作兩點光芒,飛入虛空,消失不見。

赫爾墨斯與狩獵女神瞪大眼睛,難以置信地望著蘇業。

“這是……蓋婭怎麼會給你混沌之眼符文,難道……”

赫爾墨斯與狩獵女神對望一眼,隱隱猜到一個可能。

蘇業消失在原地,擺脫黃金鳥籠,出現在赫爾墨斯與狩獵女神身後。

狩獵女神猛地轉身,就見百手泰坦大吼道:“不怪我!是蘇業在控製我!千山,萬海!泰坦,拜神!”

萬千群山與海洋混雜在一起,當空落下,拍在在狩獵女神身上。

哪怕有上位神器護體,狩獵女神的上位化身也被拍得頭顱潰散,胸口坍塌,眨眼間被拍成肉泥,香消玉殞。

赫爾墨斯扭頭看去,心神俱裂,急速躲避。

“看什麼呢?你的對手是我。”

蘇業身後,百手泰坦喚出來一片漆黑星空,無數星辰勾勒出一尊尊模糊的巨人。

星空之上,漫天泰坦神靈望著赫爾墨斯。

一些泰坦的臉上,浮現奇異的笑容。

赫爾墨斯心臟狂跳,腰間暗藏的神器炸裂,強大的虛空之力包裹他,絲絲縷縷,宛如黑色的繩子。

“我們會再見麵的!”赫爾墨斯瞳底彷彿百萬冰山林立,冷意凍骨。

“是啊,我們現在見麵。”蘇業麵帶微笑,伸指點向赫爾墨斯。

“第三十三神術序列:虛空天獄!”

一層層漣漪自蘇業腳下盪漾,落在赫爾墨斯身上,如同薄薄的水膜逆流而上,一層層包裹赫爾墨斯。

足足七十六層虛空之力,包裹赫爾墨斯,溶解他身上的虛空之力。

“你……”赫爾墨斯發現無法傳送離開,如墜冰窟,急忙後退。

“第十一神術序列:紊亂之心。”

精神、心靈、幻術、詛咒等等八千四百二十道法術,齊齊爆發。

在各種天賦以及神級化身的增幅下,瞬間化作數億流光,直入赫爾墨斯心神之中。

赫爾墨斯周身神光炸裂,大量的天賦、法術力量和神器為了保護自己,紛紛崩解,但是,仍然由十分之一的力量進入他的心神,侵蝕他的神魂。

“你……”

赫爾墨斯麵露驚怖之色,自己是堂堂主神,哪怕不善戰鬥,但位階高高在上,理論是完全免疫上位神的精神類攻擊。

但現在,用了那麼多力量與神器,依然遭受攻擊,這蘇業的力量,已經是實打實的主神級。

“可惜了,有些力量我本不想現在使用,不過,為了阻斷宙斯與尼德霍格的計劃,為了打擊宙斯神係,隻能使用。商業之神,很高興能與你聯手振興商業,但你始終不明白,商人可以為了賺錢而賺錢,但商業之神,當超越世俗的金錢觀,為了推動人類進步而賺錢。未來,冇有你的王座。”

蘇業說完,眉心開裂,一個昏黃暗淡的眼睛睜開。

赫爾墨斯愣了一下,他冇有看到眼睛。

他隻看到,大日西沉,撞擊陸地,山川崩滅,江海傾覆。

天地慢慢暗淡,永墮黑夜。

突然,一個萬裡巨人從天而降,如山脈下落。

赫爾墨斯望向那人的麵孔。

麵色微青,雙目緊閉,呼吸斷絕。

長眠中的赫爾墨斯。

“竟是我自己……”

赫爾墨斯駭然望著巨大化的自己,心神驚顫。

刹那後,世界崩毀。

他扭頭看向腦後的神日光輪。

金黃色的光輪宛如漏氣的氣球,徐徐收縮,表麵皺痕叢生,裂紋滿布。

“我的神位!”

赫爾墨斯吼叫著,眼前黃昏世界消散,置身霧淵。

他的心亦永墮深淵,位階跌落,身陷囹圄。

四麵八方的虛空,盤踞著一頭又一頭巨龍,那一頭頭白皙的巨龍身上,各聳立著三十根顏色各異的龍頸,三十顆顏色各異的頭顱。

九頭蛇軍團進階版,三十首龍神軍團。

一萬兩千頭龍神。

“再見,宙斯之子,商業之神赫爾墨斯。”蘇業微微低頭,未死先悼。

“父親……”被虛空封鎖的赫爾墨斯一邊狂扔神器防護,一邊大聲求援,但他的身體,紋絲不動。

星空之中,星辰勾勒的泰坦眾神,正盯著赫爾墨斯。

泰坦威能,如山臨頂。

哢嚓……赫爾墨斯頸部開裂,頭顱下陷。

“千山萬海!”百手泰坦對著赫爾墨斯頭顱補上全力一擊,轉身奔跑,一邊跑一邊大喊:“跟我無關,是蘇業逼我的,我的手不聽我的!”

萬頭三十首龍神高叫一聲,齊齊吟誦上位神級龍語神術。

萬龍吟唱。

數十萬的上位龍語神術撼動天穹,赫然引發龍族奇景。

就見每一種神術儘數轉化為龍形,並附著神級龍炎,合而為群,掠過赫爾墨斯的身體,飛往遠方,消散不見。

赫爾墨斯呆呆地站在原地。

他的皮膚,純白龍炎徐徐灼燒。

看威力平平。

赫爾墨斯不死,龍炎不息。

與此同時,赫爾墨斯的神魂深處,每一秒,他都要承受數十萬的龍威衝擊,神位下降的他,神魂宛如碎裂的玻璃,層層消散。

霧淵之外,一道不過百米長的閃電自希臘神星係的奧林波斯山飛來,未等靠近,北歐之巔的阿斯加德降下千米雷霆,迎擊奧林波斯山的閃電。

轟……

前所未有的巨響震動北歐神係。

刹那之間,百億裡虛空崩滅,星辰俱毀,虛空海嘯包裹鏡子般的空間碎片,席捲四方。

一道純白聖光自阿斯加德之上落下,籠罩崩滅之地,徐徐收攏。

一道雷霆自阿斯加德上空飛馳,落向霧淵。

霧淵。

蘇業指向赫爾墨斯,食指連連點出一片幻影。

“第十五神術序列,永亡。”

死亡一指、血色哀歌、邪靈之恨、女妖之怒、死亡凝視、心臟爆裂、靈魂枷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