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幾天後,一個被宙斯神係壓下多日的訊息傳遍無限位麵,掀起比赫爾墨斯之死更大的軒然大波。

希臘命運三女神之首,死亡命運女神阿洛特,重傷昏迷,長眠千年。

無數神係的神靈心思活躍起來。

赫爾墨斯隻是一個主神,哪怕對宙斯神係來說很重要,但也隻是一個重要的主神,影響不了神係的平衡。

命運女神不一樣!

一個命運女神的長眠,等於命運三女神全部失去作用,因為兩個命運女神無法搖動命運紡車。

希臘的命運三女神的實力不高,但地位極高,甚至高於主神,達到近神王的層次。

命運無論在什麼時候在什麼神係,都是最無法捉摸的力量,任何與命運關係密切的神靈,甚至會得到敵對神係的尊重。

如果說赫爾墨斯之死,相當於斷了宙斯的一根食指,那死亡命運女神的長眠,等於宙斯的一整隻手失去知覺。

有命運女神在,許多力量對宙斯神係根本不起作用,命運紡車庇護宙斯神係,同時也能追查任何敵人的痕跡。

現在,命運紡車無法轉動,也就意味著,眾多隱秘的手段,可以避開宙斯神係的耳目。m

宙斯是雷霆之神,戰力無雙,但並非全能之神。

許多神靈暗中調查,發現命運三女神屢次乾涉命運無法觸及的領域,所以倒黴。

疑雲籠罩整個無限位麵,大部分神靈懷疑,大量神靈已經暗中結盟,對宙斯動手。

於是,無限位麵眾神聚在一起跟村裡一幫閒人蹲牆根下曬太陽一樣,三天兩頭討論到底是哪位神靈那麼狠,竟然廢了命運三女神。

蘇業也不知道是誰做的,暗歎無限位麵能人輩出,同時惋惜命運三女神早點長眠就好了,這樣歐幾裡德便不會被追殺。

蘇業用了多天吸收世界樹大君血脈的力量,哪怕火元素之主多次聯絡,也懶得去理會。

等幸運神權可以再次使用,蘇業進入廢墟空間。

先獻祭了大虛空戒裡七零八碎的東西,然後拿起大虛空戒,使用幸運神權的幸運釋放,獻祭。

祭壇震動,十環沖天。

蘇業呆呆地望著祭壇上漂浮的一片朦朧星辰,如雲如星。

這是自己第一次遇到這樣的天賦。

奇景天賦:星雲。

蘇業立刻想起來,極少數的邪神、神王或創世神,會凝聚成奇景天賦,這個天賦,還真出現過。

在金書中記載,曾經一頭虛空神王巨獸便有這個天賦。

蘇業立刻選擇,而後冥想。

身體經過世界樹大君血脈的鍛鍊,吸收奇景天賦比喝水還輕鬆。

一睜眼一閉眼,完成。

蘇業飛到魔法神星的遠處星空,催動奇景天賦星雲。

呼……

海量的魔力源源不斷流失。

最終,蘇業發現,這個天賦如此恐怖,足足吸收光了自己十分之一的魔力,不愧是奇景天賦。

三百六十顆拳頭大的星辰懸浮在蘇業周圍,按照奇妙的軌跡,以蘇業為母星公轉。

星雲所過之處,發出碾壓空間的巨大轟鳴聲,空間震盪,隨時可能破裂。

蘇業嘗試使用。

遇到攻擊,奇景星雲可以收縮,形成霧狀星辰,吸收、反彈、阻擋和削弱所有外界力量。

想要攻擊,便可以突然擴張,化作三百六十顆大型瘋狂撞擊敵人。

隻要時間足夠,這個天賦可以活活撞死主神。

這個天賦隨著自身實力增強而增強。

這個天賦,是典型的星空係力量,蘇業立刻研究,結果研究了一會兒,突然抬頭望向神力月亮,一臉木然。

世界樹位麵周身,三萬六千顆大星呼呼旋轉。

星雲掛樹梢,天河洗綠葉。

世界樹不能遠距離攻擊的缺點,冇了。

這三萬六千顆大星砸過去,能瞬間掀飛主神的腦殼。

魔法仆從中,地傲天和王大錘等魔法仆從冇獲得好處,鋼鋒龍、光天使、地獄魔龍和雷霆之眼四大主力各個周身星辰環繞,威勢十足。

這四箇中位神高懸天空,宛若星空巨獸。

王大錘直流口水。

“陛下,我也要!”王大錘大吼。

蘇業懶得離王大錘,又回到魔法神星,根據奇景天賦星雲的力量,完善星空係魔法,這個天賦,很可能成為臨門一腳,徹底踢開星空係魔法的大門。

一個月後,幸運神權再度恢複。

蘇業再次進入祭壇。

這些天,該獻祭的都獻祭了。

商神權杖獻祭出商業神權,彌補之前的損失。

飛翼靴則填補了蘇業速度上的空白,給出極其稀有的主神天賦,光之體,可化身為光,以光速飛行。

其餘神器也形成各種力量。

最後,還剩赫爾墨斯的遺骸。

蘇業目光複雜地看著赫爾墨斯的遺骸,如果他不是宙斯的兒子,憑藉他商業之神的身份,雙方的合作會非常愉快。

可惜,冇有如果。

蘇業手指一動,開啟幸運釋放,赫爾墨斯的遺骸飛到祭壇之上。

第一具完整的主神遺骸。

冇有意外,第十環亮起。

白金光柱沖天而起,懸浮著三層可選獎勵。

最上麵一層隻有一件。

一個核桃形狀的赤紅晶體。

主神之種。

“嘶……”

蘇業真冇想到,竟然能獻祭出這種東西。

真神種是成年後晉升下位神,主神之種,能讓生命成年後晉升主神。

赫爾墨斯自身都不是主神種,隻是真神種,但加上宙斯血脈的影響,在加上宙斯的培養,整體實力勉強接近主神種。

結果,在幸運釋放的作用下,祭壇把赫爾墨斯的眾多力量榨取並融合。

蘇業望著主神種,猶豫片刻,輕輕搖頭,不準備給自己使用。

自己與舊神靈的路線,已經完全不同。

自己的魔法之路越發清晰,隻要順著魔法方向前行,必然晉升主神,完全冇有後顧之憂。

主神之種和天賦不一樣,之前的所有東西,都是附加的力量,所謂的血脈,本質上就是一種魔法、一種能力而已。

可一旦吸收主神之種,那裡麵的力量就會與魔力樹魔法塔結合,形成不倫不類的新力量。

的確,這會讓自己更快晉升主神,但,也等於汙染魔法。

“如果是創世種,倒可以接受,區區主神種,還是算了。”

蘇業打心眼裡看不上這種層次的東西。

“這個東西,另有他用……”

第二層的獎勵,赫然是金錢神權,選擇之後,蘇業望向第三層的獎勵。

這個獎勵,也是蘇業第一次看到。

神罰天賦:神魂雷霆。

前提是需要有神魂長廊。

把神魂長廊的某個神魂,煉製成威力巨大的雷霆。

赫爾墨斯,是蘇業殺的。

神魂長廊裡,立著赫爾墨斯的神魂雕像。

隻要蘇業晉升主神,就能把赫爾墨斯轉化神魂雷霆進攻。

不過,神魂雷霆雖然威力巨大,但使用之後,徹底從神魂長廊中消失。

蘇業默默地看著赫爾墨斯,接下來,可以使用儀式,把赫爾墨斯煉製成“無名神骸”,隨便加點神材,找到鍛造類主神,就能煉製出一件極強的主神器。

不過,蘇業不準備找其他神靈,首先容易暴露,其次自己冇煉製過主神器……

最後,蘇業把霧淵之戰的收穫全部處理完,望向主神之種。

自己的魔法仆從隨著自己晉升而晉升,給他們有些浪費。隻能橫向多一個主神,等自己晉升主神,無非是相當於多幾個神級化身而已。

但如果換成其他資源,則不一樣。

因為這是前所未有的東西,有著難以想象的高溢價。

所以,主神之種最大的用處,用以交換自己最需要的東西。

蘇業清點了自己的力量。

魔法體係是自己的核心,但這一切都需要自己和魔法師群體聯手探路,主神之種換不到這方麵的增強。

除此之外,能被外力增強的最強力量,是世界樹。

時光龍蛋不確定性太高,冇辦法把寶押在它身上。

虛空龍也很強,可太小了,而且成長性也確實不如現在的世界樹。

主神之種之所以有這麼高的溢價,來源於主神的稀缺性。

連創世神都不敢保證自己的兒子必然是主神。

宙斯的兒女冇有一萬也有八千,真正的主神子嗣,就那麼幾個,而且還需要他花費大量的力量與資源培養。

對大多數神靈來說,在現在這個時刻,讓自己的子嗣晉升主神,遠超那些無法立即使用的寶物。

比如上位神世界樹,或古老世界樹的大塊殘骸。

世界樹大君血脈已經出現其餘所有世界樹隻能培養到上位神層次,而且世界樹過於龐大,移動緩慢,隻能充當神力月亮守衛神星。

但是,願意賣世界樹的還是少數,畢竟這東西太珍惜。

可如果用主神之種換上位神世界樹,還是會有主神同意。

蘇業推算過,隻要給自己的世界樹不斷吞噬其他世界樹,那自己的世界樹很快能晉升主神級,甚至有可能一路吃到神王級。

主神級的世界樹,實力肯定不如神王,但防護能力絕對不遜於任何神王。

十個主神級地傲天,也不如一個主神級的世界樹。

蘇業想了想,決定先探聽誰有世界樹,然後先用其他寶物交換,不行再用主神之種交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