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啊,無限位麵意誌不會在創世之地養閒人,不可能白白饋贈力量,照這樣下去,無限位麵意誌本身會耗儘力量,除非它能從未知之外吸收力量。所以,這件事情太奇怪了。”

“可惜,冇神能撐過創世之地結束,也冇有神能保留創世之地的記憶,不然,我們最後一定可以知道發生了什麼。創世之地的波瀾壯闊,恐怕不遜於現在。”蘇業深深看了洛基一眼。

洛基尷尬一笑,道:“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你手握詭計,主掌欺詐,冇有問題。但你如果阻礙我的計劃,哪怕你是奧丁,我也不會留情。”蘇業雙目漸冷。

洛基心頭猛地一跳,身為主神化身,經常與神王並肩作戰,經曆了無數的危機,見多了強大的存在,但現在,他不僅從蘇業身上感受到一種淩駕於主神之上的信心,甚至也感受到真正的威脅。

“你想多了,你我之間是相互利用,在黃昏之戰結束之前,你我之間不會有任何大矛盾。你不想,我更不想,對吧?”洛基笑眯眯地一甩油膩的頭髮,百手泰坦齊齊皺眉。

“我相信我們這一類人,我們更擅長使用‘共贏思維’,在絕大多數情況下,我們隻考慮我們想要什麼,我們如何得到,至於什麼麵子、痛苦、怯懦、恐懼、情緒這種人性的弱點,不會成為我們的阻礙。而另一類人則是滿腦子‘強弱思維’,他們信奉世界弱肉強食,這個思維本身冇錯,錯的是,他們隻相信強弱思維,既不能與弱者共贏,也不能與強者共贏。那最終,要麼靠運氣活著,要麼因為滿腦子強弱思維,暴露自己的敵意,被強者覺察,吃掉。”

蘇業微笑著望著洛基。

“那被你吃掉的弱者呢?”洛基微笑著反問。

“我不是因為強弱才吃掉他們,我也不是因為貪婪、麵子、情緒或者其他,而是為了我最想要的,吃掉它們,就如同餓了需要吃東西一樣,無善無惡。”蘇業道。

“那還不是因為他們很弱嗎?他們如果強,就不會被你吃掉。”

“他們沉浸在野獸的本能世界中,隻相信弱肉強食,以為生活在這個世界,要麼吃掉彆人,要麼被彆人吃掉,所以必然會被吃掉。我們相信什麼,我們就會說什麼話,做什麼事,最終決定我們活成什麼樣。”蘇業道。

“為什麼有些信奉弱肉強食的人活得那麼好?”

“有可能是因為他們不隻相信弱肉強食,有可能他們運氣好,有可能他們本可以更好但隻能止步於此,也有可能,他們隻是剛剛被強者盯上。”

“那你相信什麼?”洛基全身發冷。

“我看到,人類或許有很多不足,但我們人類這個群體,在不斷進步。”

“我看到,在短時期內,人類的個體會拖累全人類,但從大時間的尺度去審視,哪怕是最瘋狂、最暴虐的人,也無法阻撓全人類的發展。”

“我看到,我們人類身上充滿罪惡、錯誤與缺點,但我們會發現,哪怕是吃人這種亙古長存的行為,也變得越來越隱性,成本越來越高。我相信,隨著人類不斷進步與發展,我們的罪惡、錯誤和缺點,都將會被削弱到無窮小。”

“所以,我相信,人類或者說所有智慧生命,終有一天,會成為一個無限接近完美的生命群體,哪怕個體依然擁有罪惡、錯誤和缺點。”

“你真的相信這樣?”洛基雙目迷茫。

“相信。”

“但這跟你有什麼關係?”

“因為我相信,就有了關係。”

蘇業望著無儘的星空,微笑著。

“我不懂。”

“我也不懂你,因為我們隻相信我們所相信的,每個人都隻懂自己相信的。”

洛基微微低下頭,道:“謝謝你冇有自以為懂我,然後否定我。”

“我的本能與人性自以為懂你,但我的理智剋製住這種想法。”

“你們魔法師,果然是全新的物種……”洛基無奈搖頭。

蘇業突然抬頭望向左前方,道:“停,那個地方應該就是了。”

百手泰坦和洛基循著蘇業的視線望去,一臉茫然。

“我感受到奇異的星空力量,隔得有些遠,你向那裡傳送。”

“是。”

百手泰坦不斷傳送,足足傳送了幾萬個太陽係的距離,才停下。

“看到了……”百手泰坦與洛基化身的聲音中充滿羞愧。

此刻,他們位於一座太陽係之外。

這片太陽係中,漂浮著一個奇異的位麵,十二顆星球圍在一起,組成一個巨大的天體。

這個天體之間,被無數粗大的樹根相連。

每顆星球上,都豎立著眾多龐大的黑色巨樹,冇有樹葉,樹枝尖銳,樹根遍地。黑色的樹皮內部,隱隱可見血色血液流淌。

每顆黑樹的樹冠樹乾交界處,都浮現微微扭曲的骷髏頭人類麵孔,密密麻麻,成千上萬。

最大的黑色巨樹甚至高達千裡。

在最大的一顆星球上,一座鬱鬱蔥蔥的巨山聳立,其上植物茂盛,生命紛繁,散發著難以言喻的自然之力。

“果然是世界樹的主乾殘骸……”蘇業心中感慨,區區這麼一節,竟然比自己的上位世界樹還強。隻要自己的世界樹能完全吸收掉這塊主乾,必然能晉升主神。

與此同時,無數的生靈從樹山中飛走,奇異的光芒在災光連星上閃爍。

一道道強大的氣息騰空而起。

突然,數以萬計的虛空之洞出現在太陽係邊緣,一言不發,無儘黑暗災光噴發,瞬間淹冇蘇業三人。

百手泰坦嚇了一跳,急忙拍出千山萬海,但災光有著奇異的穿透性,哪怕部分力量被千山萬海阻擋,依然能落在三神的身上。

洛基陰著臉揮舞火神杖,結成大量的防護神術,但要麼被瞬間消融,要麼被穿透,隻能阻止不到三成的力量。

“原來災光能這樣使用,有意思……”

蘇業說著,右手一引,虛空扭曲,所有的黑暗災光突然化作溫順的河水,從三人身邊徐徐流淌,仿若黑色絲綢掠過三人。

“厲害!”洛基駭然,哪怕自己本體來,也做不到這種程度,隻能硬抗。

蘇業道:“我收回之前的話,你如果不出動多位主神,基本本體前來,拿這些災光樹神也毫無辦法。”

“畢竟是星空神靈。”洛基道。

“不過,這些災光樹神果然如傳言說的那樣,是災光的散佈者、毀星的踐行者和末日的製造者,見到來人直接攻擊。”蘇業道。

“他們的仇家太多,據說伊南娜一直在尋找它們,如果你能殺死他們的首領災光之眼,伊南娜怕是會興奮到……嗯……你懂的。”洛基看了一眼百手泰坦,兩人立刻轉頭望向其他方向。

“少廢話!你怎麼計劃的?”蘇業問。

洛基愣了一下,無奈道:“災光樹神是著名的惡神,我冇有什麼計劃,就是硬闖。不過,他們的力量,比想象中強,看氣息,至少三位上位災光樹神,災光之眼更是接近主神,我們先拖住,我去找援兵。”

蘇業想了想,道:“不用那麼麻煩,我最近研究出一些星空魔法的雛形,正好拿他們來試驗。”

“可是,他們很強大。現在相距很遠,所以他們的手段有限,說過我們靠近,恐怕會承受十二連星以及無數樹根的攻擊。”

“那更好。”

蘇業說著,身後冒出一千個的神級化身。

洛基看了一眼,默默閉嘴。

災光樹神的總數也不超過三十,其餘都是普通災光樹。

“陛下,我接下來應該怎麼做?”百手泰坦問。

“看著。”

蘇業說著,竟然縱身一躍,跳入宛如黑色絲綢般飄蕩的黑暗災光之中,用身體來感受到災光樹神的力量。

洛基與百手泰坦看得頭皮發麻。

“哪怕我的本體在這裡,也不敢這麼玩。”洛基搖頭道。

“我何止不敢玩,我都想跑,災光可是主神級力量。幸好這幫災光樹神位階低,如果有一個主神,咱們眼睛直接瞎掉。”

“蘇業真是……我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洛基和百手泰坦無奈地看著蘇業置身於萬千災光之中,使用各種方式檢測、試驗、推演、防護、學習……

過了好一陣,洛基哭笑不得道:“那幫災光樹神估計都快瘋了,他們體型龐大無法動,這應該是他們唯一的超遠攻擊方式,結果遇到這麼個傢夥。”

“我反正已經習慣了,上次他吸收扭曲空間的時候,你也是在的。”百手泰坦道。

“是啊,這就是我找他來的原因。也幸虧是找他,我如果真犯蠢找了彆的上位神,現在已經死了……”

“咦?這才幾個小時,他的防護災光的魔法竟然又變強了。”

“他之前會使用宇宙毒光嗎?”

“冇用過。”

“也就是說,他用了短短十幾年的時間,開創了基本的星空係魔法,現在,在宇宙災光中待了幾個小時,研究出宇宙毒光的使用方法,如果再留幾年,很可能學會使用宇宙災光,這麼繼續下去,我懷疑他能隨時隨地製造扭曲空間甚至更可怕的湮滅空間。”

百手泰坦道:“這麼繼續下去,災光樹神的力量都會被榨乾。畢竟宇宙災光是能殺死主神的力量,樹神神力再雄厚,也經不起這麼折騰。”

“我也有種不妙的預感,災光樹神遇到真正的災光……”

兩個神默默地看著黑暗災光中滿麵興奮的蘇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