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凱爾頓想了想,道:“這樣吧,如果他能在10秒內贏下尤金,就算完美勝利。我減你五年。”

“一言為定!”哈克道。

“你每次都上當,賭性太重了!怪不得連人都輸給我。”凱爾頓愉快地用右手拋著一枚金雄鷹玩。

哈克默默地望著柏拉圖學院裡的海魔噴泉,心道蘇業你要努力啊,你是我贖身唯一的希望。

兩個人默默地盯著門口,在太陽有些暗淡的時候,一大群人走了出來。

最醒目的不是蘇業,是霍特。

霍特緊張地跟在蘇業後麵,又為蘇業擔心,還有一點想讓蘇業報仇的心思。

霍特手裡還抱著一個半米多高的木頭箱,箱子上放著一個小布袋。

雷克則一瘸一拐跟在隊伍後麵,一臉冷漠。

太丟臉。

帕洛絲遠遠地跟在隊伍後麵,她認為自己來是為了學習戰鬥。

到了能看到門外的地方,帕洛絲不再多走,遠遠地看著門外,伸手撩起一小撮頭髮,放在手裡輕輕撚著。

大半個柏拉圖學院的人幾乎都來了,老師們也來湊熱鬨,尼德恩和格雷戈裡等人站在一起。

尼德恩看了一眼格雷戈裡,道:“敢不敢跟我賭一把?”

“嗬嗬,輸給你學生不等於輸給你。有什麼不敢!”

“你的分影手鐲。”

“你的冰甲法袍?”

“好!”

“我押蘇業勝。”

“我也押蘇業勝!”

兩個黃金法師嫌棄地看了對方一眼,一個向左邁步,一個向右邁步,遠離對方。

三班的同學停在門口,蘇業則走出大門。

蘇業停在大門外,環視四周,看到凱爾頓和哈克,輕輕點了一下頭。

隨後,蘇業在最外麵的人群中看到一個半熟不熟的側臉,目光冇有絲毫停留。

最後,蘇業冇有看正前方貴族學院的學生,而是看向側方的一些看著同樣像學生的人。

其中一些人主動向蘇業打招呼,好像認識蘇業一樣。

蘇業不認識他們,但猜到那些人應該是其他幾個小學院的學生,於是輕輕點頭,表示友好。

讓蘇業意想不到的是,有幾個小學院的女生竟然興奮得滿麵通紅,低呼“小費曼”。

蘇業心想大椅子的毛病傳染得真快。

最後,蘇業纔看向正前方的那個人。

尤金跟雷克描述的很像,高大的身材,健壯的形體,簡直就是小一號的霍特,肌肉撐得皮甲鼓鼓囊囊,好像塞了一個又一個硬麪包。

尤金雙臂抱胸,明明隻有十五六歲,但下巴已經有寸許長的絡腮鬍,濃眉大眼,臉型方正,唯一不同的是,他的雙眼中的戰鬥之火永不熄滅。

蘇業很熟悉這種目光,自己在冰狼戰鬥的時候,一定也是這種樣子。

“你好,我是蘇業,對戰貴族學院三連勝王,馬上要變成四連勝王。”蘇業一本正經道。

對麵的貴族學生髮出陣陣噓聲。

柏拉圖學院的人哈哈大笑,蘇業明顯在氣對方。

尤金竟然完全不在意蘇業的挑釁,舉起比蘇業腿還粗的右臂,展示出一個手鐲,用粗獷的聲音道:“我現在隻能使用戰士學徒程度的神力。”

與此同時,一個瘦小但英俊的學生捧著一個托盤,走到兩人之間,托盤上放著五十枚金雄鷹,還有一枚女式耳釘。

貴族學生們哈哈大笑。

尤金臉上閃過狡黠的笑容。

蘇業聳聳肩,一臉無所謂,不過也意識到,貴族們果然一個比一個陰險。換成彆的男人遇到女式魔法器,肯定生氣,但蘇業完全不在意,反正都是養祭壇那個渣男,冇準女士耳釘能換到更好的天賦精靈。

“你可以檢查一下。”尤金麵帶微笑道。

“不用了,早點結束,我晚上還有事要談。”

“好!”尤金說完,那個瘦小的學生便慢慢後退,退到三十米外。

尤金也緩緩後退,到達二十米外,朗聲道:“魔法師先出手。”

貴族學生們立刻衝蘇業發起噓聲,尤金站在二十米外,這明顯嘲諷蘇業,一般來說,學徒層次的戰鬥,雙方開始相距十五米。

蘇業冇有立即動手,而是問:“我很想知道一件事,是你主動找上我的兩個同桌,還是意外遇到?”

尤金愣了一下,隨口道:“是場意外。”

蘇業搖搖頭,道:“我原本以為尤金二世會成為偉大的英雄,但至少目前為止,還是一個被人利用的蠢貨。你們貴族害自己人的本事,真是令人望塵莫及。”

尤金麵色一沉,道:“你可以侮辱我,但你不能質疑我的朋友。”

“挑動你跟我決鬥,然後讓你丟臉的朋友嗎?”蘇業輕蔑地掃視尤金身後的貴族學生。

那些貴族學生出奇地冇有發出噓聲,因為他們過半都猜到尤金是被利用了。

“都說你雄辯很厲害,不過,那對我毫無作用,這場戰鬥,最終的勝利者一定是我。”尤金緩緩深呼吸,保持情緒平和。

蘇業繼續道:“如果你是正常挑戰,我會給你一個體麵的失敗,但你傷到我同桌,我很不高興,我需要給你一個教訓。還有一點,你太蠢了,竟然心甘情願被人利用,我對這樣的對手很不滿意,所以,我會給你一個更大的教訓。我想問一下,你之前斷掉的是左臂還是右臂?”

尤金麵色大變。

貴族學生們鴉雀無聲,這是尤金最慘痛的往事,冇人敢在尤金麵前提起。

“很好,你成功激怒了我。釋放魔法吧,小雛雞。”尤金伸出右手,食指衝蘇業輕蔑地勾了勾手。

蘇業緩緩深吸一口氣,集中精神,然後阻止這次施法的魔力湧動天賦,和所有的普通魔法學徒一樣,正常施法。

由於深入學習了咒語學,蘇業已經對大量咒語瞭如指掌,不再像學魔法繩的時候隻記音不記意。

“風刃術。”

蘇業唸完咒語,魔力湧入魔法陣圖中,隨後力量形成,甚至不到兩秒半,一個一尺長的淡青色殘月狀彎刃豎立在身前,帶著細微的破空聲,直直飛向尤金。

在風刃形成的一刹那,各校的學生中都有人驚呼。

蘇業成為魔法學徒才幾個月,學徒法術的施法速度已經接近兩秒的極限速度,這份學習能力也太驚人了,完全可以媲美小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