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歐神星係分為四個大區域。

最核心是著名的神城阿斯加德,神王奧丁的居住之地,整個北歐神係的核心,由多顆星辰位麵與太陽組成。

內層則是主神之地,拱衛阿斯加德。

外層是眾神之地,主神之下的神靈分散在星係的各個太陽係中。

邊緣則是少數神靈的神星與蠻荒星辰組成。

在外層與邊緣之間,無數的太陽與星光交織成一個巨大的球形護罩,隔絕內外,包圍整個北歐神係。

球形護罩之上,遍佈空間軌道。

數以萬計的星辰通過空間軌道來去於球形護罩的各處,形成著名的星河之壁,也是北歐神係的第一道防線。

驅動星河之壁需要無儘的力量,而為星河之壁提供力量的,則是著名的八十八樞紐。

每一個樞紐內部,都由數以萬計的太陽組成,奧丁本體親手將它們相連,並請灰矮人打造成星團烘爐。

任何星團破滅,都會被備用星團烘爐迅速填補,哪怕星河之壁暫時被攻破,也能迅速恢複。

但是,唯有第一樞紐一旦攻破,整個星河之壁將需要多年才能恢複。

黃昏軍團的目標,便是星河之壁的第一樞紐,一座由一百座星團烘爐組成的類太陽係。

兩年前,洛基的獸神軍團、蘇爾特爾的火巨人軍團和海拉的亡靈軍團一路踏著星辰廢墟,攻破邊緣區域,直抵第一樞紐。

第一樞紐宛如一個巨大的光球,半嵌在星河之壁的光幕中。

第一樞紐外露的半個光體,成為黃昏軍團的攻擊目標。

第一樞紐的中心,一百座星團烘爐彙聚成一個刺目閃耀的超巨型類太陽體,被稱做“大光團”

無數由灰矮人打造的神器源源不斷把太陽的力量轉化為神力,噴發出無數神力光帶,如同巨蟒在大光團的周圍翻騰。

神力通過星河之壁的轉移,送入第一樞紐最外層的一千顆行星之上。

每一顆行星都被厚厚的神力護罩包裹,這一千顆行星被神力相連,構建成一個巨大的淡紅色光罩,保護著第一樞紐。

整個第一樞紐的外半球,都被淡紅色的光罩保護。

半紅之盾,無限位麵最強大的防護力量之一,哪怕神王本體出手都無法快速擊破。

一千顆行星分佈在半球狀紅色光罩的各處。

每一座行星位麵之上,神光翻騰,神力沖天,氣血瀰漫,昏黃之霧盪漾。

黃昏軍團同時向一千座行星發起進攻!

每一顆星辰位麵的地麵,無數半神與偽神在廝殺。

每一個星辰位麵的外太空,都有星空巨獸在瘋狂攻擊。

這些星辰位麵如同海浪中的巨船,起伏不定,隨時可能被黃昏軍團的風暴吞噬。

大光團邊緣的眾神指揮廳中,數以萬計的光幕排列在各處,無數的北歐半神、偽神甚至下位神與中位神或來來往往,或坐於魔法光幕下處理資訊。

少數傳奇魔法師在這裡顯得格外惹眼。

“第997號位麵全麵潰敗,緊急求援!緊急求援!”

“第232號位麵即將堅持不住!”

“該死的!黃昏狼群出現在3號位麵,敵方的主力軍團現身,馬上支援,馬上支援!”

“不好,7號位麵的所有衛星神器被摧毀,地麵戰陷入危機……”

“該死,超新星的指揮係統這麼差嗎?”

“冇有我們超新星指揮係統,你們的半紅之盾早就崩了!”

“不好,3號位麵連接中斷!”

“3號位麵視界被遮蔽!”

“3號位麵正式失守!”

指揮大廳中,所有走動的人停下腳步,所有指揮者呆坐,齊齊望著3號魔法光幕發呆。

3號魔法光幕的二十個戰場角度,一片漆黑。

數秒後,部分光幕恢複,就見密密麻麻的黃昏狼族占領3號位麵的主城,如同螞蟻爬滿到底的巨象。

指揮大廳靜悄悄的。

普通星辰被占領,影響不大,但3號星辰被占領,意味著最多十天,半紅之盾將全麵告破,整個第一樞紐將徹底暴露在黃昏軍團的攻擊範圍內。

星河之壁,即將崩潰。

“怎麼辦……”眾多指揮者望向星河之壁的主持者,北歐戰神提爾的上位化身。

這個隻剩左臂的男人滿麵絡腮鬍,麵容堅毅,左手不斷撫摸腰帶的甲片。

甲片明亮如鏡。

“提爾陛下,實在不行,動用新建的神靈軍團吧!”

“不行,神靈軍團需要保衛阿斯加德。”

“連星河之壁都要告破的話,還談什麼阿斯加德。”

“不出動神靈軍團的話,再調派一支女武神大隊吧。”

“一支解決不了,黃昏狼族畢竟是芬裡爾的……”說話的指揮官突然閉上嘴。

一些神靈望向提爾齊肘斷掉的右臂。

神靈的手臂斷掉後本可以輕易恢複。

但提爾的手臂,被黃昏之狼芬裡爾咬下。

芬裡爾是洛基與悲慟王後安格爾的孩子,當年雖然隻是上位狼神,但已經初露崢嶸,周身散發著濃鬱的黃昏氣息,主神之下無神敢靠近。

芬裡爾誕生的時候,冇有神靈願意與它來往,北歐戰神提爾是個例外。

隻有這個強大到不可思議的神靈,才能無懼芬裡爾的力量,從小餵養芬裡爾,與它玩耍。

雙方在一起的時間,甚至多於芬裡爾和洛基在一起的時間。

一人一狼,情同父子。

為了遏製洛基,眾神準備囚禁芬裡爾,但冇有誰能偷襲黃昏之狼。

為了北歐神係,提爾站了出來。

北歐眾神取出無形魔繩的時候,提爾麵對黃昏之狼,說隻是像以前那樣玩耍,測試它的力量,不會傷害它。

黃昏之狼預感敏銳,它焦躁不安,最終,它選擇相信提爾,但要求提爾把右手放到他嘴裡。

最後,黃昏之狼咬著提爾的右臂,被無形魔繩捆住。

無形魔繩能捆綁神王之下一切神靈,黃昏之狼無論怎麼用力,也無法掙脫。

最後,黃昏之狼咬著提爾的手臂,牙齒紮破提爾的皮膚,如同發光琥珀的雙眼,盯著提爾。

提爾的血,順著黃昏之狼的嘴角滴落。

提爾伸出左手,輕輕揉了揉黃昏之狼的頭顱,微笑道:“對不起,我騙了你。”

芬裡爾盯著提爾,流下兩滴昏黃淚水,一口咬斷提爾的右臂,隨後身體瘋漲,晉升主神。

芬裡爾被囚禁在倫格費島多年,後來掙脫囚禁,與其父親洛基彙合。

擊破3號位麵的黃昏狼群,都是芬裡爾的子嗣。

3號位麵的堡壘廢墟上,億萬魔狼仰天嘶吼,彷彿在替他們的狼祖宣戰。

“提爾軍團,前往3號位麵!”戰神提爾說完,立刻指揮大廳。

主神軍團,首次出動。

鎧甲閃亮,矛劍鋒利,降臨3號位麵。

漫天的神力光矛下落,無儘的神力傾瀉。

整整十萬半神合擊,宛如收割稻草的魔法器一樣,成片成片地屠滅黃昏狼族。

半刻鐘後,數十萬頭百米高的黃昏巨狼,降臨戰場。

芬裡爾的主神軍團。

每一頭巨狼的頸部都環繞著獅鬃般的黃色長毛,每一頭巨狼的眼中,都彷彿鑲嵌著一顆黃色的小太陽。

“嗷……”

萬狼齊嚎,對抗提爾軍團,足以斬殺神靈的力量在半空不斷對轟。

僅僅一刻鐘後,雙方神力耗儘,不得不徐徐後退。

主神軍團的優勢是能把神力集中到一起,發揮超位階的力量,但劣勢是無法持久戰。

主神軍團撤退,黃昏狼群與守軍再度交戰。

守軍節節敗退,黃昏狼群步步緊逼。

指揮大廳再一次陷入混亂。

眾多高級指揮官發現,短時間內,已經無法向3號位麵派遣援軍。

因為所有的後備軍都已經派往戰場,而新的後備軍還未曾趕來。

除非,降臨神靈本體。

提前開啟真神之戰。

那麼,星河之壁將以更快的速度潰散。

在黃昏狼群吞噬了3號位麵最後一隊守軍後,指揮大廳再度陷入短暫的沉寂。

半紅之盾的一點,即將徹底淪陷。

絕望的氣氛瀰漫指揮大廳。

眾神的化身們望著提爾化身。

提爾一動不動。

越來越多的黃昏軍團出現在3號位麵,而後以3號位麵為據點,攻向附近的位麵。

在3號位麵的狼群達到飽和的時候,密密麻麻的空間之門在高空延展,一座座浮空之城在浮空钜艦的環繞中,衝出來。

刹那之後,魔炮轟鳴,燦爛的魔法光輝覆蓋戰場。

“是蘇業!”芙蕾雅的化身興奮尖叫。

一些神靈滿麵青黑。

自己心中的女神,果然跟蘇業有一腿!

芙蕾雅已經離婚,本以為自己有機會的,冇想到,蘇業橫插一手。

蘇業的傳奇化身,站立在最大的浮空城上,周圍數以千計的浮空钜艦圍繞。

無窮無儘的魔發炮彈與魔法飛彈形成密集的火力網,在魔能智腦的作用下,以最小的消耗,進行最大程度的破壞。

數以百計的浮空之城在數十萬浮空钜艦的拱衛下,如同犁地一樣,所過之處,狼群覆滅。

成片成片的傀儡自高空下落,有的負責殺死瀕死的魔狼,有的負責收集屍骸材料,有的為了避免材料浪費,在戰場上就地分解屍骸。

浮空城群彷彿天之巨手,掠過狼群上空。

無論狼群使用什麼戰術,無論它們如何攻擊或防護,都彷彿一群被蛋殼包裹的小雛雞,在魔法的麵前,毫無反抗之力。

指揮大廳中,北歐眾神化身目瞪口呆。

“怎麼回事?這些黃昏魔狼不弱啊,怎麼在魔法麵前不堪一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