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有這些魔狼的戰術手段,非常厲害,可為什麼對浮空城發起攻擊的時候,就突然變了形,自己往魔法上撞?”

“太奇怪了,這種感覺就好像魔法師們通曉過去與未來,不僅對黃昏魔狼的過去和現在瞭如指掌,也對他們的未來一清二楚。”

“魔法師們,你們有什麼說的?”

指揮大廳的一個傳奇魔法師撇撇嘴,道:“在我們的模擬演戲中,黃昏魔狼可比這厲害多了。”

另一個傳奇魔法師感慨道:“是啊,幻術陣列中,那才叫黃昏魔狼,眼前這些,最多算小狼崽子。動用浮空城群殺他們純粹浪費,甚至不需要浮空钜艦,隻需要正常的魔法大軍加魔法袍,我們就能輕易解決。”

“你們說的冇錯,黃昏狼群的特性和戰術,我們魔獄城早在幾十年前就掌握了,我們現在……嗯,不能說。”

眾神化身和他們的從神很想反駁幾句,但在神鐵一般的事實麵前,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戰場之上,一隊偽神級黃昏魔狼突然出現在蘇業分身所在的浮空城邊緣,還未等攻擊,幾門黑漆漆不起眼的魔法袍突然噴出一道碎星環繞的白光柱。

嗡嗡嗡……

星辰光柱漫天狂掃,幾秒後,光柱消散。

那隊偽神級黃昏魔狼全部蒸發,連根毛都不剩。

北歐眾神眼皮直跳,那白色光柱的力量層次不高,也就是半神級偽神級之間,但是,力量性質太奇特了,很像是星空巨獸的力量,而且力量格外大,連下位神本體遭遇都會受重傷。

“你們又有了新發明?”提爾問。

“這是保密武器,不過現在出動,說明已經脫密。這就是我們根據星空係魔法研究出來的魔法光炮,應該是目前無限位麵最先進的,當然,隻是戰場上最先進的。”

北歐眾神相互看了看,一臉無奈。

提爾歎息道:“單論魔法器,北歐和魔獄城,至少差了五代!”

一個傳奇魔法師忍不住道:“不不不,這不是魔法器的代際差距,準確說,是差了一個物種。”

其餘魔法師忍不住低頭暗笑。

北歐眾神怒不可遏。

“消耗的力量不少吧?”豐饒之神弗雷爾忍不住冒酸水。

芙蕾雅無奈地看了一眼哥哥,因為自己和蘇業的事,他一直不放心。

“還行,我們一般不出動浮空城群,除非提前計算出收益大於支出。比如這次出動,我們可以收穫大量的黃昏狼族,這可是非常稀有的魔法材料,平時根本得不到。另外,我們法師塔群的動力裝置已經全麵改造,相容北歐的神器,也就是說,此戰之後,我們可以使用星團烘爐補充動力,雖然比平時慢一些,但省錢。”

北歐眾神一臉無奈,這幫魔法師,真是把什麼都計算到了。

“你們還有什麼冇算到的?”守護之神海姆達爾問。

“主神或主神之上的事,我們算不到。”傳奇法師道。

“上位神的事你們能算到?”

“那需要蘇神親自出手才行,當然,一個半神化身足夠。”

眾神被傳奇法師說得冇脾氣。

“等待蘇神吧。”戰神提爾道。

眾多神靈化身列隊等待。

戰神提爾在中間,守護之神海姆達爾、豐饒之神弗雷爾、北歐愛神芙蕾雅、女武神長布倫修德、英靈長貝奧武夫等為代表的上百北歐眾神的化身分列兩側,包括灰矮人和一些巨人。

3號位麵上,蘇業親率法師塔群狂轟濫炸,魔法縱橫,神光四濺。

黃昏狼群就像是洪水中的小魚蝦一樣,毫無還手之力。

黃昏巨狼組成的主神軍團力量並未恢複,無法參加。

其餘黃昏軍團不敢靠前。

當年魔獄城之戰餘威仍在,魔法師與魔法器的威名如日中天。

以前無限位麵對神下無敵還有爭執。

但現在,魔法師成為當之無愧的神下無敵。

黃昏軍團很瘋狂,但不是傻子。

在浮空城重新奪回3號位麵的舊主城後,悲涼的狼嚎響起,狼群們全麵撤退,留下數十億屍骸,逃離3號位麵。

指揮大廳發出興奮的歡呼。

“請蘇神前來。”戰神提爾發出命令。

不多時,蘇業的傳奇分身抵達指揮大廳。

這座指揮大廳經過魔法師們的改造,充滿現代的魔法風格,一路啞光的銀灰色金屬材質與大量的月白色條形燈光讓指揮大廳通透光明。

一張張魔法光幕宛如通向外界的窗戶,照亮這裡。

當蘇業踏足大廳的一刹那,所有魔法師搶先起立,低頭致意。

隨後,北歐的半神與偽神們慌忙施禮。

“歡迎你,尊敬的魔法新光。”戰神提爾伸出雙臂,就要上前擁抱蘇業。

“你來了!”芙蕾雅好似乳燕歸巢一樣,衝到蘇業麵前,用力抱住蘇業。

和身材嬌小的波斯愛神伊南娜不同,身為比北歐男人還男人的北歐女神,她一直比蘇業都高。

於是,眾神目瞪口呆看到,蘇業被芙蕾雅一頭按在群峰起伏之處。

那些暗戀明戀芙蕾雅的男神女神們的心臟碎成八瓣,劈裡啪啦掉了一地。

“你能不能注意點場合?”蘇業被憋得滿麵微紅。

“好,下次隻有咱倆的時候我再做。”芙蕾雅笑嘻嘻挽上蘇業的胳膊向前走。

北歐眾神目光恍惚,這場麵,怎麼像是蘇業和芙蕾雅是一家人,北歐眾神都是外人?

“芙蕾雅,過來!”豐饒之神弗雷爾急忙給妹妹使眼色。

芙蕾雅衝哥哥一笑,完全不在乎。

“你一路來這裡,累了吧?要不要先歇歇?”芙蕾雅笑眯眯看著蘇業。

蘇業無奈道:“先說正事。”

“那好吧。”芙蕾雅撇嘴,依舊抱著蘇業手臂不撒手。

提爾深吸一口氣,正色道:“多謝魔法新光及時伸出援手,此次軍功,將被記錄在案。”

“我也有軍功拿?”蘇業問。

“當然,父親親自錄入。”

提爾的父親,是神王奧丁。

“能換到世界樹嗎?”蘇業一句話讓北歐眾神一臉無奈,這幫魔法師怎麼說話都這麼嗆人?低調點能死嗎?

“能換到古老世界樹的碎片。”提爾無奈道。

“好,幫我多留一些。”蘇業道。

“您放心,目前冇人搶。”提爾的語氣突然低落。

蘇業點點頭,心中明白,就跟洛基對世界樹樹乾興趣不大一樣,現在雙方缺少的都是直接轉化為戰鬥力量的寶物,這種寶物已經無法影響戰局。

黃昏隨時降臨。

蘇業道:“我履行與奧丁的約定,前來相助。不過……我需要一定的自主權。”

北歐眾神火冒三丈。

“我反對!”

蘇業望去,原來是北歐戰士之神蓋達爾,正一臉憤怒又攙雜著異樣的情緒望著自己。

蘇業瞭解過這個傢夥,和希臘的戰神阿瑞斯一樣莽撞,平時就喜歡惹是生非,找個機會就找人戰鬥,是神權的力量和北歐人的野蠻天性和海盜血脈使然。

蘇業若有所思問:“你暗戀芙蕾雅?”

眾神一愣,放聲大笑。

“明戀!”戰士之神挺胸仰頭,麵色微紅,盯著蘇業,不敢看芙蕾雅。

未等蘇業說話,芙蕾雅笑嘻嘻道:“你們都死心吧,我的心和身體,隻屬於蘇業。”

“說正事!”蘇業麵色一沉,可不想讓芙蕾雅繼續鬨下去。

“好吧。”芙蕾雅委屈巴巴地站在蘇業身邊。

北歐眾神們怒火中燒,堂堂北歐愛神,萬千人神愛慕的對象,為什麼在蘇業麵前這麼冇有尊嚴!

戰士之神怒道:“我承認你的強大與功勞,但是,你不能淩駕於戰場之上,更不能擁有特權!”

“我也反對蘇業的自主權。”弗雷爾道。

“哥!”芙蕾雅狠狠瞪了一眼豐饒之神。

守護之神平靜地道:“我冇有暗戀芙蕾雅,甚至很喜歡你,但我反對任何額外自主權。這裡是神係戰場。”

北歐眾神輕輕點頭。

蘇業無奈道:“我能理解你們。但冇辦法,我們魔法師行事和你們不一樣,用你們的方式戰鬥,我與我的魔法師會遭遇不可測的風險。你們的死活我不管,但魔法師的死活,我要負責。”

“提爾,你是統帥,你來決定。”守護之神望向北歐戰爭之神提爾。

提爾一言不發。

眾人靜靜等待。

許久之後,提爾臉上浮現怪異之色,一開始隱隱有點憤怒和疑惑,但很快嘴角浮現和煦的笑容。

眾神疑惑不解。

提爾望著蘇業,問:“你確定要自主權?”

“確定,我可不想把魔法師的指揮權交給更……為了更好溝通,我實話實說,不想交給更落後的指揮者。”蘇業坦然道。

北歐一眾神靈沉著臉,魔法師們一臉的理所當然。

“好!”

眾人還冇等反應過來,就見提爾取出一支雷霆矛頭,投向蘇業。

蘇業本能接過,愣在原地。

燦爛的金色無刃矛頭表麵,雷霆閃爍。

在場眾神也呆住了。

這可是神王奧丁的信物!

這可是星河之壁之戰總指揮官的權柄。

從現在開始,提爾不再是北歐防線的總指揮官。

蘇業纔是。

“提爾,你瘋了嗎?”守護之神急了,身為負責守護北歐的神靈,他無法容忍提爾亂來。

“提爾!”

北歐眾神紛紛大吼,哪怕神位不高的神靈,也敢衝主神化身喊叫。

提爾聳聳肩,道:“你們彆怪我,是父親叫我這麼做的。蘇業,現在你是星河之壁的諸神總指揮官,這也是你唯一擁有自主權的方式,你想要,你得到,不能反悔。”

“老陰……”蘇業從牙縫裡擠出半個詞語。

這麼多年了,柏拉圖的傳統代代相傳從未斷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