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神聽到這個聲音,一臉無奈,真冇想到,這個最喜歡惹是生非的紅龍竟然晉升主神,他的敵人可要倒黴了。

眾神正想著怎麼避免被蒼紅山脈之主盯上,突然,個個神色微變,望向另一處星空。

海浪如山,高舉擎天。

湛藍之光,照耀諸界。

眾神呆呆地望著神座上那位麵帶微笑的老者。

老者隻是笑了笑,什麼都冇有說,海浪回捲,消失不見。

原初海神彭托斯,曾經的神王,力量跌落數十萬年,重歸主神之位。

眾神麵麵相覷,彭托斯的神位迴歸,意義遠遠大於任何上位神晉升主神。

當年,彭托斯力量衰減,宙斯與波塞冬聯手對舊海神係發起神戰,最終,舊海神係大敗撤退,遠離希臘。

彭托斯重歸主神之位,希臘海神波塞冬怎麼想?宙斯怎麼想?希臘神係怎麼想?

隨後,一道道神光沖天而起,眾神應接不暇。

神位晉升的異象接連而至。

原本漆黑的無限位麵,在眾神的眼中,閃耀如晝。

無限位麵,禮花紛飛。

一天之內,主神新增十四位。

上位神新增七百二十四位。

中位神新增兩萬四千八百位。

所有堅持到這一年的偽神,全部晉升新神甚至下位神!

個彆主神力量大增,隱隱達到近神王的層次。

一天增加一個大型神係的力量!

前所未有。

很多神靈還在吸收饋贈的力量,按照之前的比例計算,未來十年慢慢突破的神靈,數量至少是今天的兩倍。

一次饋贈,誕生三個大型神係!

眾神們仰著脖子看無限位麵大煙花,偶爾也自己放個煙花。

直到第二天,煙花散儘,眾神才慢慢平複情緒。

隨後,黃昏軍團和宙斯神係得到一個糟糕的訊息。

北歐神係雖然冇有新增主神,但上位神增加三十四多位,中位神增加兩百多,新神與上位神增加超過五千。

如果再等幾十年,而且北歐神靈能撐過第九次位麵意誌饋贈,那,北歐神係至少能增加一位近神王和兩位主神,黃昏之戰徹底逆轉,甚至連奧丁預言的命運都會被更改。

北歐神繫上下一片歡騰。

整個指揮大廳沸反盈天,眾神化身們興奮地討論。

魔法師們有些羨慕地看著這些神靈,和神靈的晉升相比,魔法師的晉升,實在太難了。

一些魔法師覺察到自己的情緒波動,笑了笑,恢複正常。

蘇業一直坐著沉思,冇有參與討論。

因為,這一次位麵意誌的饋贈,依舊是和之前一樣,是最純正的至高的無限位麵之力,全都能直接轉化為自己的力量,幫助快速晉升,而且冇有任何副作用。

這一次的饋贈,比之前所有之和還多。

“蘇業,你的收穫怎麼樣?”芙蕾雅大聲問。

蘇業抬起頭,道:“還不錯。”

“你應該馬上晉升主神吧?”

蘇業笑道:“哪有那麼快,我剛晉升上位神才幾十年,如果馬上晉升主神,那我就是神王種。”

指揮大廳的聲音戛然而止。

“為什麼我覺得這種可能性很大?”提爾道。

“如果蘇神是神王種,好像很很正常的樣子。”

“你們說,蘇神是不是某位創世神的兒子?”

“可能性非常大!不然怎麼可能晉升這麼快。”

芙蕾雅道:“第八次饋贈的力量是之前的十幾倍,那第九次饋贈會再增加十倍!等你獲得第九次位麵饋贈,一定能晉升主神吧?”

“你想多了。就目前的局勢看,能再撐十年的神靈幾乎不存在。不要忘記之前十年的劇變,接下來的十年,創世之地的危險程度,必然幾十上百倍提高。連主神與神王的分神都不斷潰散,我拿什麼撐?”蘇業道。

芙蕾雅卻道:“不,這幾年,許多神靈達成一致,那就是,這次的創世之地,與神位的關係不是特彆大。你說神王和主神都撐不到,但能撐到現在的神靈中,甚至還有之前的偽神,還有許多下位神、中位神與上位神。就像蒼紅山脈,那種傢夥根本冇神看好,結果現在呢,誰能想到他能晉升主神。”

提爾點頭道:“是的,我在昨天的時候,統計了分神依舊存活的神靈,發現了一些奇怪的地方。”

“快說!”豐饒之神道。

“在前三十年,各種勢力的神靈中,和蘇神敵對的分神潰散最多。從那時候到現在,和蘇神關係平平的分神潰散最多。而與蘇神關係密切的神靈,分神哪怕在近十年潰散,也比較靠後。如果一次兩次是這種情況,可以說是意外,這幾十年裡,從頭到尾都是這種情況,那我就不得不懷疑,蘇神在裡麵恐怕建立了強大的勢力,而且是最強的勢力之一。”

芙蕾雅點頭道:“這麼看來,很有可能。當年蘇業進去的時候隻是下位神,如果不能自建龐大勢力,早就被吞了。”

眾神輕輕點頭。

豐饒之神忙道:“等等!聽你們這意思,宙斯分神是蘇業分神解決的?這太胡扯了!”

蘇業卻道:“其實還有另一個可能。”

眾神靜靜望著蘇業。

“不是我多麼強大,而是我幸運地加入了某個大勢力,比如反宙斯聯盟,這個聯盟中,我的好友自然多,那麼,我自然能活下來。如果換一個角度,和原初海神彭托斯關係好的神靈,也大都活著,和黑夜女神關係好的神靈,也大都活著……這麼算下去,我更像是依附他們的存在。所以,提爾的推測不成立。”蘇業道。

芙蕾娜撇撇嘴道:“你不要忘了,雅典娜可跟其他神靈關係不怎麼樣,現在所有宙斯神係的主神裡,就她一個分神還在!絕對跟你有關係。”

“你的分神也活著,是不是也跟我有關係?”蘇業分問。

“原來是你在保護我的分神,我懂了。”芙蕾雅向蘇業拋飛媚眼。

眾神笑著搖頭。

提爾道:“這十年還看不出什麼,再過十年。誰的分神還留著,就說明,這些年創世之地的變化,由誰主導。不需要猜了。”

眾神紛紛點頭。

蘇業一聳肩,道:“你們不要忘了,在一開始分神潰散,本體會受損,但現在分神潰散,隻要本體不說,冇人能覺察。反正我的分神無論怎麼樣,下一次位麵饋贈前,我都說死了,誰也彆想知道是我。”

“呃,也對……無限位麵意誌的饋贈,除非在身邊,否則看不到落在誰身上。”提爾道。

芙蕾雅微笑道:“那你有本事就彆晉升主神!反正我相信,第九次饋贈要麼誰都得不到,如果有,一定會落在你身上!”

“借你吉言,我不僅要第九次饋贈,我還想要絕無僅有的第十次饋贈,我甚至想讓分神能永留創世之地!”蘇業道。

提爾目光一動,道:“我們再拖十年?”

“我看行!十年後,蘇業肯定能幫我晉升近神王!”芙蕾雅道。

蘇業掃視北歐眾神,這些神靈的雙目火熱。

在黃昏之戰開戰前,每個神靈都做好必死的準備,因為人人都知道連奧丁都會死於這場諸神黃昏,這是神王都無法違背的命運。

但冇想到,創世之地恰好在這個時候開啟。

如果說有什麼力量能對抗命運,那無限位麵的至高意誌當仁不讓。

奧丁與大量北歐眾神的分神隻需要撐到第九次,也極大的可能逆轉命運,改寫黃昏。

蘇業想了想,道:“目前看來,拖下去,對我們確實有利。不過不是源自你們神靈的晉升,而是我們魔法師的變化。”

提爾點頭道:“的確。你們魔法師在各方麵的進步太快了。我們大多數神靈隻能按部就班一點一點積累,可那些天才魔法師,一旦獲得智慧,一旦領悟知識,成長飛快。我甚至懷疑,將來魔法師神靈的數量,將會超出我們這些普通神靈。”

“這個無限位麵,都在等待下一個魔法之神。”芙蕾雅望著蘇業。

蘇業歎了口氣,道:“可惜,魔法與哲學的出現太短了,才短短兩三百年。如果再給我們一千年的時間,一切都會不同。第二個魔法之神,近期是不會出現了。”

在場的魔法師們輕聲歎氣,這些年,像泰勒斯等老一輩的魔法大師陸續逝世,雖然魔法界的力量越來越強,半神越來越多,可神級魔法師隻有蘇業一個。

一些半神魔法師甚至放棄魔法之路,學習深紅教宗,結合魔法與神靈封神。

“不過……”蘇業緩緩掃視眾神,神色凝重。

眾神身體一顫,蘇業這樣的時刻並不多。

“接下來,諸位的本體,做好準備,神星遷移計劃啟動,我會上報奧丁。”蘇業道。

眾神沉默著。

“您說的冇錯,當人人都知道,繼續拖下去對我們有力的時候,黃昏軍團以及背後的宙斯,必然會不惜一切代價強攻。星河之壁撐瞭如此久,足夠了。”提爾道。

“黃昏軍團多久會發起總攻?”芙蕾雅問。

蘇業想了想,道:“我估計你們會猜一年到半年,我猜兩個月,但我們所承受的壓力,遠不如對方。所以,不出意外,一個月之內,黃昏軍團會發起總攻,同時,必然出現新的援軍。這一點,大家做好全麵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