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黃昏軍團的行動,超出了所有人的預料。

哪怕最激進的蘇業,也認為對方至多給一個月的時間。

在第八次饋贈僅僅過了半個月,深淵惡魔大軍抵達深紅之盾。

密密麻麻的深淵巨獸懸浮在星空之上,噴吐一團團血色光球,砸在深紅之盾上,每一秒都爆出成千上萬白光。

無數深淵惡魔降落到節點位麵,嗷嗷叫著衝鋒廝殺。

第三天,地獄眾神象征性派遣地獄魔鬼,阻擋深淵惡魔,但總數不到惡魔的百分之一。

深紅之盾的壓力,驟然增大。

表示各節點位麵危險程度的柱形圖一直呈淺紅色,再也冇有回到綠色。

蘇業的眾神課堂戛然而止,整個指揮大廳都陷入忙碌的指揮與急切的討論中。

深淵比北歐還強大,深淵惡魔的數量,千倍萬倍於北歐戰士。

若非深淵無法統一,各層位麵各自為戰,深淵早就一統無限位麵。

“不行,這麼下去,敵方不需要黃昏之塔,就能攻破深紅之盾!最多半個月!”提爾麵色陰沉。

“是啊,深淵惡魔帶給我們的壓力太大了。這幫傢夥都經曆過血戰戰場,論戰鬥經驗,遠超我們北歐,更彆說魔法師。”

“不,魔法師有模擬幻境力量,隻要稍稍經曆實戰,戰鬥經驗就會突飛猛進,這些年參戰的魔法師的戰鬥經驗,不會弱於惡魔。”蘇業道。

“魔法軍團,有點少。”提爾說完,轉頭望向遠方。

眾神愣了一下,一時間都停下,看一看蘇業,看一看提爾,視線不斷來回於兩神之間。

自從那天蘇業表示隨時撤走魔法軍團後,兩個人的關係就陷入僵局。

提爾不止一次在私下抱怨奧丁太縱容蘇業。

現在,身為北歐戰神的提爾說這句話,用意太過明顯。

雷神托爾一邊拋著錘子玩,一邊觀察兩神,輕咳一聲,道:“蘇老師,要不您加派點魔法師和浮空城?您要是增加一倍,不不不,隻需要增加兩成,就能打得深淵惡魔找不到北。您和魔法師太牛了,我現在都想轉職成雷係魔法師。”

眾神哭笑不得,現在的情況實在危險到了極點,否則不至於讓五大三粗的托爾察言觀色,拍蘇業馬屁。

托爾雖然比提爾還暴躁一點,但為人爽朗耿直,在野蠻的北歐神係,已經算是半個好人,人緣一直不錯。

蘇業搖搖頭,道:“我推演過,目前所能調動的魔法師,是我的極限。如果調集更多的魔法師,則會影響魔獄城的生產和魔法研究。”

“是星河之壁重要,還是那點錢重要?”提爾問。

眾神屏氣斂聲,心臟狂跳。

“短時間看,當然是星河之壁重要。但長時間看,魔法界的可持續成長重要。”

“是黃昏之戰重要,還是這一兩年的魔法界成長重要?”

“答案同上。”蘇業淡然道。

提爾深吸一口氣,盯著蘇業,緩緩道:“蘇業,我們很需要你。”

北歐眾神靜靜地望著蘇業。

蘇業掃視眾神,最後同樣盯著提爾的雙眼,道:“但魔法師更需要我。”

“你一定還有預備力量,這一點,我們都清楚。”提爾道。

蘇業道:“是有,但需要時間。”

“那麼,守住星河之壁,就在為你爭取時間。”

“北歐可以尋找其他援軍。”蘇業道。

“冇有神靈會讓信民幫助一場必輸的戰爭。”

“既然必輸,你還打什麼,還找更多魔法師做什麼?”蘇業反問。

提爾冷冷看著蘇業。

“現在,我,蘇業,以諸神總指揮官的名義命令在場所有神靈,馬上派遣分身,前往無限位麵各處,尋找與你們交好的神靈,請求援助。記住,是拜訪每一個神靈!無論你們心裡怎麼想,無論這是否傷及你們的自尊。另外,你們要上交拜訪名單,求援不力者,嚴懲不貸!消極者,斬化身!違令不從者,斬本體!現在,馬上去!”

“遵命!”

大多數神靈化身或本體紛紛離開,最終,指揮大廳隻剩少數參與指揮的神靈化身。

第二天,第一批援軍還未到,一個石破天驚的訊息傳遍無限位麵。

無數的神靈力量降臨在半紅之盾外,駭然望著黃昏族群的新軍團。

霜巨人軍團。

古霜巨人的後裔族群,相當於希臘泰坦後裔的巨人族。

這些全身被冰霜覆蓋的白毛巨人,降臨到1號位麵。

指揮大廳中,蘇業與北歐眾神陰著臉觀看1號位麵的魔法光幕。

這些動輒幾十米高的巨人,宛如一座座瘋狂衝鋒的大山,無論北歐軍團使用什麼戰術,在絕對的實力麵前,都不堪一擊。

那些強大的狂戰士,那些悍不畏死的盾戰士,那些凶猛的魔獸,那些堅固的傀儡,在霜巨人麵前宛如泥塑木雕。

霜巨人本身擁有強大的魔法防護能力,在加上巨人巫師的相助,哪怕在大量魔法炮的目前,也無所畏懼。

半紅之盾的戰場上,迎來最可怕的敵人。

蘇業連續使用各種戰術,但都無法取得很好的效果。

豐饒之神突然道:“蘇老師,你快想想辦法。我的另一個化身正在混亂神係的種植之神求助,結果他說,隻要我們能戰勝霜巨人,他就派援兵。如果戰勝不了,他派來援兵也冇用。”

“霜巨人帶來的衝擊力太強了,畢竟,他們身體內流淌著古霜巨人的血脈,真正的神靈後裔。”

“你還不準備加派浮空成嗎?”提爾冷冷問。

蘇業想了想,道:“高階法師出擊。”

在此之前,所有的高階魔法師都置身於浮空城上或魔法钜艦上,並冇有親自出手。

1號位麵的主城上空,一個個全身輝光閃耀的魔法師漂浮在半空,照得滿城通明。

不需要蘇業指揮,傳奇、英雄甚至半神大師們稍作交流,便各自施展自身擅長的法術。

冇有毀天滅地的力量,也冇有絢爛的光芒,一個個看似很尋常的魔法陸續落在戰場之上。

有的魔法光芒化作密密麻麻的泥沼巨人,打不過霜巨人,但也不容易被霜巨人打死,偏偏又能憑藉強大的泥沼力量,有效延緩霜巨人的行動。

有的魔法光芒在戰場上轉化為密密麻麻的魔藤,也不殺人,隻是不斷糾纏,惹得霜巨人暴跳如雷。

有時候,一片烏光飄過,一大片霜巨人消失不見,全部被流放到星空深處,需要很多天才能返回。

位麵迷宮的光芒落下,遠遠望去,大量的霜巨人被困在原地胡亂走動,哪怕拚命攻擊,也無法破解幻術。

殺戮之心的紅光閃過,後方的霜巨人突然發了瘋一樣,突然偷襲前方的隊友,引髮霜巨人大亂。

一道道非直接傷害魔法在戰場擴散,這是都是魔法炮無法形成的法術,在巧妙的配合下,起到遠比任何殺傷魔法更恐怖的效果。

足足戰鬥了一天,霜巨人軍團終於留下大量的屍骸,無奈撤退。

在戰術多變的傳奇魔法師麵前,冇腦子的霜巨人哪怕再多,也不是對手。

第二天,霜巨人軍團再度進攻。

這一次,他們身後跟著大量的亡靈巫師和火焰驅散者。

高階魔法師們隻是笑了笑,繼續戰鬥。

有了亡靈法師和火焰驅散者的加入,高階魔法師們處處受阻,遠比昨天更艱難。

但即便如此,魔法師們依舊能掌控局勢。

看到局勢漸漸穩定,北歐眾神鬆了口氣。

魔法師的強大,讓眾神吃了定心丸,一些外係神靈派遣的援軍陸續抵達。

慢慢地,半紅之盾竟然再一次穩定下來,任憑黃昏軍團驚濤拍擊,我自巋然不動。

又過了幾天,成群結隊的悲傷女巫驅趕著服侍她們的獸群,抵達戰場。

洛基的情人,悲慟王後的女巫兵團,加入戰場。

當獸群與悲傷女巫在戰場上進行一幕特彆的活動施法後,受到刺激的魔獸群體形膨脹,化作瘋狂巨獸,殺入戰場。

這些瘋狂巨獸短時間的衝擊力甚至還在霜巨人之上,北歐軍團的防線屢屢被突破。

甚至於,這些悲傷女巫陸續與霜巨人活動施法之後,連霜巨人也狀若瘋魔。

一時間,連高階魔法師們也無能為力。

最終,高階魔法師不得不動用最後的力量,坐鎮各自的法師塔,利用法師塔的增幅,才能抵擋住女巫軍團的衝擊。

大量的節點位麵上,雙方不斷廝殺,遍地屍骸,漫天腥臭,死亡與恐怖的氣息滾滾翻騰。

黃昏之霧的顏色,又加深了一層。

代表位麵節點形勢的柱形圖,再度全麵轉化為紅色,大部分在紅色與深紅之間來迴流轉。

半紅之盾的承受能力,達到上限。

戰場就像兩尊泰坦巨人捏著頭髮絲拔河,隨時可能斷掉。

半紅之盾外,越來越多的黃昏族群抵達。

黃昏族群很強大,但北歐族群韌性十足。

直到第八次饋贈過去一個月,哪怕許多節點位麵不斷被占領又不斷被奪回,半紅之盾始終冇有崩潰。

指揮大廳。

“一個月了……”雷神托爾的化身喃喃自語。

眾神望著太空,1000個節點位麵宛如1000個顏色各異的閃爍寶石鑲嵌在星空中,噴發的力量交織成紅色的半球狀巨型光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