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巨型光盾之外的星空中,密密麻麻的浮空大陸作為中轉站,不斷承載遠方趕來的黃昏軍團。

突然,奇異的氣息傳遍戰場,黃昏軍團後方,形成巨大的空間扭曲漩渦。

黑色的漩渦宛如一道橢圓形巨門,屹立在星空之中。

一座奇異的建築徐徐飄出空間漩渦。

那建築呈啞光黃銅色,灰濛濛的,散發著黃昏的光芒。

足足萬米高下。

黃銅建築出現的一刹那,整片星空的太陽亮度驟然下降,不多不少,降到比這黃銅建築的光芒暗一點點。

這黃銅建築遙遙一看,像是奇異的王冠。

仔細一看,像是四尊黃銅巨人站立在一座金字塔上,每個巨人的腰下各冇入金字塔的一個斜麵。

四黃銅個巨人分彆望向四方,背對彼此,微微垂首,雙臂自然放在身體兩側。

每個巨人的麵部,縱橫交錯著無數傷痕,彷彿被無數堅斧利刃劈砍,看不清麵容。

每個巨人,都是一座人形巨塔。

巨人下方的金字塔,宛如巨塔的基座。

高山般的黃昏之塔,徐徐向前。

黃昏族群紛紛向兩側飛奔。

那黃昏之塔完全離開空間漩渦後,快速變大變高。

最終,在每個人的眼中,大如太陽,宛如黃銅大星。

原本龐大的半紅之盾,在這顆黃昏之塔麵前,像是放在西瓜旁邊的半個紅蘋果。

眾多位麵的戰鬥突然停下,雙方默契收手,默契望著巨大的黃昏之塔發呆。

轟隆隆……

星空巨震。

黃昏之塔彷彿砸進大海之中,掀起無數淺白色的空間波浪,瞬間抵達半紅之盾以及附近的星河之壁。

轟!

星河之壁與半紅之盾劇烈震盪。

1000顆節點位麵亂晃,無數的兵將摔在地上。

哪怕是遙遠的北歐指揮大廳,也重重一震。

比星空巨響聲音更大的,是每個人的心跳聲。

黃昏軍團每個人的心臟興奮得要躍出喉嚨。

北歐軍團的每個人的心臟宛若擂鼓,恐懼的血液沸騰。

“終於來了……”蘇業輕聲一歎。

北歐眾神跟著長長一歎,麵色極為複雜。

黃昏之塔,是主神級戰爭神器,也是無限位麵最強的戰爭神器之一,實際造價,不下於一件神王神器。

傳說當年奧丁與洛基關係密切的時候,洛基發現北歐還缺少一件決定性的戰爭神器,於是,便決定打造一座名為奧丁之塔的戰爭神器,幫助北歐神係。

但是,奧丁之塔還未建造完成,洛基便被眾神囚禁。

洛基的部屬與後裔暗中繼續打造黃昏之塔,最終,在數百年前打造完成。

不過,已經被洛基改名為黃昏之塔。

這座原本要用來守護阿斯加德的戰爭神器,懸浮在阿斯加德的對麵。

那四尊巨人,原本是奧丁雕像。

轟隆隆……

黃昏之塔發出驚天動地的巨鳴聲,三尊巨大的人形高塔徐徐轉身,與最前方的一尊一起,麵向半紅之盾,麵向指揮大廳。

數百萬裡高的巨人本就仿造神王之形,充滿無以倫比的壓迫力,加上那縱橫交錯的可怖傷疤,讓四尊塔巨人宛若星空之主、萬界君王。

八隻眼睛齊齊亮起。

八顆黃昏的落日,懸浮眼眶之中。

肉眼可見的昏黃色波紋時間覆蓋戰場。

絕望、死亡、末日、浩劫的氣息橫掃天地。

那些外界的援軍哭爹喊娘逃跑。

北歐人瑟瑟發抖。

浮空城上的魔法師不斷望向指揮大廳的方向。

蘇業長長一歎。

“魔法軍團,撤退!”蘇業的聲音傳遍指揮大廳,並傳播到每座浮空城每個魔法師的耳中。

所有的魔法師立刻傳送到浮空城上。

所有的浮空城齊齊後撤,並進入虛空之門,返回魔獄城。

“蘇業!”

戰神提爾憤怒的聲音穿透指揮大廳,在太空中擴散。

他雙拳緊握,雙眼通紅,胸口劇烈起伏。

蘇業卻冷冷掃了一眼提爾,大聲道:“我,蘇業,以諸神總指揮官之名宣佈,全軍,撤退,馬上!各節點位麵,打開神星之門,定位阿斯加德外的英靈殿神月。”

指揮大廳沉寂片刻,魔法師們齊齊下達命令。

“蘇業!”提爾再度怒吼。

他的脖子彷彿刷了一層鮮血。

雷神托爾歎了口氣,走到蘇業與提爾之間,拍拍提爾的肩膀,道:“算了,我們走吧。能堅持這麼多年,已經不容易了。冇有必要在這種時候為難蘇業。”

“要走你們走,我,戰神提爾,決不後退!今日之事,我提爾記住了!”

提爾說完,轉身,大步離開,他的從神緊緊跟隨。

半紅之盾各處,神星之門林立,北歐軍團的人宛如逃荒的難民一樣,丟盔棄甲衝進一座座大型傳送門中。

遠方的黃昏族群興奮地吼叫著,一些黃昏族群按捺不住,衝鋒追擊。

指揮大廳之中,眾神已經冇心思去看那些尋常的兵將。

他們望著黃昏之塔的方向。

指揮大廳與黃昏之塔之間,金黃色的神力瀑布逆流而上千裡,衝擊天穹。

垂天神力驟然下降,化作披風,宛如一條長河落在提爾的肩上。

提爾是戰爭之神,也是勇氣之神。

提爾行走與星空之中,勇氣披風在身,從神緊跟兩側,一步萬裡,抵達半紅之盾的邊緣,位於1000座節點位麵之間。

此刻的提爾上位化身身高千米,低頭看了一眼下方節點位麵的黃昏軍團。

“滾!”

億萬黃昏族群頭顱齊齊炸裂,提爾左手一撈,千億亡血包裹著無儘靈魂化作洪流,湧入他的左手之上,彙聚成一把血色長劍。

長劍宛如血色水晶,其中億萬麵孔哀嚎,不斷衝擊長劍內壁。

“提爾永不後退!”

勇氣披風猛地一震,突然化作無儘神光,八方蔓延,覆蓋整個半紅之盾,甚至還將整個太陽係遮住,擋在身後。

金色之光,護佑星空。

遠方觀戰的眾神輕輕一歎。

不愧是北歐戰神提爾,不愧是那個捨得整條右臂的勇氣之神。

明知區區上位化身完全不是黃昏之塔的對手。

“北歐眾神,無畏第一。”

指揮大廳中,蘇業輕歎,而後,身形消失在指揮大廳。

總指揮官跑了。

北歐軍團徹底大亂,全線潰逃。

提爾離黃昏之塔越來越近,宛如一滴水,砸向汪洋大海。

突然,黃昏之塔內的眾神齊齊一笑。

四尊塔巨人齊齊抬起右手,對準提爾,輕輕拍下。

空間炸裂,時序崩塌。

提爾與他的從神的化身們刹那間被拍成虛無。

待空間修複,提爾的一絲氣息都冇有殘留。

眾神駭然望著黃昏之塔,不愧是主神戰爭神器,隨手一擊,上位神宛如螞蟻。

嗡……

突然,黃昏之塔劇烈震動,四尊塔巨人的雙目之中落日顫抖,一層層密密麻麻的防護光芒冒出,成千上萬,護住塔身。

無論是黃昏之塔內的眾神,還是遠方觀戰的眾神,無論是逃跑的北歐軍團,還是追殺的黃昏族群,都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

黃昏之塔為什麼不惜消耗這麼大的力量防護,這是要進行最後的準備……

眾人的念頭還未結束,便看到了答案。

提爾的勇氣披風所化的光芒,消散。

原本,勇氣披風之後,巨大的銀色光芒鑲嵌著紅色的半紅之盾光幕。

但現在,一片白茫茫。

無數的太陽、光團和萬星烘爐宛如白光之牆,屹立天穹。

在這白光之牆麵前,黃昏之塔如同破舊的皇冠,縮在陰暗的角落中。

眾神恍然大悟。

在勇氣披風掩蓋的時候,星河之壁的所有萬星烘爐悄悄傳送到這裡。

勇氣披風,不僅遮擋了光芒,也遮擋了萬星烘爐傳送的力量。

星河彙聚,最終之牆。

“撤退!”黃昏軍團指揮官恐懼的聲音席捲星空。

遲了。

萬星烘爐齊齊膨脹。

相當於不知道多少個主神器的力量瞬間炸裂,組成萬星烘爐的無數太陽同時坍塌。

白熾的巨大星體迅速膨脹,眨眼間便覆蓋億萬裡,包裹整個黃昏之塔。

包裹所有黃昏軍團。

轟……

一場相當於神王之戰的大爆炸在北歐神係的邊緣炸裂,巨大的光球炸開後,一道粗大的光束直衝北歐神係的南方,一路擊穿無數星辰,直奔宙斯神係而去。

無數位麵的人與神看到,神界的天空,璀璨閃耀。

許久之後,全身冒火、多處殘破的黃昏之塔晃晃悠悠飛出大爆裂的所在。

四尊塔巨人,塌掉三尊,塔體千瘡百孔。

與此同時,黃昏族群的神星所在,萬靈啼哭。

黃昏之塔的數萬神靈本體,死亡三千餘,其餘儘皆重傷。

千神隕落。

阿斯加德,蘇業化身與提爾化身相視一笑。

提爾化身主動過來,用一條左臂擁抱蘇業,拍拍蘇業的後背。

托爾瞪大眼睛望著兩人,道:“你們兩個假裝不和,就是為了引出黃昏之塔,然後讓星河之壁與黃昏之塔同毀?”

“不然呢?”蘇業問。

眾神哭笑不得。

提爾環視眾神,微微一笑道:“蘇業說,天下冇有不透風的牆。”

眾神凜然,北歐眾神再團結也有內奸。

“你們倆啊……”豐饒之神哭笑不得搖頭。

眾神正要開口,突然齊齊色變,抬頭望天。

無儘高點,號角長鳴,戰鼓雷動。

一顆黃昏色的太陽徐徐下落,溫暖柔軟如麪包,但不過眨眼間,落在阿斯加德的高空之上。

黃昏之光灑落,形成巨大的錐形光體,包裹整座北歐神星係。

黃昏戰場,降臨。

諸神黃昏,拉開大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