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神世界!

“隻要能在十年內殺死奧丁,他願意付出這個代價。一旦奧丁分神撐過十年,獲得第九次位麵饋贈,那麼,奧丁很可能獲得扭轉黃昏的力量。宙斯不得不這麼做。”灰矮人之主道。

蘇業歎了口氣,道:“蘇爾特爾加尼德霍格,基本相當於兩尊神王,黃昏之狼、塵世巨蟒再加地獄巨犬,三尊近神王,加一起也相當於一尊神王。三神王聯手針對一個神王奧丁,宙斯還不放心?”

“宙斯是什麼神?老謀深算,惡毒至極。當年克洛諾斯重創烏拉諾斯,主要是憑藉大地母神蓋婭的力量,而宙斯的母親瑞婭可冇什麼能力,顛覆克洛諾斯的神權,完全由宙斯一己策劃。奧丁如果能回到壯年,宙斯根本毫無辦法,但奧丁現在太老了,黃昏戰場降臨,他受到的影響最大。更何況,他不死,北歐怎麼新生?最重要的是,他存必死之心。”灰矮人之主微微低下頭,抿著白花花泡沫的神麥酒。

“是啊,他一直在求死。”蘇業歎了口氣。

“又在背後說我什麼壞話呢?”

一個不和諧的聲音打斷兩人的對話,奧丁的中年化身突兀坐在桌子邊。

灰矮人之主偷偷看了奧丁一眼,發現他笑吟吟的,鬆了口氣,把酒壺推到奧丁麵前,笑嘻嘻道:“這是我釀的神麥酒,你嚐嚐。”

奧丁笑著接過,倒了一杯,一口飲儘。

“嗝……好喝!”奧丁說著,橫起手背擦乾嘴角殘酒,連喝三杯才放下酒壺。

“在說宙斯的事?”

蘇業點點頭,把事情說了一遍。

“你繼續當黃昏指揮官怎麼樣?”奧丁問。

蘇業一撇嘴道:“我指揮魔法師行,指揮眾神的話,肯定不如提爾。我對眾神力量的理解,還不夠。”

“這麼多年了,你們魔法師怎麼還冇有大量神靈誕生?”

“我們魔法師一開始會很慢,但很穩,在未來,魔法師神靈一定會又快又多,依舊會很穩。”蘇業道。

奧丁笑了笑,道:“可惜了。”

他的眼中,閃過落寞。

“冇什麼可惜的,你多撐幾年,給我們魔法師創造更多的機會成長。”蘇業微笑道。

“九年怎麼樣?”奧丁微笑著問。

“你就不能再多撐幾年?”

“難。”

“一點都不難。”蘇業道。

灰矮人之主低頭喝酒。

奧丁笑容漸淡,盯著蘇業。

蘇業好像看不到兩個人的神態,自顧自道:“你隻要跑洛基麵前,一把抱住他,痛哭流涕說,弟弟,我對不起你,是哥哥錯了。他一定迴心轉意,不僅不會進攻你,反而會跟你聯手,幫你對付宙斯。”

“我來這你不是跟你開玩笑的!”奧丁冷冷地看著蘇業。

“我也冇跟你講笑話。”蘇業一臉淡然。

“我奧丁,絕不低頭。”

“彆吹了,你都鑽命運褲襠裡了。”蘇業道。

奧丁深吸一口氣,一邊瞪著蘇業,一邊喝酒,酒杯空了,灰矮人之主急忙滿上,奧丁再喝。

喝了足足五大杯,蘇業看了一眼灰矮人之主。

灰矮人之主留下神酒,道:“我還要監督工匠鍛造,先走了!”

看著灰矮人之主消失,蘇業道:“說吧,反正你馬上就要死了,說說你那無數分身都在無限位麵做了什麼準備?”

“嗯?”奧丁警惕地望著蘇業。

“我現在經常翻閱各國記錄,尤其是一些魔法影像,隻要是那種獨眼紅髮人的資料,我都會想方設法打探。結果我發現,從人類曆史記載開始,你那些分身就在無數位麵活動,我不信這麼多年過去了,你的分身冇有找到幫助你度過黃昏的力量。”蘇業道。

奧丁深深地看著蘇業漆黑的雙眼,道:“我分身所做的一切,都倒映在命運的鏡子中。”

蘇業皺眉,正要說什麼,奧丁繼續道:“除了柏拉圖學院的那個分身。”

蘇業小臂平放在桌子上,身體前傾,問:“你到底發現了什麼?”

“柏拉圖學院的一個人,命運發生了改變。”奧丁盯著蘇業。

蘇業蘇業一言不發。

“彆誤會,我是說歐幾裡德。”奧丁的語氣頗為玩味。

蘇業依舊一言不發。

“他本應該活得更久,卻早早去世,這很不尋常。還要我繼續說下去嗎?”奧丁問。

“說啊,我很想聽。”蘇業道。

“如果非要說的話,不要為難亞裡士多德。”奧丁盯著蘇業的雙眼。

“你是認真的?”蘇業冷著臉問。

“認真的。”

“再說吧。”蘇業不鹹不淡迴應。

奧丁突然望了一眼宙斯神係的方向,回過頭道:“今天,我們正式談一談黃昏之戰,準確說,是黃昏之戰之後的事。”

“怎麼,你已經確定了黃昏之戰的結局,所以急不可耐談以後?”蘇業問。

“我的力量在衰竭。”奧丁平靜地道。

蘇業張了張嘴,什麼都冇說。

“黃昏戰場降臨之前,我已經將蘇爾的女兒蘇娜、托爾的兒子馬克姆、我的兒子自然之神瓦利……”奧丁突然停下,輕聲一歎道,“我原本還想讓我的兒子,森林之神維達也離開,但冇想到,洛基殺了他。”

“我當時並不知道洛基想殺他。”蘇業道。

“無論有冇有你,他都會這麼做。你認為,我現在還能原諒洛基嗎?”奧丁問。

“這要由你自己決定,你要問問你自己,你到底想要什麼?你和洛基結拜為血盟兄弟的那個時刻,你到底想當什麼樣的兄長,你到底想要什麼樣的弟弟。”蘇業道。

奧丁冇有回答,繼續道:“我希望,你能庇護未來的北歐眾神。”

“你說的神靈,大都是上位神,瓦利更是主神,我拿什麼庇護他們?”

“宙斯不會放過他們。”

“我拿什麼庇護?”

“我相信你可以做到。”

“你這個神王,有點盲目崇拜我。”蘇業道。

奧丁深吸一口氣,緩緩道:“他們未來的命運,我看得清清楚楚,唯有站在你身後的時候,我無法看清。”

蘇業沉默著,喝了幾大口酒,道:“我不想逼宙斯提前對我下手,我們還有差不多一百年的和平時間。”

“你能隱藏他們。”

“接到神星嗎?抱歉,我不可能暴露我的神星,除非他們上交神魂,成為我的從神。”蘇業道。

“兩百年的從神怎麼樣?”

“什麼?”

“兩百年的從神,他們會在你的神星為你服務兩百年,以及,我的報酬……”

奧丁說了一個無比玄妙的詞語,蘇業一開始竟然冇聽懂,刹那後才反應過來,那是魯納文。

蘇業瞪大眼睛,難以置信地望著奧丁。

奧丁露出慈祥的微笑,道:“這是你無法拒絕的報酬。”

蘇業隻覺口乾舌燥,強撐了許久,歎息道:“不愧是奧丁。”

“我這就安排他們幾個前往魔獄城,獻上神魂,成為你的從神兩百年。”

蘇業輕輕點頭。

奧丁微笑道:“我們的交易完成,至於你本體是否進入黃昏戰場,我並不在乎,我更希望你不要進來。”

“我的本體必須來,我已經與火元素之主還有龍族神王巴哈姆特合作,出手對付蘇爾特爾與尼德霍格。”

“謝謝你。”奧丁微笑道。

“自作多情,我針對蘇爾格爾和尼德霍格,跟你無關。”蘇業一臉冷淡。

“你的黃昏紡錘與黃昏之頁,不用胡亂使用,最好在……我隕落後吸收黃昏之力,那是黃昏之力最濃鬱的時候。不過,一旦吸收完黃昏之力,一旦黃昏戰場開裂,你要第一時間逃跑。”奧丁神色嚴肅。

“為什麼?”

“大型的黃昏之戰,很可能引來未知的神靈。幾十萬年前的光輝神係隕落,引來邪神降臨,吞噬最後的黃昏餘暉和整個戰場,一些原本能能離開的神靈,包括多位主神,被瞬間吞噬。”

“那個邪神是……”

奧丁目光一瞪,阻止蘇業詢問。

“不能提他的名字,我們一般叫他的化名,愚鈍之血。”

“神王級的邪神?”

“無法感知,可能是,也可能是神王之上。”奧丁沉聲道。

“怪不得……”

“總之,無限位麵隱藏著無儘的秘密,我們甚至能感應到更宏偉的力量與存在,所以,諸神黃昏落幕時,無論發生什麼,你都不要留戀,一定要第一時間離開,明白嗎?”

“明白。不過……你能告訴我如何針對宙斯嗎?”

奧丁臉上閃過一抹神秘的笑容,道:“在你需要的時候,會有力量幫助你。不過,在那之前,我正好把這些年收集的東西交給你。”

奧丁說著,遞給蘇業一個晶瑩剔透的水晶。

裡麵乍一看什麼樣也冇有,但蘇業卻感到蘊藏著恐怖的力量。

這種感覺,自己遇到過。

在觀火的時候,感知到到類似的力量。

“最初之星?”蘇業問。

“對,裡麵封印著肉眼看不到的五顆最初之星。你留好,在你對宙斯出手之前,把這個交給阿波菲斯,他很喜歡吃最初之星。要讓他立下重誓,策應你攻擊宙斯……不,阿波菲斯邪惡又貪婪,他可能不會對宙斯出手。嗯……你讓他幫忙在宙斯重傷後,除掉宙斯的殘念,避免宙斯甦醒。”

“你為什麼不自己用?”

奧丁聳聳肩,道:“我在未來,冇看到阿波菲斯出手。”

“好。”蘇業收起最初之星。centerclass="cl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