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奧丁起身。

“這就結束了?”蘇業問。

“黃昏終結前,由我決定;黃昏落幕後,希望在你。我閱儘群星,唯獨看不到你的未來;我洞徹眾神,唯獨無法理解你的存在。還記得我們見第一麵的時候,我說的話嗎?”

“你隻有做到讓自己毛骨悚然的努力,未來才能給予你力量。”

“你明白我在說什麼嗎?”

“所有的現在,由我過去決定;所有的未來,由我現在決定。當我能重新定義過去,便能重新定義現在,自然可以決定未來。”

“我明白這個道理的時候,已經遲了。”

“並不遲。”

“你總是這麼倔強。”

“因為我在重新定義每一個現在。”蘇業道。

“我重新定義現在,並不能改變我的未來。”

“那取決於,你認為什麼最重要。當你認為自己的身體最重要的時候,你生前冇有過往,你死後冇有未來。當你洞徹超越性的存在,用思維連接過去,用意誌觸摸未來,你便會明白,你現在做的每一個選擇,都能改變你的未來。”

“你在說什麼?”奧丁問。

“奧丁曾連接先祖的血脈,亦可在留名後世。”

“你呢?”

“我於過去長存,亦在未來永生。”

奧丁呆在原地,喃喃自語道:“怪不得,怪不得你的成長這麼快,怪不得我根本看不到你。原來,這纔是魔法神靈,你們看到的,不是過去,不是現在,不是未來,甚至不是自己,而是超越感知上的超存在。我見奧丁,你見眾生眾世。”

奧丁猛然回頭,卻發現蘇業消失不見。

“當化作無限存在中不可分割的一點,自我也將無限麼……原來是這樣……”

奧丁失魂落魄離開,一路上不知撞到多少人。

蘇業拿起神麥酒,靜靜喝著。

不一會兒,灰矮人之主猥瑣跑回來,低聲問:“你對奧丁說了什麼?竟然讓他如同深陷迷局,這還是智慧之奧丁嗎?”

“冇什麼,隻是一些我的感悟,而他的領悟能力,配得上智慧之名。”

“你領悟了什麼?”

“你想要永恒與無限嗎?”蘇業微笑問。

“想啊!”

“那你仔細想過,什麼可以永恒與無限嗎?”

“當然是無儘的壽命與無窮的力量。”灰矮人之主道。

蘇業笑了笑,起身拍拍又高又瘦的灰矮人之主的上臂,道:“你的心智,未曾掙脫**,你也並冇找到永恒與無限。”

看著蘇業離開,灰矮人之主聳聳肩,道:“我可不想掙脫**,**多好。不過……真希望你們能找到啊……”

高高瘦瘦的灰矮人之主望著蘇業消失的方向,開心地笑起來。

轟……

一個直徑萬米的火焰光球自深空飛臨,撞在金黃色的眾神壁障之上,淡淡的漣漪擴散。

隨後,密密麻麻的神光如雨下落。

眾神壁障之內,北歐眾神與神星在彩虹橋的連接下,交織成不可撼動的星空之盾。

眾神壁障之外,一座座滿載著神靈的星空戰爭神器,宛如星空巨獸,撼動天地。

每一件巨型戰爭神器皆大如星辰。

火之城橫臥天空,中心火之塔的頂端,火魔之眼宛如直徑千裡的巨大火球,一尊尊火巨人神靈站立於火之塔各處,憑空凝聚無數下位神級火焰,漫天飛馳。

狼山形如狼頭,銀月高懸,一頭頭神級黃昏巨狼站立狼山之巔,仰頭狼嚎。

漫天千裡銀月下落,宛若流星,撞擊北歐的眾神壁障。

塵世洞窟宛如橫在星空中的蜂巢,密密麻麻的洞口之中,無數蛇蟒齊齊吐信,淡白色的波紋急速擴散,所過之處,不僅震動眾神壁障,甚至毀滅友方的攻勢。

霜古钜艦通體由無數生命的指甲與利爪交織,冰霜覆蓋,一片慘白。

數不清血脈純正的古霜巨人敲擊戰鼓,無儘風雪吹拂向前,凍結萬物。

陰魂迷霧中,地獄巨犬神靈與亡靈眾神連綿不斷嘶吼。

一顆顆黑霧組成的萬米頭顱狀如魔物,漫天飛舞,拖著長長的黑煙尾部,滿麵猙獰,撲向前方。

巨大的邪靈之柱彷彿能壓塌星辰,無數女巫神靈瘋狂祈禱活動,一頭頭血色獸神之魂撲在黃金色的眾神壁障上,啃噬攻擊。

直徑數萬裡的巨大角鬥場屹立天穹,無儘的惡魔魔神在角鬥場中廝殺、戰鬥。

隻有戰鬥到奄奄一息瀕死,魔神纔會被拖下去。

魔神的神血滿地流淌,如同活蛇一樣,流到角鬥場邊緣的血焰神燈之中。

血焰神燈噴吐漆黑的深淵之火,跨越數十萬裡,持續灼燒眾神壁障……

強大的戰爭神器吸收眾神的力量,彙為一體,發揮更強大的威力,傾瀉到北歐眾神構建的壁障之上。

金色壁障之內,北歐眾神神星的力量被彩虹橋連在一起,永不枯竭。

偶爾凝聚出一把把霜白神矛,飛躍星空,攻擊對麵的戰爭神器。

雙方的神靈,聯合起來展開對轟。

北歐神係的戰術隻有一個字,拖。

黃昏軍團一時間找不到方法,再加上有心消耗北歐的力量,繼續依托戰爭神器進攻。

阿斯加德神王星係的南邊,彷彿變成了不夜之地,每時每刻都有強大的神級力量對轟,空間長時間碎裂無法癒合,燦爛的光芒照耀數不清的位麵。

蘇業一看這裡冇自己和魔法軍團什麼事,乾脆利用阿斯加德的資源研究魔法。

最不怕死的大師暗中提交申請,要離開英靈殿神月,進入奧丁的神星,偷偷摸摸研究神王神星的力量。

蘇業看著這份申請,差點把腦袋搖斷,自己都不敢進去,這幫傢夥竟然真敢想。

神王力量那是隨便能研究的?

不過……

蘇業聯絡了奧丁,直言不諱說自己的魔法師想要研究神王神星的力量。

結果奧丁不僅說可以,還問蘇業去不去。

蘇業立刻否定。

神王在神星之中,全知全能。

自己一旦進入,除非時時刻刻防備,不然稍有不慎,所有的記憶都會被奧丁知曉。

神王和普通神靈是兩個物種。

之前奧丁召開眾神會議,蘇業硬是冇敢進阿斯加德城,隻和其他普通偽神一樣,使用魔法光幕觀看。

把一些作死的魔法師送進阿斯加德神王星,蘇業靜下心研究魔法。

阿斯加德的熱鬨,眾神關注,但魔法界卻完全不在意。

蘇業的本體、三個化身與傳奇分身,把所有力量都用來研究魔法。

目前蘇業有兩個主攻方向,分彆是星空係魔法和黃昏係魔法。

星空係魔法的理論已經有了雛形,接下來就是不斷填充細節、拓展法術,蘇業隻用化身就可以研究,那些大師們也能參與。

黃昏係魔法不一樣,蘇業本體幾乎把大部分時間用在這方麵,這也是其餘魔法師無法觸及的領域。

任何神靈之下的魔法師研究黃昏魔法,會直接墮入黃昏。

蘇業拿魔法神星瘋子大陸的幾個魔法師測試過,哪怕傳奇大師也承受不住黃昏的力量,稍加深入,必然全身生機斷絕,枯如乾屍,死相極慘。

研究累了,蘇業也會監督一下鯨國和萬法塔群的進度。

經過這幾十年的努力,外加大量神靈的資助,鯨國、魔獄城、米利都和新光大陸的四組萬法塔群已經建立完成,正在進行最後的調試。

有了之前的經驗,再加上足夠的資源,蘇業已經正式開建法師塔的第四形態。

法師塔是第一形態。

六芒星法師塔群是第二形態。

萬法塔群是第三形態。

搭載超過十萬法師塔的萬法群城,則是第四形態。

同時,蘇業也在研究“召喚世界樹”神術序列,結果發現,以自己的魔力總量,都無法召喚主神級世界樹。這個神術序列,註定要等自己晉升主神才能用。

時間一天天過去。

阿斯加德神王星係的邊緣,雙方對轟了整整幾個月,黃昏軍團終於按捺不住,派遣大量的半神與偽神,降落到北歐神係的神星之上,開啟地麵戰。

黃昏軍團集合多個神係的力量,哪怕遭遇星河之壁自毀式進攻,總數依舊超越北歐神係。

但,這次和半紅之盾不同。

半紅之盾的節點位麵,都是普通的星辰,都是普通的信民。

但現在,組成眾神壁障的不是普通位麵,都是清一色的神星,裡麵居住著大量的神民。

尤其是上位神的神民。

哪怕眾神捨不得神民死亡,但這些神明隻需要遠遠施法攻擊,或者輔助戰鬥,也足以讓北歐軍團的實力超越半紅之盾的時期。

隨後,魔法軍團加入戰場。

於是,與半紅之盾相同的一幕,在眾神壁障的神星上上演。

不同的是,這一次,北歐軍團占據絕對的優勢。

黃昏軍團持續派遣半神與偽神。

他們的目的很簡單,希望耗儘北歐的有生力量,逼北歐真神出手。

一旦北歐真神過度消耗神力,他們便可以傾巢而出,展開真正的神戰。

但是,經驗豐富的魔法師指揮官們繼承了蘇業的戰術,不需要北歐真神出手,輕輕鬆鬆化解黃昏軍團的攻勢,一切都向有利的方向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