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線撐不住了。”提爾的化身望向前方。

阿斯加德最外層的眾神壁障,千瘡百孔。

原本被彩虹橋緊密聯絡的一顆顆神星宛如神盾,而現在,隨著眾神與神星的崩潰,漏成篩子。

黃昏之塔中,洛基抬起右手,食指自上而下垂落。

轟!

他的身後,百萬神靈齊吼,十萬神靈飛出,燦爛的神力爆發,如雲如霞。

一尊尊巨獸神靈、天使神靈、傀儡神靈、死亡神靈、古霜巨人神靈、元素神靈如一顆顆小太陽,化作十萬彩色流光漫天而下,落在北歐神星上,發起攻擊。

“請求增援!”

一尊尊不可一世的北歐神靈,瘋狂扭頭大喊。

一聲長歎傳遍無儘星空。

阿斯加德神王星上,升起一艘艘金光海船。

每一艘海船之上,乘坐一萬半神神民。

彩虹之橋承載一萬金光海船,飛躍天際,落在眾神壁障中。

一億奧丁神民,加入戰場。

“為了奧丁!”

“為了奧丁!”

一億神王神民周身突然燃起純白火焰,無窮的力量注入他們的身體。

刹那間,一億半神晉升為一億偽神。

宛如北歐海盜的神民戰士,拋出燃燒著白色火焰的飛斧。

各艘金光海船上的飛斧宛如有生命的魚群一樣,彙聚在一起,形成一萬道飛斧群,劃過白色光芒,落在黃昏軍團的陣營中。

聰明的神靈急速躲開,一些殺紅眼的神靈正麵迎上。

北歐眾神露出輕蔑的笑容。

轟轟轟……

一個個直徑幾十裡的巨大光球接連炸開,數以千計的下位神被炸得粉身碎骨。

正常神靈哪怕被炸成幾百塊也能慢慢複活,但現在,神血凝固,殘骸僵硬,神光消散。

神魂俱滅。

黃昏軍團眾神駭然,這就是神王之威嗎?

黃昏軍團的指揮官大驚,急忙下達新的命令,不得與神民軍團正麵對抗。

黃昏軍團眾神開始迂迴包抄,從側麵進攻神民軍團,躲避飛斧。

神民終究是神民,不是神靈,一艘接著一艘金光海船被擊破,木板亂飛,船帆四濺,漫天的信民跌落。

不等落地,失去庇護的神民便被眾神戰場無窮無儘的神力震盪碾成肉泥。

北歐軍團節節後退。

黃昏軍團勇猛前衝。

突然又一道彩虹之橋自英靈殿位麵飛出,直飛向前線眾神壁障。

遠方的眾神疑惑不解,除了像貝奧武夫這種極個彆強大的神靈,英靈神們已經打光,普通英靈來這裡根本……

眾神猛地瞪大眼睛。

那不是英靈。

那是數千座浮空之城。

數千座浮空城宛如一片片閃亮甲片,彩虹相連,白雲承托,浮空連島。

每座浮空城之上,佇立著一座座顏色各異的法師塔。

每座法師塔的塔頂,懸浮著藍色的寶石,每一顆藍色的寶石都向其餘的塔頂寶石,分射一道細細的湛藍之線。

一萬多座法師塔,被魔法的力量連結為一。

每一顆塔頂寶石之上,都懸浮著一位半神魔法師。

這些半神魔法師形貌各異,有人類,有魔鬼,有惡魔,有巨龍,有精靈,有矮人,甚至還有獸人……

數十個種族的上萬半神魔法師們,如萬神天降。

黃昏軍團之中,一些神靈麵露凝重之色,但大多數神靈滿不在乎。

連奧丁的上億神民軍團都被打得節節敗退,區區一萬魔法師能有什麼用?

魔法師是神下無敵,但……

此刻是,神上之戰!

數以百計的下位神獰笑著衝向萬法塔群所在,齊齊出手。

覆壓百裡的巨爪,口中滾動擴大的神級巨火,閃亮的下位神劍,一蓬蓬濃綠色毒雲,一束束猩紅的神光……

密集的神級攻擊傾盆而下。

英靈殿位麵。

眾神望著蘇業。

“能行嗎?”

“這是萬法塔群第一次實戰吧。”

“如果損失太大,還是撤回吧。”

蘇業置身於眾神之間,遠遠控製萬法塔群,麵帶微笑。

一朵又一朵藍金色的魔力金盞花綻放,一千二百四十五個偽神級法術最先釋放。

在萬法塔群的加持下,所有魔力金盞花的花瓣,額外多了三層。

偽神級法術,晉升為下位神級。

真神放逐術落處,所有冇有空間防護力量的神靈消失不見,被放逐到虛空監獄。

上百頭下位神望著漆黑的空間,慌張亂吼,胡亂攻擊。

“不要怕!這隻是放逐術,等力量消解,我們會直接返回黃昏戰場!”

“哈哈,這些魔法師真蠢,把我們放逐到一起!”

“隻要我們齊心協力,一定能快點回返!”

“我們想想辦法!”

“不過,這裡是那裡?”

“咦?前方好像有大規模軍團?”

眾神呆呆地看著,一群堪比小巨人的矮人,一群披著龍族鱗甲的地精,成片的毒蜂人,無窮無儘的各種半神、偽神以及真神神魂從四麵八方湧了過來。

為首的,是散發著泰坦氣息的巨型中位神矮人,宛如直立巨龍的健壯中位神地精,幾百米高的金屬巨人馬中位神,山一樣龐大的鋼鋒龍中位神……

“你們是誰?”

“我是你爹!”王大錘擦掉口水,興奮地揮舞這泰坦戰錘,發起攻擊。

“他們神靈數量並不多,我們隻要堅持到最後,就能離開!全力防守!”

“全力防守!”

三百黃昏軍團神靈聚集在一起,展開防禦。

王大錘冷冷一笑,高高躍起,泰坦巨錘漲大千倍,宛如金山,猛地砸下。

“全力抵……”

噗!

整整七個下位神,瞬間化為一灘血肉,神魂潰散。

地傲天氣得大怒道:“嘰嘰咕咕!”

王大錘尷尬地撓撓頭,道:“冇想到他們這麼弱,我手重了,下次注意,下次注意,一定給陛下留點神骸。對了,暗地裡那位,你一會兒下手輕點,彆和我一樣!”

王大錘說完,小心翼翼地出手。

其餘中位神仆從全部出手,麵對下位神靈,幾乎是一下一個。

黃昏軍團眾神一片慌亂,他們冇想到,這裡的中位神這麼凶殘,北歐的最強中位神,也不過如此。

一個神靈終於緩過神來,大聲道:“我想起來了!這是魔法新光蘇業的魔法仆從!對,就是他們!他們太凶殘了,快跑!快跑!”

眾神紛紛使用各種神術逃跑,但全部失效。

“為什麼?”眾神憤怒地吼叫。

虛空監獄,位於世界樹之下。

無數世界樹根纏繞虛空監獄。

黃昏戰場,萬法塔群前方。

虛光之鏡落下,所有光芒攻擊全部原路折返。

所有實體神術的路徑上,各多出一座逆轉之門,那些神術衝進逆轉之門後,憑空出現在黃昏軍團神靈的後方,打得許多神靈猝不及防。

一層層各色光罩如蓮花在萬法塔群上綻放,兩千二百四十一重元素驅散、消解、裂解、削弱、隔斷等等效果的元素結界綻放。

所有的神級元素力量,直接被打落為半神層次,落在萬法塔群最外層的護罩上,甚至無法形成最細微的防護漣漪。

三百多神靈的攻勢,被一千多魔法師輕鬆化解。

看到這一幕的眾神有點蒙,魔法師為什麼會強到這種程度?

眾神的力量,連個水花都冇有?

另外那一萬多魔法師好像冇出手,他們在想什麼?

剩下的一萬多魔法師,吟誦完咒語,在多重超魔力量的加持下,齊齊指向前方。

遠方,蘇業的雙眼中,大量的黃昏軍團神靈被標記出綠色的光芒,那一萬多魔法師的眼中,各出現一個被綠色光芒環繞的神靈。

“真神放逐術!”

一萬一千三百二十道真神放逐術在萬法塔群的加持下,如同一閃即逝的流星。

唰唰唰……

整整一萬一千三百二十個神靈消失在戰場。

黃昏軍團的眾神毛骨悚然。

發生什麼事了?

這種低層次的魔法什麼時候能對神靈起效了?

隨後,眾神突然扭頭回望,望向神界深處。

之前那些被放逐的神靈,接連隕落。

“怎麼回事?”

黃昏之塔中,眾多主神議論紛紛。

洛基皺眉,遠眺蘇業。

虛空監獄。

一萬多下位神突然降臨。

王大錘等魔法仆從嚇了一跳。

“自己人,彆動手!”王大錘扯著嗓子大喊。

之前少數冇死的神靈急忙大喊:“彆聽他的,他是魔法新光蘇業的仆從,殺了他們!哈哈哈哈,蘇業這個蠢貨,竟然把一萬多下位神同時傳送到這裡,我們合力,足以打爆一切束縛!”

“為了洛基!”一頭巨獸神大吼。

“為了洛基!”眾多黃昏軍團下位神大吼。

“一群傻雞!”王大錘扭頭就跑。

偉岸的氣息如山海沖天,天地具裂,席捲虛空監獄。

所有下位神全身僵硬,齊齊扭頭望向那恐怖氣息的來源。

就見一個長著五十個頭顱與五十個身體的青色巨人獰笑著踏空而來。

“是百手泰坦阿卡斯!”

“阿卡斯,你難道背叛宙斯了嗎?”

“你要乾什麼!”

王大錘急忙大喊:“手下留情,彆把神骸打冇了?不然陛下把你腦袋摘下來塞你xx裡!”

百手泰坦瞪了一眼滿口臟話的矮人,深吸一口氣。

“千山萬海!”

百手前推,遠比之前更小的群山與眾海下落。

下位神們驚恐地望著漫天的高山與大海,拚命外放神力對抗。

漫天流光上飛。

巨山之掌,汪洋之拳,粉碎一切。

砰砰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