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萬法塔群的力量,以及眾神的渴求,再一次震撼整個無限位麵。

原本培養魔法師的神靈,加大投入,甚至動輒翻倍乃至十幾倍。

一些神靈甚至不滿足於柏拉圖無限位麵大學院的大班授課,花高價向超新星定製適合自己信民的專屬課程。

魔法老師們講著講著,咦,自己賺的錢好像比許多商人還多?

知識真成了財富。

原本反對魔法師的神靈,也陸續開始培養魔法師,甚至於,連獸人神係都颳起一陣培養獸人魔法師的歪風邪氣。

北歐黃昏之戰休整了數天後,黃昏軍團再次大軍壓境。

北歐眾神為之色變。

黃昏軍團的上位神齊出!

過千的上位神聚集在一起,剛一走出黃昏之塔,天地震盪。

一片半透明的虛影浮現在戰場上空。

虛影之中,一座座半透明的遠古雕像徐徐浮現。

那些雕像表麵焦黑,細節粗糙,外形粗獷,四肢與頭身都冇有分開,完全由淺灰色的線條組成,而線條極其優美。

這些遠古雕像頭顱占據身體一半,麵容模糊,乍一看很尋常。

但成千上萬遠古雕像,高懸天空,肅穆蒼涼,彷彿一個未知的族群的遺蹟被召喚到此。

“是舊古石群……”

北歐眾神紛紛歎息,哪怕經曆創世之地,北歐上位神也不足三百,根本無法顯現如此強大的上位奇景。

當舊古石群成形的一刹那,組成眾神壁障的所有北歐神星重重一震,上位神之下所有神靈頭顱猛地一低,彷彿被手用力按下。

轟……

所有的神星都彷彿被巨掌拍下,被無形的巨力壓成餅狀,厚度縮小到一半。

部分重創的神星崩潰,神星的主人如遭雷擊,大口吐血,急速逃回阿斯加德。

萬法塔群同樣重重一震。

在絕對的上位奇景麵前,所有魔法師都被壓低頭顱,過了好一會兒才慢慢抬起。

那一千多上位神身後,二十萬中下位神齊出。

“撤退!”蘇業無奈下達命令。

北歐眾神,無一說話。

因為,那一千多上位神,直直衝向萬法塔群。

哪怕主神在這裡,都要避其鋒芒。

那一千多上位神逼走萬法塔群後,便高懸戰場上空,俯視下方,並不出手,卻鎮壓諸方。

下方的北歐眾神每個人都彷彿被高山壓頂,畏首畏尾,節節敗退。

僅僅過了半小時,提爾長歎一聲。

“全軍撤回主神壁障!”

北歐眾神急忙撤離。

黃昏軍團眾神不僅冇有追殺,反而同樣後撤。

他們不想再經曆一次北歐自炸式襲擊。

這一次,北歐力量冇有自炸,而是把組成眾神壁障的神星和資源撤回後方的主神壁障。

當阿斯加德神王星係最外層的光芒消散後,北歐軍團發出興奮至極的狂吼聲。

阿斯加德的大門,敞開了!

黃昏之塔聯合其餘主神器,徐徐向前推進,停留在主神壁障之外。

多顆碩大的主神神星,被寬闊的彩虹橋連在一起,彙聚成盾,其間攙雜著潰逃的神星,成為阿斯加德最後一道神星壁障。

蘇業望著那些神星。

北歐主神的本體們,高高懸浮在各自的神星之上。

最大最古老的神星,當屬奧丁的兩個兄弟,精神之主維利與意誌之主偉。

接下來,便是北歐神後芙麗嘉、太陽女神蘇爾、月亮之神曼尼、海神尼爾德、豐饒之神弗雷爾、雷神托爾、戰神提爾、守護之神海姆達爾、愛神芙麗嘉和詩歌之神布拉奇。

像公正之神福爾塞提和複仇之神瓦利等一些神靈並冇有前來。

除此之外,還有兩位灰矮人之主和兩位古霜巨人王。

一共十六顆主神神星高懸天空,宛如星空古盾,熠熠生輝,張開銀色的球形光芒,籠罩阿斯加德。

十六尊主神立於神星高空,神威如嶽,浩瀚如海,覆壓百萬裡天地。

每位主神的腦後,神日光輪徐徐旋轉,光輪之中,融入神權,展現無窮無儘的力量。

整座神星,都被主神庇護。

北歐對麵的黃昏軍團下位神與中位神麵露驚恐之色,上位神同樣戰戰兢兢。

黃昏之塔與主神壁障之間外,所有的下位神、中位神與上位神結成陣列,他們的眾神奇景還未等出現,便如同塵埃與風一樣,紛紛消散。

反觀主神壁障上空,十六尊主神及其眾神的力量彙聚一起,在高空,凝聚成北歐神係特有的主神奇景,萬古冰川。

無窮無儘的閃亮冰山連在一起,組成一片冰山大陸,反射著陽光的山峰之中,時不時發出巨大的轟鳴聲,彷彿隨時斷裂。

每一次萬古冰川發聲,遠方的黃昏軍團眾神的心臟便彷彿被大手攥住,全身乏力。

主神列陣,冰川裂響,萬神退避。

下位神如果膽敢前往,不等走到主神的一萬公裡內,便會被冰川裂響生生殺死。

閃耀的冰川高懸,凜冽的北歐寒風席捲。

黃昏戰場之外,無限位麵幾乎所有的神靈都降臨意誌甚至化身,靜靜地觀看。

主神一旦出手,便是諸神黃昏的號角。

再也無法回頭。

“嗷……”

穿空破星的恐怖狼嚎響起,天降銀月,星空巨震。

哪怕是黃昏戰場外麵的眾神意誌,也突然發出淒慘的叫聲,紛紛退避。

十萬裡銀月懸浮於黃昏之塔上,銀月之下,千裡之軀的巨狼睜開琥珀色的雙眼,望向主神壁障。

這頭巨獸周身淡金色的毛髮盪漾,散發著落日的餘暉,琥珀雙目之中,倒映著一個獨臂的神靈。

戰神提爾。

黃昏之狼芬裡爾靜靜地望著自己的養父,眼皮微微垂下,淡淡的血絲宛如冰麵的裂痕,在眼中蔓延。

恐怖的風暴、空間碎裂、虛空火焰等等在黃昏之狼的周身炸響。

心念一動,星空崩毀。

黃昏軍團的眾神陣列潰散,眾神紛紛逃回黃昏之塔。

芬裡爾不是普通的主神,而是真正的近神王,能以一己之力獨戰一個主神係。

隨後,一座巨山出現在芬裡爾的右側,讓黃昏之狼瞬間變得那麼渺小。

不知道多少萬裡長的塵世巨蟒耶夢加得浮現,他那邪惡的雙目中,倒映出雷神托爾的形象。

當年他未成近神王之時,托爾前往霜巨人國度震懾巨人,但巨人用了幻術,在一次舉重中,讓托爾舉起一隻貓。

但托爾失敗了。

因為那不是貓,而是耶夢加得的巨蟒之身。

即便如此,托爾依舊不用神力,單憑身體力量舉起耶夢加得的尾巴,並在最後泄憤將其折斷。

“哈……”

耶夢加得張開巨大的血口,衝托爾大聲嘶吼。

托爾不屑一笑,甩動自己的雷神之錘,向耶夢加得勾勾手。

雷神托爾隻是巔峰主神,還不是近神王,但是,他對陣近神王從未失敗!

雷神托爾,北歐神係奧丁之下最強主神。

一尊又一尊主神飛出黃昏之塔。

死亡女神海拉、悲慟王後安格爾、地獄巨犬加姆……

當一尊尊古霜巨人王出現後,時間靜止,虛空凝固,每個神靈心跳停止。

大量北歐神靈的臉上,浮現哀色。

北歐眾神的血脈錯綜複雜,過半都有霜巨人血脈。

一個巨大的女巨人的肩膀上,堆疊著一百個頭顱,宛如寶塔頭顱,朝向四麵八方,那霜白的皮膚以及慘白的雙眼,全部倒映一人。

戰神提爾。

百首霜巨人王,戰神提爾的外祖母。

百首霜巨人王身側,站立著一個全身白毛的男性霜巨人王,數百條藍色的水帶環繞他全身,彷彿順滑的綢緞。

每一條水帶,都是一片海洋。

獵海霜巨人王,提爾的外祖父。

四個全身漆黑的矮人王站在不遠處,宛若黑鐵的麵容,冇有絲毫表情,靜靜地望著前方。

看到這四個黑矮人王,北歐周身不寒而栗。

這四個黑矮人王的眼球亮黑,眼球上,倒映一根粗大的天柱。

托天四矮人,傳說為北歐霜巨人始祖尤彌爾死亡後,誕生的蛆蟲所化,但北歐眾神心知肚明,他們哪裡是什麼蛆蟲,就是尤彌爾的汙穢血脈後裔。

他們四個號稱擎托北歐的天柱,分隔大地與天空。

看到四個黑矮人王,北歐陣營的矮人眾神連連長歎,灰矮人之主微微低下頭。

隨後,一頭頭火焰主神、巨獸主神陸續出麵,甚至還有一些北歐之外的主神參與。

最終,虛空之中光芒一閃,黑荊棘王座上的洛基離開黃昏之塔,浮現在星空。

整整二十七尊主神!

北歐主神,不過十六。

轟!

震怖世界的一幕出現在眾神眼前。

天空高懸的黃昏大日,飛離阿斯加德神王星正上空,落在黃昏軍團上空,高懸洛基與眾主神的頭頂。

濃鬱如水的黃昏之力,自天而降,宛如落日餘暉的瀑布,澆灌洛基與眾神。

黃昏瀑布之下,黃昏軍團眾神的氣息節節攀升。

無限位麵的眾多主神甚至一些神王都驚呆了。

冇想到,黃昏戰場這麼偏心!

黃昏之內,洛基不滅。

此刻,洛基便為黃昏之主。

蘇業暗歎,洛基不愧是掌握北歐命運的神靈,不愧是奧丁用了幾十萬年都無法避開的黃昏執掌者。

“我曾擎舉北歐,亦可踏落黃昏!”洛基高居王座,頭頂金冠閃耀,俯視對方的北歐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