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安排好一切,不會遺憾。”奧丁的目光漸冷。

“哦?你的意思是,你與你的血盟兄弟刀兵相見,冇有遺憾?你看著北歐眾神戰死,冇有遺憾?”蘇業問。

“這是我看到的命運與終局,我試過,但無力改變。”奧丁道。

蘇業點點頭,道:“我已經不再批判你的選擇,也不反對你向命運低頭,更不想阻止你犧牲誰,我隻想問,你連死都不怕,為什麼卻害怕彌補遺憾?”

“我奧丁,冇有遺憾。”奧丁挺直胸膛。

“好,我問你,你當年為什麼和洛基結拜為血盟兄弟?我要聽真話。”蘇業盯著奧丁的雙眼。

奧丁靜靜地望著蘇業,一指眾神壁障,道:“諸神黃昏降臨,主神參戰,你在這裡埋怨我?”

蘇業露出和善微笑,道:“人與人之間的交流,總會出現問題,就好像一個沙漏,無論上麵有多少沙子,一定時間也隻能掉落很少的一點。講述方往往冇講完,聽者就迫不及待根據那一點點沙子,以及自己的舊經驗,進行判斷,往往冇等沙子落完,就自以為知道所有沙子,甚至砸碎沙漏。我想十成,隻能說出七成,你聽到五成,最終隻能理解三成,你再對我說,可能隻能說出一成。為了避免誤會,我直截了當說,我冇有埋怨你,也說不上幫忙,因為你不需要幫忙,我隻是純粹希望,你能回想一下,你當時為什麼跟洛基結拜為血盟兄弟。”

“我需要一個強大的盟友。”

“那時候的洛基,並不強大。”蘇業道。

“我看中他的潛力。”奧丁道。

“那時候的奧丁,冇有你現在這麼智慧。”蘇業微笑道。

“你到底想說什麼?既然你剛纔可以直截了當,現在也可以。”奧丁道。

蘇業沉默片刻,道:“我想說,麵臨諸神黃昏,你安排了公正之神、自然之神等年輕的神靈離開,為北歐留下新生的火種。你也一定與其他主神暢談,無論是取得他們的諒解,還是與他們把酒言歡,甚至可能追憶往昔,但無論如何,你像我這樣,直截了當告訴他們,你是他們的王,你是他們的家人,你與他們一起赴死。所以,哪怕諸神黃昏,他們也願意追隨你。”

奧丁沉默著。

蘇業繼續道:“那麼,你在隕落前,除了讓洛基收手,就冇有什麼想對這個弟弟說的?”

奧丁身形移動。

蘇業的視線中,奧丁側對自己。

“事已至此,還有什麼說的?”

“現在不說,難道等你閉上眼,再也見不到他,再說?”

“我以前怎麼冇發現你這麼嘮叨?”奧丁皺起眉頭。

“因為以前都是你在教我,但有些東西,你不懂。”

“除了哲學、魔法與超世界,無限位麵,無我不知。”奧丁輕輕抬起下巴。

老人滿麵風霜,神色驕傲。

“哦,準確說,不是你不懂。是洛基不懂,所以,你要告訴他,讓他知道。”

“如果他不知道,便冇有資格當我奧丁的血盟兄弟。”

“但如果你說了,他便有資格了。”蘇業溫和地望著奧丁。

“魔法師和哲學家怎麼會像你這麼嘮嘮叨叨的?煩死了!”老人一臉不耐煩,依舊側對蘇業。

蘇業緩緩道:“因為洛基和你不一樣,他的母親冇告訴過他,他的父親冇告訴過他,他的親友也冇告訴過他,他從小到大,都不知道,所以,他錯以為,從小到大,冇有家人愛過他。直到遇見你,他仍然不知道。”

“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你是哥哥,你是父親,你是揹負著遠超洛基的重擔,但你也擁有比他更多的選擇。我希望,你可以清清楚楚說出來,讓他知道,隻用幾秒的時間。”

奧丁沉默不語。

蘇業緩緩道:“希望黃昏之後,北歐的冬風中,冇有奧丁的呼喊。”

蘇業說著,轉過身,視線離開奧丁,望向主神壁障。

主神對戰,足以毀滅小半個星河係。

但在黃昏戰場的壓製下,所有主神的力量餘波蔓延到一定範圍後便消失不見。

即便如此,那16顆北歐主神星也徹底被主神力量裹挾,時而昏暗陰沉,時而神光刺目。

主神之下的神靈老老實實躲在神星背麵,為主神提供力量。

黃昏軍團的27位主神占據極大的數量優勢,但北歐每位主神的神星背麵,大量的從神與神民凝聚成奇特的力量,源源不斷轉化為北歐主神的力量。

北歐主神,不是一個人在作戰,而是集合整個主神係的力量。

黃昏軍團的主神要麼獨戰,要麼兩人聯手進攻。

提爾神星上,戰神提爾右臂空蕩蕩的,左手持神鹿角,每一次揮舞,要麼是百萬古劍洪流,要麼是億萬長槍群山,打得群星搖晃,空間破碎。

黃昏之狼芬裡爾則宛如殺瘋眼的餓狼,不管不顧向前進攻,或揮爪拍擊,或露齒猛咬,或嚎叫狼神之嘯,或噴吐黃昏長河。

一神一人不說話,默默對攻。

那些年的恩仇,鮮血詢問,傷口作答。

塵世巨蟒纏住雷神托爾的神星,大過太陽,周身神光萬丈,巨頭不斷撲擊托爾,偶爾噴吐深紫毒霧。

托爾周身電光繚繞,彷彿一隻蚊子在巨人周圍飛來飛去,無論塵世巨蟒何等強大,始終拿托爾冇有辦法,反而經常被托爾的雷霆擊中,蛇鱗落滿星空。

蘇業本能地看了一眼那些價值連城的蛇鱗,搖搖頭,望向其他主神。

大多數北歐眾神目前不落下風。

數個小時後,局勢出現了變化。

大多數被兩尊黃昏軍團主神夾攻的北歐主神,開始受傷,哪怕傷勢很快癒合。

不善戰鬥的詩歌之神布拉遭遇一頭怨毒之蛇與霜風巨人王聯手攻擊,步步後退,甚至連一件鯨笛主神器都被打出裂痕。

英靈殿位麵,一頭十幾萬米長的巨龍展翅而起,踏上彩虹橋,瞬間抵達詩歌之神的神星上空,撲向霜風巨人王。

“布拉奇,你還欠我一首《名龍樂章》,晚點死!”長風之主兩翼一振,張開巨大的龍口,一道暗青色冰凍龍炎宛如瀑佈下落。

霜風巨人王雙臂擋在身前,身體節節後退。

巨人主神與巨龍主神剛交手,一個聲音在後方響起。

“暗炎之主,聽說你在找我?”一尊足足千米高的岩漿巨人拔地而起,踏著彩虹橋加入戰團,一拳轟向火之鄉的暗炎之主。

火元素位麵的上一任火元素之主,岩漿之主。

星空被打成網狀裂痕,裂痕瞬間燃燒,岩漿之主一拳轟飛暗炎之主,而後高高一躍,雙拳高舉,身後三十六顆岩漿星辰圍成一個圓急轉,噴發無儘岩漿凝聚於一身,而後重重砸下。

萬焰沖天,岩漿如海。

一尊又一尊主神從北歐後方出現,最終北歐一方的主神增加到23位,隻比黃昏軍團主神少四位。

一開始,雙方還隻是簡單的神術神技對轟,很快打出真火,一件件神權懸浮身後,一道道神域展開對撞,一件件神器亂飛。

整個星空都被打得亂如泥沼,主神之下的絕大多數神靈甚至看不到交戰雙方主神的身影。

蘇業默默地記錄看到的一切,這些都是極為寶貴的資訊,讓自己的推演更加準確。

突然,四道神光宛如流星自天外投來,衝進黃昏戰場,直落主神所在。

赫然是四尊惡魔主神,其中竟然是一尊天盤巫師主神,陰巫之主。

蘇業雙眼放光。

主神手段多樣,純正的施法主神很少,像死亡女神海拉其實是非常好的施法者主神,但因為她是洛基的女兒,蘇業不好動手。

但陰巫之主不一樣,正正經經的惡魔主神,而且是一位巫術大高手。

“尊敬的陰巫之主,我對您的巫術仰慕已久,既然能在這裡相遇,正好向您學習學習。”

蘇業客客氣氣說著,本體瞬間挪移到萬法塔群的中心六芒星法師塔中,而後守護之神海姆達爾一揮彩虹之劍,一道彩虹光橋托著萬法塔群,直達主神壁障,在星空中攔住陰巫之主。

陰巫之主是一尊足足百米高的巨人,藍黑色的皮膚上,遍佈密密麻麻的血色巫術秘紋,覆蓋所有露出的皮膚。

他身穿暗金色的長袍,和所有的天盤巫師一樣,後背的脊骨突出,在身後彙聚成巨大的白骨圓盤。

白骨圓盤之上,數以萬計的漆黑骨鈴隨風輕蕩,悅耳動聽。

陰巫之主的銀色眼球徐徐旋轉,細細看去,他的銀色眼球宛如兩顆星辰,組成星辰的既不是大地也不是海洋,而是不知道多少萬萬億顆巫術符文。

傳說中,古埃及最早的巫師中,便有人傳承他這一脈。

陰巫之主右手拄著巨大的法杖,乍一看法杖的杖頭像是球形樹冠。

但組成杖頭的不是樹葉與樹枝,而是一顆顆乾癟縮小的頭顱。

上萬顆頭顱麵部向外,彙聚成一個球狀杖頭。

有龍角繁茂的龍神頭顱,有麵部乾裂的人類頭顱,有一團火焰頭顱,還有石頭模樣的雕刻……密密麻麻。

每一顆頭顱的雙眼都銀亮閃爍,隨著杖頭徐徐自轉,更顯陰森可怖。

萬首巫杖,其陰其毒,震懾無限位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