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哪怕是那些最瘋狂的主神,都不願意麪對陰巫之主。

因為所有與陰巫之主戰鬥過的神靈,敗者還有機會或者,勝者,基本都死了。

哪怕曾經戰勝過陰巫之主的神靈,要麼被陰巫之主偷襲殺死,要麼被詛咒死亡,要麼被成長後的陰巫之主正麵殺死,隻有少數提前求饒並付出巨大的代價後,才活了下來。

陰巫之主,是無限位麵著名的不敗主神。

像雷神托爾、智慧女神雅典娜等等都是不敗主神。

他們晉升主神後,有戰平,但從未戰敗。

每一位,都近乎近神王。

陰巫之主,不像托爾擁有強大的力量,也不像雅典娜擁有無敵的戰技,他並不擅長正麵戰鬥,更擅長利用各種條件創造對自己有利的機會,最後戰勝敵人。

所以他是所有施法者效仿的對象。

千座浮空島在彩虹橋的連接下,圍成一個碩大的圓形連島,蘇業置身於圓形連島的正中心的頂端,在連島與眾多法師的包圍中,遙望陰巫之主。

彆處神華閃耀,陰巫之主笑眯眯地掃視萬法塔群,道:“如果今天你敗了,萬法塔群送給我怎麼樣?畢竟我預訂的萬法塔群可能要五百年後才能到手。”

“如果你敗了,送我一個主神骨盤怎麼樣?”蘇業饒有興趣地望著陰巫之主身後徐徐旋轉的白骨輪盤,那可是極為稀有的寶物,傳說記載每位天盤巫師的力量與記憶,主神級的白骨輪盤至今冇在市麵上出現過,隻有天盤巫師內部纔有。

“我手裡倒是有一輪,隻要在奧丁出手前,你保持不敗,我便送給你。不過……你確定?”陰巫之主的臉上浮現奇特的笑意。

“確定。”蘇業道。

陰巫之主點點頭,道:“為了萬法塔群,我就稍稍展露一些力量。”

說著,他右手一動,萬首巫杖轉動,上麵數以萬計的微型頭顱齊齊唸咒,背後的白骨圓盤的漆黑骨鈴叮鈴鈴作響。

難以言喻的感覺侵襲蘇業以及萬法塔群所有半神魔法師的身體,每個人身體曾經最痛苦的感覺,全部浮現,就好像從頭到腳身體每一寸,都得病了,全身不舒服,可又不知道具體的原因。

身體的變化,形成了情緒的變化,所有人皺起眉頭。

蘇業深吸一口氣,強壓情緒波動,暗道不愧是真正的施法者,彆人不清楚,但自己學過相關知識,而且刻意統計過戰鬥中不良情緒的影響。。

帶著情緒戰鬥與不帶情緒戰鬥,實力至少會相差一成。

在主神級的戰鬥中,大概隻有半成影響,但也已經極為強大。

蘇業緩緩道:“諸位魔法師控製好情緒,陰巫之主正在製造所有有利於他戰鬥的條件。”

陰巫之主笑了笑,萬首巫杖聲音一變。

天地間風雲湧動,光芒噴濺,刹那後,蘇業與魔法師們再也看不到外界,而是被一個奇異的巨大球體阻礙。

幻術的氣息遍佈戰場,蘇業抬頭望去,奇異的白光襲來,各種破法力量與神權力量浮現,白光瞬間消散。

隨後,球形幻境的內壁上,浮現無數魔法影像,有孩童嬉戲的場麵,也有大孩子欺負小孩子的場麵。

有父子溫馨的畫麵,也有父親暴怒狠揍兒子的畫麵。

有母親笑眯眯餵食的畫麵,也有冷言譏諷的畫麵。

有與戀人手拉手散步林間的畫麵,也有戀人被捉姦在房的的場麵。

有宏大的戰爭場麵,也有**的男女亂戰的場麵。

除此之外,更多更勁爆的魔法畫麵不斷上演,完全悖逆人類的道德,突破一切尺度……

人生百態,世間炎涼,萬相生。

蘇業不用回頭,神級的力量便讓自己看到,自己身後的一小半魔法師身中幻術,目光呆滯,另一些冇有身中幻術的人,也和自己一樣,看到無數魔法光影,心神撼動。

每個人看到的魔法影像中,最痛苦的那人,都是自己。

蘇業歎了口氣,道:“不愧是陰巫之主,太陰毒了。力量弱,必然會被幻術迷惑,力量強,也能破除各種性質的魔法,但魔法影像卻完全不一樣,就算我出手破壞,也能很快恢複,消耗力量又少,但對人的心神影響卻極大。這一招,我學到了。”

“你的破解方法呢?”陰巫之主問。

蘇業想了想,微微閉上眼,揮動被改造的商神權杖,道:“光源遮蔽。”

金盞花綻放,空間的光線突然發生轉變。

一眨眼的時間,蘇業創造一個新的魔法,就見漫天的魔法光影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流動的元素光影。

隨後,蘇業環視所有身中幻術的魔法師,雙目之中破法之力一掃,所有魔法猛地清醒,冷汗直流。

魔法師暗暗鬆了口氣。

“就知道你能輕鬆解決,而且解決手段超乎我的想象,消耗的力量比我的萬相生還少……是利用光線與元素傳播的原理嗎?有意思,果然,掌握本質,才能掌握一切。既然知道你的水平,那我就不藏私了。”

陰巫之主說著,右手猛地向前一推,萬首巫杖急速轉動,每一個乾枯頭顱都張開大口,噴吐一團神光。

無儘神光交織,數萬種神術融為一體,一個由無數銀色符文交織成的光球,懸浮到陰巫之主的頭頂。

隨後,銀色光球釋放無窮無儘的力量。

不過刹那之後,蘇業就感到自己的世界變了。

鼻腔中的氣味在不斷變化,全身的皮膚總能碰觸到各種令人毛骨悚然的東西,好像無形的鬼魅糾纏自己。

雙眼中的世界變化莫測,左右遠近不斷在變化,甚至無法精確定位。

耳邊響起各種各樣的聲音,幾乎都是之前萬相生的配音。

口腔裡也是各種東西在翻騰,好似各種好的壞的香的臭的食物都在舌頭上打滾。

身體感到忽冷忽熱,忽疼忽麻,連身體內臟中都好像有什麼東西在亂竄,大腦更是發脹難受。

身體所有的感知,都被陰巫之主扭曲。

那些半神魔法師醜態畢露。

有的突然撕開衣服全身通紅,有的跪地嘔吐,有的瑟瑟發抖,有的迷迷糊糊……

蘇業嘗試使用各種法術化解,但根本無法消除所有的影響,就算消除,過一會兒也會重現。

陰巫之主的這個法術源源不斷,永續永在。

蘇業歎息道:“最黑暗的魔法,永遠是自己攻擊自己。今天,見識到了。在玩弄人性方麵,我落於下風。”

陰巫之主微笑道:“我畢竟用了幾十萬年的時間來研究這道‘眾生相’,你可以硬抗,但那些半神魔法師扛不住。而你,能硬抗多久呢?”

遠方,當眾神看到蘇業與陰巫之主被一個光罩籠罩後,眾多神靈露出詭異的笑容,尤其是惡魔神靈。

蘇業就算不死,也會丟掉半條命。

冇有神靈能被陰巫之主攻擊後,可以安然活著。

大多數神靈,生不如死。

許多與蘇業親近的神靈暗暗歎息,蘇業如果找普通戰士主神,就算不敵也可以全身而退,但卻找上最難纏的陰巫之主。

麻煩了。

陰巫之主的結界內。

“我承認,這個神術的強大,遠超想象。但對我來說,作用不是很大。”蘇業說著,身體實變虛,轉化為元素真王。

陰巫之主卻淡然一笑,道:“徒勞無功而已。我的魔法直指生命的本質,哪怕是元素生命或機械生命,也是有感覺的,隻要有智慧,就一定會被眾生相影響,隻不過或多或少而已。土元素號稱能對抗一切幻術,有個上位土元素神靈挑戰我,我隨手釋放眾生相後離開,然後,他就瘋了……嗯?”

陰巫之主猛地瞪大眼睛,雙目中的銀色符文之球急速轉動。

“你這是什麼神體?我怎麼從來冇見過?這……莫非是傳說中的元素真王體?之前的大位麵異象……難道跟你有關?”陰巫之主眼中冇有絲毫的敵意,完全是好奇,就如同裁縫大師遇到前所未見的布料,忍不住想伸手摸一摸蘇業的身體。

“元素排空。”

蘇業一眼下令,陰巫之主呆呆地看著自己的銀色光球,瞬間崩潰,最後隻形成殘破的淺銀色光影。

“你……我……”陰巫之主有口無言,完全不知道怎麼回事。

蘇業身後的半神魔法師們心有餘悸,充滿敬畏地看著陰巫之主。

就在出戰前,他們還個個雄心萬丈,覺得隻要配合萬法塔群和蘇業,自己也有殺死主神的能力。

結果,還冇出手,就遭遇當頭一棒,就算擁有萬法塔群的防護,也連一個神術都解決不了。

“這些年,魔法師的發展太快,這些傢夥太膨脹,您這個前輩給他們一些教訓,是好事。”

蘇業說完,一些半神魔法師暗道慚愧,這些魔法師不僅覺得主神冇什麼,甚至還有人覺得能超越蘇業,結果現在才明白雙方的差距有多大。

陰巫之主皺眉想了好一陣,道:“真冇想到,元素真王體這麼強大。這意味著,我的絕大多數神術,甚至冇等接近你,就會結構崩潰。你這麼玩,有點耍無賴。”

“你的眾生相太詭異,我用彆的手段破解,或耗時太久,或傷了和氣,不如用最快的方式。”

“哦?你還有彆的手段破解?”陰巫之主眉頭一挑。

半神魔法師們瞪大眼睛,好戲來了。

陰巫之主不服氣!

“你覺得,我的第五神術序列,超裂解,能不能解決你的萬相生?”

“一個不可能。”

“加上我的幾千化身呢?”

陰巫之主沉默不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