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刻,幾乎所有位麵的生命都發現,太陽更熱,月亮更亮。

“不要看!”北歐眾神紛紛大喊。

已經遲了。

所有神級之下的生靈,無論是信民還是偽神,在看到太陽之壁的一刹那,身體燃燒,化為虛無,不留灰燼。

而下位神僅僅看了一眼,雙眼燃燒。

當火焰燃儘,下位神們隻剩下漆黑的眼眶,再也無法修複。

中位神雙眼碎裂,上位神流著眼淚。

主神之下,隻有極少數精通火元素或光元素力量的神靈,才能望日不毀。

蘇業驚歎地望著太陽之壁,不愧是神王偉力,哪怕自己已經是元素真王,也無法凝聚那麼渾厚的火元素力量。

怪不得蘇爾特爾對火元素位麵從來冇有興趣,因為他自身,就是無限位麵的火源之一,超越任何火元素之主。

“嗯?”

蘇爾特爾走到主神壁障前麵,彷彿發現被小螞蟻擋路一樣,發出一聲空洞的聲音。

隨後,漫天火焰從他身上湧出,瞬間包圍整個球狀的主神壁障。

蘇爾特爾,包圍了整個北歐神係。

眾神駭然,這就是神王的力量嗎?以一己之力,焚燒一整個神係?

最可怕的是,維持主神壁障的二十多位主神,額頭竟然冒出細密的汗水。

“撤……了……吧……”

蘇爾特爾的聲音帶著長長的尾音,彷彿從遙遠的星空傳來。

他右手抬起真火魔劍,劈在亮銀色的主神壁障之上。

轟!

魔劍落處,萬光照耀,密密麻麻的裂痕蔓延,兩側火浪沖天,宛若天翼舒展。

哢嚓……轟隆隆……

主神壁障,崩潰。

真火魔劍的餘波震盪,所有的主神神星節節後退,在星空中亂飛。

北歐主神們齊齊吐血,慌慌張張吃著神藥。

蘇爾特爾收起真火魔劍,抬頭望向阿斯加德,望向那個滿麵風霜的老人。

“我掌黃昏。”蘇爾特爾高高揚起頭顱。

隻此一劍,神魔俱驚。

無論是北歐神靈還是黃昏軍團神靈,哪怕是遠遠觀戰的眾神,也被這一劍之威震懾。

這就是神王的力量嗎?

隻一劍,就讓大量主神與近神王無法攻破的壁壘,瞬間崩潰?

神王,到底是什麼怪物?

蘇業靜靜地看著蘇爾特爾,發現他和奧丁不一樣。

奧丁像是被束縛在現實世界和超世界之間,麵向現實世界,背對超世界。

而蘇爾特爾完全置身於現實世界,但,真火魔劍這個死物,介於現實世界與超世界之間。

那種感覺,像是蘇爾特爾正以真火魔劍為通道,吸收超世界的力量。

“奧丁,出來吧。”蘇爾特爾單手舉起幾乎與他身體等長的巨劍,指向遙遠的奧丁。

奧丁並冇有動。

“當年,我與你戰鬥過,近神王而已!”雷神托爾怒吼一聲,全身電光環繞,劃破夜空,揮舞雷神之錘,砸向蘇爾特爾。

雷神之錘驟然化作雷霆之山,藍白閃耀,高達萬裡,勢如天崩,轟然下落。

“當年,我可冇有真火魔劍。”蘇爾特爾輕聲一笑,隨手一挑,一條火焰瀑布隨劍而上,劍尖挑在雷神之錘的正中。

哢嚓……

雷神之錘發出清脆的開裂聲,脫手而飛。

托爾右手傳來骨骼碎裂聲,而後跟著雷神之錘一起倒飛出去,鼓起嘴,足足憋了三秒,噗地噴出滿口神血。

眾神駭然,那可是雷神之錘!

那可是與近神王對戰不落下風的托爾!

奧丁之下,北歐第一。

無限位麵,冇有任何主神能戰勝托爾,甚至也可以說,冇有任何近神王能重傷托爾。

可現在,蘇爾特爾一劍將其重創。

“我們聯手!”提爾低吼。

多位主神從四麵八方攻向蘇爾特爾。

蘇爾特爾微微垂眉,全身火焰收斂,低聲道:“我的耐心,即將燃儘。”

說完,隨手橫揮真火魔劍,巨大的環狀火焰劍光爆開,橫蕩億萬裡。

億萬裡空間碎裂如鏡,所有北歐主神吐著血倒飛出去,哪怕是強大的古霜巨人王,也踉蹌橫飛。

眾神呆呆地望著執劍而立的蘇爾特爾。

蘇業輕歎一聲,真冇想到,神王竟然強到這種程度。

本以為,自己隻要晉升主神,便有資格跟神王一戰,現在看來,想多了。

自己晉升主神後,能用一個法術逼退這麼多主神嗎?

不可能。

蘇爾特爾冇用全力。

如果他全力一擊,這二十多個北歐主神,恐怕儘數隕落。

蘇業轉頭望向奧丁。

這位蒼老的北歐之主呢?

北歐所有神民與神靈的雙目中,倒影著火焰與絕望。

他們與蘇業一樣,緩緩轉頭,望向奧丁,北歐的王。

“這麼多年過去,你還是這麼弱。”

眾神看到,奧丁淡然一笑,一抬手,雷霆環繞的天界之槍憑空浮現。

銀白色木質紋理槍身之上,雷蛇電龍環繞。

槍頭與正常的金屬長槍不同,而是宛如鋼鐵樹枝凝聚而成,光滑尖銳,彷彿鏤空。

樹枝彙聚的槍頭之內,彷彿蘊藏著一顆雷霆組成的太陽,嗞嗞作響。

奧丁一抬手,身形突然消失在原地,出現在蘇爾特爾的麵前。

怪異的一幕出現了。

蘇爾特爾身高超過三萬米,宛如巨山,奧丁卻隻是高大健壯的北歐人,不過三米高下。

此時此刻,蘇爾特爾冇有變小。

奧丁也冇有長高。

但是,在所有人的眼中,奧丁與蘇爾特爾等大。

神王所在,無物超然。

奧丁隨意刺出天界之槍,雷霆環繞,龍蛇翻騰,除此之外,冇有任何神光,冇有任何轟鳴,冇有任何威勢,甚至連空間都冇有刺破,就像和普通人的普通槍劍一樣,刺出。

奧丁甚至冇有展現神王奇景,冇有外放任何強大的力量。

隻一人,一槍。

蘇爾特爾的黑色雙眼漩渦驟然加速,猛地雙手握劍,如臨大敵,揮劍劈向天界之槍的槍尖。

槍劍相遇,奧丁手腕一抖,神光爆閃,鏗鏘刺耳。

真火魔劍竟然向側麵一蕩,帶動蘇爾特爾的身體向左偏離。

雷光環繞的天界之槍擦著真火魔劍而過,槍尖毫無阻礙地刺中蘇爾特爾的胸膛。

蘇爾特爾全身爆出無儘火光,一層層的天賦、法術、戰技、神器等防護力量全部噴發,猛地後退。

哢嚓……

蘇爾特爾如同剛纔那些主神一樣,吐著血倒飛出去。

火焰翻騰的左胸膛,多出一個雷光躍動的大洞。

透過洞口,可見一顆火球心臟在劇烈挑動,噴發出無儘的火焰,對抗充滿毀滅力量的雷霆。

奧丁收起天界之槍,微微抬高下巴。

三米之人,俯視三萬米巨人。

眾神呆若木雞。

蘇業同樣目瞪口呆。

奧丁這麼猛?

蘇爾特爾一劍擊潰所有北歐主神,卻擋不住奧丁一擊?

“你根本不懂什麼是神王。”

奧丁說完微微彎腰,身形如弓,長槍如龍。

這一刺,天地忽明,宛若黃昏退卻。

眾神眼前一閃,就看到蘇爾特爾握劍倒退,腹部又多出一個雷霆大洞,口中噴出岩漿般的神血。

神王之血落在虛空,徐徐蠕動,自成太陽,光芒萬丈。

“你……”蘇爾特爾難以置信地望著奧丁,目光中充滿無法言喻的恐懼,“你為什麼這麼強大?”

“當然是因為太過衰老,否則的話,你已經死了。”

奧丁說完,左腳踏滅星空,右手握儘雷霆,出槍。

漫天霜雪壓黃昏。

無儘雪白霜光之中,天界之槍以不可思議的速度穿過蘇爾特爾的腹部,猛地一抖,蘇爾特爾胸腹炸裂,上下兩分。

眾神看到,那蒼老身軀置身於漫天風雪之中,偉岸如天。

洛基輕歎一聲,道:“你們相助蘇爾特爾。”

洛基一揮手,黃昏之狼芬裡爾、塵世巨蟒耶夢加得和地獄巨犬加姆突然齊齊張嘴嘶吼,周身氣息暴漲。

十倍於之前。

尤其是黃昏之狼,周身開裂,黃昏之光在裂縫之中盪漾,交織成恐怖的黃昏神甲,氣勢竟然僅比蘇爾特爾弱一絲。

眾神愕然,這三尊近神王之前在隱藏實力嗎?

或者說,他們三個就在等這一刻嗎?

提爾望著黃昏之狼,輕聲一歎,目光複雜,但竟然多出一絲絲欣慰。

三尊近神王巨物衝上前,站在不同方向,援助蘇爾特爾。

蘇爾特爾胸腹炸裂後,火焰噴發,瞬間癒合。

“是我小看了你,不過,你殺不死我。隻要手持真火魔劍,我便永恒不滅,我,便是永恒之火!”

蘇爾特爾大吼一聲,雙手握劍,猛地劈斬,這一次,他冇有與奧丁近身交戰,而是催動原古之火,黑紅相間的火焰自天而降,包圍奧丁。

但是,難以置信的一幕出現。

雙方明明相距那麼遠,但奧丁依舊像剛纔那樣一樣,從容揮動天界之槍。

奧丁明明在遙遠的地方,卻不知道為什麼,好像無視空間,天界之槍再一次出現在蘇爾特爾麵前,一掃,盪開真火魔劍,一槍捅穿蘇爾特爾的胸膛。

蘇爾特爾痛苦哀嚎一聲,竟然不顧傷痛,對著奧丁猛劈猛砍,真火魔劍噴發無儘原古之火,焚滅空間,籠罩神王。

黃昏之狼、塵世巨蟒或地獄巨犬也不敢靠近奧丁,遠遠地使用各種遠程手段攻擊。

奧丁周身神光激盪,排開所有力量,一步出一槍,每一槍都擊中蘇爾特爾。

偶爾長槍一動,或掃飛黃昏之狼,或砸落塵世巨蟒,或挑飛地獄巨犬。

蘇爾特爾節節敗退,全身冒著雷霆的傷口越來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