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黃昏戰場急速收縮,最終,化作昏黃光柱,隻籠罩蘇業一人。

隻需數秒,連這道光柱也會收起。

突然,無儘神霞從蘇業周身噴發,直衝上空,包裹黃昏大日與黃昏天使。

黃昏大日巋然不動,黃昏天使驚慌失措。

他們低著頭,駭然望著蘇業。

這個混蛋怎麼在這個該死的時候晉升主神?

從上位神到主神,是生命性質的質變。

周圍有什麼力量,就吸收什麼力量!

萬一……

十二黃昏天使還冇等反應過來,兩棵魔力神樹沖天而起,宛如兩隻巨掌合圍,攏住黃昏戰場,擎托黃昏大日。

黃昏天使掙紮,毫無效果。

魔力樹枝宛如蛇群湧出,把十二黃昏天使捆了個結結實實,向後拉扯,撕裂他們與黃昏大日的關係。

黃昏大日重重一震,恐怖的黃昏氣息噴薄,形成無儘吸力,甚至要把蘇業吸入其中。

魔力神樹的黃昏樹根飛出萬千根鬚,紮根黃昏大日表麵,吸收黃昏之力。

突然,黃昏大日猛地收縮,主動斷掉與黃昏天使的聯絡,砰地一聲收縮,消失不見。

十二黃昏天使滿麵呆滯。

他們臉上無嘴,發出靈魂的呐喊,瘋狂掙脫。

他們周身黃昏之力震盪,黃昏號角發出粉碎一切的力量,魔力樹的樹枝寸寸龜裂。

眼看黃昏天使就要掙脫,一隻半透明的黑凰驟然下落,掠過魔力神樹,完全重疊後,投入蘇業的身體之中。

魔力神樹驟然成長,力量更強。

黃昏天使繼續掙紮,突然,天空開裂,一顆原古大日自天而降,攜帶火元素位麵的偉力,掠過魔力神樹,投入蘇業身體。

蘇業氣息再度提高,魔力神樹再度升高變粗。

接著,十道奇異的彩虹從至高之巔下落,投入蘇業的身體。

黃昏天使們再次發出絕望的靈魂呐喊。

絕望之龍冇讓他們絕望,蘇業做到了。

黃昏天使們不掙紮了,呆呆地接著星空中新出現的神光。

那是一片綠色與冰雪的世界,象征著過去與未來的北歐神係,而後,這綠色與冰雪的世界投入蘇業身體之內。

此刻,大片星空被神王之力毀滅,淪為無儘混沌空間。

無儘的星空之力不再被空間遮蔽,化作一條條漆黑洪流,湧入蘇業身體。

黃昏天使更絕望了,這到底是什麼神啊,吸走了黃昏大日,開始吸星空之力。

魔力神樹萬裡之高,樹枝瘋長,樹葉如雲,吸收了一切能吸收的力量。

而後,徐徐收斂,裹挾著十二黃昏天使,回到蘇業的魔法塔中。

晉升完畢的蘇業,茫然看著四周。

無窮星辰,無儘信民,無數神靈,皆墮入黃昏。

諸神黃昏,僅餘一人。

蘇業咬著牙,深深看了奧林波斯神星一眼,身體消失,出現在霧淵入口,踏入其中。

蘇業外放傳奇分身、下位神化身、中位神化身和上位神化身,分彆從四個方向尋找尼德霍格。

本體縮小,藏身於上位化身的身體之中,呆坐了許久,手中浮現一條魔牛繩索,腦海中浮現過去的一幕幕畫麵。

第一次見尼德恩老師時,他曾說過的話。

第一次教自己魔法,贈送祖傳老魔繩。

一次次叮囑自己,一次次的相助,直到奧丁現身,謎底揭開,還有洛基出現……

自己從未想過,會是這個結局。

一切的源頭,那座學校,那間教室。

許久之後,蘇業歎了口氣,因為馬上還有重要凶險的戰鬥,強壓沸騰的心緒,檢視自身,進入魔法塔空間。

“嗯?”

蘇業疑惑地看著十二個絕望之黃昏天使掛在魔力樹上。

這是什麼神級天賦精靈?

十二個黃昏天使滿臉絕望,身體已經完全不受控製,他們清晰地感應到,自己的一切都在被恐怖的主神魔法塔侵蝕,用不了多久,自己就會同化成魔法塔的一部分。

蘇業心中嘖嘖稱奇,不愧是高級天賦精靈,連表情都這麼豐富。

蘇業試著和之前一樣,獲取這些天賦精靈的資訊,結果一無所獲。

“不會真把黃昏大日身邊的黃昏天使給抓了下來吧?應該隻是他們殘留的力量。看樣子好像和普通天賦精靈不一樣,先等等吧。”

隨後,蘇業目光落在魔力神樹下方。

原本乾乾癟癟瘦小的黃昏樹根,空前粗大,竟然與十元素樹根和星空係樹根等大。

這意味著,自己可以像吸收元素力量一樣,源源不斷獲取大量黃昏之力,可以創造出更多的黃昏魔法。

“埃及神係與波斯神係向宙斯神係宣戰,宙斯恐怕狗急跳牆,我得想辦法先研究出一套針對宙斯的黃昏係神術序列……”

繼續檢視,又有了新的發現。

每位神靈晉升主神,必然得偉力的恩賜。

地獄降臨的力量,凝聚成主神天賦,獄火黑凰。

蘇業本來之前得到過地獄黑凰的恩寵,已經擁有一次不死鳥的複活能力,現在,又多了一次新的複活能力。

火元素位麵降臨原古大日,給予主神天賦,火焰古王。至此,蘇業的火係能力達到巔峰,已經不遜於蘇爾特爾。

無限位麵意誌降臨十色彩虹,元素真王晉升為十輪古王,隻要蘇業願意,可以轉化為任何元素古王。

這意味著,蘇業可以同時擁有古火君王和其他任何古王之一的雙重能力,而哪怕是宙斯或奧丁,也隻是單一的雷霆古王。

毀滅與新生的北歐世界,形成雙重力量,賜予蘇業一項獨一無二的天賦,神王級彆的天賦,霜之神王。

蘇業看到這個霜之神王的能力,愣了許久,最後微微一笑,如果有一天與宙斯開戰,便用出來,而在此之前,自己要源源不斷向霜之神王中注入力量。

最後破碎的混沌星空也為蘇業增加了新的主神天賦,星河古王。

這個力量,可以讓蘇業能夠直接掌控星係層次的細微力量,一座星係,往往有數千億太陽係。

星係力量太過複雜,哪怕神王也隻能強行控製,無法細微操控,但星河古王,能讓蘇業在控製星係的時候,如臂使指。

蘇業突然感覺到十二黃昏天使發生了變化,扭頭望去,就見十二黃昏天使從魔力神樹分開,圍成一環,合為一種無限位麵前所未聞的力量。

隻能使用一次的力量。

告死號角。

告死號角的作用隻有一個,宣佈某個人死亡,但這個人實際冇有任何變化。

隻不過,除這個人以外,所有人都以為他真死了。

哪怕看到這個人的本體活著,所有人也會懷疑他是假的。

“好東西啊……”

蘇業感慨,大概除了諸神黃昏,再也冇有什麼力量能達到這麼詭異的程度。

蘇業想起此次諸神黃昏的三大奇景。

最後的黃昏瀑布,完全被自己吸收,壯大自己的黃昏樹根,造就無限位麵第一個真正掌握黃昏之力的生命。

黃昏血肉果,對主神的自己完全無用,能賣就賣,賣不掉給自己的仆從吃。

至於神王黃昏顱骨……

蘇業想了想,進入廢墟空間。

廢墟空間再度變大,蘇業冇時間仔細檢視,望向祭壇旁邊的神王黃昏顱骨。

那是蘇爾特爾的頭顱,真火凝聚,一片赤紅,卻散發著黃昏色的光芒。

這一件顱骨,抵得上一整座神王遺骸。

如果將其鍛造成主神器,最終的價值會更高。

但是,卻可能損傷蘇爾特爾的神王力量,獻祭的效果反而大打折扣。

自己接下來可能要麵對絕望之龍,哪怕是重創的絕望之龍,也必然是一場苦戰。

思索片刻,蘇業將神王黃昏顱骨置放於祭壇之上。

轟!

祭壇發出前所未有的劇烈震動,濃鬱如牛奶的光霧好像噴泉一樣,湧入祭壇之中。

過了許久,祭壇才吸收完這些光霧,而後從一環開始,不斷亮起,不斷熄滅,最終,十環亮起。

蘇業微微皺眉,僅僅是十環麼?

蘇業正想著,十環熄滅。

蘇業雙眼放光。

轟!

一聲巨響之後,祭壇的十個光環齊齊亮起,而且亮得刺目,逼得蘇業不得不眯起眼。

十環神光沖天而起,形成十重光柱,直刺天壁。

蘇業看了一眼祭壇身後的無頭人像,盯著十重光柱。

少見的三層獎勵。

第一層高懸最上,是一片刺目的光耀牆壁。

神王奇景,太陽之壁,蘇爾特爾的最強力量。

蘇業深吸一口氣,萬萬冇想到,一出手就是王炸。這個力量,對自己來說真是太重要了。

這個力量,能讓自己的光火雙重力量,輕鬆推升到神王層次。

自己一直在準備的最強光火魔法,一直有短板,但被慢慢補上。

第一個短板就是神術序列,在神術序列湮滅之後,已經被補足。

第二個短板是元素血脈,但在獲得火焰古王和十輪古王後,短板補全。

第三個短板,由太陽之壁補上。

現在,就缺最後一塊短板,隻要獲得主神百身泰坦遺骸,就能夠補上。

蘇業往下看,第二個獎勵,是一塊醜陋的黑紅色石頭,上麵是蘇爾特爾的手印。

火之鄉印記。

有了這個印記,便是火之鄉之主。

蘇業冇想到,自己同時成為火元素位麵與火之鄉的雙重位麵之主。

最後,蘇業看向第三個獎勵,和前麵兩個相比,這個就很尋常了,普普通通的主神天賦,太陽之體。

可以化身火元素與光元素的雙重形態,成為太陽生命,能吸收最近一百萬顆太陽的光芒。

如果進入太陽之中,甚至可以快速吸乾一整顆太陽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