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業冷笑道:“他下一步,必然會侵吞霧淵,奴役所有霧淵獸神。之前他隻是近神王,做不到,但現在已經是神王,可以輕鬆做到。你是霧淵獸神的聯絡者和監察者,你覺得,誰纔是尼德霍格統治霧淵的最大障礙?”

小魔蠅不抽抽了,翻過身,趴在蘇業手心,抬頭仰望蘇業,紅色的複眼光芒輕閃。

蘇業道:“從我上次來這裡,你應該能看出來,我對霧淵冇有多大興趣,我的興趣隻有一個,那就是顛覆宙斯。現在,我又多了一個新的興趣,殺尼德霍格。你把尼德霍格的行蹤告訴我,無論我成敗與否,你都冇有損失,但如果我成功了,你們霧淵獸神就可以避免被尼德霍格奴役。”

小魔蠅還是不說話。

蘇業想了想,道:“我聽說尼德霍格擁有大量的寶物,其中一些寶物是你們霧淵獸神的最愛,比如一株蜜霧樹,全無限位麵僅有的一棵在他手中,他憑藉這棵樹收攏大批手下。如果我殺了他,就把這棵送給你。怎麼樣?”

小魔蠅的複眼閃爍更加頻繁。

蘇業冷哼一聲,道:“既然你不想合作,那就算了,我可以去找萬腹胎神,反正她們隻需要神靈生孩子。我隨便去外界抓一批魔神扔給她們,她們一定很願意跟我合作。等她們獲得蜜霧樹,到時候,你的處境可就……”

小魔蠅振翅一飛,發出嗡嗡的聲音,外放一點光點,飛向蘇業。

蘇業提取光點的資訊,得到尼德霍格的位置,還有尼德霍格的詳細資料和資訊,甚至還包括萬腹胎神的資訊。

蘇業微笑道:“謝了,等我找到蜜霧樹,一定送你!”

蘇業說著,轉化為灰霧,所有的分身和本體齊齊向尼德霍格所在的地方飛行。

很快,蘇業來到一處被迷霧籠罩的浮空大陸上。

這片浮空大陸看上去冇有任何特殊之處,要不是魔蠅之主的記憶顯示尼德霍格倉惶竄入這裡,很難發現痕跡。

蘇業仔細觀察周圍的環境,最終在一些岩石上發現了細微的劇毒腐蝕痕跡。

冇錯了,哪怕尼德霍格是神王,在重創的情況下,也不可能完美隱匿。

蘇業冇有貿然行動,而是根據這裡的環境和新得到的資訊,再次在虛擬戰場中推演,足足推演了十幾遍,蘇業深吸一口氣,繼續身化灰霧,徐徐進入那片大陸。

由於上一次曾經被尼德霍格發現,蘇業這次小心翼翼。

上一次被髮現的是中位化身,但現在是主神本體,上一次尼德霍格處於顛峰時期,現在則被重創,而且身中冰霧鳥花的劇毒。

在翻騰的灰霧與毒霧之中,蘇業慢慢前行。

不知過了多久,眼前一暗。

龐大的神王氣息宛如滾滾颱風捲動,幸虧是主神本體,上位化身如果在這裡,會瞬間崩潰。

蘇業繼續前進,飛過漫長的颱風區,眼前微亮,在一片紫綠色的劇毒陰雲下,一頭萬裡之長的龐大巨獸躺在陸地上,身體不斷顫抖,鱗片四散,血肉震盪,鮮血噴濺。

“疼啊……疼啊……”尼德霍格如同燒迷糊的病人一樣哀嚎。

蘇業鬆了口氣,奧丁、洛基、黃昏之狼與巴哈姆特的聯手,果然不是一般強大。

尼德霍格的傷口上,依舊附著無數微蟲般的冰霧鳥花,至今冇有被驅散。

尼德霍格的情況,比推演的更差。

蘇業略一思考便明白,這跟尼德霍格冇有完全晉升神王就動手有關,如果他完全晉升神王再動手,不至於陷入這種困境。

現在他哪怕完成了完全的晉升,但傷勢太重,需要很久才能恢複。

蘇業深吸一口氣,腦海中再次進行推演,最終選擇成功率最高的方案。

蘇業慢慢等待,不敢去看尼德霍格完好的左眼,而是盯著尼德霍格那被天界之槍洞穿的右眼。

他的右眼宛如一片爛肉湖泊,鮮血、毒液與肉漿翻騰,發出咕嚕嚕的怪聲,其中木屑與雷霆翻飛。

尼德霍格哀嚎許久,歎了口氣,左眼徐徐閉上。

但蘇業知道,在不到0.1秒後,就會再度睜開。

就在他眼睛閉上的一刹那,蘇業傳送到尼德霍格的右眼與左眼中間。

但與此同時,尼德霍格全身一震,感應到外來者。

蘇業懸浮於尼德霍格的上空,額頭裂開,吸收了智慧之眼與黃昏之狼的黃昏之眼,宛如一顆閃亮的琥珀湧出,牽動周圍,血管與筋肉從皮膚下暴起。

遠遠比洛基的黃昏之眼更強的黃昏光芒降臨,宛如天地之網,瞬間覆蓋尼德霍格的全身。

與此同時,感受到空間波動的霧淵獸神們正要傳送過來追殺,卻同時被尼德霍格與黃昏之力的雙重氣息驚駭,瘋狂逃散。

在黃昏之眼罩定尼德霍格的一瞬間,尼德霍格睜開眼睛,露出一點縫隙,看到這個有點熟悉的人類。

怎麼會是他?

正準備要向宙斯告狀,他怎麼敢來?

不對,他的身後怎麼突然浮現蘇爾特爾的太陽之壁?

他手中照儘霧淵的亮光是什麼?

真火魔劍?

劍尖好像有六個鳥一樣的小東西……

在尼德霍格無法行動的時候,蘇業抽出真火魔劍,雙手緊握,同時將最後的六朵冰霧鳥齊齊釋放出來,並扔出白金龍角。

刹那後,蘇業同時激發火焰古王與光明古王的力量,身形猛地膨脹為萬米高下,自身以及太陽之壁的所有力量儘數湧入真火魔劍之中,猛地刺出。

轟!

真火魔劍宛如一座火焰巨山,環繞六朵冰霧鳥,紮進尼德霍格的眼睛,焚燒巨眼,深入頭顱之中。

幾乎與此同時,白金龍角宛如長著眼睛的飛矛一樣,鑽進尼德恩的頸部,轟開一個大洞,貫穿而過,差點轟斷他的頭顱。

噗……

真火魔劍彷彿刺進火山口中,被原古真火融化的眼睛、血肉、骨骼和腦漿四濺。

蘇業身後驟然浮現三千神級化身,齊齊瞬發第十八神術序列:天地之拳,恐怖的力場凝聚成億萬巨拳,同時砸在真火魔劍之上,直接把真火魔劍砸進尼德霍格的頭顱深處。

無儘原古之火噴發,尼德霍格的頭顱瞬間被漆黑的火焰包裹。

而後,蘇業瞬移逃跑,並不怕尼德霍格獲得真火魔劍。

但是,蘇業緊緊瞬移了不足千米,突然被逼出空間,顯現本體。

“你該死啊啊啊……”

紫色的萬毒神域張開,瞬間封鎖空間,哪怕蘇業擁有星空古王的力量,也無法傳送。

與此同時,噬魂奇景浮現,一個個巨大的漩渦黑洞從尼德霍格的頭顱出現,一直排到尾部,宛如巨大的黑洞背鰭,吞噬一切生靈。

方圓十萬裡內的霧淵獸神與霧淵生命淒厲慘叫著,身體潰散,靈魂被吸入噬魂黑洞之中。

但是,蘇業的黃昏之眼睜開,十二黃昏天使在黃昏之眼中徐徐旋轉,外加神王黃昏骨,組成絕世屏障,抵消噬魂黑洞的力量。

“神權領域,全開!”

蘇業周身,億萬光華升騰,宛如無數瓣的金色蓮花綻放。

璀璨到足以閃瞎神眼的彩色大光球包圍蘇業,構建出無限位麵從未見過的領域太陽。

無論是戰爭類的戰爭神權、戰鬥神權、勝利神權等神權,還是自然類的自然、植物、雷霆、太陽等神權,無論是元素類的神權,還是知識、魔法類的神權,無論是社會類的商業神權、國度神權、農業神權等神權,還是邪惡類的焦慮、欺詐等等神權,儘數外放偉力,領域張開。

蘇業身後,浮現一座大如萬米高山的神權王座,上千形態不斷變化。

蘇業的腦後,神日光輪比身體都大,宛如金黃色巨輪,徐徐轉動。

萬毒神域形成的紫色空間,寸寸龜裂。

上千神權領域,撐爆神王神域!

失去雙眼都能卻能憑藉神王偉力感知到一切的尼德霍格,愣了一刹那。

哪怕是吞噬世界樹的他,哪怕是身為絕望之龍的他,哪怕是殺死神王奧丁的他,哪怕是終結諸神黃昏的他,也無法理解,一個神靈身上,為什麼能外放上千神權領域?

我堂堂神王神域,被主神的神權領域撐爆了?

是我眼瞎看錯了嗎?

在撐爆萬毒神域的一刹那,蘇業瞬間挪移到數萬裡之外。

得益於尼德霍格的萬毒神域與噬魂黑洞,冇有任何霧淵獸神順著空間波動傳送過來。

突然,遠比之前更強烈十倍的劇痛傳遍尼德霍格的全身。

嗷……

尼德霍格突然痛苦大叫起來,他感到自己的大腦在被切割,自己的身體在被腐蝕。

“蘇業!我要殺了你!”

尼德霍格猛地一吸氣,宛如岩漿湖泊的左眼炸開,血肉、岩漿、火焰、腦漿以及真火魔劍齊齊噴出。

六隻的冰霧鳥的劇毒已經占據他的大腦,蔓延全身。

鮮血混雜渾濁的鼻涕從尼德霍格的鼻子中流出,嘴角流淌亮晶晶的口水和鮮血,他那宛如山柱的大腿竟然無法站穩,兩麵大如陸地的龍翼歪歪扭扭。

大腦先後被兩件神王神器破壞,他的部分身體已經失去控製。

蘇業愣了一下,自己推演了那麼多次,也冇得出這種結果。

神王、絕望之龍尼德霍格,生生被打中風了。

“嗷……啊……”

尼德霍格吼著變調的聲音,猛地張開大口,一口劇毒龍炎噴向蘇業。

蘇業立刻瞬移躲避,與此同時,三千神級化身齊齊吟誦。

第二十六神術序列:百首龍神軍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