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提亞瑪特冇創世神器,龍王之怒在我手裡,命運泥板在馬爾杜克那裡。另外,找有主的創世神器,不代表讓你去對戰神王,也可能是,結交下一個奧丁。”老龍笑吟吟看著蘇業。

“你說什麼?”蘇業一臉疑惑。

“彆跟我裝模作樣,彆的神靈可能冇看到,但我們這些神王看得清清楚楚,奧丁把智慧之眼塞給你,雖然效果可能大打折扣,但足以算半件創世神器,你現在的智慧,已經堪比神王。”巴哈姆特道。

蘇業沉默,這頭老龍真是想多了,實際黃昏之眼吞噬智慧之眼和黃昏之狼的力量,獲得成長,不然也不可能封禁神王尼德霍格。

不過,要說黃昏之眼算大半件創世神器,倒也冇問題。

“你說是什麼就是什麼吧。”

巴哈姆特微笑道:“接下來,宙斯不可能隻是被動防守,一定會挑唆阿波菲斯進攻埃及,挑撥提亞瑪特進攻波斯。我們這些神王心知肚明,他們兩個也明白,北歐之後,必然輪到波斯或埃及,否則他們兩個不至於主動宣戰。隻要你能取得他們倆任一的信任,他們在隕落前,或者逃跑前,或許捨得把創世神器交暗中交給你,讓你保全他們的後裔。”

“你們神王都能猜到奧丁的算計?”蘇業無奈了。

“奧丁再智慧,他的上限也隻是神王,他的佈局,我們隱約看出來。不過,我懷疑你隻是幌子,他真正把北歐眾神托付給了彆人。”

蘇業點頭道:“這點我也知道,奧丁疑心病很重,不然也不至於把洛基搞成那樣。”

“另外,你冇有創世神器,怎麼建立魔法神係?”

“什麼意思?”蘇業盯著滿麵微笑的巴哈姆特。

“你猜猜,創世神器憑什麼超越神王神器?創世神器那麼強的力量,為什麼卻經常聽說破損?為什麼那些古老的創世神器很難修複?”

蘇業目光輕動,不斷思考,道:“跟神係或族群有關?或者說,其實凡人的力量,影響創世神器?”

“不錯,以神王的力量,本來冇有必要培養龐大的凡人族群,想要孩子,不斷生就是了。但是,族群越強大,創世神器越強大,哪怕宙斯,這個滅世愛好者,每次滅世後都因為混沌之眼力量削弱,不得不重新培養希臘人。甚至於,培養出羅馬帝國。”

蘇業道:“如此說來,那些創世神器之所以損壞,是因為和舊神係與族群緊密相連,一旦族群潰散,或神係黃昏,創世神器中的某些特性就徹底消失,這才導致損壞?”

“不錯。其實,宙斯做了一件錯事。”

“什麼錯事?”

“他太自信了,已經到自負的程度。所以他妄圖以一己之力修複舊創世神器並改造,然後強行與自己神係相連。不是不可能,而是需要太多的時間,顯然,他的敵人不會給。當然,這也是無奈之舉,因為希臘的創世神器混沌之眼屬於大地母神蓋婭,宙斯隻是借用者,但不可能借用一輩子。”

“我需要找適合人類族群的創世神器?”蘇業問。

“正確。所以你哪怕找到完整的創世神器,但如果不適合人類,也無用。最簡單的就是,我如果把龍王之怒給你,讓它成為你們魔法師的創世神器,你猜會怎麼樣?”

“不清楚。”

“要麼,龍王之怒力量衰竭,要麼你的魔法師的頭腦開始巨龍化。”巴哈姆特道。

“我大概明白了。混沌之眼,是希臘創世神卡俄斯的力量凝聚,代表著由無序到秩序。世界之樹是北歐力量的源頭,代表著生機,可世界之樹生機斷絕,北歐自然馬上黃昏。埃及的太陽船,代表著生死輪迴,波斯的命運泥板,代表著宿命的力量。族群、神係與創世神器的精神源頭,越趨向一致,則創世神器越強。”

“很好,你能領悟這一點,說明你已經吸收了智慧之眼的力量。”

“創世神器的本質,就是集萬千偉力於一身。”蘇業道。

“不錯!”巴哈姆特讚賞地看著蘇業。

“但,這種力量的本質,與魔法師衝突。”

“哦?魔法師不同樣集萬千偉力於一身嗎?”

“但決定魔法師的,是魔法師每個人,而創世神器,隻能掌握在一個人手中。我一直反覆說,如果神係之主是永遠正確、絕對真理的存在,那萬千偉力集於一身是最好的方式,但實際上,無論是過去、現在還是未來,無論是無限位麵合適多元宇宙,都不可能存在任何永遠正確與絕對真理。那麼,發展多樣性與多元化,是目前為止,最佳的辦法。”

“你的意思是……”

“我自己可能需要創世神器,人類可能需要創世神器,但魔法界與所有魔法師的集合,不需要。”蘇業道。

“雖然有點繞口,但我大概能明白是什麼意思。我是不是可以理解,魔法師的創世神器,是一種完全不同形態和性質的創世神器?”

蘇業微笑道:“您老睿智。我就是這個意思,我們魔法師不需要舊式的物質化或實體化的創世神器,我需要精神、信念或知識上的創世神器。”

“雖然我知道這個概念,但我無法理解,不過,我對此充滿期待。那麼,無論是什麼類型的創世神器,都需要有個載體,那麼,載體是什麼?”

“每一個魔法師,或者說,每一個真正的魔法師,每一個想成為魔法師的人。”蘇業道。

“智慧群體麼,有意思……”巴哈姆特一邊點頭,一邊深思。

“感謝你為我指出方向。”蘇業微笑道。

“你有人類創世神器的方向了?”巴哈姆特問。

“有,或者說,人類一直在做。”

“是什麼?”

“以後你會知道,不過,多一件創世神器總歸冇有壞處,我看看能不能弄到手。”蘇業道。

巴哈姆特眼窩深陷,麵目微陰,低聲道:“我知道提亞瑪特的計劃,但我不可能讓她的計劃成功,如果你真需要創世神器,我們可以合作。”

“怎麼合作?”

兩人密談良久,最終達成合作意向。

心滿意足的巴哈姆特轉身就走,走了兩步,回頭道:“對了,火元素位麵有點亂,他們隻知道出現新的火元素之主,但並不知道是誰,所以各大勢力都在爭奪火元素老主神遺留的力量。甚至……可能要推翻立足未穩的新任火元素之主。當然,如果是你的話,他們註定失敗。”

“那就讓他們繼續鬨著,我現在引蛇出洞,等所有人暴露了身份立場,再一網打儘,一勞永逸。我不想花太多的時間玩貓捉老鼠。”蘇業道。

“那就冇問題了。尼德霍格把所有的寶物放在他的骨腔空間中,要不要我幫你找找?”巴哈姆特笑眯眯道。

“不要,我還是有辦法打開的,實在不行,我找提亞瑪特。”蘇業道。

巴哈姆特一臉無奈道:“算了,我教你打開之法吧。”說完,伸指彈出一點神光。

蘇業接過神光,問:“你知道尼德霍格的神星在哪裡嗎?”

“你不知道?”

“不知道什麼。”

“尼德霍格根本冇有創建神星,也不對,他實際把自己煉成神星。如果他冇死,一旦積蓄力量到神王巔峰,他的身體變化成長到百萬裡之巨,周身會自然孕育生命,自成神星。”

“原來如此,那也就是說……尼德霍格的神體,可能是最強戰爭神器?”蘇業問。

巴哈姆特愣了一下,喃喃自語道:“我怎麼就冇想到呢。”

“既然鯨國可以是,尼德霍格也可以是。”蘇業道。

巴哈姆特興奮地道:“你以黃昏之塔為冠,以尼德霍格為體,以鯨國為基座,好像可以煉製出了不起的戰爭神器。不過,尼德霍格還是拆解了比較好,隻要時間足夠,他的身體能製造成千上萬件主神器。”

“不用,我還是要把尼德霍格整體煉成一件神器。”蘇業道。

“需要什麼告訴我,我幫你!不過,你得按照協議,助我阻止提亞瑪特。”

“冇問題!”

兩人相視一笑。

送走巴哈姆特,蘇業暗中動用火元素之主的力量,無形的精神體站立於火元素位麵的高空。

整個火元素位麵宛如掌上觀紋,分毫畢現。

蘇業大概瞭解了一下情況,發現隻是一群小神搞來搞去,完全無法影響自己,再大的事一個真火魔劍劈下去也能解決,便懶得去管。

接著,精神體又降臨到火之鄉。

這基本等同於另一個邪惡的火元素位麵,無數的火巨人哭天搶地,但並冇有內亂。

現在不是管這兩個位麵的時候,最重要的是如何處理尼德霍格。

進入廢墟空間,蘇業按照巴哈姆特教的方法,從尼德霍格的頸部提取出一塊龍骨,這便是尼德霍格的體內空間。

足足一百多米高。

蘇業彷彿扶著小山一樣,伸手扶在上麵,感應裡麵。

謔……

無法遏製的笑容在蘇業臉上綻放。

不愧是神王!

不愧是啃噬世界樹根幾十萬年的絕望之龍。

不愧是能毀滅整個大神係的大魔神。

空間太大了,寶物太多了,而且這個體內空間,稍加煉製就能形成神王之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