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坎佩貌神色低落,道:“我暗中聯絡過神王陛下,他說,宙斯很可能會殺死他,隻有他死了,宙斯才能完全吸收希臘神係的力量。畢竟,神王陛下隻要不死,身上就依舊殘留希臘的力量,宙斯就永遠不能徹底成為唯一神王。”

蘇業搖頭道:“未必,不要忘記,希臘一直有隱藏的神王,就是大地母神蓋婭,哪怕她現在可能隻是近神王,也依舊曾經是希臘的創世神之一。照你這麼說,宙斯也會殺她,獲取完整希臘神王之力。這種可能性太小,宙斯真要動手,等於跟大量希臘神靈決裂,等於墮入滅世魔神行列。”

“宙斯做什麼,都不意外。”坎佩低頭輕歎。

“你應該有所準備吧?這個過程,不會很順利。以我對宙斯的瞭解,他必然把整座冥獄當成陷阱,等待我們自投羅網。”

百手泰坦恍然大悟,道:“你劍滅萬神、開啟黃昏戰場,就是為了引開宙斯的注意力,限製他出手?”

蘇業點點頭。

坎佩輕輕晃了晃身後的魅魔尾巴,道:“的確有所準備,不過,母神不方便暴露,所以無法全力幫我們。”

蘇業搖搖頭,道:“你們這些神靈啊,什麼都好,就是太喜歡玩陰謀。很多事情,已經擺到檯麵上,直接去做,成功的可能性反而大。但你們總是畏首畏尾,最終導致功虧一簣。”

“所以您劍滅萬神,挑撥……不,是鼓勵埃及與波斯眾神?”百手泰坦無奈問。

“不錯。”蘇業道。

“您……真是謙虛。”百手泰坦撇撇嘴。

蘇業向前邁出一步,但又收回腳,道:“我再推演幾遍,看看有冇有新發現。”

蠍尾龍神與百手泰坦相視一眼,心道說的好聽,你不也一樣小心翼翼。

過了好一會兒,蘇業皺眉道:“這裡離冥界太近,如果宙斯設下陷阱,冥王哈迪斯必然出手相助,坎佩,你讓蓋婭母神給冥後貝瑟芬妮和農業女神傳個話,讓她們拖住哈迪斯,成功後,我再進入。”

“您稍等。”

不一會兒,坎佩微笑道:“冥後與農業女神已經進入冥王神宮,就算冥王出手,也隻能動用上位化身。嗯……農業女神讓我轉告您,感謝您冇有傷到她的屬神。”

蘇業微微一笑,道:“最後一個隱患解除了。”

“其他主神是被封在黃昏戰場,但,那些暗中臣服宙斯的巨怪主神和泰坦主神,怕是隨時可以支援冥獄。偉大的蠍尾龍神坎佩女神也說過,冥獄表麵隻有破壞泰坦看守,但至少隱藏著兩尊主神。我們一旦開戰,至少會有五尊主神抵達,加起來就是八尊。您真的都算計好了?”百手泰坦小心提醒。

蘇業微笑道:“我有真火魔劍在,他們奈何不了我。更何況,我們是救克洛諾斯,不是為了跟主神們戰鬥。另外……主神而已,不需要擔心。”

坎佩與百手泰坦齊齊翻白眼。

太狂了!

“我也不能掉以輕心,先準備一下。”

蘇業說著,隨手一揮,召喚魔法仆從。

地傲天、王大錘、地獄獨角獸、冰風雙後、幽影蜂巢、地獄魔龍、巨魔海葵領主、雷霆龍鷹、光天使、雷霆之眼、鋼鋒龍和金屬巨人馬十三尊主神同時降臨。

恐怖的氣息橫蕩天際,排開陰雲,整整十三層主神力量重疊,掀起陣陣空間巨浪。

坎佩和百手泰坦麵色呆滯地看著眼前的十三尊主神。

一個大神係一共纔有多少主神?

蘇業怎麼一招手就召喚這麼多主神?

隨身帶著一個神係?

不對,這些好像是以前蘇業很出名的魔法仆從。

百手泰坦與坎佩身體輕顫,從未聽說過魔法仆從晉升主神,這意味著,蘇業身上蘊藏遠超想象的恐怖力量。

王大錘騎著黑山羊衝到百手泰坦麵前,仰著頭道:“上次交手,我冇出全力,等幫陛下辦完事,咱倆再切磋一下。敢不敢!”

百手泰坦暴怒,道:“有什麼不敢?我又不是冇擊敗過主神!”

百手泰坦隻是上位神。

王大錘看到百手泰坦那五十個身體和一百條手臂,氣勢一弱,道:“我要騎著我的坐騎跟你戰鬥。”說完,一指鋼鋒龍。

一眾仆從冇好氣瞪著王大錘。

黑山羊翻著白眼。

百手泰坦看了一眼山脈一樣的鋼鋒龍,果斷道:“不行!”

蘇業道:“現在你打不過他了。”

“真的?”王大錘喜出望外。

“我不信!”百手泰坦不服氣地盯著不及自己膝蓋高的王大錘。

“等救下克洛諾斯,你們倆比一比就知道了。”蘇業一臉無所謂,萬界俱在,也能影響魔法仆從。

以後王大錘戰鬥,都相當於在巨人丘陵上戰鬥,等於擁有半個神星。

“你們變一下形,充當隨從,記住,不要過度傷到破壞泰坦古革斯,我要全屍。”蘇業的目光掠過所有人的眼睛。

眾人急忙點頭。

主神仆從立刻縮小,跟在蘇業身後。

隻有幽影蜂巢無法移動,隻能縮小落在鋼鋒龍的後背。

“可是……不傷到他,我們怎麼殺他?”

“我獨自解決他就行,走吧。”

蘇業一腳邁入黑風漩渦。

走過漆黑的通道,蘇業來到一個血色的世界。

高空之上,一張密佈的血色大網上下浮動,宛如一條條腸子交織成網,一道道雷霆沿著網線流竄,轟鳴不絕。

視線所及之處,大地血紅,隱隱可見一些透明的地麵下方,一條條粗大的青色血管中,鮮血汩汩流淌。

坎佩與百手泰坦麵色一變,坎佩低聲道:“出事了,這裡又被加強了。我上一次來,力量被冥獄壓製兩成,現在,直接削弱一半!我們還是走吧,不愧是宙斯,早就猜到我們會來。”

“我怎麼冇感覺?”王大錘賤兮兮搖頭晃腦,展示肌肉。

“吹牛。”百手泰坦小聲嘀咕。

“我早就料想到了,無所謂,你帶路就行。”蘇業道。

坎佩苦著臉勸說道:“蘇神陛下,我真不是開玩笑,在這種削弱下,我們等於自投羅網。我懷疑,宙斯甚至把主神化身派到這裡等我們。神王的主神化身,往往相當於近神王,隻他一人,就能橫掃我們所有。”

“怎麼,你不想救克洛諾斯了?那我這就離開,但約定好的後續報酬必須給我。”蘇業道。

坎佩苦著臉道:“您確定能做到?”

“他活著,我帶人走,他死了,我帶屍體走。”蘇業道。

“好!現在你們所有人跟著我,我會外放龍霧掩蓋行跡,你們不要離開霧氣範圍。”說著,坎佩身後的蠍尾猛抖,噴發黑色的迷霧,包裹所有人。

迷霧托著眾人,急速飛行。

坎佩道:“冥獄的邊緣區域和普通位麵冇什麼區彆,但是,中間位置被群山環繞,那裡麵,就是著名的神王冥獄。我之所以能偷偷潛入,是因為我當年擔任冥獄守護者的時候,偷偷挖了一條通道。不過,早就被髮現,所以,拯救陛下唯一的方式,就是硬闖進去,然後用最快的速度帶走克洛諾斯陛下。”

百手泰坦道:“那裡是冥獄,連神王都能囚禁,會不會困住我們?”

“唯一能困住我們的,就是內層的空間牢獄,我們又不進去,隻是打開。放心吧,我是冥獄的看守者,克洛諾斯陛下也是建造者之一,隻要我們打開空間牢獄,神王陛下自然會帶著眾多神靈衝出來。”坎佩道。

不多時,漆黑的迷霧如同黑雲一樣漂浮在天空。

蘇業站在黑霧之中,望向下方。

群山環繞之中,白光閃耀。

一座座希臘式樣的白色宮殿鱗次櫛比,組成一座宏偉的雄城。

這座城市像極了蘇業之前見過的泰坦之城,建築動輒萬米高下,隨便一棟房子占地麵積都超過十幾萬平方米。

一尊尊神靈或巡邏,或休息。

蘇業目光掃過,神靈上千,巨人神靈和巨獸神靈占據絕大部分,還有十幾頭泰坦神靈。

在城市的最中間,雲霧翻騰,恐怖的氣息在白雲中迴盪,同時夾雜著雷鳴之聲,覆蓋方圓數萬米。

城中的神靈偶爾望一眼雲霧,眼中閃過驚駭之色。

雲霧之中,巨大的神殿屹立,神殿頂部,站立著一尊萬米高的宙斯巨神像。

中年的宙斯全身金光閃閃,左手持盾,右手握雷霆之矛,出神地望著正前方。

但詭異的是,蘇業感覺宙斯巨神像正在看著自己。

“他在看我。”百手泰坦低聲道。

“無論我們從什麼地方看,他都在看我們,不要在意,那隻是象征性力量。真正可怕的,是神殿之中的破壞泰坦,你們應該‘看’到他的呼吸了。”

眾神這才反應過來,濃密的雲浪,那恐怖的氣息,竟然是破壞泰坦的呼吸。

“他把牢獄鑰匙吞到肚子裡了?”蘇業問。

“是的,這是破壞泰坦認為最安全的方法,粗魯的泰坦。”坎佩不屑道。

百手泰坦輕哼一聲,要不是打不過,早就揍得你滿地找牙。

蘇業盯著下方,若有所思,許久後,道:“這是陷阱。”

“那我們快走吧!”百手泰坦忙道。

坎佩歎息道:“唉……我們也有預料,隻是不死心,現在死心了。我帶你們離開吧。”

蘇業卻微笑道:“捕捉老鼠的陷阱,無法捕捉巨龍。為了蓋婭的相助,值得冒一次險。不過,一旦我們動手,宙斯不知道會做出什麼反應,哪怕我開啟黃昏,他也有可能離開神王星。”

“放心吧,不會有問題的。”坎佩道。

蘇業點點頭,道:“正麵強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