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波塞冬怔怔看著骨瘦如柴的父親,但他的腦海中,卻浮現另一個克洛諾斯。

身高萬米,肩扛千星,呼氣成雲,吸氣為霧,目光所及,萬物臣服。

哪怕是最後一戰,克洛諾斯戰敗,他那染血的身軀也不曾倒下,宛如天柱一樣屹立在眾神的記憶中。

記憶中的天柱,倒塌了。

波塞冬微微張開嘴,想要說什麼,可又不知道說什麼。

這一刻,波塞冬突然覺得,克洛諾斯更像是一個老父親,而不是暴虐的神王。

“你們,回去吧。”風燭殘年的克洛諾斯用商量的口氣說著。

對麵的主神們掃視蘇業和蘇業身後的眾神,目露懼意。

波塞冬歎了口氣,道:“上一次我們聯手,隻是為了自保。現在的你……也威脅不到我們了。我替宙斯道歉,他不應該害祖母。”

波塞冬說著,轉身離去。

克洛諾斯一聲輕歎,望著九位主神的背影。

“打了我的人還想走?”

蘇業伸手一指,六千神級魔法化身浮現。

“第三十三神術序列,虛空天獄!”

蘇業說完,伸手一指,七萬兩千道虛空天獄噴薄而出。

天空之上,無數漆黑的虛空鎖鏈嘩啦啦響動,交織重疊,宛如厚厚的黑繭,困住整座冥獄。

與此同時,高空之上,浮現十個巨大的黑色深洞。

一頭頭虛空獸神咆哮著衝出來,向蘇業低頭施禮。

不過刹那間,彙聚出三尊虛空巨獸主神和十四頭上位神。

虛空奇景,虛空召喚。

而後,這十七頭虛空獸神齊齊大吼,層層疊疊的虛空波紋擴散,加固虛空天獄。

波塞冬帶著眾神轉回頭,冷笑道:“蘇業,你要為你的狂妄付出代價。”

“你們以為,我來冥獄,是為了救克洛諾斯?”蘇業微笑著。

“你是為了我們?”波塞冬麵色一沉。

“冇人知道宙斯留有什麼後手,冇人知道他到底有多大的勢力。所以,在最後的之戰之前,我需要一一剪除他的羽翼。我本以為,這次隻會有一些古老的泰坦,但冇想到,你會出現在這裡,一條真正的大魚。”蘇業道。

“大魚和鯨魚,不是一回事。”波塞冬冷然道。

“看在我的麵子上,放他們離開吧。”克洛諾斯道。

波塞冬等主神詫異地看了一眼克洛諾斯,冇想到這個殘暴的上一任神王,竟然變得如此善良。

眾神望向蘇業。

蘇業露出和善的微笑,用非常友好的語氣問:“尊敬的克洛諾斯,您哪兒來的麵子?”

克洛諾斯呆立當場,麵色青紅不定。

他身後的被囚眾神怒不可遏,怒視蘇業。

眾神還想反駁,蘇業微笑道:“尊敬的克洛諾斯,當你決定吞下孩子的時候,他就註定會死,隻是,今天比較湊巧,死在你麵前。”

克洛諾斯張了張口,滿麵哀色。

眾神身體一顫,無言以對。

“蘇業,讓我看看你的實力吧。”波塞冬一震海皇三叉戟,身後星海起伏,巨浪翻湧,接天連地,聲勢浩大。

“你不放他們走嗎?”克洛諾斯問。

“魔法師的絆腳石,一定要挪到絆不到我們的地方。”蘇業道。

克洛諾斯點點頭,望向海皇波塞冬,道:“當年,我冇有做好父親,也不會做父親。現在有機會,我做一次父親。”

說完,他向蠍尾龍神坎佩的方向一抓,手中浮現一顆灰色黑斑點石球。

眾神身形一震。

灰色石球從上到下裂開,露出一個漆黑的眼睛。

石眼徐徐飄飛,懸浮於克洛諾斯的頭頂。

一抹淡淡的黑光掃過整座冥獄。

混沌、浩瀚、神秘、偉岸的氣息席捲天地,彷彿一隻無形的巨手猛地一壓,無論是誰,哪怕是天空中的海皇波塞冬和蘇業,都被這力量直接壓到地麵,無法飛行。

主神之下的神靈更加不堪,他們全身匍匐在地,陷進泥土之中,無論怎麼掙紮,都一動不動。

創世神器,混沌之眼。

“我說過,我曾是神王。”克洛諾斯挺直胸膛。

他還是那麼乾瘦,還是汙穢滿身,但是,他的雙目之中,天空咆哮,大地嘶吼,凶威滔天。

天地突然暗了三分,漆黑的天幕與陰影之中,彷彿隱藏著無數凶獸。

整個世界都彷彿成為他的爪牙。

眾神心臟猛地一跳。

那個殘暴的神王,好像又回來了。

蘇業盯著平平無奇的混沌之眼,微笑道:“看來宙斯失手了,真冇想到,蓋婭有如此大的魄力。”

說著,掃了一眼坎佩。

坎佩龍鱗一緊,本能辯解道:“我不清楚是怎麼回事,蓋婭母神冇告訴我。”

蘇業輕輕點頭,不置可否。

“波塞冬,你們走吧。”克洛諾斯道。

波塞冬猶豫片刻,低頭道:“謝謝父親。”

說著,他再次帶著眾神向遠處飛去。

“克洛諾斯,你要開戰?”蘇業問。

克洛諾斯搖搖頭,道:“你救過我,我不會攻擊你,但我會保護我的孩子。等他們安然離開,我會代替母親支付給你足夠的報酬。”

蘇業微笑著問:“你在他們出生後,將其吞噬;你在他們逃走後,展開獵殺;你在他們反抗後,瘋狂殺戮;你在被囚禁後,不管不問;就這樣,過了幾十萬年,你告訴我,你想當一個好爸爸?”

波塞冬飛行的身形減慢。

克洛諾斯長歎一聲,道:“我知道遲了,但,總比一錯再錯好。”

“所以,在宙斯準備滅世的時候,你也準備站在我們對麵,用混沌之眼庇護他嗎?”蘇業依舊微笑。

克洛諾斯茫然地望著蘇業,嘴巴不斷張合,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你讓宙斯與波塞冬學會了殺戮,你讓他們深陷絕望,你讓他們滅世,你讓他們殺我們,然後,你說你錯了,改正的方式是保護他們,讓他們繼續殺我們?”

“我……我也不想他們這樣。”

“不,你想。你的孩子,一出生,就在模仿你,模仿殺戮、陰謀、仇恨,所以,哪怕他們無比痛恨這種行為,哪怕他們長大後妄圖戒掉這種行為,他們也依然被這種行為深深影響。哪怕他們想改變這個世界,也隻會通過毀滅來改變。”

蘇業繼續道:“智慧如宙斯,也深知,毀滅無法阻止毀滅,他很清楚,滅世並不能創造完美的希臘,但是,他隻懂毀滅。他一定試過很多辦法,但都失敗了,因為無論他想要創造多麼美好的世界,他從你身上學到的殺戮、陰謀、仇恨、罪惡和愚昧,一直在支配他。”

“所有人不都一樣嗎?”克洛諾斯自嘲一笑。

“哲學家不一樣,魔法師不一樣,我們終其一生,都在認識自己,都在對抗血脈裡的本能,對抗童年習得的錯誤,對抗世界的惡意,而後,相信至善,傳播知識。”蘇業道。

“你想說什麼?”

“宙斯,你們,把毀滅當作解決一切的方法,但在我們眼裡,毀滅隻是一個極端情況下的步驟,解決問題的方法,一定是創造。”

“宙斯也想先毀滅,然後再創造。”遠方的波塞冬停下,轉頭望向蘇業。

蘇業反問:“宙斯拿什麼創造呢?”

“當然是創世之力。”

“無論是希臘、北歐、波斯還是埃及,不都是創世之力創造的嗎?宙斯用創世之力創造的世界,和現在人類四大國度有什麼不同?”蘇業問。

波塞冬辯解道:“宙斯不一樣,他一定能創造更好的世界!”

“他哪裡不一樣呢?你們的祖,烏拉諾斯,用神力創造與毀滅。你們的父,克洛諾斯,用神力創造與毀滅。宙斯,毀滅希臘,再創造希臘,他用的力量,和烏拉諾斯與克洛諾斯,有本質的不同嗎?僅僅是宙斯比他的父與祖多了一點點善,所以,他就能創造更好的世界?”

“你們人類又憑什麼說超越宙斯?”波塞冬反問。

“我們人類,有道德,有法律,有製度,有原理,有邏輯,有覺察,有反思,有知識,有智慧……這些,是遠遠超越神力的偉力。我們從來不需要超越誰,我們永遠在做好自己,永遠在追尋無限位麵的本質。我們一直前行,宙斯也好,眾神也罷,不過是前方的路人。和平共處,那就擦肩而過;阻攔阻撓,那就一腳踢開。”

“都是一些空洞無用的東西,能給我帶來一點好處嗎?”波塞冬譏笑道。

“就是因為你無法理解它們的存在,冇有發覺它們早已給你帶來的好處,所以,你今天會死在這裡。”蘇業感慨道。

“先解決混沌之眼吧!”波塞冬加速飛行。

蘇業轉頭望向克洛諾斯,問:“你一定要阻止我?”

“我彆無選擇,我不能眼睜睜看著我的兒子死在你手裡。”

蘇業欣慰地笑道:“你終於有所成長,你終於在無儘的折磨與痛苦中,明白了什麼是善,明白了監獄的看守者冇有善與愛,會對自己造成何等傷害。但是,你的成長不夠,所以,你還是太蠢。”

克洛諾斯道:“等你先突破混沌之眼,再嘲笑我不遲。”

混沌之眼輕輕一震,眼球流轉,淡黑色的球狀光幕籠罩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