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業心裡咯噔一下,在蓋婭隕落的時候,蘇業就猜到宙斯在利用這段時間做什麼,但聽波塞冬的意思,宙斯好像……

突然,眾神齊齊抬頭,望向埃及眾神係的方向。

一聲埃及風格的鈴舌聲、豎琴聲的輓歌響徹天空。

主神,埃及冥神,埃及神王阿蒙拉之子,奧西裡斯隕落。

與此同時,黃昏之光籠罩埃及神係。

眾神看到,一頭龐大的黑龍巨影包裹整座埃及神係,隔絕內外。

“好果斷的宙斯……”

蘇業徹底醒悟,宙斯已經知道不能拖下去,所以暗中與毀滅之龍阿波菲斯聯手,對阿蒙拉出手。

事發突然,現在就看馬爾杜克……不對,宙斯一旦出手,馬爾杜克必然會被牽製。

眾神與蘇業突然望向馬爾杜克的神係,一個全新的黃昏戰場,降臨。

邪龍之母提亞瑪特,對馬爾杜克發起黃昏之戰。

至此,人類三大神係,黃昏齊臨。

“不愧是宙斯啊……”蘇業輕歎一聲,看向波塞冬。

“你已經冇有價值了。”

說完,蘇業化作水之古王與火焰古王。

伸手指向冥獄位麵的天空。

古王諭令,萬水抽離。

整個冥獄位麵,所有的水元素驟然消失。

但是,依然有源源不斷的水元素從遠方奔來。

波塞冬同樣是水之古王。

古王諭令,火焰隔絕。

呼……

火元素位麵的力量包圍整個冥獄。

這份力量同樣無法隔斷波塞冬的力量,但是,卻可以進行元素對撞,消耗掉所有輸送給波塞冬的水元素力量。

從外界看去,整座冥獄成為一個巨大的紅色火球。

在這個紅色火球外,附著一層不斷增加又不斷消散的藍色光芒。

波塞冬的力量驟然降到一半,甚至連海皇三叉戟的氣息也從神王位階跌落至普通主神器的層次。

“你怎麼會是水之古王!你怎麼能動用火元素位麵隔絕水元素位麵!”

波塞冬目光中閃動著恐懼,因為,他還有多個殺招和底牌,哪怕自己隕落,也能殺死蘇業,但隔斷與外界水元素的聯絡,所有殺招全部無法用出。

突然,無形戰神向前刺出一劍,這一劍,瞬間穿過波塞冬的防禦,捅穿他的胸膛。

眾神頭皮發麻,剛纔這一劍,竟然隱隱有之前奧丁殺蘇爾特爾的影子。

無形戰神,在學習神王奧丁!

在神劍碰觸身體的一刹那,波塞冬全身光芒噴薄,形成無窮無儘的保護力量。

但,都被真火魔劍瞬間壓製,等真火魔劍刺穿他的胸膛後,那些力量才爆發,他瞬間逃離真火魔劍的攻擊範圍。

“你……”波塞冬捂著燃燒不止的左胸口,微微弓背,望向蘇業。

“一路走好!紊亂之心!”

無形戰神再次出手,與此同時,七萬兩千道紊亂之心降臨。

波塞冬周身神光亂閃,抵消數以萬計的紊亂之心的力量,但仍然被稍稍影響的心神,隻被影響了一點點。

唰……

真火魔劍斬下波塞冬的頭顱。

狂暴的偉力衝進波塞冬的神體,摧毀一切。

刹那後,波塞冬的身體炸裂,化作無儘之水奔湧向各方。

“冇用的!”

蘇業伸手一抓,漫天洪水被無形的力量凝聚為一團,裡麵顯現波塞冬完整的神體。

眾神吃驚地盯著波塞冬,不愧是近神王,明明被神王神器斬殺,竟然還不死。

隻是,氣息大降。

蘇業快速釋放魔法,憑藉萬界俱在的力量,再度重創波塞冬。

當真火魔劍有一次捅穿波塞冬腹部後,波塞冬化光逃離,同時大喊:“父親,救我!我是您的兒子波塞冬!您之前就要吞吃我,現在,你可以當一個好父親,快點救救我,救救我啊……”

克洛諾斯身形一顫,老淚縱橫。

他的神力不僅耗儘,甚至被蘇業死死壓製,彆說救兒子,連一件神器都用不了。

“當你生出殺子之心的時候,你的孩子就開始模仿你,要麼殺了你,要麼死在你麵前。”

蘇業說著,右臂舉起,輕輕揮下。

真火魔劍,再一次砍掉波塞冬的頭顱。

這一次,波塞冬冇能複活。

他的雙眼之中,海浪翻騰,浮現從生到死的一幕幕。

“原來,我做了那麼多錯事啊……”

波塞冬說完,瞪著眼睛,頭顱與身體摔在大地上。

蘇業麵無表情,一出手便是永亡、喚魂和列葬三連弑神術,把波塞冬殺了又複活,複活再殺,直到無法喚魂,徹底送葬。

克洛諾斯呆呆地站著,眼淚徐徐流淌。

蘇業一揮手,收走波塞冬的神骸與海皇三叉戟,看向克洛諾斯,心中突然一動。

“混沌之眼,歸我了。”

克洛諾斯與他身後眾神望著蘇業,敢怒不敢言。

暗中,蘇業試著獻祭混沌之眼,成功。

獻祭完後,蘇業又拿出混沌之眼,在手中輕輕拋著,道:“不過,我心中充滿仁慈,並不願意看到蓋婭的兒子因為喪失創世神器而失去自保之力。”

蘇業說著,在眾神目瞪口呆的表情下,將混沌之眼扔給克洛諾斯。

克洛諾斯呆呆地望著蘇業,眼淚瞬間蒸發。

蠍尾龍神坎佩喃喃自語道:“這就是傳說中的魔法新光嗎?這份慷慨和從容,這份偉岸與坦蕩,遠遠淩駕於所有神靈之上。這簡直是眾神道德的楷模,簡直是無限位麵唯一的神聖與光明!”

王大錘正要張口,地傲天一把捂住他的嘴。

王大錘閉上嘴,搖搖頭,一群傻子,這次陛下付出這麼大,連創世神器都不要了,必然所圖甚大,不知道誰要倒大血黴。

“冥獄歸我了,你們離開吧。”

蘇業說著,開放冥獄,並開始煉化整座位麵。

眾神相互看了看,茫然地四處張望。

他們的神星崩毀,實力大降,親友未必願意接納,甚至可能反目成仇,完全不知道該去哪裡。

蠍尾龍神坎佩歎息道:“你們暫住我那裡吧,先瞭解一下現在的無限位麵,如果你們想要離開,我建議你們先去魔獄城看一看,瞭解一下……最先進的地方。”

在蠍尾龍神坎佩的帶領下,囚犯眾神離開。

蘇業收走冥獄之後,四處無人,王大錘笑嘻嘻問:“陛下,您準備用混沌之眼算計誰?”

蘇業麵無表情看了王大錘一眼,身形一閃,回到魔法神星,深吸一口氣,進入廢墟空間。

祭壇上,第12環熠熠生輝,白金色的光柱沖天而起。

奇異的神光在光柱內流轉。

混沌之眼,創世神器,也是蘇業目前得到位格最高的祭品。

當自己奪走混沌之眼的歸屬權,也自然能獻祭。

祭壇之上,絢爛的神光在兩隻眼睛之上流轉。

創世之眼。

滅世之眼。

二選其一。

蘇業仔細觀察。

創世之眼,冇有任何攻擊力,隻能催生源源不斷的生命之息,讓生命與世界不斷提高,但無法揠苗助長,短期幾乎冇有效果,隻對長期有效。

除此之外,冇有任何能力。

滅世之眼,本身擁有莫大的威能,掌握破滅神權,附加末日之劍、浩劫之火和黃昏戰鼓三大神王奇景,足以對抗神王。

“差距太大了……”蘇業一聲輕歎,“大到我根本不需要糾結。”

蘇業選擇創世之眼。

“這個世界,需要的是創造、學習、傳承與進化,滅世之力再強,又有什麼意義呢?宙斯始終不會真正的思考,如果他能思考清楚為什麼滅世,便會放棄滅世。”

隨後,蘇業離開廢墟空間,激發新得到的創世之眼。

目標,無限位麵所有魔法師。

突然,一抹淡淡的綠芒覆蓋無限位麵所有存在魔法師的位麵。

絲絲縷縷的綠芒宛如春雨飄散,進入魔法師的身體。

魔法師急忙檢查身體,很快鬆了口氣,冇有感覺到任何變化。

但是,一些古老的神靈以及神王們為之駭然。

他們急忙派遣所有力量甚至親自派出化身,調查魔法師。

訊息很快泄漏,不一會兒,眾神甚至超新星議會人儘皆知,不知道什麼原因,魔法師們獲得了創世之眼的加持,從此以後,生命本源將會獲得質的提升。

這種力量,隻有在創世時期才能出現,無限位麵所有的高等族群,都得到過創世之眼的恩賜。

現在已經冇有創世神,那有且隻有一種可能。

無限位麵的至高意誌,專程饋贈魔法師!

這是何等的偏愛!

魔法師們沸騰了,奔走相告,甚至喜極而泣。

眾神的打壓算什麼?

至高的無限位麵意誌都認可了,眾神算老幾?

眾神與非魔法師們口裡直冒酸水,酸溜溜地抱怨無限位麵意誌偏袒魔法師。

一道又一道神光落在魔獄城的城主府內外。

眾神的化身,再一次擠滿城主府。

有了上次的經驗,主神之下的化身乖乖離開會客室,讓給主神們。

之前神靈來這裡,有明確的目標,購買萬法塔群。

但這一次,眾神好像純粹來走親訪友,留在城主府閒聊,時不時瞟一眼議事大廳,等待蘇業出現。

蘇業看著城主府的樣子,無奈搖頭,這幫主神太精明瞭,可惜聰明反被聰明誤。

這幫大聰明真的以為是無限位麵的至高意誌垂青魔法師,把魔法師當成重點族群培養。

議事廳中,一道又一道眾神傳訊用的流星飛臨。

蘇業打開一看,大量結盟請求。

蘇業微微一笑,冇想到自己的一個小小的舉動,竟然收穫如此大。

既然大聰明們這麼積極主動,那自己就順水推舟,不能寒了他們的心。

蘇業一邊與眾神周旋,一邊分出神念觀察波斯神星係與埃及神星係的狀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