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整個埃及神星係都被毀滅之龍阿波菲斯的力量包圍,眾神隻能遠遠地看著,根據雙方不斷隕落的神靈來判斷戰況

目前為止,隻能知道埃及眾神與阿波菲斯的手下不斷隕落。

奧西裡斯之死,導致黃昏戰場無法撤銷,阿波菲斯與阿蒙拉終將一戰。

埃及的諸神黃昏,已成必然。

蘇業又望向波斯神係的方向。

和阿波菲斯不同,進攻波斯神係的邪龍之母提亞瑪特隻出動主神之下的力量。

波斯神係的眾神神星相連,形成眾神壁障,下位神、中位神與上位神全麵參戰。

提亞瑪特一方,海量的龍神、巨獸神靈出擊。

雙方的神靈不斷隕落,黃昏之光越發濃鬱,這一次,同樣出現黃昏骨河。

蘇業不斷思考。

埃及被阿波菲斯的力量徹底包圍,自己哪怕想幫助,也有心無力,更何況,之前一些與自己熟識的埃及神靈倒是請求增援,但阿蒙拉一直沒有聯絡自己。

神王不求助,自己也不好插手。

另一個關鍵點是,宙斯下一步要做什麼?

蓋婭之死的事情已經傳遍無限位麵,目前確切的訊息是宙斯暗中控製他的母親瑞婭,通過瑞婭偷襲蓋婭得手,宙斯隻是派出化身,並冇有出動本體。

現在,宙斯到底是先解決自己神係的黃昏,是先解決阿蒙拉,還是先解決馬爾杜克?

或者說,宙斯有彆的目的?

蘇業一直在不斷推演,但發現宙斯的行為完全無法預測,哪怕降臨本體一巴掌拍碎魔獄城都有可能。

蘇業想了想,無論如何,都應該拖延宙斯。

於是,蘇業主動拿出眾多半神和神級戰爭魔法器,分彆送往埃及神係與波斯神係。

位於議事廳的半神化身一伸手,一道光芒出現在議事廳中。

波斯愛神與戰神伊南娜的化身走出光芒。

伊南娜微笑著向蘇業點頭致敬,格外矜持道:“偉大的蘇業,我們又見麵了。”

蘇業笑道:“你什麼時候這麼見外了?”

伊南娜蓮步款款,坐於蘇業腳下的台階,伸手扶著蘇業的腿,仰頭甜甜笑著。

“不準亂用你的神權和領域刺激我!”蘇業冇好氣道。

伊南娜嬌笑一聲,收起力量,道:“那用我自己刺激你?”

“快點說正事!”蘇業道。

伊南娜收斂笑意道:“我代表無上的馬爾杜克,請求你的援助,像援助奧丁那樣。”

蘇業果斷拒絕道:“不可能。我可以援助,但絕不能做到像上一次那樣。這一次,宙斯極可能會親自動手。”

“馬爾杜克陛下說,宙斯很可能先對阿蒙拉動手,哪怕宙斯擁有無上偉力,也會受傷,之後必然會靜養許久。他無力連續解決兩個大神係。”

“冇有足夠的證據和邏輯,我不做任何判斷。”蘇業道。

“您之前說過一個非常有道理的諺語,如果嘴唇消失,牙齒便會感到寒冷。毫無疑問,宙斯會先解決埃及與波斯,之後的目標,必定是你,偉大的魔法新光。”伊南娜緊盯蘇業雙眼。

“我很清楚唇亡齒寒的道理,所以我會大力援助你們魔法神器。”蘇業道。

“並不夠。”

“我會派遣化身前往,無償前往,足以幫你們守住眾神壁障甚至主神壁障。”蘇業道。

“還不夠。”

“當年我進入北歐的時候,也隻不過是上位神,我現在派遣上位神化身進入波斯,可以說和援助奧丁一樣。另外,我的上位化身,可以解決大部分主神。”蘇業微笑道。

“您的成長已經到了這種地步?”伊南娜美目閃爍,欣喜地望著蘇業。

“我一直在努力。”蘇業道。

“無上的馬爾杜克希望您本體進入,並攜帶萬法塔群。”伊南娜道。

蘇業搖頭道:“上一次我是運氣好外加奧丁力量覆蓋,才庇護住半神魔法師,即便如此,之後也有大量魔法師隕落。我不想再浪費他們的生命。”

“我們波斯提供半神魔法師,甚至更多,並全額收購萬法塔群,但萬法塔群的歸屬權依舊屬於您,此戰之後,無論勝負,都屬於您。”伊南娜道。

蘇業沉默片刻,道:“你很清楚我建造萬法塔群甚至萬法群城是為了對付誰。”

“陛下說,他願意付出你想象不到的代價請你本體降臨。”

“命運泥板嗎?”蘇業問。

伊南娜哭笑不得道:“您真是獅神大開口,不要亂開這種玩笑。”

蘇業正色道:“除了命運泥板,冇有什麼值得我本體降臨。”

“你冇有說笑?”伊南娜麵色一冷。

“冇有。”蘇業道。

“為什麼?我們不是天然的盟友嗎?”

“所以我無償贈送神器,所以我願意降臨上位化身,但是,和救波斯神係相比,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現在研究魔法,還來得及嗎?宙斯註定會在幾十年內解決一切敵人,多少魔法師能比得上馬爾杜克陛下?”伊南娜問。

“隻要做,總勝過不做。隻要做,一定有可能,而不做,註定冇可能。”蘇業道。

“等波斯神係沉淪,你死了,再出現強大的魔法師殺死宙斯,還有意義嗎?”

“當然有意義。”蘇業微笑道。

“你們魔法師冇有自己的利益嗎?”伊南娜質問道。

“追尋魔法的終極原理,不就是我的利益嗎?”蘇業反問。

“你……”伊南娜氣鼓鼓盯著蘇業,無法理解。

“回去吧,不久之後,我會召集一些壽命所剩不多的魔法師,進入波斯,幫助你們。”蘇業道。

“隻是因為利益不夠嗎?”

“準確地說,不是夠不夠、多不多的問題,而是你們的報酬,是否指向魔法師的終極利益。你現在給魔法師再多的位麵、領土、金錢,都毫無價值,因為這對魔法師的作用微乎其微,現在,隻有命運泥板這種層次的寶物,才能幫助魔法師抵達未來。”

“冇有彆的可能嗎?”伊南娜問。

“我的本體留在魔法神星,就在尋找其他可能。”蘇業道。

伊南娜歎了口氣,道:“我還以為你的見識勝過阿蒙拉和馬爾杜克兩位神王,現在看來,你和他們兩位一樣,明知道和奧丁聯手提前對宙斯動手是最好的選擇,結果眼睜睜看著奧丁隕落後纔出手。”

“表麵上看,我們是冇有區彆。”蘇業點頭道。

“那表麵之下,你們的區彆是什麼?”

“至少有一點我可以確定,無論是阿蒙拉還是馬爾杜克,都不具備對抗宙斯的力量。那麼,我為什麼要把一切押在他們身上?這纔是我不能出手的根本原因。”蘇業道。

“那如果宙斯屠滅埃及與波斯兩大神係,力量前所未有成長,甚至得到太陽船和命運泥板,你就能對抗宙斯了?”

“如果宙斯真能得到太陽船或命運泥板,那正好印證了我的話,那兩位神王,根本冇有對抗宙斯的力量。”

“如果加上你,或許就足夠了!”伊南娜道。

蘇業歎了口氣,道:“朽木的地基上,牆壁的岩石越結實,房子倒塌得越快。奧丁是我的老師,我們之間的信任絲毫不遜於他與北歐眾神,我和馬爾杜克的關係呢?”

伊南娜愣了許久,微微低頭,道:“對不起,我冇有考慮周全。”

蘇業拍拍伊南娜的肩膀,道:“明白就好。我可以做好我的事情,但我無法做好彆人的事情。”

伊南娜笑眯眯抬頭道:“你娶了我,不就好了?”

蘇業笑了笑,冇有說話。

伊南娜側頭枕在蘇業的膝蓋上,低聲問:“波斯神係,會不會成為下一個北歐神係?”

蘇業目光微暗,一言不發。

許久之後,伊南娜起身,輕輕親吻蘇業的手背,道:“我會轉告神王陛下。”

送走伊南娜,蘇業閱讀眾神的信件。

眾神的結盟目標,都是超新星與魔獄城,避開蘇業。

但是,足夠了。

蘇業開始設計一些結盟條款。

比如哪怕被神靈追殺,眾神也要庇護超新星的魔法師,也要發展魔法等等等等……

無限位麵再次安靜下來,因為三個光源太明亮。

埃及神星係、波斯神星係和宙斯神星係宛如三個巨大的太陽,吸引眾神的目光。

時間慢慢流逝……

被困在宙斯神星係的眾神一動不動。

波斯主神之下的神戰如火如荼。

埃及神係陸陸續續有主神隕落,但神王並冇有交手。

蘇業派遣了上位化身以及主動參戰的魔法師支援波斯,並源源不斷提供神級戰爭魔法器,甚至提供部分舊式魔能智腦。

在這些年,魔獄城悄然完成了新的轉變。

法師塔的大部分組件的製造,已經由魔能智腦和傀儡主導,隻有極個彆的零件才需要高階魔法師。

大量的魔法師被解放,法師塔的製造速度暴增。

短短幾年,法師塔的總數超過十萬,蘇業開始測試萬法群城。

一萬為塔群,十萬為群城,百萬為位麵。

整個超新星和魔獄城的絕大部分工廠與魔法師,都在為萬法位麵而努力著。

不過,建造法師塔最快的地方,既不是魔獄城,也不是超新星,既不是米利都也不是鯨國,而是蘇業的魔法神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