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著大量的信民魂晶撒下去,這些天生超過常人的魔法信民高速成長。

在魔法神星上,蘇業一念所及,創造萬物。

大量在外界需要建造數個月甚至數年的工廠和設備,蘇業隻需要一天就能完成。

魔法器大陸原本多元發展,但為了法師塔,大多數工匠魔法師、研究院和魔法工廠改為法師塔服務,被戲稱為法師塔大陸。

在不斷積累法師塔的同時,蘇業對星空係魔法和黃昏係魔法的研究也不斷加深。

在創世之地開啟快到90年的時候,星空係魔法終於建立起完整的體係,有了原理,有了框架,魔法師們隻需要填充拓展。

由於三個黃昏戰場的原因,眾神逐漸不再關注創世之地。

因為,創世之地的神靈分神幾乎全部隕落。

創世之地。

如果從高空看去,整個創世之地幾乎所有的大陸以及海底群落,都被漆黑的古魔占據。

隻有一座大陸與眾不同。

魔法大陸。

無數移動的黑點從四麵八方,湧向這座與眾不同的魔法大陸。

這裡,屹立著創世之地最後的九座城市。

除了中心的眾神之城,其餘八座城市已經易手幾十次,每一次城市被攻占,魔法師們都會拚儘全力搶回來。

現在,魔法師們牢牢守住八座城市。

八座城市的神靈分神,已經全部隕落

每一個隕落的神靈分神,在臨死前都下達一道神諭,轉信蘇業,成為蘇業的子民。

最中心的眾神之城,除了蘇業的神殿,所有神殿都已經淪為廢墟。

古魔多次破城,但又被多次擊退。

在這種來來往往的拉鋸戰中,眾神的雕像本體被陸續摧毀。

偌大的眾神之城,隻有蘇業一個人的分神鵰像孤零零地豎立在眾神殿堂中。

過了今天,創世之地的第901年就會到來。

蘇業分神麵無表情,他自己都冇想到,自己竟然有機會支撐到這一天。

在五年前,魔法大陸降臨了一尊中位古魔神。

中位古魔神展示了難以想象的威能,成為九連城不斷被攻破的罪魁禍首。

幸運的是,在三年前,蘇業孤注一擲,使用了禁忌的微蟲魔法,成功侵占三尊下位古魔神的大腦,將其控製,徹底轉變為微蟲古魔神,潛伏在古魔群。

在微蟲古魔神的幫助下,蘇業指揮無數生物法師塔,最終殺死中位古魔神。

之後,魔法師們搶走中位古魔神的神骸和神巢,展開研究。

其餘大陸的中位古魔神妄圖接手魔法大陸的古魔勢力,但微蟲古魔神各種阻撓,最終其他大陸的古魔神妥協,隻派遣下位或之下的古魔。

之後,蘇業以一己之力,承受整個創世之地的進攻。

古魔數量激增,倒逼魔法師們不斷成長進步。

現在,法師塔已經成為一個個怪物,一邊吞噬無窮無儘的古魔屍骸,一邊成為最優秀的加工廠,製造各種各樣的魔法器,培養大量的微蟲。

現在,魔法大陸的三百下位古魔神中,三分之一是微蟲古魔神。

為了不引發懷疑,這些微蟲古魔神陸續死亡,死亡後會侵占下一個古魔神的軀體。

蘇業與魔法師們一直在建構更強大的法師塔力量,但因為各種原因,一直無法完成。

那頭中位魔神的神骸與神巢,補全了最後一塊拚圖。

夜幕降臨,古魔潮水般退去。

魔法師們長長鬆了一口氣,九座城市的大軍開始整備和休息,並籌備創世節。

部分魔法師則通過刻畫無形法袍來休息。

蘇業把傳奇大師必須刻畫無形法袍的傳統,帶到了創世之地。

這九百年裡,創世之積蓄了數不清的魔源徽章與無形法袍,那些最強大的魔法師之所以能殺死下位甚至中位古魔神,大量疊加的無形法袍起到關鍵的作用。

百萬無形法袍,足以削弱中位神七成的力量,效果非凡。

黑夜漫漫,在黎明到來的一刹那,天降群星。

蘇業分神靜靜望著天空滑落的星辰,相似的星辰,之前出現過。

中位古魔神。

三顆大星落在魔法大陸。

三尊中位古魔神的怒吼聲,傳遍整座魔法大陸。

“啟動,巨獸法師塔!”

經過九百年的積累,生物法師塔的總量,已經超過千萬!

每一座城市中,過半的法師塔彙聚到一起,並外放無數的觸鬚、絲線、肉管等等,糾纏在一起。

每十萬座生物法師塔,彙聚為一座新的法師塔。

不過十幾分鐘,一頭頭形色各異的巨獸出現在不同的城市,足有六十頭。

有的彷彿大象,有的宛如巨龍,有的好似巨人,有的狀如史萊姆,有的好似巨鷹……

這些巨獸形貌不同,但有兩個相同點。

一是巨大,最小的巨獸,體長也超過萬米。

二是,每一頭巨獸身上,都長滿十萬隻藍色的眼睛,彷彿從噩夢中走出來的邪神,令人全身發毛。

每一隻眼睛,都是一顆塔頂寶石。

遙遠的古魔大營。

多骨魔神哈格拉耶三千米的龐大身軀臥在菌毯之上,他宛如一頭全身被骨骼與尖刺包圍的巨虎,滿意地掃視前方跪下的古魔。

與此同時,他的身體流淌出粘稠的墨綠色液體。

那些墨綠色液體彷彿有生命的血肉一樣,吞噬一座又一座血肉塔巢,融為一體。

一個小時後,一座巨樹般的超巨型神巢屹立在這處古魔大營之中。

哈格拉耶舒舒服服躺在神巢的樹冠位置,不斷接收古魔們傳遞的資訊,分析局勢。

很快,哈格拉耶咧開嘴,麵露輕蔑之色。

但是,他的表情突然僵住。

整整二十頭長滿眼睛的巨獸降臨,高懸天空。

哈格拉耶與所有古魔驚駭地望著天空,腦子裡冒出相同的念頭。

這是哪一支多眼古魔的族群?

氣息不夠強,但……好多。

嗡……

所有巨獸法師塔急速蠕動,體表的十萬眼睛竟然開始流動,聚集到一麵。

萬眼如鏡。

整整兩百萬隻巨眼齊齊一眨,兩百萬束顏色各異的光芒飛出,打在哈格拉耶身上。

哈格拉耶隻來得及發出一聲慘叫以及啟動最基本的防護能力,便深受重創,昏死過去。

其餘古魔神慌忙攻擊,但是,他們的攻擊落在巨獸法師塔上不痛不癢。

製住哈格拉耶,巨獸法師塔開始狂轟濫炸,近乎清空大營後,帶著哈格拉耶和神巢以及大量屍骸離開。

眾神之城地下的古魔研究院中,多出三尊中位神古魔和中位神巢。

魔法之城,正式對古魔發起大反攻!

各大陸的古魔各自為戰,但是,蘇業卻不斷集中巨獸法師塔,抓捕或殺死一頭又一頭古魔神,收繳一座又一座中位神巢。

整個創世之地的古魔魔心惶惶,四處逃竄躲避。

隨著不斷研究中位古魔神,魔法師的實力再次出現十倍速的成長。

怪異的是,所有魔法師哪怕再強,也無法突破半神層次,始終冇有魔法神靈。

但是,魔法師們並不氣餒,不斷探究魔法的本質與古魔的原理,不斷創造更強的法師塔。

魔法師的下一個小目標,是控製中位古魔神。

暗中,微蟲魔法侵蝕一個又一個下位古魔神、古魔偽神與古魔半神,甚至開始侵蝕和控製魔神塔巢。

這些微蟲古魔繼續潛伏。

無限位麵。

在無限位麵意誌降臨饋贈的那一刹那,眾神驚駭地望著至高之巔那濃鬱得化不開的彩色光團。

光團一閃即逝,消失在眾神的視野中。

眾神炸了。

各地眾神紛紛討論,地獄主神緊急召開會議。

蘇業化身前往,一言不發。

“到底發生了什麼?在創世之地的眾神分神不是死光了嗎?怎麼還會降下第九次位麵饋贈?”

“到底是誰活到最後?是誰?”

“關鍵隻活下一個神靈,這十年積累的所有饋贈,全都給了一個神靈!如果是主神,必然晉升近神王。如果是近神王,很可能晉升神王!到底是誰?”

不止地獄神係,所有神係都亂了套。

這件事的意義太重大了。

因為之前創世之地開啟,撐到九十年隻是傳說,根本冇有任何證據,許多神靈懷疑根本冇有神靈撐到九十年。

但現在,一個活生生的神靈撐到了,獨享十年的饋贈。

如果再撐過十年會怎麼樣?

陰謀之主道:“這件事情,說簡單也很簡單,我們想一下,這百年中,誰的晉升速度最快?”

魔力女神赫卡特立刻道:“當然是焦慮魔神,我懷疑他早就能晉升主神,但一直壓著力量不晉升。”

“你不要血口噴神!我的分神早就潰散!”焦慮魔神暴跳如雷。

“你們看,焦慮魔神平時和和氣氣,這是被我發現真相,所以惱羞成怒。”赫卡特道。

“你胡說,我晉升上位魔神完全是靠運氣,不可能晉升主神!我是全無限位麵最弱的神靈!”焦慮魔神的八字眉深深皺起。

眾神無奈望向這個傢夥,真是神靈中的異數。

陰謀之主突然扭頭看了看蘇業,一言不發,又扭回頭。

接著,萬骨殿堂出現無比怪異的一幕。

一尊又一尊魔神就跟商量好似的,看一眼蘇業,然後扭回頭。

蘇業的成長,可比焦慮魔神快太多太多。

短短百多年間,從凡人到主神。

關鍵蘇業有前科。

當年出現時空鐘樓的時候,蘇業就假裝跟自己無關,結果被眾神識破。

蘇業,是地獄黑凰眷顧者,地獄意誌在保護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