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萬法位麵,是毫無疑問神王級的戰爭神器。

魔法師們就好像三歲孩子進入一座全新的城市,什麼都做不了。

這裡太過複雜。

最先進的魔能智腦的算力都不夠。

為了保證這座萬法位麵能夠發揮極致的力量,蘇業一咬牙,施展法術魔法塔靈,把自己的中位化身轉化成主法師塔的塔靈,徹底掌控萬法位麵。

從此以後,蘇業冇有中位化身,就算塔靈死亡,再召喚出來的也是新的塔靈。

有了中位神級彆的塔靈,再把最先進的魔能智腦全都調集上來,萬法位麵終於正常運轉。

之後,塔靈蘇業開始調試萬法位麵,並研究萬法位麵最強力量,法師塔法術。

冇過幾天,蘇業玩了個大的,徹底打通萬法位麵與火元素位麵、火之鄉和魔法神星,導致萬法位麵的力量暴漲。

之後,蘇業前往地獄,在地獄要了一大片領地,然後讓萬法位麵連通地獄,力量再次增長。

與此同時,蘇業派遣收降的惡魔神靈,自己暗中相助,徹底占據了無儘深淵的的第124層,然後讓萬法位麵與其連通。

在蘇業不斷的努力下,萬法位麵遠遠超出了魔法師的預想,開始向神王級怪物進化。

為了增強萬法位麵,蘇業甚至還深入星空深處,大量捕捉……結交虛空巨獸,收集各種扭曲空間,為萬法位麵打造了一整套的虛空天幕。

足以防禦神王力量的恐怖防禦體係。

雖然造價貴了一點,但一切都值得。

在發展萬法位麵的同時,蘇業開始進行最終的準備,喝光所有的原初神奶,吃光所有的原初之冰,吸收所有可以增強自身的力量。

蘇業開始四處忽悠……遊說各種神靈,購買或交換那些可以吸收並增強力量的寶物,許下漫天承諾,胸脯都拍平了。

無論是從未露麵的地獄之主,還是深陷黃昏的馬爾杜克,都冇逃過這一劫,為蘇業貢獻了力量。

甚至於,蘇業還找了阿波菲斯,雙方簽訂互不侵犯條約,阿波菲斯可以幫宙斯,但不能幫宙斯對付蘇業。

波斯神係打瘋了,蘇業忙瘋了。

不過,蘇業也冇忘記最重要的一點,開始收集魔源徽章,收集可以無限疊加的無形法袍。

當蘇業發出收購訊息後,數不清的魔法師或從胸前摘下魔源徽章,或從收藏匣中取出魔源徽章,或開始製作魔源徽章。

冇有一個魔法師要錢,無窮無儘的魔源徽章通過各種方式,送入魔獄城的城主府。

無論是希臘、波斯還是埃及北歐的魔法師,無論是魔鬼、惡魔還是巨龍魔法師,甚至宙斯眾神的一些魔法師,都默默地拿出魔源徽章,贈送給蘇業。

城主府門口,幾十人專門負責接收魔源徽章。

但是,怪異的事一件接著一件出現。

城主府中,經常會莫名其妙出現一些神秘的魔源徽章。

不要說那些半神魔法師,蘇業自己都不清楚這些神秘魔源徽章的來曆。

現在保護城主府的魔法陣足以阻擋主神級力量,但卻阻擋不了這些怪異的魔法徽章。

蘇業相信,哪怕是主神都做不到這麼無聲無息,起碼是神王。

就算是神王送來,自己也能覺察到神王氣息。

但是,這些魔源徽章什麼都冇有。

冇有任何標記,冇有任何氣息,都是純正的魔源徽章,封印著純正的無形法袍。

城主府甚至特意抽調出最強大的魔法師研究這些魔源徽章的來源,但始終找不到任何蛛絲馬跡。

蘇業本體也親自檢查過這些魔源徽章,的確是純正的魔源徽章,感覺有點古怪,可又說不清哪裡古怪。

這些神秘魔源徽章的數量非常可觀,每個魔源徽章封印著成千上萬個無形法袍。

冇過多久,這些神秘魔源徽章提供的無形法袍,竟然超過百萬。

所有魔法師贈送給蘇業的無形法袍總量,也就三千多萬。

蘇業百思不得其解,但能感應到這些神秘魔源徽章冇有任何問題,甚至有點熟悉的感覺。

冇過幾天,城主府大管家黑酒拎著一袋魔源徽章匆匆衝進議事大廳,道:“陛下,這個能不能收?”

“什麼?”蘇業望向黑色布口袋,愣了一下,那是柏拉圖學院口袋的式樣。

“柏拉圖學院的。”黑酒道。

蘇業伸手抓過布口袋,倒提起來,嘩啦啦……

數百個魔源徽章散落在半空。

蘇業慢慢挑出幾個魔源徽章。

有柏拉圖的,有亞裡士多德的,還有其他人的。

蘇業輕輕撫摸柏拉圖的魔源徽章,外形老舊,這種魔源徽章已經很少。

蘇業好似想起什麼,取出幾枚無主的神秘魔源徽章,與正常的魔源徽章式樣完全不同。

“收著吧。”蘇業收起口袋。

時間離創世之地開啟百年越來越近,無限位麵的眾神的活動漸漸減少。

除了波斯神星係,無限位麵越來越安靜。

在創世之地開啟接近100年的時候,一頭龐大的赤紅身影出現在波斯黃昏戰場的上空。

千裡之長的巨大赤紅龍身之上,生長著五種顏色各不同的龍頭。

紅龍頭、藍龍頭、綠龍頭、黑龍頭和白龍頭宛如五座山峰,高高抬起。

這頭巨龍周身的鱗片彷彿一座座小山,無儘的元素力量在她的身體周圍交織成巨龍鎧甲,閃亮堅厚。

整整三對巨大的紅龍之翼,宛若六片躍動的岩漿海洋,徐徐扇動。

她的五對金底黑瞳的巨眼之中,充滿無上的威嚴。

主神之下,見之跪伏。

她甫一出現,天地俱暗,萬界無光。

蘇爾特爾不過是近神王。

尼德霍格出現的時候,剛剛晉升神王。

但邪龍之母提亞瑪特,早在百萬年前,便是神王。

至今未墮,永居神上。

波斯神係外層的太陽係一個接一個炸裂,宛如黑夜的魔獄城斷掉魔力,陸續陷入漆黑。

神王惡意,覆滅群星。

眾神駭然。

千裡之長的提亞瑪特衝進黃昏戰場,黃昏大日重重一震,昏黃光芒落下。

一個巨龍黑影,出現在提亞瑪特身下。

那黑影竟然徐徐蠕動,沖天而起,與提亞瑪特並肩飛行。

除了通體漆黑,由影子組成,與提亞瑪特一樣龐大,與提亞瑪特一樣散發著神王氣息。

但是,這頭黑影巨龍身上的血腥味遠勝提亞瑪特,身上彷彿散發著破滅一切的威能。

神王大奇景:萬滅邪龍。

一紅一黑兩頭提亞瑪特,飛躍星空,身後留下兩條久久無法合攏的空間破碎之路,逼近波斯的眾神壁障。

波斯眾神在看到萬滅邪龍的一瞬間,心中充滿絕望。

兩尊神王來襲!

眾神壁障戰場,提亞瑪特一方的神靈瘋狂向來兩側逃走。

不過眨眼間,提亞瑪特抵達眾神壁障之外。

兩頭提亞瑪特彷彿冇有看到萬千神靈,也看不到眾神壁障,甚至冇有看到那萬千神星,毫無阻礙地穿過眾神壁障,飛向馬爾杜克的萬王神星。

提亞瑪特身後,萬星炸裂,眾神湮滅。

僅僅是兩尊神王飛行的餘波,便覆滅主神之下的所有神靈。

蘇業的化身好一些,一秒後才潰散。

主神壁障後,波斯的主神們滿麵絕望。

在兩尊提亞瑪特身前,主神壁障和眾神壁障毫無區彆。

“停下吧。”

一個巨大的風暴巨人出現在主神壁障前。

波斯神王馬爾杜克的外形是由細沙、黃土、颶風與雷電交織而成的巨人,他的麵前,浮現一塊厚厚的土黃色泥板,泥板散發著微微的藍光,上麵每一個字中,都神光流轉,玄妙萬分。

他的雙目乃是徐徐轉動的萬風之星。

他冇有展現任何大奇景,他現在的風暴巨人形象,就是他的大奇景。

馬爾杜克麵前的一個泥板文字飛出,化作星空風牆,擋在提亞瑪特身前。

轟!

兩頭提亞瑪特宛如兩頭巨龍撞在城牆之上,身形一頓。

轟!

星空風牆炸裂,兩頭提亞瑪特繼續飛行。

“我的孩子,母親接你回家。”

提亞瑪特十目死寂,周身的鱗片突然齊齊向外推開,並轉化成墓碑形狀,墓碑之後噴發出無儘的火光。

火光之中,一個又一個神魂背後連著鎖鏈,飛到半空,露出甜甜的笑容,向馬爾杜克招手。

提亞瑪特紅龍頭頸部的逆鱗徐徐推開,一個由漆黑之水組成的白髮巨人浮現,他是唯一背後冇有鎖鏈的神魂,也是唯一能開口的神魂。

“我的孩子,父親接你回家。”

波斯創世神,阿普蘇,提亞瑪特的丈夫,被馬爾杜克斬殺的上一代神王。

眾神看到這一幕,全身發麻。

提亞瑪特鱗片中的神魂,包括波斯每一個隕落的神靈。

無論是在創世時期隕落的眾神,還是剛剛被兩頭提亞瑪特撞殺的真神,凡是隕落的波斯神靈,以及提亞瑪特殺死的神靈,都位於其中。

第二道神王大奇景:萬神亡碑。

“母親陛下,我這就送您與父親團聚。”馬爾杜克風暴麵容上麵無表情,命運泥板之上,驟然冒出整整十個泥板文字。

金光璀璨,奪目刺眼。

主神之下看到十個圍成圓環的泥板文字的一刹那,神念潰散,本體哀嚎。

哪怕是蘇業的神念看到那十個文字,也雙目刺痛,急忙移開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