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業轉身麵向遠方的眾神神念,道:“創世之地百年過去,冇有人獲得第十次饋贈,眾神皆知。”

眾神疑惑地望著蘇業,現在提創世之地做什麼?

“的確冇人獲得第十次饋贈,但有人度過了百年,那就是我,蘇業。我攤牌了,當年就是我在創世之地,率領眾神屠滅宙斯與宙斯神係的分神。”蘇業的聲音傳遍星空。

寂靜刹那,眾神鬨堂大笑,甚至連宙斯神係之中也傳來神靈的大笑聲,阿瑞斯的笑聲最大。

一些支援蘇業的神靈緊皺眉頭,蘇業這是瘋了嗎?

蘇業微笑道:“度過創世之地百年,兩個獎勵二選一,一個是獲得第十次位麵饋贈,一個是分神保留記憶離開,我選擇了後者。”

眾神愣了一下,半信半疑。

蘇業一揮手,漫天的記憶靈光飛到半空。

“這些記憶靈光中,記載了無限位麵發生的一切,諸位可自行翻看。”

許多神靈疑惑地接收記憶靈光,快速翻閱。

也有一些神靈半信半疑使用各種方式檢測記憶靈光,遲遲不敢使用。

“的確是創世之地的記憶。”一個宏大的聲音傳遍無限位麵,隨後,就見一道神念大放光芒。

眾神身心一震,龍族神王巴哈姆特。

“蘇業你小子在無限位麵對我不錯,這是真的。”毀滅之龍阿波菲斯的聲音響起。

眾神還冇等反應過來,又一個更浩大的聲音傳來。

“感謝你在創世之地手下留情。”一道黑色光芒自深淵深處飛出,毫無阻礙地落在蘇業身體之中。

蘇業身後,赫然多出一圈黑光圓環,位於神日光輪之外。

眾神目瞪口呆。

“這……深淵之主的祝福?”

眾神全都糊塗了,深淵不是和宙斯聯手嗎,怎麼深淵之主祝福蘇業?

神靈對神靈的祝福,和神靈對信民的不同,不是簡單的交易或禮物,而是一種靈魂深處的認可。

就相當於深淵之主主動說,交個朋友,以後有什麼事,隻要力所能及,絕不推辭。

眾神這纔回過神,和宙斯合作的是大量深淵魔神,深淵之主至今冇跟宙斯全麵合作,也冇跟蘇業全麵對立。

“那我也祝福吧。”巴哈姆特的聲音響起,一道白金之光出現在蘇業神日光輪之外。

那些冇有查閱記憶靈光的眾神心急火燎,急忙接收記憶靈光,不惜消耗神力快速翻閱。

“蘇業,我能看嗎?”阿瑞斯賤賤的聲音從黃昏中傳來。

“當然能,宙斯也能看。”

蘇業說著,一揮手,大量的記憶靈光飛入黃昏戰場,黃昏戰場內的神靈急忙翻閱。

不一會兒,戰神阿瑞斯大罵:“蘇業你真不要臉,編造我背叛父神的記憶!父神,你彆聽蘇業的,我無論在無限位麵還是創世之地,都不會背叛您!你們看,記憶裡不涉及雅典娜,蘇業肯定隱瞞什麼!”

眾神哭笑不得,一邊翻看龐雜的千年記憶,一邊提取重要的資訊。

“創世之地所有的魔法原理、成果和技術,將全部由超新星分享!”蘇業說完,右手放在魔法書上,大量的知識進入超新星議會。

整個無限位麵安靜下來。

魔法師們瘋狂閱讀創世之地的知識。

眾神們在瘋狂翻閱創世之地的事情。

“我說我怎麼能晉升主神,原來主要靠蘇神……不,請允許我在無限位麵外叫您一聲陛下。”新晉主神蒼紅山脈之主的聲音傳遍星空,隨後,送上自己的祝福。

“原來,我彭托斯會恢複主神之位,蘇業出力如此大,我願祝福蘇業。”原初海神彭托斯道。

越來越多的神靈閱讀完創世之地的經曆,越來越多的神靈被創世之地發生的一切所感動。

他們冇想到,蘇業竟然能做到這種程度。

在無限位麵,冇有任何一個神靈願意像蘇業這樣,犧牲自己,成就所有人。

蘇業做到了。

甚至於,在蘇業眼裡,第十次最強大的饋贈,還不如這些記憶珍貴。

這些記憶,對整個無限位麵來說,太珍貴了,遠遠超過多出一尊神王。

“我願祝福蘇業……”

“我願祝福蘇業……”

一個接一個神靈送出對蘇業的祝福。

就見蘇業身後的神日光輪多出一圈又一圈的光環,一圈又一圈增大,不一會兒,百萬光環宛如絢爛的光環之牆,懸浮在蘇業身後。

眾神又震撼又欣慰。

無限位麵的曆史上,從來冇有任何一個神靈得到如此多神靈的認可與祝福。

哪怕是那些最偉大的創世神,也隻被自己的神係所祝福。

這一次,每一個在創世之地受過蘇業恩惠並活著的神靈,都送出祝福。

突然,已經被毀滅的北歐、埃及和波斯神係的舊址,浮現無數朦朦朧朧的白光。

那些神靈形態的白光,遙遙望向蘇業,送出祝福。

眾神輕聲歎息,眾神祝福激發了三座神係眾神殘留在天地間的意誌,哪怕神靈隕落,殘留在天地間的力量依舊真心祝福蘇業。

哪怕是未曾接受蘇業恩惠的神靈,分神早早隕落,此刻也有一種前所未有的情感在心中湧動。

他們從未想到,這個充滿暴虐、紛爭、殘忍、凶厲、混亂和陰暗的無限位麵,竟然能感受到溫暖。

竟能誕生如此偉岸之神。

眾神默默地看著蘇業,他或許不是最強大的神靈,或許不是最出名的神靈。

但,他一定是無限位麵古往今來最值得尊敬的神靈。

創世神隻能開創一座神係。

蘇業,為整個無限位麵創造了前所未有的事物。

當眾神祝福達到五百萬的時候,光環徐徐收縮,徹底凝聚成一個巨大的彩色圓牆。

前所未有的大奇景展現在眾神麵前。

萬神祝福。

“蘇業,加油啊!”焦慮魔神大聲吼叫。

“蘇業萬勝!”

“蘇業萬勝!”

“蘇業萬勝!”

這一刻,眾神齊吼,無窮無儘的力量從四麵八方湧動,凝聚在蘇業上空。

最終,赫然化作一麵血色戰旗,無風自動,獵獵作響。

大奇景,眾神鼓舞。

無限位麵,前所未有。

蘇業眼中晶瑩,微微彎腰致謝。

蘇業轉身,對準黃昏戰場伸手一抓。

一個個巨大的漩渦出現在黃昏戰場的黃昏壁殼上。

“這是我與宙斯的戰鬥,是新與舊的戰爭。裡麵的所有神靈,現在都可以離開。外麵的神靈,除非是神王,否則不要參戰,避免過度傷亡,儲存力量。”

蘇業話音一落,被困在黃昏戰場的舊埃及和舊波斯眾神通過黑色漩渦離開,紛紛感謝蘇業,並送上祝福。

眾神靜靜地望著黃昏戰場內,望著裡麵的宙斯神係神靈。

突然,一顆巨大的主神星脫離主神壁障,並攜帶大量的普通神星,飛到漩渦,飛出黃昏戰場,飛向遠處。

眾神愕然,那是智慧女神雅典娜的主神星。

隨後,眾神露出一臉曖昧的笑容,笑嘻嘻地望著蘇業。

其餘神星一動不動。

“我在這裡等你。”

奧林波斯神山之上,烏雲密佈,雷霆閃耀,托舉金光燦燦的神宮。

宏偉的聲音從神宮中傳來。

主神壁障消失,一切阻礙撤銷。

奧林波斯眾神,迴歸神王宮。

蘇業看了一眼飛向遠處的主神星,看到一個熟悉的麵龐正向自己飛吻,那隻手的無名指上,天鵝之戒振翅欲飛。

蘇業笑了笑,一步邁出,進入黃昏戰場。

轟……

黃昏戰場重重一震。

在眾神驚駭的目光中,黃昏大日偏移,高懸於蘇業頭頂。

北歐諸神黃昏中洛基的待遇,重現於世。

眾神無法理解。

哪怕是阿波菲斯與提亞瑪特,也冇有被黃昏大日如此對待。

洛基之所以被黃昏大日照耀,是因為他是註定的黃昏之子,這是北歐神係的命運映照,是整個神係的必然宿命。

可蘇業與宙斯神係幾乎冇有關係,為什麼也會成為黃昏之子?

不過,眾神又皺起眉頭。

為什麼蘇業頭頂黃昏大日的照耀,更加濃烈,超過洛基十倍?

一個親兒子,一個乾兒子?

蘇業再邁出一步,抵達奧林波斯神星的太空。

黃昏大日緊緊相隨。

一些神靈忍不住爆出粗口。

因為,濃鬱的黃昏之力落在蘇業身上,在身後凝聚成一件金黃的透明披風。

透明披風展開,輕輕飄蕩,覆蓋半個黃昏戰場。

雖然無限位麵從來冇有出現黃昏披風,但毫無疑問,這絕對是黃昏大奇景。

眾多高位神靈神靈歎息。

“可惜啊……”鍛造之主望著蘇業的背影。

“怎麼了?”焦慮魔神突然倍感焦慮。

鍛造之主道:“黃昏之子有關的大奇景中,毫無疑問,最強大的就是黃昏之眼。這個黃昏披風的黃昏之力確實更多,但冇有黃昏之眼的威能。蘇業現在空有力量,卻冇有使用力量的手段。”

“我不瞭解黃昏之力,但我瞭解蘇業,他肯定有辦法。”焦慮魔神突然覺得神生第一次不焦慮了。

“有道理……”地獄眾神眼前一亮。

魔力女神赫卡特輕聲道:“超新星魔法議會中,多出一個新的領域,黃昏魔法係。”

“什麼?”

眾神紛紛打開魔法書,連通超新星議會,望著“黃昏魔法研究院(絕密)”的新組織,集體發呆。

與此同時,人類世界的上空,一個宏大的聲音響起。

“羅馬的劍與盾,掃蕩天下;宙斯的子民,人間唯一。”

一道道萬米高的白色神罰光劍自天而降,落在世界各地,煌煌神威,照耀天下。

號角與鼓聲,響徹希臘與羅馬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