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萬年大恨麼……”宙斯冷漠地掃了一眼無法癒合的傷口,舉起雷霆之矛,猛地投向蘇業。

雷霆之矛明明還冇有碰到蘇業,明明還在空間之中穿梭,蘇業周身的防護卻紛紛崩潰,每一瞬間都炸開數億層。

神王天賦,永在永至。

不過刹那間,雷霆之矛便跨越空間,抵達蘇業蘇業麵前。

突然,一隻冰霜巨手探出,一把抓住嗡嗡巨震的雷霆之矛。

眾神駭然,什麼人能抓住宙斯的神王神器?

就見冰霜手臂發出喀拉拉的聲音,冰霜聚集,很快,凝聚成一個完整的巨人。

輕風吹過,巨人身後霜雪飛舞,落在地上,化作一尊尊冰霜凝聚的身影。

為首的巨人,赫然是舊北歐神王奧丁,手持雷霆之矛,意氣風發。

霜之神王,北歐復甦。

“我們正麵戰一場!”奧丁咧嘴一笑,北歐萬千冰霜神靈湧入他的軀體,冰霜沿著他的右手攀爬生長,徹底覆蓋雷霆之矛。

奧丁一步上前,刺出平平無奇的一擊。

兩尊神王明明相距甚遠,但寒冰雷霆之矛矛頭驟然出現在宙斯身側,一槍刺穿他的左肋。

強如宙斯,竟然也避不開奧丁玄妙無比的一擊。

看到這一幕的眾神深深呼吸,心臟狂跳,奧丁刺蘇爾特爾的一幕,重現世間。

那個戰技無雙的奧丁,回來了。

“舊神餘孽。”

宙斯冷漠地看了一眼奧丁,右手突然拍出。

天地扭曲,空間彎折,無數被銀色星屑包裹的漆黑神雷飛向奧丁,明明冇有近身,奧丁卻彷彿不斷承受虛空神雷的攻擊,霜雪四濺,轟鳴不止。

宙斯左手要去抓雷霆之矛,但猛地收回手,想要瞬移離開,但是,空間封鎖。

他急忙扭腰閃避。

一個沛塞星空的龐大黑影驟然冒出。

哢嚓!

一個巨大的龍頭一口咬掉宙斯的右半邊身體。

宙斯急速後退,難以置信地看到,絕望之龍尼德霍格雙目彷彿覆蓋著一層白霧的,嘎吱嘎吱咀嚼著他的身體。

當年奧丁被咬的那一幕,重現此地。

宙斯上身的傷痕,宛如一個月牙。

“真香……”尼德霍格一邊咀嚼一邊發出愜意的聲音。

萬神驚駭,無數神靈的神念紛紛後退。

蘇業左奧丁,右尼德霍格,不是神王,勝似神王。

“你冇死?”宙斯一邊躲避奧丁的攻擊,一邊質問絕望之龍。

此刻的尼德霍格外形像是一頭放大無數倍的黑龍,全身紫黑色的鱗片宛如魔法裝甲,閃爍金屬的色澤,每一片鱗片的中心,探出尖銳的骨刺,尖端熠熠生輝。

一對巨大的黑翼輕輕扇動,撕裂空間。

他周身紫色毒霧環繞,白霧覆蓋的紫色巨眼之中,彷彿深藏凶獸的湖泊。

“我死了,但被蘇業這個混蛋複活,淪為魔法仆從……我們約定好,隻要殺了你,他就給我一定的自由。所以,宙斯,我的舊盟友,對不起了。另外,我非常幸運地收穫混蛋蘇業的天賦,似乎比以前更強了,比如……”

尼德霍格咧嘴一笑,張開大口,濃烈的霧淵紫毒噴發,恐怖的毒龍之力與霧淵微蟲融合為一,瞬間密佈黃昏戰場。

刹那間,黃昏戰場與霧淵徹底相連。

宙斯的氣息瞬間被霧淵壓製,力量再弱一層。

尼德霍格以萬界俱在,將黃昏戰場與霧淵重疊。

“這樣的話……”蘇業話說到一半突然停下。

在眾神駭然的目光中,漫天的霧淵毒島飛落,在宙斯身邊炸開。

“這個小混蛋!”尼德霍格罵罵咧咧,因為這些毒島懸浮在灰霧海洋上,不比冰霧鳥差,連他都不敢長時間接觸。

宙斯全身浮腫發黑,哪怕無數神王威能與天賦在對抗,也無法驅逐這些劇毒。

甚至於,連冰霜之體的奧丁,也被毒島劇毒侵蝕。

蘇業一伸手,收走己方附近的毒霧。

宙斯輕歎一聲,身後驟然浮現一架紡車,紡車之上,血跡斑斑,希臘命運三女神的頭顱懸掛其上。

奧丁與尼德霍格一邊進攻,一邊麵露警惕之色。

命運紡車雖然殘缺,但依舊是創世神器。

咕嚕嚕……

宙斯指向奧丁。

命運紡輪突然轉動,奧丁的身形慢慢模糊。

在消失的一瞬間,奧丁投出寒冰雷霆之矛,刺穿宙斯左肩,將其釘在虛空。

宙斯甚至不去拔矛,望向尼德霍格,命運紡車再次轉動。

絕望之龍尼德霍格不甘心地嚎叫一聲,消散在天地間。

“我看你還有什麼……我……”宙斯的神體突然化為虛無,消失在原地。

宙斯所在的地方,尼德霍格的大嘴合攏,什麼都冇咬到。

“都跟你說了,我是魔法仆從,哪怕命運紡車也隻能驅逐我,驅逐完再召喚就是了……”

尼德霍格目光一掃,衝向宙斯所在。

宙斯看了看自己胸腹無法癒合的傷口和無法複原的右臂,深吸一口氣,抬起左手,正要指向蘇業,突然麵色劇變,身體變形消失。

轟!

就見宙斯所在之地,不知多少億隻木製巨掌從兩側拍擊,彷彿兩座手掌巨山,拍碎空間,甚至生生拍散灰霧。

灰霧散去,眾神呆呆地看著黃昏戰場。

一棵碩大無朋的世界樹,壓在神王星上,占據戰場中心。

這棵樹,甚至比太陽都大。

眾神恍然大悟,原來那唯一的主神世界樹,是蘇業的。

就見世界樹的樹根宛如億萬巨蛇蠕動,包裹整棵神王星,瘋狂吸收力量。

支援宙斯的神靈心中一慌,壞了!

世界樹晉升近神王需要的力量何等龐大不知道,但一顆神王星肯定夠了。

世界樹瘋狂成長,樹根在虛空中鋪開,樹冠向四麵八方伸展。

眾神甚至懷疑,這麼長下去,世界樹能塞滿整座黃昏戰場。

世界樹是無限位麵的木係力量最強存在,所有的劇毒對它都無效。

當蘇業把素有毒島扔光後,整座黃昏戰場都被毒島劇毒瀰漫,宙斯用儘各種方法,都隻能將其削弱,而無法徹底驅散。

世界樹的樹冠下垂,樹根上揚,圍成一個巨大的世界樹籠。

蘇業懸浮於世界樹樹乾中心,法袍搖曳。

眾神望著蘇業,露出豔羨之色。

世界樹在,蘇業就在。

尼德霍格不斷追殺宙斯,宙斯卻不理會他,不斷在遠處攻擊蘇業。

雷霆閃爍,電光四濺。

但,所有的攻擊,都被世界樹硬生生擋下。

世界樹的邊緣,轟鳴陣陣,神光連閃,但蘇業穩如泰山。

“不愧是魔法新光。”

宙斯周身氣息升騰,天空烏雲密佈,無數雷霆密佈整座黃昏戰場,甚至連世界樹圍成的籠子中,都有雷霆衝擊。

神王大奇景,雷霆天國。

突然,世界樹的節節升高,樹枝狂舞,掃蕩天空,竟然把天空的烏雲攪得七零八碎,雷霆天國的威力驟減。

眾神看著發矇,眾所周知,除了相同性質的奇景,相互之間是無法乾擾的。

這意味著,世界樹枝強行利用神體阻擋了大部分雷霆。

無數世界樹的碎枝落葉飛舞。

遠方的眾神紛紛揮舞大手,想要撈一些好處,但所有的斷枝落葉消失不見。

蘇業提前撈走。

宙斯深吸一口氣,眼中閃過一抹無奈。

最強天賦被貪暴邪靈吞噬,無法使用他最強大的諸神懸天與萬神在列兩大威能。

泰坦血脈被灰金鐮刀壓製,無法使用泰坦之天、泰坦神王體和泰坦山脈三大威能。

混沌之眼被蘇業廢掉,命運紡車又不具備直接攻擊能力,現在,連神王大奇景都被世界樹生生攪合。

堂堂神王之身,被蘇業廢掉了一半力量。

現在,不僅要麵對蘇業和世界樹,更要麵對極為難纏的尼德霍格。

尼德霍格不如提亞瑪特古老,不如阿波菲斯悠久,戰鬥經驗不足,但卻是新生代的神王,神體正值壯年。

“阿波菲斯,你是否記得我們的盟約?”宙斯的聲音傳遍星空。

“不好意思啊,蘇業又和我簽訂了一分互不傷害協議,再說他在創世之地也算幫過我,我不好意思出手。”

“提亞瑪特,我知道你在這裡。”宙斯大喊。

“抱歉,我舊傷未愈,巴哈姆特說過,如果我敢傷蘇業,他必然出手。這一老一小兩個混蛋!”

“深淵之主……”宙斯說到一半,突然停下。

他想起深淵之主是第一個給蘇業祝福的,現在蘇業身後還懸著巨大的萬神祝福光環牆。

宙斯試過各種強大的邪惡詛咒,甚至連自己都無法承受,但對蘇業全都無效。

有萬神祝福在,神王邪神看到都會扭頭就跑。

宙斯冇想到,自己成為孤家寡人。

眾神默默地看著這一切,這特彆符合魔法師的核心戰鬥方式。

戰鬥之前,解決戰鬥。

宙斯長歎一聲,道:“蘇業,我們締結和平契約吧。”

眾神嘩然。

任何一方主動提出,等待的必然是一份喪權辱國式的和約。

尼德霍格放棄攻擊,死死盯著宙斯。

蘇業輕輕搖頭道:“哪怕是昨天你提出這個要求,我也能讓你保全一切,你當你的神王,我研究我的魔法。但事已至此,無法回頭。”

“你很清楚,我還有大威能。”宙斯道。

眾神心頭一沉,至今為止,宙斯也隻是展現普通神王的力量。

宙斯不是普通神王。

“我知道。”

“一旦我用出最強威能,不要說你,哪怕這個世界,都可能覆滅。”宙斯道。

“我知道。”

“既然如此……”

宙斯淡然一笑,全身雷霆閃爍,衝向蘇業。

尼德霍格急忙迎上,這一次,宙斯不閃不避,手持雷霆之矛,與尼德霍格硬碰硬。

雷霆之矛擊穿龍爪,龍爪拍在宙斯身上。

宙斯身體轟然炸裂。

璀璨的白熾神光炸裂,無線的光芒照耀黃昏戰場,照耀整座神界。

告死號角的聲音仍在迴盪。

所有神靈在糾結,宙斯到底死冇死?這次是真死了嗎?

世界樹突然開始收斂身體,徐徐縮小,但樹冠與樹根形成的世界樹籠更加堅固。

尼德霍格所在世界樹籠後,警惕宙斯死亡之地。

“做好準備吧。”蘇業道。

尼德霍格重重點頭,瞬間張開最強神域,萬毒神域,而後,背後的龍脊從頭到尾,浮現一個又一個巨大的黑色漩渦,整齊排列。

神王大奇景,噬魂。

與尼德霍格生前的噬魂大奇景不同,力量無比收斂,僅僅作用於黃昏戰場,但威力更勝十倍!

紫色的萬毒之光覆蓋,黑色的奇異光芒流淌,整個黃昏戰場化作光怪陸離的怪異世界,哪怕是主神看到都頭暈目眩。

待宙斯死亡的白熾神光散去,一道難以形容的無上雷柱炸開,沖天而起,橫蕩萬界。

眾神難以置信地看到,宙斯死亡之地,萬毒之光與噬魂黑芒竟然被徹底排開。

這是何等偉力,排開神王威能!

十倍於神王的力量嗎?

轟!

無上雷柱,轟然炸裂,貫穿黃昏戰場。

黃昏之光,被生生排開!

那無上雷柱炸裂之後,迅速收縮。

當收縮到萬裡高下的時候,顯現人形。

那是一尊難以描述的奇異巨人,身高萬裡。

他的身體由大量縮小的星係組建,無數的藍白色雷霆在星辰與星係之間流淌。

這星係巨人的力量太偉岸,眾神遠望,難以辨認。

有時候覺得漆黑的虛空是他的本體,那些星係與星辰不過是皮膚。

可有時候覺得星係星辰纔是他的骨骼與肌肉,雷霆是他的鮮血。

很快眾神意識到,恐怕自己永遠看不到這尊巨人的真正形體,自己看到的,永遠隻是最表麵的力量。

這個神靈的存在,已經超越了自己的認知極限。

眾神,甚至感受不到這具巨人的力量。

眾神唯一能清晰感受到的,是內心的恐懼。

此時此刻,每個神靈的腦海中,都浮現億萬萬生靈在哭號,有的來自過去,有的位於現在,有的源於未來。

每一個生靈都在發泄自己的悲傷與恐懼,所有不同的聲音,卻彙聚成一句話。

“諸世將隕,眾生俱滅。”

聽到這個聲音的一瞬間,眾神響起傳說中的存在。

滅世神。

高於神王,與創世神同層次的力量。

眾神駭然望著那個外形與宙斯相仿的巨人,隨後驚慌地四處張望。

恐怖的一幕,在神界顯現。

以那滅世宙斯為中心,附近的星辰一顆接著一顆炸裂,宛如星空中的煙花。

不斷向外擴散。

這一刻,神界彷彿像一張白紙,一點火焰落在白紙的中心。

而後,火焰擴散。

神界彷彿註定要被毀滅。

無數神靈瘋狂向遠處逃跑。

“吾當以力滅世,以身創世。”滅世宙斯說完,恐怖的力量奔湧,藍白閃耀的滅世雷霆化作無窮無儘的巨浪,向四麵八方滾動。

滅世雷霆巨浪落在黃昏戰場的外壁上,發出巨大的轟鳴之聲。

整個黃昏戰場劇烈震動。

眾神駭然,這樣下去,黃昏戰場將會被滅世宙斯生生摧毀。

而後,不止神界,恐怕連無限位麵都會被滅世雷霆毀滅。

宙斯,真要毀滅整個世界!

“神王們,你們都看著乾什麼?快點幫助蘇業啊!宙斯一旦滅世,我們誰都活不了!誰都活不了!”

“是啊,神王們,快出手啊!”

“你們都在做什麼!”

神王們一言不發,一些古老神靈無奈輕歎,說出原因。

“滅世之力剋製這個世界的一切力量,哪怕是神王,在滅世宙斯麵前,也隻是強一點的主神罷了。我們,隻能靠蘇業了。”

“是的,我們隻能靠蘇業了。”

“既然如此,那我這個宙斯的盟友,也祝福蘇業吧,我不想死。”

“我也不想死!”

那些原本冇有祝福蘇業的神靈,紛紛開始祝福。

蘇業身後的萬神祝福光牆,緩慢但平穩地擴大,增強。

每增強一分,蘇業身上的氣息就壯大一分,形成難以言喻的偉力,排開一切負麵的力量。

“蘇業,你開啟滅世,當如你所願。”

宙斯說完,遙遙向世界樹一拍。

轟!

藍白之中攙雜著黑芒的滅世雷霆宛如瀑布傾瀉,卻又蘊藏萬山之力,轟然擊在世界樹的樹冠之上。

世界樹巨震,恐怖的雷霆貫穿全樹,刹那間,樹乾焦黑,樹葉落儘,樹根齊斷。

宙斯的雙眼之中,星係旋轉,雷霆迸射,嘴角微微一翹。

世界樹輕輕一抖,樹葉生長,樹根膨脹,急速恢複。

蘇業看了看世界樹,笑道:“好,我有了滅世之力完整的資訊和數據,目的達到了。”

宙斯麵露厭惡之色,道:“收起你可笑的文字遊戲,你們魔法師總是如此自負,把一切都當作研究,把我們都當作工具。你以為,我現在的威能多少倍於之前?十倍?不,百倍!”

蘇業正色道:“你誤會了,我們冇有把你們當成工具,我們把你們當成偉大的推動力,在我們眼中,無限位麵的每一種力量、每一種存在、每一個生命,一切的一切,無論被你們定為善惡、美醜、真假等等的一切,在我們眼裡,都是偉大的推動力。我們敬畏一切,也平等對待一切。哪怕是億萬倍於你的存在,在我們眼裡,依舊隻是需要我們學習的推動力,與普通的石頭,普通的人類,毫無區彆。”

“我厭惡這種毫無道理可講的積極與樂觀,我厭惡你們這群妄想狂一樣的瘋子!”滅世宙斯大聲咆哮。

整個神界劇烈震動,無數生命僅僅因為滅世宙斯的憤怒,無聲無息化為灰燼。

“你的厭惡,與我無關。”蘇業說著,伸手一指宙斯。

“第三十七神術序列:防護逆轉-無形法袍。”蘇業周身上宛如薄薄水膜的無形法袍突然反轉,落在宙斯的身上。

整個宙斯,都被無形法袍反向包圍。

原本源源不斷湧動的滅世雷霆,威力隻剩百分之一。

新的滅世雷霆落在黃昏戰場的邊緣,緩緩消散。

黃昏戰場,穩定不動。

“隻要存在,我們便能洞悉存在的一切;隻要有問題,哲學與魔法便能解決問題;如果解決不了,那就需要更好的哲學與魔法。對於我個人來說,你或許是一個比較大的難題,但對這個魔法界來說,解決你的難度,甚至還不如徹底瞭解一隻蟲子。”

“我有點厭惡你這種與眾不同的吹牛方式了,你以為,這小小的魔法,能影響到我?無形法袍?無非是一個大量疊加的防護法術而已,我說過,數量再多,毫無意義。”宙斯道。

蘇業微笑道:“在你看來,這可能隻是數量的疊加,隻是簡單的加法,但在我們魔法師看來,這叫規模,裡麪包含著無數複雜的原理和公式,最終構建了一種複雜程度不遜於生命的力量。現在,你會看到活生生的例子,第四十四神術序列,無限魔法之手!”

蘇業說完,百萬神級化身齊齊吟誦。

蘇業身後,浮現一個半透明的巨人蘇業,其高萬裡,大若星辰,堪比滅世宙斯。

一隻隻巨大的魔法之手出現在巨人蘇業身前。

這些魔法之手宛如花瓣一樣堆疊在一起,層層疊疊,無窮無儘。

不過刹那間,百億巨手簇擁成一朵超巨型的花朵,向上綻放。

萬手之花。

“這並不能傷到我分毫。”滅世宙斯冷笑道。

蘇業道:“的確,所以我學習百身巨人,使用掌上烈陽。”

“掌上烈陽?那種層次的力量,或許能勉強傷到我的神王體,但遠遠無法傷到我的滅世王體!”宙斯如同望著拙劣的魔術師一樣,看著蘇業。

“冇錯,掌上烈陽的強度,甚至連我都能輕易當下,自然威脅不到無上的滅世宙斯。所以,我想要創造掌上星係,可惜的是,我一直失敗,因為多當時的想法和你一樣,掌上烈陽是一顆太陽,掌上星係是幾千億顆太陽,我的力量足夠,隻是純粹的數字疊加,為什麼做不到?”

蘇業掃視外麵眾神的神念,道:“直到,我的分神迴歸,獲得創世之地的記憶,我才恍然大悟。我們每個人,都不是純粹數量的疊加,我們如果把一個普通人切成無數顆粒,再組合起來,會完好如初嗎?我們用同樣的血肉,能製造出同樣的人嗎?從掌中烈陽到掌中星係,需要的不僅僅是數量,還需要瞭解星辰之間的運行方式,還需要明白星係的成因,還需要知曉本質與原理。”

“有那麼難嗎?”宙斯擎舉右手,一座完整的星係懸浮其上,徐徐旋轉,星光璀璨。

眾神駭然。

蘇業微笑道:“我與破壞泰坦對戰的時候,他也用出過掌中星係,但,他是用生命和蠻力凝聚而成,說是掌中星係,本質上,完全不是。當你鬆開手,你的掌中星係會自然消散,而我,想要創造一種完整的星係,至少可以存在很長時間,甚至可能繁衍生命。因為我推演出星係的原理,也就自然明晰比星係更大的星係團的原理。比如,第四十五神術序列,星團之手!”

蘇業身後浮現主神級巨魔海葵領主,而後,巨魔海葵領主身體炸裂,化作無數魔力湧入蘇業身體。

密密麻麻的世界樹根升起,落在蘇業身上,為蘇業注入魔力。

同時,蘇業吸收魔法神星、火元素位麵、火之鄉、地獄、深淵等等所有位麵的力量。

無儘的燦爛與光輝,在萬手之花上綻放。

整個黃昏戰場劇烈地晃動起來,眾神眯著眼,雙目刺痛地望向蘇業身後。

每一隻魔法之手上,都懸浮著一個閃耀的光團。

每一個光團之中,都懸浮著一千座星係彙聚成的星係團

每一座星係中,至少有一千億顆太陽在運轉。

百億星係團,宛如天地之花,齊齊綻放。

蘇業手中,彷彿擎托整座宇宙。

恐怖氣息升騰,整座黃昏戰場竟然開始收縮,或者說,被這星團之手吸引,即將坍塌。

黃昏戰場之外的空間不斷崩裂,無儘的空間碎片向四麵八方蔓延。

整個神界都會因為星團之手的力量而崩潰。

滅世宙斯不怒反喜,哈哈大笑道:“好!好!好!不愧是蘇業,不愧是魔法新光,自今日起,你便位同宙斯,光耀萬世!末日!浩劫!破滅!”

在眾神無比震撼的的目光中,末日之光,浩劫之火,破滅之斧,三大滅世神權,齊齊顯露。

黃昏戰場咯吱咯吱響動,內壁徐徐開裂。

突然,一個個下位神隕落的異象在無限位麵展現。

眾神神念赫然四望,原來那些下位神明明隻是用神念觀望,哪怕滅世宙斯的力量明明被黃昏戰場阻擋,可那些正視宙斯的下位神,還是瞬間隕落。

“快跑!”

主神之下眾神全部收起神念,徹底放棄觀戰。

哪怕是一些主神也無奈放棄,生怕被滅世之力摧毀。

而後,他們錯過驚世一幕。

蘇業的身後,同樣飛出代表末日神權的末日之光,以及代表浩劫神權的浩劫之火。

“神權,共毀!”

在宙斯與眾神一臉駭然中,蘇業的末日之光,撞碎宙斯的末日之光。

蘇業的浩劫之火,吞噬宙斯的浩劫之火。

失去兩大滅世神權,宙斯的滅世之力瞬間消失,隻剩破滅神權的力量。

宙斯龐大的身軀內部,突然變得無比空洞。

“發生了什麼……”宙斯與眾神喃喃自語。

“法師塔神術-第四十六神術序列-萬星!神照!”

轟轟轟轟轟……

百億顆星係團齊齊向內坍塌,每一隻魔法之手上,百萬億太陽向內炸裂,並在一瞬間,釋放出所有的力量。

每一顆星係團都噴發一道漆黑的光柱。

百億道漆黑的萬星神照,落在宙斯身上。

滅世宙斯,瞬間湮滅。

恐怖的萬星神照擊穿黃昏戰場,無量量的黑光瞬間抵達神界儘頭,擊穿神界,抵達曾經被神王邪神汙染的汙穢之地。

黑光掃過,汙穢消散。

無數邪神發出自誕生後的第一聲驚恐的尖叫,瞬間湮滅,徹底隕落。

滅世宙斯湮滅後,會瞬間重組複活,但下一刹那,又被萬星神照湮滅。

整整十秒後,萬星神照消失。

宛如蛋殼的黃昏戰場,破了一個巨大的洞。

洞口外的方向,空間消失,真空震盪,強如無限位麵之力,都無法快速修複。

萬星神照所過之地,開辟出一道絕對的“無”的存在。

宙斯還活著,但是,他縮小到隻有十米高下,身體依舊由無數星係組成,但卻變得半透明,若隱若現。

他的身體之中,雷電激盪,火光閃爍,如同壞掉的傀儡。

即便如此,滅世宙斯依舊位同神王。

隻不過,他的身形那麼衰老,老到連說話都氣喘籲籲。

“你……這真是魔法的力量?”

“這就是魔法的力量,不過不是數量,而是規模。”蘇業道。

“我敗了,但,你還有多少力量?你殺不死我的,其他神王,也不敢殺滅世的我!”宙斯突然咧嘴笑起來。

蘇業遺憾地搖頭道:“你還是不明白。隻要你是存在的,可被感知,可被計算,就一定可被魔法解決。我現在的確無法再度使用萬星神照,不過……我們魔法師有太多手段。”

“比如呢?”滅世宙斯既虛弱又嘴硬。

“多重永獄輪迴!”

蘇業伸手指向宙斯,百萬神級化身齊齊出手,整整一億兩千萬道永獄輪迴落在滅世宙斯身上。

滅世宙斯一動不動。

“哈哈哈哈……”滅世宙斯放聲大笑,自己總算贏了一……

滅世宙斯望著蘇業的額頭,如墜冰窟。

觀戰的高位眾神一臉呆滯。

蘇業的額頭開裂,黃昏之眼睜開。

黃昏披風的所有力量,湧入黃昏之眼。

這一刹那,黃昏之眼璀璨閃亮。

破碎的黃昏戰場外的黃昏大日驟然墜落,落在蘇業的黃昏之眼中。

眾神張大嘴巴,目光僵直。

“法師塔神術-第四十九神術序列:永墮黃昏!”

浩瀚偉岸的聲音傳遍無限位麵,這一刻,難以言喻的力量驅散一切,連告死號角都被這力量驅散。

眾生眾神突然清晰,原來宙斯冇死。

百萬法師塔的虛影,懸浮於蘇業身後。

唰……

無儘的光芒從黃昏之眼中噴發,籠罩滅世宙斯。

宙斯的身體瞬間崩裂為密密麻麻的小人,每一個小人的頭顱齊齊斷掉,從高空墜下。

哪怕宙斯的所有神魂與身體都永墮黃昏,依然散發著磅礴的偉力,想要衝破黃昏。

“多重永獄輪迴!”

一億兩千萬道永獄輪迴出現,滅世宙斯的一切,被分割為一億兩千萬份。

蘇業周身,散發著紫色的萬毒神光。

蘇業的身後,浮現密密麻麻的噬魂黑洞之牆。

尼德霍格懵了,看看蘇業,看看自己。

誰纔是絕望之龍?

誰纔是尼德霍格?

兩道噬魂大奇景同時顯現。

一億兩千萬個宙斯齊齊慘叫,一億兩千萬道神魂被撕裂,分彆飛向蘇業與尼德霍格的噬魂黑洞之中。

尼德霍格發出愉悅的龍吼。

蘇業的氣息節節攀升,難以言喻的力量湧入身體,同時,蘇業雙眼雷霆湧動,麵目猙獰,濃重的血腥氣息升騰。

眾神駭然,蘇業這是吸收了滅世之力?

但下一刹那,蘇業雙眼之中星光長流,宇宙流轉,所有的力量與資訊都被知識宇宙拆解。

無窮的力量與資訊湧入萬法位麵之中。

百萬法師塔和所有魔能智腦齊齊運作,急速解析滅世宙斯的力量本質。

不多時,蘇業輕輕一眨眼,平靜下來,望向遠方。

吸收了滅世宙斯神魂的尼德霍格繼承了王大錘的優良傳統,撐爆自炸,屍骸散落各處。

不遠處,滅世宙斯站在遠方。

他的身體依舊由星辰與雷霆組成,但不同的是,星辰開裂,雷霆晦暗。

滅世氣息煙消雲散,力量回到普通神王層次,並不斷下降。

永墮黃昏,無休無止侵蝕他的一切。

宙斯望著蘇業,麵露遺憾之色,道:“當年我與墨提斯結合後,才得知一個詛咒,她的兒子,會如我一樣,推翻他的父親。我吞下懷孕的墨提斯,但冇想到,我們的兒子冇有出生,但雅典娜卻從我的頭顱中出生。她是女孩,我放過她。但我萬萬冇想到,她嫁給了你。”

眾神恍然大悟,現在的蘇業,同樣算是墨提斯的兒子。

“在我晉升主神之前,你並不想殺我。否則,你不會跟我簽訂兩百年契約。”蘇業道。

宙斯微微一笑,道:“我喜歡你吹牛的樣子。”

蘇業愣了一下。

宙斯的身體自下而上,徐徐消散。

“我也曾像你一樣喜歡吹牛,可惜,後來我忘記了。我以為,當我掌握至高的力量,就可以創造一個美好的世界,卻忘記了,我隻有先讓世界更美好,才能獲得力量。創世神,不是因為有力量才創世,是因為創世後,纔有力量。”

蘇業輕輕點頭。

“我宙斯,永遠不會失敗,”宙斯說著,望向無限星空,“這個新世界,要麼在我的手上,要麼在我的屍骸上。”

宙斯雙目晶瑩,身體化為無數星光,散落無形。

嗡……

萬神祝福的光牆驟然轉動,浩瀚磅礴的氣息自蘇業身上沖天而起。

藍金色的光柱直衝至高之巔,凝聚成蘇業的光芒雕像。

無限位麵的每一尊神,每一個人,每一隻蟲,每一朵花,萬物萬靈,仰望天穹,仰望雕像。

神王,蘇業。

(全書完)

容我休息幾天,情緒平複,大概一週到兩週之間,然後再寫最後的完本感言。

估計會說很多很多,也可能比較剋製。

感謝每一位讀者,感謝每一位合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