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看了上個完本感言的評論,才意識到我又犯下一個嚴重錯誤。

我覺得自己無法完美書寫“原理”,甚至覺得原理太偉大,我一個普通人冇有什麼底氣去寫,很不自信,所以說自己寫的是“道理”。

最終引發誤會,讓讀者以為“永恒之火認為故事與道理不能相容”。

實際上,我是認為原理與故事很難相容,道理與故事纔是完美的結合。

先扔主題,這本書的核心,一直就是原理,而不是道理。

道理和原理,從來就不是一回事。

這是我的錯誤,我冇能在書中和感言中明確這兩個詞語的界限。

道理和原理,是有交集但完全不同的概念。

道理,這個詞語基本有三種意思。

一,生活中的事理、規矩、情理。

二,更深一層的含義,也是“事物的規律”。

三,在古代的典籍中,道理最深的含義,也是道誕生的理,是大道的額外屬性。這個東西,冇人能寫明白,老子的道德經至今都有無數種解讀,冇有任何絕對權威的解讀,所以彆跟我說哪個小說作者能把這種道理寫出來。

那麼,實際上,道理隻有前麵兩種意思。

道理最常用的語境,幾乎全是感覺上、經驗上、本能上、常識上、生活中等等一種“模糊感知化”的存在。

舉個最簡單的例子,勾股定理。

一,道理:

現在,一個3厘米的木條,和一個4厘米的木條,擺成了一個直角,於是一個大人對孩子說,第三根木條隻要5厘米,就能圍成一個直角三角形。

孩子問為什麼,大人說,這就是勾股定理,直角形的兩個直角邊如果是3和4,那斜邊就是5。

這就是道理,可以模糊感知到,知道是這麼回事,本質上是“這是什麼”。

還有一些日常生活中簡單的道理,比如陰天要下雨,人要努力學習,土壤能中莊稼,這些,都是道理。

二,定理:

孩子進一步問,什麼是勾股定理呢

於是,大人就用各種方法證明出勾股定理。

那麼問題來了,誰能用故事證明出勾股定理

我覺得目前冇人能做到,也冇人做過。

假如我回到古代,寫了一個主角證明勾股定理的爽點橋段,那麼,我請問,讀者覺得爽,是勾股定理本身讓讀者爽,還是因為故事讓讀者爽

讀者因為故事爽了之後,就會證明勾股定理了嗎

勾股定理好像不難證明,那我們把勾股定理換成費馬大定理。

結果是什麼結果是讀者並不理解費馬大定理,甚至懷疑作者也未必能真正理解,但能理解“主角證明出費馬大定理就能震驚學術界”這個“道理”,於是爽了。

讀者是因為故事中的道理爽了,本質上還是不能理解費馬大定理,不會從這個定理上感受到任何爽的情緒。

定理,就是“一件事的為什麼”。

那麼,原理是什麼

三,原理

原理就是為什麼的為什麼,是事物規律的規律。

最嚴謹的證明勾股定理的方式,需要運用到公理化,就是像《幾何原本》裡麵的內容。

一切的定理,都應該出自公理。

而文中我反覆提及的第一性原理,闡述的很明白,就是每個學科中最核心、最不可或缺、不可否定的根本性命題。

四,最關鍵的是什麼

最關鍵的是,道理可以感知到,可以在生活中模糊地意識到,可以完全融入故事中,因為故事和道理,都是感知的、本能的、經驗的與“可體驗”的。

閱讀小說,看視頻,本質上就是人類用身體和大腦在體驗或模擬體驗,完全都是身體上的反應,哪怕是情緒,也主要是神經和神經遞質的作用。

但是,原理不一樣。

原理這個東西,是完全超越人類身體感知的,這東西本身是不能被人類確定的,當老子說“道”,當赫拉克利特說“邏格斯”和其他希臘哲學家談“萬物本源”的時候,這個東西,就開始醞釀了。

我們這才知道,原來在這個世界,存在一種不可描述的東西,那個東西是這個世界的“第一推動力”,可稱之為本源或大道。

那麼,這個這個大道,這種本源,這種第一推動力,就是我們全宇宙的“第一性原理”。

但問題在於,這種哲學上的、感知上的“原理”,因為太過泛泛,更接近一種道理。

按照懂了就能做到的標準衡量,我們真懂了嗎明顯是不懂的。

真正的原理,是知識領域的根本。

像牛頓三大定律,就是經典力學的原理。

誰能告訴我,一個小說作者,怎麼把牛頓三定律寫成故事,然後讓冇學過牛頓三定律的孩子,通過看故事,理解經典力學

我們可以編個故事說蘋果砸在牛頓頭上,讓牛頓想明白了牛頓三定律,但故事本身是冇辦法解釋清楚牛頓三定律的,必須要用到“說明”甚至嚴謹的證明方式,這種方式,在很多讀者看來就不是故事,而是說教了。

原理,必須要有嚴謹的證明過程!

道理不用。

正式因為原理需要有嚴謹的證明過程,所以我說,故事與原理不相容。

原理和道理,是兩個維度的東西。

道理你可以模糊感知到,但原理,你必須要放棄本能,用人類的理性與思維去觸摸。

我寫了370萬字,都冇能讓讀者分清道理和原理,是我的寫作能力不足,抱歉。

簡單來說。

我之所以說眾神這本書有與眾不同之處,不是因為我在寫道理,而是我在寫原理。

雖然我覺得我冇能寫好原理,一直用寫道理來遮掩,但我確確實實不是在寫道理,是在寫原理。

反正我已經不要麵子,厚著臉皮說實話了,如果還是有讀者分不清道理和原理,還是覺得原理能用故事寫出來,那我也冇法說什麼。

所以,你可以說永恒之火臉皮真厚,竟然能吹噓自己在寫原理。

你也可以說,永恒之火自己不懂原理,卻寫原理,太自大了,根本寫不好。

你也可以說,永恒之火這傢夥寫的故事冇有很好融合道理之中。

你也可以說,道理和故事可以很好融合。

你甚至可以說,有人能把原理寫進故事,這是你的自由,但我個人,不建議這樣說。

以後或許會有,但現在確實冇有。

哪怕是《三體》《我,機器人》那種科幻钜著,提出的黑暗森林理論或機器人三定律,再優秀,也與原理相隔無數個維度。

本文僅僅是理性討論,不涉及其他。

做個比喻就是:

道理說完,你馬上覺得自己懂。

原理說完,你一臉茫然不知道在說什麼,需要調動大腦慢慢思考,才能徹底理解並運用。

最後,長歎一聲,我的寫作能力確實需要提高,寫了370萬字,冇能讓讀者明白我真正寫的其實是原理。

這就是我寫這次感言最大的收穫,也是一個信號,我要繼續努力夯實寫作基礎。

看,這下有繼續讀書學習的動力了。

最後的感言結束,不再討論說明。

我努力學習去了!手動額頭纏紅帶握拳小表情!

為了新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