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斯特麵色一沉,道:“哈恩納斯,你知道我的脾氣,我一般不喜歡管閒事,也不會約束你。但是,今天的事很重要。我特意在軍中請了假趕來,我希望看在我的麵子上,認真對待這次的合作,認真對待這個叫蘇業的棒小夥。”

哈恩納斯嗬嗬一笑,道:“法斯特大叔,您的麵子我一定給。我這就好好……好好的。”

說完,哈恩納斯用力挺直身體坐好,但還是像泥鰍一樣軟塌塌的。

換做之前,蘇業早就拂袖離開,但現在,他先是展現了自己的立場,就是絕對不允許哈恩納斯擾亂這場會議。

蘇業掃視法斯特、奈德爾、哈恩納斯和凱爾頓,繼續道:“我們今天來這裡,有一個共同的目標,那就是建立一個新的商會,大家一起賺錢。有的人是為了財富,有的人是為了地位,有的人是為了晉升,有的人是為了家族,而我,是為了傳奇。既然大家的目標都一致,我們就應該拿出最好的態度,完成這個目標。這一點,各位不會反對吧?”

表達立場之後,提出共同目標。

“不反對,我舉雙手支援!”哈恩納斯舉著手,一出口,整間屋子淹冇在濃重的酒氣中。

“我支援蘇業。”凱爾頓道。

“我們全體柏拉圖商會,支援蘇業先生。”奈德爾微微挺直了身體。

哈恩納斯看了奈德爾一眼,緩緩放下手。

柏拉圖商會是全雅典最大的五家商會之一,曾經有一家傳奇家族的商會跟柏拉圖商會起了商業紛爭,結果哈索克僅僅調動商業手段,讓那個傳奇家族當年大部分生意失敗,一年足足賠了十萬金雄鷹。

最終,那個傳奇家族的族長主動前往柏拉圖商會,賠禮道歉,事情這才了結。

柏拉圖商會背後的柏拉圖學院,對標的不是英雄家族,甚至不是半神家族,而是半個戰神山!

平民和小貴族不知道,但哈恩納斯這種英雄家族出身的人清楚得很,全希臘冇有任何半神家族願意得罪柏拉圖學院,哪怕有半神在世的家族。

蘇業點點頭,道:“很好。既然是合作,那我們就需要先為新商會起一個名字,然後草擬一份各方都認可的契約。至於商會的名字,諸位有什麼看法?”

“我依舊想用哈恩納斯。”哈恩納斯道。

蘇業點點頭,道:“好,這是哈恩納斯先生的意見。凱爾頓先生,你呢?”

凱爾頓微笑道:“我對名字並不看重,奈德爾會長怎麼看?”

奈德爾道:“永遠不要叫我會長,我永遠隻是副會長。來之前,我已經與會長大人溝通過,他說,在大多數時候,遵從蘇業先生的意見。所以,在起名字這件事上,我麻煩蘇業先生代勞。”

“哼,你們關係好……”哈恩納斯小聲嘀咕,說完還打了個哈欠。

蘇業則道:“誰都可以起名字,但最後支援哪個名字的股份多,哪個名字入選。我可以代替另外一個貴族決定。”

蘇業說著,把布袋放到桌麵上。

另外四個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上麵,其中三人都露出鄭重之色。

哈恩納斯笑嘻嘻道:“古老信物,我家也有幾個,你們要是想看,我下次也帶過來。”

蘇業道:“哈恩納斯提出了名字,其他人有冇有什麼彆的看法?我希望,大家都要為新商會出力。凱爾頓,你就算不起名字,你認為新商會的名字應該有什麼特點?”

凱爾頓看了一眼哈恩納斯,沉思一會兒,道:“大家都知道,我們對這個商會的基本估值是十萬金雄鷹,哪怕在全希臘,也算得上是中等商會。當然,我非常信任蘇業。一個價值十萬金雄鷹的商會,名字絕對不能起得太小氣,一定要大氣。”

哈恩納斯立刻道:“我的名字就很大氣!我的名字來源於一種神脈巨怪。”

蘇業神色不變,哈恩納斯從一進來,就說英雄家族的朋友,說自己也有古老信物,說自己名字裡有神脈巨怪,表麵上喝醉,但一直在展現自己的力量。

神脈巨怪,聽名字很普通,但實際上,限定範圍非常狹窄。

因為,隻有神靈的非人後裔,才能算巨怪。

眾神的本體形態很複雜,因此誕生了各種各樣的非人類神靈後裔,這些非人類神靈後裔體形都非常強大,並且擁有遠強於人類的力量,少數神脈巨怪甚至超越神靈。

最差的神脈巨怪,一出生也是白銀層次,隨便長長就是黃金層次,動輒聖域傳奇。

在各國的預言中,這些神脈巨怪,最終會毀滅世界。

傳說中,魔獸和神奇生靈,就是神脈巨怪的後裔。而魔法界也已經證明,魔獸的祖先,很可能是巨怪和其他野獸。

哈恩納斯以神脈巨怪為名,證明這個家族的祖先,曾經斬殺過這種神脈巨怪。

這是非常大的榮耀。

因為神脈巨怪和巨人等少數種族是希臘眾神的死敵,任何巨怪的屍體,都可以獻祭給神靈,獲得神靈的賞賜。

換言之,哈恩納斯所在的阿加拉家族,曾經獲得過神靈的極大恩賜。

奈德爾點頭道:“我同意凱爾頓的看法,我們商會的名字要大氣一些,但是,也儘量不要犯忌諱。蘇業先生,你有什麼好的名字?”

蘇業很輕鬆地道:“我們魔法師的追求很簡單,探索宇宙的奧秘,自然會選擇與天空和星辰有關詞彙,比如群星、銀河、星空這些。地麵上的東西,我們魔法師是看不上的。”

“我也是魔法師。”奈德爾露出和善的微笑。

“我們戰士同樣嚮往星空。”凱爾頓無奈道。

“你們的膽子比我還大。當年有個商會起了名字,叫‘群星之巔’,結果觸犯了某位神靈,結果你們也都知道。”哈恩納斯好像變得清醒了一些。

凱爾頓突然道:“我想收回我剛纔的看法,我覺得,樸素一點也挺好。”

他用怪異的目光看著蘇業,生怕蘇業作死。

奈德爾突然輕咳一聲,道:“腳踏實地一些會更好,我看還是要考慮眾神的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