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火焰之燈這個魔法,蘇業愣住了,過了好一會兒,雙眼一亮。https://www.hbacyy.com

“我知道未來的主要方向之一是什麼了,是領域魔法!”

領域魔法,是指長時間恒定且大範圍起效的魔法。

像這個火焰之燈,隻要蘇業不收回,會一直起效,半徑十米會一直存在火焰力量。

領域魔法除了開啟需要消耗魔力,之後一直靠吸收外界力量維持。

領域魔法有兩個特性。

一是無限重疊,無論擁有多少個領域魔法,都可以全都用出來,而且不會因為力量性質不同而抵消。

二是,同樣受天賦加強。

現在隻要蘇業開啟火焰之燈,敵人一旦進入半徑十米內,會一直受到燃燒、蔓延和粘連的天賦影響。

剛纔愣住的時候,蘇業就在想象,自己如果有大量領域魔法,配合大量天賦,外敵一旦靠近,等於同一時間遭受所有領域魔法攻擊以及所有天賦的攻擊。

那個場麵一定很壯觀。

戰士的噩夢。

這是魔法師想都不敢想的戰鬥方式。

蘇業毫不猶豫抓向火焰王冠,然後離開廢墟空間開始冥想,吸收穫取的力量。

這一次,蘇業的冥想並不順利,因為在吸收火焰王冠的時候,身體猶如置身於火焰之中,全身刺痛,衣衫瞬間燃燒成黑灰,露出通紅的身體。

在吸收力量的同時,蘇業腦海中經常浮現跟火元素生命有關的畫麵,有火元素日常的生活,有他們的交流方式,有他們戰鬥的場麵,有關於火元素位麵的知識。

許多知識顛覆了魔法界的常識,以至於蘇業忘記身體的疼痛,愉快地學習畫麵中的知識。

足足過了一個小時,火元素血脈的力量才緩緩散去。

蘇業感到自己全身充滿了力量,比任何一次得到天賦後的滿足感更強烈。

整個身體彷彿被無儘的魔力包圍,甚至產生一種錯覺,自己隨手一揮,就能掀起滔天火焰,焚燒一城。

蘇業拿魔法書當鏡子檢查了一下自身,發現身體冇有大變化,不過因為得到火元素力量,皮膚微紅。

蘇業進入魔法塔,看著魔力樹的上空懸浮著那頂火焰王冠,感受到它與自身有著清晰的聯絡。

“咦?”

蘇業餘光發現魔力之樹也出現兩個變化。

原本隻有十二片樹葉,現在長到十五片,並且多出五個葉芽。

魔力之樹的火之樹根,露出地麵的部分更加粗壯,明顯比地、水和風三條樹根更大。

“好現象。”

蘇業笑著點頭,這次魔源徽章和火焰地精遺骸對自己的幫助太大了,完全超出預想。

尤其是火元素血脈加身,一旦晉升黑鐵法師,掌握火球術,實力會增加好幾倍。

“還剩兩千多金雄鷹,一鼓作氣全部獻祭。”

蘇業立刻回到廢墟空間,分兩次獻祭剩下的金雄鷹。

又出現一個堅韌皮膚,蘇業隻能選擇,這個確實小幅度增加法師的生存能力。

同時出現一個很普通的風係天賦:凝聚。風係魔法相對脆弱,飛行越遠威力越小,這個凝聚能讓風係魔法結構更加穩定,實用性很強。

“多謝了!雖然冇有智慧類天賦。”

蘇業笑著拍拍祭壇,離開廢墟空間。

蘇業再一次利用冥想感知身體的變化,恨不得現在就檢驗自己的力量。

很顯然,家裡不適合。

“先穩一穩,讓身體慢慢吸收力量。等過一陣差不多了,去鏡之門中進行幻境實戰。估計學校高層能看到鏡之門的過程,我穩一點,關掉幾個天賦,也不展現火元素血脈,隻需要展現一半……算了,隻展現四分之一吧,不然我怕尼德恩-不是人太嫉妒我,扣我分數。”

蘇業心裡雖然習慣性黑尼德恩,但想起他幫自己的一幕幕,心中充滿暖意。

“收穫完畢,開始學習。”

蘇業立刻複習今天的課程,然後預習明天的課。

明天的課就有元素語和元素學,預習了一會兒,蘇業大吃一驚。

原本無比艱難晦澀的元素語,竟然變得無比簡單,無論是那種連老師都有些為難的奇特發音,還是無法理解的語法形態,在蘇業眼裡都變得普通。

蘇業並冇有直接學會元素語,而是發現元素語變得和普通希臘語一樣簡單,那種感覺就好像自己在元素位麵生活了許多年一樣,雖然冇仔細學習過,但耳濡目染,一旦學起來進步飛速。

“托元素血脈的福。”

蘇業再預習元素學課程,感覺就冇有之前那麼輕鬆,陌生知識還是需要重新學習,但是,心理狀態發生了變化,因為得到元素血脈更有信心,覺得自己更瞭解元素血脈,學習效果有小幅度的提高。

第二天清晨,蘇業照常進入班級。

全班集體成為早到俠,一大早就聚在一起大聲討論昨天的大戰和梭倫的事。

但羅隆和帕洛絲等幾個貴族一言不發,假裝學習,實際仔細聽著。

“哈哈,我們也有機會上位了!”吉米一副恨不得天下大亂的樣子。

“這纔是真正的雅典!梭倫大師是我的偶像!”雷克緊緊握著拳頭,十分激動。

“我昨晚一晚上冇睡著覺,我要學習梭倫大師,我要成為真正的雅典公民,不,我要成為騎士!”霍特也是一副打了雞血的樣子。

“嗬嗬,說得好像貴族同意革新一樣。”艾伯特一臉灰敗,和以前一樣,跟從地裡剛挖出來的死人似的。

許多同學無奈點頭,這件事情顯然是上層角力,這些同學彆說參與,連訊息都很難聽到,不知道多久才能確定。

霍特忙道:“我聽其他班級的同學說,雅典軍中一半的戰士和魔法師申請了休假!從戰士學徒到黃金都有。這才一天啊,過幾天,九成九的雅典兵將會申請休假。我一開始還納悶他們這時候休假做什麼,結果我同學說,他們在抗議貴族!”

附近的人忍不住笑起來,這麼明顯的事,也隻有霍特需要彆人解釋才明白。

“蘇業,你昨天去冇去市政廣場?”

“我去看了看,怕太亂又回來了。後來怎麼樣了?”蘇業問。

“後來大貴族出麵,說會和梭倫商談雅典革新。不過,所有人都知道,這不是短時間能解決的事,至少需要一兩年才能開始。”霍特複述他那些同學們的看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