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最終成績分低於5,那麼等於試煉失敗,會受到學院的懲罰。

蘇業看著這個成績分,有點頭疼,因為無論誰得到位麵之心,成績分必然直接第一,很不公平。

這次進入神力位麵的總人數達到上千,肯定有特彆好運的。

不過,也不是每次位麵開啟等能出現位麵之心。

更好的訊息是,蘇業發現一個熟悉的人名。

之前把紫羅蘭餐廳“送”給自己的哈恩納斯,竟然是這次阿加拉家族進入神力位麵的主力,因為阿加拉直係血脈隻有他是黑鐵戰士,其餘都是旁係血脈。

這很明顯,阿加拉家族憑藉對巨人丘陵的瞭解,最有可能獲得位麵之心。

但阿加拉家族的人冇有魔法印記,不在試煉之列。

換言之,不出意外,這次黑鐵試煉的成績分根本不用考慮位麵之心。

蘇業仔細琢磨,發現隻要冇遇到那種變態強者,或者集家族之力爭奪成績分,自己還是有很大機會爭奪第一的。

蘇業不斷思索各種可能性,為接下來的黑鐵試煉做準備。

不多時,第五桌的七個同學找了草地圍成一圈,聚在一起討論。

羅隆少見地搶先道:“這次黑鐵試煉的複雜性和難度,超過原本的預想。所以,我建議大家儘可能團結在一起,和爭奪第一相比,安全地完成試煉才更重要。當然,如果有機會,還是要爭奪第一。”

雷克也少見地同意羅隆,點頭道:“我支援羅隆。這次的黑鐵試煉,雖然冇有明說要團結合作,但任何人單獨行動都會成為被打劫的目標。那些高年級的同學,不會殺害我們,但一定會逼我們認輸,那麼,我們的成績分會越來越少。”

吉米無奈道:“我覺得,咱們桌最後得第一的,應該是霍特。”

“啊?為什麼?會嗎?”霍特忍不住高興地笑起來。

所有人望向霍特身邊的武器,比霍特還高的金屬大黑棍,三米高,下細上粗,最細處成人手腕粗,最粗的地方有人腰粗,混合著魔法金屬,又堅固又有韌性,是高年級的學生聽說霍特要進入黑鐵試煉,湊錢買了一些魔法金屬廢料煉製的。

這種武器起碼要白銀戰士才能輕鬆揮動,但霍特運用自如。

前幾天經常有黑鐵戰士跟霍特挑戰,基本上,除了特彆靈活的黑鐵戰士,冇人能勝過霍特。所有敢用武器跟霍特對拚的,輕則武器破碎,重則骨骼開裂。

如巨猿拋山,黑鐵之下無敵的存在。

艾伯特抱怨道:“高年級的同學看到我們,是不會出手攻擊,但肯定會逼我們認輸送成績分。可遇到霍特不同,誰都會保護他,誰都會和他一起賺成績分。”

“好像真是,他們之前囑咐我說,趕緊找他們,彆跟你們混在一起浪費時間。”霍特不好意思笑道。

艾伯特繼續道:“帕洛絲也不會有事。”

所有人看向帕洛絲,帕洛絲則像往常一樣,麵無表情,直直地望著前方,目光永遠像是被凍住。

“羅隆應該也很安全,畢竟敢動貴族的人太少。雷克的天才之名人儘皆知,大家都不會為難。對了,還有蘇業,外校人不清楚雅典娜的注視,但校內人都清楚,高年級同學肯定也會幫助他。吉米交遊廣闊,認識很多人,大家也都給麵子。咱們七個人,隻有我最倒黴,冇人會幫助我。”艾伯特不停抱怨。

吉米輕咳一聲,道:“同校的學生相助冇什麼用,我們必然會遇到外校的人,那纔是要命的。艾伯特,你的傀儡其實很厲害。”

“最便宜的陶製傀儡,唯一的優點就是哪怕碎成粉末也能緩緩修複,是碎得厲害。”艾伯特道。

冇有人知道怎麼接艾伯特的話。

羅隆乾脆直接換話題,道:“我希望大家幫個忙,如果誰能奪得第一,並且願意出售貴族晉升賽會邀請書,在相同的價格下,能否先我們家族?非常感謝。”

“你想得有點太美好,就咱們班級這幾個人,誰有爭奪第一的資格?”艾伯特忍不住嘲諷。

“我剛纔的話,是對其他五個人說的。”羅隆冷冷地回嗆艾伯特。

艾伯特見羅隆不悅,立刻低著頭,一言不發。

“你家冇得到這一次的貴族晉升賽會機會?”蘇業問。

羅隆歎了口氣,搖頭道:“出了些意外。”

雷克等人為之動容,羅隆家裡一定是出了大事。

“這樣啊,大家儘量就是了,畢竟第一這種事,誰也說不好,冇準最終你是第一。”蘇業道。

“既然是同桌,我希望,我們幾個在神力位麵,不要相互攻擊,這個提議如何?”雷克問。

“我同意!”

所有人陸續同意,連帕洛絲都舉起魔法書,上麵寫著同意。

雷克繼續道:“神力位麵的地圖大家也看到了,根據學院的資料顯示,神力位麵的位麵之心,有很大概率會出現在神力位麵最高峰,也就是巨樹峰上。巨樹峰周圍必然有大量強大的試煉之人,我們不能在那裡集合。而除了巨樹峰,其他地方都可能出現變動。我們這樣,在巨樹峰正麵向左數,第三座山的山腳下集合,怎麼樣?”

“我們進入後不知道被傳送到哪裡,萬一離那裡太遠,可不可以不去?”艾伯特問。

“當然可以。如果實在太遙遠,或者出現意外,自然可以不去。”雷克道。

臨近中午,眾人一起吃午飯,休息了一個小時,拉倫斯的聲音傳遍柏拉圖學院。

“所有人請前往議事廳外,那裡已經建立臨時傳送門,每一個人將在那裡打上魔法印記,進入神力位麵。”

許多人都心跳加快,呼吸急促,目光輕動。

蘇業開始緩緩深呼吸。

畢竟,這是第一次進入神力位麵。

畢竟,要迎來人生第一次殘酷的生存試煉。

畢竟,這次的神力位麵第一太香了。

賽場出奇地平靜,許多人默默地向議事廳的方向前行。

連一向做事不走心的霍特都冇了笑容,握著黑鐵棍的手不斷冒汗,經常倒換手握著,然後把手放到皮衣上輕輕擦汗。

很快,眾人看到,議事廳的大門口出現一座灰色大理石之門,門高約三米,寬約兩米,大門之中彩光盪漾,像是鍋裡的熱油染上絢爛的顏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