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太吵了。”

黑袍人再次施法,藍色魔法陣浮現,對著黑鐵戰士一指。

以黑鐵戰士為中心,半徑三米的空間突然失去了聲音,全都被沉默術的範圍籠罩。

黑袍人躲樹後,靜靜觀察周圍。

冇有人再出現。

他看向黑鐵戰士。

黑鐵戰士的血肉已經被啃食一空,陰影魔蟲正在慢慢啃著骨頭。

陰影魔蟲身冒出一絲絲黑色的煙霧細絲,飄飄蕩蕩飛向黑袍人,讓黑袍人露出愉悅的表情。

過了好一會兒,黑袍人確定再也冇有敵人,對著那個埃及棺材施法。

三分鐘後,棺材才發出喀嚓一聲,棺材蓋從裡麵緩緩推開。

露出一個奇怪的木乃伊。

普通的木乃伊被布條圍成一圈又一圈,但這具木乃伊,竟然被灰白色的鋼鐵圍成一圈又一圈。

“嗬嗬……”

鋼鐵木乃伊的眼部鋼片突然露出一條豎縫,緩緩向兩側分開,露出一雙綠色的眼睛。

接著,鼻子裂開縫、嘴部裂開縫,最後,整個麵部的鋼片都從中裂開,鋼片向兩側彎曲。

這個人的臉像是被有著幾十根手指的手捂著,此刻緩緩分開。

一張枯瘦的麵龐,皮膚冇有一絲水分,乾枯得像是龜裂的土地,裂痕被黑色的膏狀物填充。

一條黑色蜈蚣臥在男人的左臉上,從眼下爬到嘴角。

風一吹,黑色蜈蚣發出細微的吧唧聲,頭部鑽到男人的嘴裡,吸取裡麵墨綠色的液體,身體依舊留在臉上。

“鏡子!”鋼鐵木乃伊盯著黑袍人。

黑袍法師後退半步,取出一本土黃色的魔法書,翻開並形成鏡子,舉向鋼鐵木乃伊。

鋼鐵木乃伊看著鏡子裡的自己,目光呆滯。

過了足足一分鐘,他才發出奇特的聲音,因為他的麵部已經被魔法的力量腐蝕,甚至無法看出他在哭還是在笑,或者是哭一陣笑一陣。

過了許久,鋼鐵木乃伊突然大吼一聲。

“蘇業,我一定要殺了你!殺了你!把你加在我身上的屈辱,千倍萬倍償還!”

淒厲的聲音在樹林的上空盤旋。

“你會把所有人都引來!”黑袍法師氣急敗壞道。

鋼鐵木乃伊突然一步邁出棺材,右手閃電般抓住黑袍法師的脖子,緩緩舉起。

“死亡,還是順從?”鋼鐵木乃伊綠油油的眼睛盯著黑袍法師。

黑袍法師拚命點頭。

鋼鐵木乃伊右手一鬆,黑袍法師摔在地上,一邊咳嗽一邊道:“勞文斯閣下,此次本來就聽您的,我隻是提醒您小心些。”

“你認錯人了!我是鋼鐵木乃伊!在這裡,我還需要小心嗎?殺!全都殺光!一個不留,我要奪取位麵之心,我要成為強大的半神木乃伊!”鋼鐵木乃伊的喉嚨裡像是有蟲子在攪動,聲音含糊不清。

“閣下,我們的目的是殺蘇業,如果他提前得到訊息逃走……”

鋼鐵木乃伊盯著黑袍法師看了很久,點點頭。

頸部的鋼片發出尖銳的細微扭曲聲。

柏拉圖學院,隱秘殿堂。

所有的黃金位階和聖域位階的老師都在趕來這裡,已經有幾個老師正坐在建築的大廳中。

前方漂浮著一顆“巨眼”,每個老師的眼前,都浮現一片白色光幕。

白色光幕中,有數以百計的數字序號從1開始向下排列。

部分數字序號之後,有人名,但更多的數字序號之後冇有人名,而是用一個四位數號碼代替。人名和號碼之後,都有一個數字,2。

光芒最上麵有一行字,黑鐵試煉成績排行榜。

突然,一個號碼暗淡下來,掉落到排行榜最後一名。

“貴族學院的一個人怎麼剛傳送過去就死了?冇人的成績分增加。這意味著,貴族學院的人要麼死在阿加拉家族的人手中,要麼死在第五方勢力手中。”

“殺死他的人一定不一般。貴族學院冇有太弱的。”

“可惜,我們隻知道從柏拉圖學院試煉者的人名,不清楚其他學院的人名,隻能用號碼代替,不然,可以知道誰死了。”

“希望我們學院的少死一些……”

不多時,學院所有的黃金位階和聖域位階的法師進入這座隱秘殿堂中。

這時候,已經有兩個號碼暗淡,分彆位列倒數第一和倒數第二的位置,他們所在的那行不僅名字暗淡,還有詳細的死亡時間。

巨人丘陵,小土坡。

魔法小屋完工。

斜坡上多了一扇一米五高的門,斜斜地和山坡融為一體,門的表麵長滿草,和山坡其他地方毫無二致,隻有細細看才能看到門縫。

蘇業拉開門,向裡麵看去。

門口窄小,裡麵有一個大約十平方米的小屋。

小屋的牆壁和地麵都被魔法改造完畢,變成十分堅硬的灰黑色魔化泥土。

在小屋的中心,原本的機械傀儡好像變成了大傘柄,化為黑色柱子撐起了小屋。圓柱的頂端,有一盞發著白光的魔法燈。

小屋裡竟然還有一張魔化泥土製作的單人床、一把椅子和一張小桌子。

還有幾個彎彎曲曲的通風口,非常隱蔽。

蘇業彎腰進入魔法小屋,然後直起身看了看,非常滿意。

“這裡就安全多了”

蘇業冇想到尼德恩冇給自己買魔法陷阱魔法器,熟練地一晃手,從廢墟空間取出一個又一個捕獸夾,放置在門口。

在警戒的時候,蘇業發現這裡可以使用廢墟空間!

放好之後,蘇業從揹包裡和廢墟空間取東西,開始佈置房間。

不多時,魔化泥土的床上鋪上柔軟乾淨的被褥,椅子上多了椅墊,桌子上單獨放了一盞魔法燈。

蘇業滿意地看了看魔法小屋,盤坐到床上,開始冥想。

蘇業冇有看魔法塔,直接進入神界光芒中,進入最深度的冥想。

如果在雅典城,蘇業最多隻能冥想十幾分鐘就會承受不住,不得不離開神界光芒。

在這裡,一時間慢慢過去,但蘇業始終冇有離開神界光芒。

神力位麵能夠讓人長時間留在神界光芒中。

在這裡一天,抵得上外界一個月。

不知過了多久,蘇業感到精神體開始有些疲憊,而且無法維持冥想狀態,意識到冥想到了極限。

於是,蘇業果斷退出冥想,睜開眼。

蘇業身體一晃,身體如同長跑了一天,全身痠疼,頭腦昏昏沉沉,直接倒在床上睡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