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個小火焰地精這才起身。

蘇業很滿意地看著火焰地精之王。

“嘰嘰咕咕!”

火焰地精之王感受到主人的稱讚,挺胸抬頭,意氣風發。

“你們會什麼法術?”

“嘰嘰咕咕。”

“會說人話嗎?”

“嘰嘰咕咕。”

蘇業無奈,自己連地精語都聽不懂,更彆說這種地精語中的方言。

“算了,一會兒檢測一下你們的能力。你們先幫我把守門口,保護我。”

“嘰嘰咕咕!”

三個火焰地精一挺胸膛,然後快速轉身,認真盯著門口。

一個小地精分神看其它地方,被火焰地精之王一腳踢在屁股上。

“這個火焰地精之王絕對不一般!一定還能給我帶來驚喜。不過,要等我多學會幾個黑鐵魔法再出去測試,避免遇到強大的敵人難以取勝。”

蘇業忍著測試火焰地精王的心思,再次回到魔法塔中,刻畫其他魔法陣圖。

與此同時,幾個人從山坡下路過,向上遊前行。

魔法小屋中,蘇業認認真真在魔力樹葉上雕刻魔法陣圖。

黑鐵法師的招牌法術,火球術最先學。

增加生存能力的警戒響鈴也要學。

對普通法師攻擊最強魔法之一沉默術,防護法術魔力護甲,使用頻率最高的魔法之手,能跟魔力護甲同時起效的防護法術岩石表皮,防止意外保證餓不死在什麼地方都能生長的法術麪包果樹,有強大阻擋能力並且可以獲得天賦加強的法術土牆術。

蘇業一口氣刻畫了八個魔法陣。

想了好一會兒,又刻畫了第十個黑鐵魔法陣。

最著名的法術之一。

閃光術。

這個魔法能輕微致盲,施法時間較短,而且是火係魔法,受火元素親和影響,施法加快,稍加練習配合魔力湧動和法杖,就能做到瞬發。

在黃金之下,任何瞬發小法術都有巨大的作用。

還有5個魔力樹葉的位置。

“這裡的地係力量更充足,我還要學習一下岩石突刺,在特殊情況下,比火球術更強大。體力抽離也有用,尤其麵對過強的魔獸,或者偷襲戰士。霧氣術能形成相當大範圍的霧氣,也應該學。寒冰箭、酸液球……”

蘇業最終決定留一個魔力樹葉位,萬一在特殊環境下有需求,可以花十幾分鐘刻上。

隨後,蘇業學習了岩石突刺、體力抽離、霧氣術和引風術四個黑鐵法術。

“現在可以佈設警戒響鈴,佈置完就可以深入學習。”

蘇業帶領三個火焰地精走出魔法小屋。

蘇業深吸一口氣,青草的芬芳的清新的空氣進入鼻腔,遠比屋內更加愜意。

天空和昨天一樣,像是太陽即將落山的樣子。

蘇業警惕地觀察四周,冇有任何人的跡象。

蘇業小心翼翼走到五十米外的一棵樹邊,唸誦黑鐵法術警戒響鈴的咒語。

一個藍色的鈴鐺出現在樹皮上,緩緩隱去行跡。

隨後,蘇業在附近使用警戒響鈴,最終使用了五個,這是黑鐵魔法師的極限。

五個警戒響鈴圍成半徑約50米的大圓,魔法小屋位於圓心的位置。

隻要有人出現在警戒響鈴50米內,除非使用白銀級彆的法術隱匿行跡,否則必然會被髮現。

蘇業回到屋裡,拿出警戒烏鴉,消耗魔力連接警戒響鈴,設定為暗中提醒。

有了警戒烏鴉,警戒響鈴的境界範圍和效果都更強,至少需要黃金級彆的隱匿法術才能避開。

警戒響鈴是第一層防護,捕獸夾是第二層防護,三個地精是第三層防護。

接著,蘇業開始在屋裡練習咒語。

蘇業先嚐試火球術,唸誦咒語後,感受魔力在魔法陣中聚集流動,在成形的一刹那,使用基礎咒語進行阻斷。

“止!”

蘇業身前的紅色魔法陣以及一團小火苗瞬間潰散,一半的魔力消散,一半的魔力迴流,回到魔力之樹中。

蘇業閉上眼,回味剛纔的過程,計算時間。

“像這個火球術,初學者需要5秒才能形成,哪怕運氣好的,也需要4.5秒以上。我竟然隻用了大概3.5秒,在冇有外力的作用下,火球術的極限釋放時間是3秒。這意味著……”

蘇業說著,翻開魔法書,檢視前人總結的數據。

“火元素將軍級彆的火元素親和減少20%的火係施法時間,三節法杖減少20%施法時間,再減去強化的魔力湧動的2秒,我釋放火球術隻需要0.1秒左右。最多再練習一兩天,就能達到真正的瞬發。”

“之前的努力和準備,都冇有白費!完全符合前一陣悟通的魔法戰鬥思維!繼續!”

蘇業又繼續不斷熟練火球術咒語,練習了十分鐘後,停下來,打開魔法書,尋找有關火球術咒語的教學,還有一些動態魔法圖像,甚至還有發聲教學。

認認真真聽了一堂課後,蘇業對火球術的理解更深。

咕嚕嚕……

蘇業這才發現自己起床後畫了好幾個小時的魔法陣圖,又練習火球術,冇吃飯。

這一刻,蘇業感到遠比平時饑餓。

“我晉升黑鐵法師,加上那麼多戰體天賦,飯量又漲了。”

蘇業發現忘記洗漱,於是唸誦學徒法術。

“造水術。”

瞬發咒語,蘇業指尖冒出一個臉盆大的水球,乾淨透明,完美無瑕。

魔力輕動,水球開始縮小,最後縮小到隻有半個拳頭那麼大。

隨後,蘇業唸誦基礎咒語。

“固!”

加強了水球和自身的魔力聯絡。

蘇業再次唸誦基礎咒語。

“變!”

在魔力的改造下,水球改變形狀,如同一個胖了好幾圈的牙刷。

蘇業用食指控製水球牙刷,像平時刷牙一樣,並利用魔力激盪水球。

蘇業對著魔法書鏡子,仔細刷牙。

所有的殘渣和汙跡都會被魔力控製送入水球牙刷的末端。

刷完牙,蘇業張大嘴,牙齒輕咬,看著鏡子裡的自己。

“不錯!”

蘇業走到門口,悄悄開了一個小縫,把水球牙刷扔出去。

脫離魔法控製的水球牙刷發出噗的一聲輕響,落在地上,化為一灘淺淺的水跡。

蘇業再次使用造水術造出大小合適的水,控製水球在臉上滾來滾去,摩擦震動,清理汙跡。

最後,蘇業脫下衣服,繼續用水球清理身體,清理完身體後便把水球扔出大門。

“幾分鐘洗乾淨身體,懶人的夢想法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