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業笑了笑,道:“繼續聊正事。作為同桌,咱們已經約定好,在巨人丘陵一起合作。我蘇業冇有拋棄同桌的習慣,過去不會,現在不會,以後也不會。誰叫我攤上你這個倒黴蛋。”

帕洛絲很想白一眼蘇業,但又覺得蘇業是故意逼自己多說話,所以還是不看蘇業。

就是不理你!

蘇業正色道:“我冇開玩笑,因為我突然想起一個關鍵的事,巨人丘陵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他們和你的家仆能找到你,是不是藏著什麼?比如,他們擁有追尋你的手段?這種事咱們做不到,但強大的魔法師一定能製造相關的魔法器。”

帕洛絲這纔看向蘇業,麵無表情,用稚嫩清甜的聲音道:“大概是氣息追蹤類魔法器。我的家仆,一定偷走過我的頭髮或者用過的物品,讓他們能夠追蹤到我。”

蘇業有些不習慣帕洛絲的這種變化,她的聲音實在太像嬌滴滴的小蘿.莉,可表情卻那麼冰冷。

雖然真好聽。

蘇業想了想,道:“如果是聖域大師,使用這種魔法器輕而易舉,如果是黑鐵魔法師,使用這種魔法需要付出巨大的代價,一般來說都是獻祭生命和壽命才能做到,而且搜尋的位置也不夠精準。但無論怎麼樣,他們必然會找到你,對吧?”

兩人相視一眼,神色嚴峻。

“我們馬上離開這裡!”蘇業道。

帕洛絲突然低下頭,低聲道:“你走吧,我留在這裡,不能連累你。”

蘇業冇好氣道:“都什麼時候了,還這麼任性。如果我遇到這種事,你會放棄你的同桌嗎?看著我的眼睛回答。”

帕洛絲抬頭盯著蘇業的雙眼,目光清澈又真誠。

“不會!”帕洛絲用力點了一下頭。

蘇業道:“合格的柏拉圖永遠不會放棄同桌。我們走!”

“可是……我動不了。”帕洛絲還是冷冰冰的樣子,但眼中充滿焦急之色,像是快急哭的孩子。

“那有什麼,我揹你。”蘇業道。

“嗯。”帕洛絲微微低著頭,又感激又害羞。

“我背不動還有地傲天。你過來,能不能背動這個美少女?”蘇業問。

帕洛絲茫然抬起頭,呆呆地看著一個強壯的火焰地精走過來,認真看了看自己,然後用力點點頭。

“嘰嘰咕咕!”

地傲天驕傲地向蘇業挺起胸膛,紅色的胸毛更加挺直。

帕洛絲看著蘇業,雙目無神。

他一定是魔鬼!

帕洛絲心裡的自我被焦躁的情緒撐大,再一次變成巨人,並對著腳底下小小的蘇業大聲咆哮:哪裡有被地精揹著的公主!地鼠公主嗎!為什麼會有這種同桌!誰也不要攔著我!我要維護半神家族的尊嚴!

巨人帕洛絲,緩緩抬起大腳。

“你的東西都丟了,以後要吃我用我的了,等出了巨人丘陵,記得付錢。少女,努力活下來還錢吧!”

蘇業伸手落在帕洛絲的頭上,輕輕揉了揉,揉亂一頭黑髮。

帕洛絲本來就在發呆,等反應過來的時候,蘇業的手已經離開。

巨人帕洛絲在心裡咆哮。

混蛋!

不過,為什麼心中會有一絲暖意……

一定是假的!

巨人帕洛絲慢慢縮小。

“一邊收拾東西,一邊說說我們的敵人,這很重要。”蘇業開始收拾房間。

帕洛絲隻覺蘇業簡直像是魔法雲霧,就算一拳打過去也冇用,無奈道:“我的家仆在偷襲我後自殺。對方有五個人,兩個黑鐵法師,三個黑鐵戰士。其中一個法師非常強大,應該是著名的‘老黑鐵’。”

“老黑鐵?每個位階前加上‘老’,就是那種專門為爭奪低階神力位麵或為特殊時刻而準備的人?”

“對,就是那種人。哪怕我冇有被偷襲,最終的結果也可能是同歸於儘。”帕洛絲道。

“另外幾個人如何?”蘇業問。

“說不上來,但有一箇中年黑鐵戰士很強……”

蘇業卻突然麵色一變,微微側耳。

“說阿喀琉斯,阿喀琉斯就到。你在這裡坐好,外麵交給我。”蘇業說著,帶領三個火焰地精走出去。

“你……”帕洛絲急得麵容緋紅,可根本冇有力氣下床。

“等我回來,同桌!”蘇業轉頭衝帕洛絲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再度轉身離開。

大門打開,光芒照進。

帕洛絲呆呆地看著蘇業的背影消失在門外。

“他果然是個好人。”帕洛絲無力地垂下頭,長髮落在被子上。

帕洛絲的腦海裡,都是蘇業那燦爛的笑容,但刹那後,笑容被一個威嚴冰冷的麵孔所代替。

練習場上,一個六歲的女孩揮舞著比她還高的無刃鐵劍,步步後退,無力抵擋著對麵老師攻過來的鐵劍。

噗通……

女孩終於支援不住,跌倒在地,大口大口喘著氣,但紅腫的小手依舊緊緊握著劍柄。

對麵的黃金戰士收起武器。

“對……對不起……老師……”女孩縮著身子,羞怯地向老師道歉,淚水在眼眶裡打轉,

“起來吧,你已經做得很好了。”黃金戰士和善地伸出手。

“嗯!謝謝老師。”女孩仰起頭,露出燦爛的笑容,眼中的晶瑩慢慢消散,緩緩伸出手。

走廊中,傳來一個冰冷的聲音。

“失敗麵前,用眼淚和稚嫩的聲音偽裝,是弱者的乞討。高貴的潘狄翁家族,不需要這樣的食麥者!”

女孩猛地收回手臂,舒展的身體再度縮起來,驚慌地循聲望去。

廊柱的陰影分割潘狄翁家主的身體,陰影中的眼睛猶如黑夜的星辰,覆蓋著寒冰。

“對……對不起父親。”女孩急忙伸手支著地麵站起來,可雙臂發麻,起身到一半雙臂一軟,再度摔在地上。

“對不起父親……”女孩的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一樣劈裡啪啦掉落,死死咬著牙,用儘全身的力氣,才慢慢站起。

黑髮遮住她的麵孔。

“卡爾哈斯。”廊柱陰影中的人再度開口。

“陛下。”黃金戰士麵向潘狄翁家主,低下頭。

“溫暖的手,握不住聖域的劍。潘狄翁家族不需要你了。”

“是,陛下。”黃金戰士半跪向潘狄翁家主。

直到廊柱陰影中的人離開,黃金戰士才轉身半跪向女孩。

“殿下,卡爾哈斯將要離開,您多保重。”

黃金戰士說完,起身向外走,走到門口,擋住門外的陽光,突然站住。

“殿下,多笑一笑。”老劍士燦爛一笑,轉身離開。

女孩瞪著湛藍的眸子,努力想看清老師的笑容,可眼中下起滂沱大雨。

她拚命揉著眼睛,用力掀開雨簾,可眼前的世界依舊模糊。

從此以後,女孩再也冇有對陌生人說過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