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業點點頭,手伸進揹包裡,實則從廢墟空間拿出一卷棉布纏在鼻子部位充當口罩,然後拿著棉布蹲在帕洛絲麵前。

“這裡的氣味很難聞,我一會兒就幫你摘下來。”蘇業又用棉布當口罩,擋住帕洛絲的鼻子。

帕洛絲靜靜地看著蘇業,不知道他要做什麼。

“轉過身去,不準往後看。”蘇業笑著又抱起帕洛絲,讓她背對著那些屍體。

蘇業這才從揹包裡取出一整瓶溶解劑,灑在黑乎乎的屍體堆上。

不一會兒,已經炭化的屍體漸漸化為濃黑色的液體,發出奇特的臭味。

帕洛絲偷偷扭頭看了看,看到溶解劑,看到屍體的變化,急忙轉回頭。

“原來他這麼有心。”帕洛絲低著頭,心裡暖暖的。

隨後,蘇業和地傲天一起接連使用火球術,破壞戰鬥現場和魔法小屋所在。

最後,蘇業在戰鬥現場和魔法小屋區域內撒上驅魔粉。

除非強大的傳奇大魔法師親至,否則不可能有人能還原出戰鬥場景。

“我們走!”

蘇業身後揹著揹包,冇辦法背帕洛絲,於是一個公主抱將帕洛絲抱在胸前,選了一處低矮的山峰方向,準備翻過山峰找一處安全的地方。

快走了一陣,蘇業從揹包裡抽出床單,鋪在地上,把帕洛絲放下,拍拍她的肩膀,道:“你好好在這裡坐一會兒,我把那些東西掩埋一下。”

蘇業說著,從三個地精手裡收走所有東西,道:“你們三個保護好她,就當她是女主人,明白嗎?”

“嘰嘰咕咕!”三個火焰地精挺胸抬頭,氣宇軒昂。

蘇業快步進入樹林。

看著蘇業消失在眼前,帕洛絲隻覺心沉入低穀,好像失去了什麼寶貴的東西,隨後看到三個昂首挺胸的火焰地精,鬆了口氣。

帕洛絲低頭看了一眼地上的床單,想起蘇業收起魔法小屋前往自己周圍撒的水,心中暖意凝聚。

“真冇想到他這麼細心,我之前卻錯怪他,太不應該了……”

帕洛絲抬頭看向蘇業消失的地方,心中充滿期待,藍眸中浮現淺淺的陽光。

“這次,同桌一定會回來。”

這一刻,在帕洛絲的心中,同桌隻有一個。

柏拉圖學院,隱秘殿堂中。

“尼德恩,你總吹你的學生蘇業多麼天才,現在兩天了,他成績分紋絲不動啊。”一個黃金法師半開玩笑道。

“何止蘇業的成績分不多,三班那幾個人的成績分都不怎麼樣,最高的羅隆也纔有3積分,可能是殺了一頭黑鐵魔獸。”

“尼德恩,以後謙虛點。”

“以前有三節魔法杖的時候遮遮掩掩,現在有了五節魔法杖,就開始拿出來炫耀。”

一把白色的五節魔法杖靜靜地懸浮尼德恩的右側。

尼德恩處驚不變,道:“你們越活越蠢,蘇業必然能位列前三。”

尼德恩話音剛落,成績分排行榜的光芒突然出現大變化,五個人連續變暗,連續落到榜尾死亡名單中。

一個人有名字,是通過柏拉圖學院進入的。

四個個人是四位數號碼,是彆的學院進入。

與此同時,蘇業的成績分由2分,直接增加到13分。

冇有其他人在這一刻加分。

尼德恩猛地站起來,麵色鐵青。他右側懸浮的五節魔法杖也跟著上升。

其他黃金法師也神色凝重。

這意味著,是蘇業成功殺死了五個人,但另一個角度是,蘇業可能被五個人圍攻。

格雷戈裡開口罵道:“這個叫提達爾斯的狗東西是什麼來曆?一定要馬上查清!之前允許他們用柏拉圖學院的傳送門,反覆警告他們不準殺柏拉圖學院的學生,竟然聯手其他四個人圍攻蘇業!”

“嗯,一定有問題,必須查清楚!”尼德恩的麵色這才緩和,看向其中一個黃金法師。

那個黃金法師點點頭,翻開魔法書。

過了一會兒,格雷戈裡突然摸著鬍子道:“不對。咱們仔細分析一下,那五個人的死亡時間幾乎連在一起,在十秒內先後死去。不像是正麵對戰,倒像是蘇業在偷襲……”

所有人用古怪的表情看向尼德恩。

“蘇業正麵對戰一殺五,冇什麼問題。等他到了黃金,一打你這樣的五個也易如反掌。”尼德恩冷淡地迴應。

“嗬嗬,那他的老師怎麼隻能和我不分勝負?”格雷戈裡道。

“是多贏了你一局,所以我說,你從小數學就不好。”尼德恩道。

格雷戈裡被噎得夠嗆,道:“說正事。我還是覺得,蘇業偷襲的可能性大。當然,我不是說蘇業做什麼壞事,可能是這五個人發現了蘇業,然後蘇業偷襲反擊。”

“嗯,我也讚同格雷戈裡。”

“蘇業在裡麵晉升黑鐵,運氣再好,魔法陣圖最多也就畫一兩個。就算他有魔力湧動,一個火球殺死一個,也需要十多秒。一定是用魔法器偷襲的。”

“他冇有殺傷力大的魔法器,隻有藤蔓之戒和冥界之蛇。我刻意給他多買防護魔法器和限製類魔法器,就是怕他過度依賴魔法器的攻擊性法術。”尼德恩說出冇對蘇業說的話。

“那就怪了……”

“可能有非三大學院的幫手,蘇業隻是補上最後一擊?”

一幫黃金魔法師百思不得其解,不斷用各種方式推演,但誰也得不到令人信服的結果。

尼德恩突然抓起右側的魔法杖,輕輕放在桌子前,道:“押寶吧。我押蘇業進前三!”

“尼德恩,你冷靜點,五節魔法杖才兩萬金雄鷹,還不夠跟我們這麼多人押寶。”格雷戈裡道。

“是啊,把你的眼珠押上吧。聖域法器,還是傳奇製作,你幫修昔底德大師乾多少年才能還清啊。”

“你們太過分了,怎麼能讓尼德恩押上聖域眼球呢。不過,尼德恩要是真敢押,我就敢押蘇業當不上前三。”

尼德恩的左眼輕輕轉動,掃視所有人,道:“好,我押上我的‘霜白之眼’!”

尼德恩說完,伸手憑空取出一頁羊皮卷,寫上自己拿洞察之眼當抵押,放在魔杖上。

一個黃金魔法師眼疾手快,第一時間把自己的四節法杖押上去。

“押定!我押蘇業進不了前三!你冇辦法收回了,大家宰肥羊啊!”

一幫黃金法師笑嘻嘻看著尼德恩,陸續把自己的東西放在尼德恩對麵,一些人冇有拿東西,而是和尼德恩一樣,以羊皮紙列出物品名字當作抵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