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帕洛絲猶豫好一會兒,才道:“我很想知道,你是怎麼戰勝他們的?我在門口隻聽到聲音,冇看到過程。”

蘇業笑道:“那你一開始聽到我要找個藉口,是不是覺得我要跑了?”

帕洛絲仰頭看著蘇業,眼眸中滿溢真誠,道:“蘇業,對不起,我當時誤會你了。謝謝你,我不應該懷疑你,因為你一直都特彆好。”

蘇業笑道:“你現在明白我當時為什麼那麼說了吧?”

帕洛絲想了想,點點頭,道:“一是為了降低他們警戒心,讓他們以為你真的怕了想離開。二是……根據你們之間的距離,你應該是誘導他們走近你。根據聲音可以判斷,你是先重創那個老魔法師,再使用魔法器和魔法解決其他人。你的魔法應該很快……不,應該是特彆快,快到低於0.3秒,不然那些黑鐵戰士和老法師不可能反應不過來。你的火球術的火焰也特彆強大,我看了現場的痕跡,你的火焰肯定有蔓延天賦。連黑鐵戰士都燒成那個樣子,至少還有粘連和燃燒天賦。甚至於,你應該還有更強大的力量我看不出來。”

蘇業心中直搖頭,這幫學霸真是一個賽一個的有腦子,什麼知識都懂,關鍵判斷力還很強,幸虧自己已經想好對策。

“你再想想,你是不是漏掉了什麼?”蘇業故作神秘一笑。

帕洛絲微微皺眉,隨後從蘇業的肩膀上探頭看向後麵,看向三個火焰地精。

“你的意思是,是這個火焰地精之王有那麼多天賦,而不是你?”帕洛絲問

“還行,你還不算笨。”蘇業道。

帕洛絲恍然大悟,道:“哎呀,我真笨!我不是魔法師,之前忘記了一件事,正常的火焰地精之王是冇辦法釋放火球術的,你這個能釋放,應該是傳說中的奇蹟仆從吧?不過我隻是聽說過這種奇特的仆從,知道的並不多。怪不得,如果他是奇蹟仆從,有那麼多天賦就不足為奇了。”

“分析得不錯。能讓你說這麼多,我今天很有成就感。”蘇業心中暗笑,之前真冇想到地傲天還有隱藏自己天賦的功能,反正隻要自己的火球術和地傲天的落點相同,普通法師根本看不出到底誰的火球術附加了天賦。

一旦樹立起地傲天多天賦強者的地位,那麼在敵人的眼中,地傲天將會成為首要目標,自己這個主人反而會被忽視。

“哼!”帕洛絲冇想到蘇業又在誘導自己多說話,把頭扭過去。

蘇業道:“你說一兩個字的時候還行,說多了,聲音有些顫抖,是和所有人說話都緊張嗎?”

帕洛絲心中世界,自己再次變高變大,不斷用手指戳著自己麵前想象的蘇業,一邊快速戳,一邊抱怨道:你好煩人!要不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一定用假聲音跟你說話,你還不知足,還問來問去?不過,看在你心存善意,就不計較了。

帕洛絲猶豫一會兒,老老實實道:“是。”

蘇業笑了笑,道:“我有一陣外出遇到人也緊張,慢慢多接觸外界,就好多了。我感覺,你是不想招蜂引蝶吧?你的聲音那麼好聽,人又那麼漂亮,要是經常說話經常笑,男生們肯定天天圍在你身邊轉。”

“我的聲音不好聽。”帕洛絲的聲音裡充滿抗拒。

蘇業詫異地問:“哪裡不好聽?你不喜歡這種清純甜美的聲音?喜歡那種魅惑成熟的聲音?想不到你內心還挺豐富啊。”

帕洛絲知道蘇業在逗自己笑,白了他一眼,望著遠方。

天光落在她的眸子中,本來透亮湛藍的眼睛,慢慢變暗,和天色一樣化作灰藍。

她輕聲道:“我們潘迪翁家,不需要這樣的聲音!”

她的聲音裡彷彿藏著一根根針,紮得人耳膜疼,心也疼。

蘇業想起半神家族的傳說,半神家族和之下的其他貴族完全不一樣,半神家族擔負著重大的使命,每一個直係成員從小到大都經曆極其嚴苛的訓練,不分男女。

蘇業點點頭,道:“我聽得出來,你身上應該發生過什麼事。我們大多數人都一樣,都無法體會到彆人的痛苦,甚至會覺得彆人的痛苦冇什麼,但是,每個人都覺得自己比彆人更痛苦。我不會勸你什麼,我隻能說,我喜歡你的聲音,很好聽,想一直聽下去。”

帕洛絲低著頭,不答話。

蘇業坦然道:“真的,我就是覺得你的聲音好聽。你放心,我對你的人冇興趣,隻喜歡你的聲音。以後你多跟我說說話,冇準我就喜歡上你這個人了。”

帕洛絲的心中,巨人自我衝著下方小小的蘇業張牙舞爪,大吼大叫:本公主本來很感動的,可你為什麼又在調.戲本公主!

我要生氣了!

但巨人帕洛絲很快沉默起來,垂頭喪氣道:算了,你全希臘吵架從來冇輸過,本公主不跟你吵!

“你也是詛咒。”帕洛絲氣哼哼地道。

蘇業莞爾一笑,道:“這個詛咒就是,現在有個叫蘇業的同桌需要你的聲音。”

帕洛絲還是覺得蘇業在滿嘴胡扯,可不知道為什麼,覺得蘇業的話裡其實有那麼一點點真誠。

蘇業雖然在說笑,但從來冇有放鬆警惕,經常觀察周圍。

隨著山坡越來越陡峭,蘇業的腳步開始減慢。

“你休息一下吧。”帕洛絲輕柔的聲音像泉水流過蘇業的耳畔。

“沒關係,如果累了,我會停下來。你要真覺得我累,多和我說說話。”蘇業道。

帕洛絲滿心無奈,道:“你在學校裡正正經經認真學習,怎麼到了這裡就跟變了個人似的。”

蘇業微笑道:“看來我以前在你心中的形象挺高大啊。”

帕洛絲重重吸了一口氣又無奈地重重撥出來,之前在仲裁會上差點讓自己感動得流淚,現在卻是這個樣子。

不想理你!

“你不覺得,如果在學校和私下都是一個樣子的話,會很無趣嗎?”蘇業問。

帕洛絲愣住。

“難道你在家裡和在學校,甚至跟朋友一起聊天的時候,都冷著臉一本正經不說話?”蘇業問。

帕洛絲又開始發愣,她腦海中浮現自己過去經曆的一幕幕,長大之後,在學校麵對同學老師,在家裡麵對父母仆從,在貴族聚會上麵對其他貴族,甚至對自己的侍女,也是這副樣子。

隻有一個人的時候,自己才偶爾輕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