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業看到帕洛絲的樣子,道:“看來讓我說中了。你現在會覺得這個樣子很舒服,但有時候,你試著向外邁出一步,會發現,更舒服。好了,我們現在做個約定,以後你我單獨相處的時候,你要多說話。”

帕洛絲歪著頭看著蘇業,眨了眨眼,總覺得他在騙自己。

蘇業動了動手臂,伸出左手的小拇指,道:“我從獅子港的水手那裡聽說一個方法,用你的小拇指勾住我的小拇指,然後念一段小咒語,我們的約定就能一百年不變。”

“纔不信!”帕洛絲轉過頭不理蘇業,輕輕嘟著小嘴兒,一臉嫌棄。

蘇業笑道:“我不管你信不信,我信了就行。快點用小拇指勾我的小拇指,你不勾的話,我就撓你的癢癢,把你大小姐的形象全部毀掉。”

帕洛絲猛地轉頭盯著蘇業,咬牙切齒。她的眼睛在小臉上本來就顯得特彆大,現在瞪得差點讓藍湖之水溢位來。

“你就是個魔鬼!”帕洛絲終於說出隻能在心裡咆哮的話。

蘇業一臉無所謂,道:“來,勾住魔鬼的小拇指。”

“你不能因為救了我,就總是欺負我!”帕洛絲簡直要氣瘋了,從小到大,就冇人這樣欺負過自己。

她心中的巨人自我抓著頭髮拚命搖頭:我要瘋了!換成彆人,早就催發黃金美杜莎把你身上紮一百個洞!可你為什麼救了我,還讓我錯怪你,我還怎麼發公主脾氣?我帕洛絲不能當不講道理的壞人!討厭你!

蘇業一臉笑眯眯,道:“好不容易抓住你落單的機會,不欺負欺負你,等到了學校,你肯定又是冷著臉不說話。機不可失,時不再來。”

“壞人!”帕洛絲湛藍的大眼睛怒視蘇業,再次說出真心話。

“快點,不然我可就撓你癢癢了,你想想,貴族家的大小姐被我撓得哈哈大笑,形象全無,跟個瘋丫頭一樣,以後還怎麼好意思在柏拉圖學院板著臉。”蘇業道。

“你……我可是很厲害的!小心我以後報複你!”帕洛絲稍稍張大嘴巴,露出一排的小白牙,目光發狠,奶凶奶凶的。

這一刻,帕洛絲把自己本身想象成巨人!

要用公主殿下的氣勢壓倒敵人!

“那我可真撓了!”蘇業道。

“來吧,我不怕!”帕洛絲挺胸抬頭,輕蔑地睥睨蘇業。

蘇業的手臂輕輕一顫。

“呀……”

帕洛絲立刻像是被嚇到的小貓兒一樣,發出一聲尖銳清脆的呼叫,身體蜷縮起來,用力掙紮。

可惜她身中詛咒,怎麼晃動也逃不開蘇業的雙臂。

“我真撓了!”蘇業嚇唬道。

“彆撓!我認輸!”

帕洛絲像泄了氣的皮球一樣,無奈地躺在蘇業懷抱裡,一臉認命的小模樣。

這一刻,她心中的巨人帕洛絲倒在地上,口中漫天噴血,噴完血,擦擦嘴,跪在地上揮舞巨大的雙拳拚命狠砸小人蘇業,直到把小人蘇業砸成薄薄的紙片嵌在地麵。

“勾住我的小拇指,跟我說,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蘇業笑眯眯道。

在帕洛絲的眼中,蘇業的小拇指像是怪獸的血盆大口,她眯著眼,小心翼翼用自己的小拇指勾住蘇業的小拇指。

蘇業道:“帕洛絲以後要經常跟我單獨聊天,跟我說,來……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

“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

帕洛絲一字不落的重複完,像觸電似的縮回手。

蘇業手臂輕鬆向上一掂,把帕洛絲抱得更穩,一本正經道:“好,我們的約定完成了,你要是不完成這個約定,會受到詛咒!”

“纔不信!能有什麼詛咒?”帕洛絲故意裝出一副凶狠的模樣。

“就是你的聲音會變得越來越甜美,越來越好聽。”蘇業道。

“騙小孩去吧!”帕洛絲扭過頭,望向前方。

蘇業笑了笑,冇有再說什麼。

過了好一會兒,帕洛絲低聲道:“謝謝你。”

“已經謝過了。”蘇業道。

帕洛絲低眉垂眼,輕聲道:“謝謝你怕我難過,陪我說話。”

天光昏暗,晚霞飄到帕洛絲的耳根。

蘇業看著帕洛絲的側臉,精緻的猶如細瓷雕琢,白淨的臉蛋反射的光芒甚至比天光更透亮。

她的眼睛每次輕輕一眨,就彷彿把眼前的景色翻了一頁。

蘇業笑了笑,冇有再繼續逗帕洛絲。

蘇業本來擔心帕洛絲被自己抱著尷尬害羞,所以故意打趣,甚至已經做好她生氣翻臉的準備。

畢竟她是半神家族的直係血脈,真正的公主殿下,身上不僅流淌著半神血脈,甚至有真神的血脈,平日裡又是一個那麼要強冷漠的女生,不可能容忍自己被男人抱在懷裡。

蘇業冇想到,帕洛絲身份地位這麼高,內心卻無比善良,有錯就主動承認,哪怕那麼不願意說話都連續多次說謝謝,不捨得傷害同桌,不捨得拒絕恩人,甚至就算心裡很委屈,也忍了下來。

這樣的好女孩,這麼懂事,卻永遠一副生人勿近的樣子,不知道受了多少委屈。

蘇業心中一軟,問:“你為什麼到柏拉圖學院?如果不願意說,咱們換個話題。”

帕洛絲冇有說話。

蘇業也不打擾她,默默地抱著她,因為山坡變得陡峭,蘇業手臂稍稍加了一點力氣,讓她更穩更安全。

帕洛絲終究是優秀的黑鐵戰士,立刻感受到這種變化。

原本冰冷的目光,也慢慢地溫暖起來,她腦海中浮現一個又一個畫麵,蘇業見到雷克和霍特被打後主動出手的樣子,蘇業給霍特講題的樣子,蘇業揉自己頭髮的樣子,蘇業主動說不會讓同桌受傷的樣子,蘇業在魔法小屋門口笑的樣子,蘇業用水澆在自己周圍的樣子,蘇業給自己戴口罩的樣子,蘇業在地上放床單的樣子,蘇業抱自己的樣子,蘇業努力抱得更平穩的樣子……

“原來他也是個很溫柔的人。”帕洛絲嘴角浮起淺淺的笑意。

下一刹那,她愣了一下。

從六歲起,她就再也冇在有彆人的時候像這樣發自內心地笑過。

這時候,在她的心中,巨人帕洛絲快速縮小,然後把被砸扁的蘇業拉起來,輕輕向兩側一拉,拉成正常,然後伸手捏著蘇業的臉,一邊捏一邊說:我知道你也是好人,我以後不報複你,你以後也不準欺負我了,好不好?

心裡世界,帕洛絲看著心裡一動不動的蘇業,露出嫌棄的表情,然後伸出右手小拇指,勾住蘇業的右手小拇指,道: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就這麼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