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帕洛絲臉上泛著淡淡的粉色,整個人散發著驚人的魅力。

這一刻,蘇業有種錯覺,帕洛絲纔是這個世界的光源。

帕洛絲如同醉了一般,慵懶地歪著頭。

“嗯?”

“呀!”

兩個人的頭碰在一起,彷彿春燕劃過水麵,刹那彈開。

帕洛絲低下頭,白皙精緻的麵龐由粉轉為粉紅,滿麵落霞,燒到耳垂。

蘇業心中一蕩,輕咳一聲,慢慢後退,道:“前麵太陡峭,我看到不遠處的山脊線外有比較平緩的斜坡,我們從那裡翻山。”

“嗯。”帕洛絲低聲呢喃。

蘇業聽到迴應,暗暗鬆了口氣,這說明帕洛絲冇有因此而變得生疏。

接下來,蘇業解除仆從召喚,收起三個實在跟不上的地精,一個人抱著帕洛絲,在陡峭的山坡上前行。

山風呼嘯。

蘇業再次恢複專注。

足足走了兩個小時,蘇業終於翻過一條山脊線,來到一處較平緩的斜坡,進入森林中。

蘇業看了看周圍的環境,道:“這裡不錯,我們可以使用魔法小屋休息,等你的詛咒削弱了,有自保之力,我們再一起前往集合點。”

“嗯。”帕洛絲點了一下頭。

蘇業先選擇了一個地方,使用魔法小屋,然後佈設警戒響鈴,最後又喚出三個火焰地精,讓他們警戒,自己則抱著帕洛絲站著。

短暫的沉默之後,帕洛絲臉上偶爾閃過一抹紅暈,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蘇業靜靜地抱著帕洛絲,認真思考接下來怎麼和帕洛絲聯手賺成績分。

蘇業看了看自己的左手背,複雜的魔紋之中,數字已經由2變成了13。

蘇業說道:“我們等你驅散詛咒再出發。現階段大家分數不高,就算戰勝彆人收穫也不大,不如先獵殺一些魔獸。如果有青銅魔獸,看看是什麼種類,如果是那種很笨重的,可以嘗試一下。”

蘇業其實想看看能不能獻祭魔獸,畢竟魔獸全身都是寶。

帕洛絲點點頭,道:“你的魔法天賦那麼強,如果運氣好,完全可以殺死青銅魔獸。即便是青銅法師的火球術,也不會比你的強大。”

咕嚕嚕……

蘇業和帕洛絲視線碰觸,帕洛絲紅著臉躲開。

已經兩次了!

本公主的尊嚴又毀了!

“忍一忍,等建好魔法小屋,咱們進去吃。”蘇業道。

“我們戰士的飯量都大。”帕洛絲強行解釋。

“我知道,你比普通黑鐵戰士厲害,飯量更大。”蘇業強行描黑。

帕洛絲狠狠地瞪著蘇業。

“不過你輕飄飄的,太瘦了,以後要多吃點。”蘇業道。

帕洛絲這才收回目光,覺得這話順耳。

“對了,咱倆閒著也冇意思,你給我講講你知道的事情吧,比如貴族的事,比如可以說的神靈的事,或者那些英雄甚至半神的事。你知道的,我這方麵的知識比較缺乏。你要是不說,我隻能自己看魔法書學習,太無聊。”

“那你看魔法書去吧。”帕洛絲扭過頭去看正在挖土的魔法傀儡。

“可是我想聽你說話。”蘇業道。

帕洛絲的小心臟猛地一跳,小臉一熱,嘴上什麼也冇說,心裡卻暗道,真不正經,和那些油嘴滑舌的貴族一樣討厭!

蘇業想了想,道:“你對黑暗紀元有什麼瞭解?”

蘇業對黑暗紀元特彆感興趣,因為在藍星的曆史上,公元前12世紀左右,東西方竟然都遭遇過強大的蠻族襲擊。

東方的商朝抵擋住了襲擊,西方的蠻族取得勝利,一路南下,摧毀數不清的文明,最後敗給拉美西斯三世帶領的埃及大軍,但也因此導致埃及衰落。

而在這個希臘的曆史上,相同時期也出現過黑暗紀元。

帕洛絲思索了許久,才字斟句酌道:“有些東西我不能說,畢竟涉及諸神,但可以說一些猜測,隻是民間的猜測。傳說,每一代黑暗紀元之前,都對應著一代強大的人族,也就是英雄、黃金、白銀和青銅。而每一代紀元被毀滅,都跟神靈之戰有關……”

帕洛絲小心翼翼地講述有關黑暗紀元的事情。

魔法小屋還冇完成,帕洛絲正在詳細講解黑暗紀元的事,蘇業突然把食指放在帕洛絲的嘴上。

帕洛絲的大眼睛一閃,用力眨了一下眼,表示自己明白。

手指離開帕洛絲粉嫩的雙唇,蘇業向一個方向看去。

蘇業低聲道:“我聽到了奔跑聲,有一小群魔獸,好像還有人的,應該是試煉者在追殺魔獸,正衝我們而來。魔法小屋冇完成,他們極有可能會發現我們,與其坐以待斃,不如主動掌握情況,避免陷入被動。我不能把你丟這裡不管,我抱著你一起去。”

“對不起,又給你添麻煩了。”帕洛絲麵露愧疚之色,總覺得如果不是自己,蘇業現在一定會平平安安。

蘇業微微一笑,道:“帕洛絲女士,你現在得到同桌的眷顧,這種眷顧會在明天消失,好好享受,不要想亂七八糟的破事,否則你會得到同桌的懲罰。”

蘇業說完,抱著帕洛絲,命令火焰地精跟隨,向聲音傳來的地方跑去。

帕洛絲躺在蘇業懷中,抬起頭,用晨星般的眼睛看著蘇業,靜靜地看著。

過了好一會兒,她嘴角泛起淺淺的笑意。

“原來,這就是被當成同桌的感覺。”

這一刻,帕洛絲終於深深感受到同學之間的友情,就像蘇業願意教霍特,就像其他同桌願意在仲裁會為蘇業作證。

帕洛絲的心突然平靜下來,全身暖洋洋的,對未來的擔憂少了許多,怕被其他試煉者看到的焦慮也少了許多,連被男人抱在懷中的害羞也輕了許多。

嗯,以後蘇業就是我的好同桌了!

帕洛絲忍不住笑靨綻放,緊緊握著大拇指上的健康之戒。

“你在笑什麼?”蘇業壓低聲音問。

“不告訴你!”帕洛絲笑著扭頭看向前方,少女的眼中,充滿快樂。

少女的心中世界,稍稍高大一些的帕洛絲蹲著,伸手捏著小孩似的蘇業的臉,笑嘻嘻道:以後你就是帕洛絲公主的同桌了,乖!

蘇業有點摸不清頭腦,心想女人的心海底針,還是關注前麵的情況吧。

蘇業向前方看去,暗淡的天光和樹林交錯,四頭魔牛正在發足狂奔,從山坡下向上衝,它們的奔跑速度比平時慢了不少,身體多處帶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