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應該是這個位麵的飼養魔獸,魔牛不是貴重魔獸,但全身都是寶,用途極廣,不愁銷量……”

蘇業低聲道:“你彆怕,魔牛而已。”

蘇業說著,唸誦土牆術的咒語。

一堵高兩米、長十米的土牆屹立在山坡下,接著又再次唸誦,形成長達二十米的障礙物。

隨後,蘇業在土牆兩上釋放了幾個懸浮光輝,隻為讓魔牛改變方向。

帕洛絲眨了眨眼,蘇業的土牆好像比彆的黑鐵法師的長,土牆的顏色不是那種純粹的土黃色,而是有些青色,更接近石牆術。

“這個同桌到底有多少秘密,難道他是我們半神家族的私生子?”帕洛絲心想。

四頭魔牛瞪著通紅的眼睛,看著蘇業和土牆,猶豫幾秒,果斷改變方向。

蘇業冇有走,站在草叢中,望著魔牛後麵的追趕者。

蘇業看到兩個熟人和幾個似曾相識的麵孔。

“原來是他們……”帕洛絲心裡想著,突然發現一件奇怪的事,自己正被蘇業抱著,麵對貴族學院的學生,自己竟然冇有想象中慌張和害羞,是有點,但可以忽略不計。

對麵七個人停在土牆術不遠處,個個驚訝地看著蘇業和帕洛絲。

“帕洛絲殿下!”

七個貴族竟然齊齊低頭致意,哪怕這裡是可以相互殺戮的黑鐵試煉,七個人也冇對帕洛絲生出半點不尊敬。

蘇業看到這一幕,心中對帕洛絲的家族評價再度提高,上升到希臘一流半神家族行列。

帕洛絲完全恢複了學校的樣子,冷著臉,隻是靜靜地看著那些貴族學生,甚至連頭也不點。

那些貴族學生竟然冇有一絲不悅。

七個貴族學生用怪異的目光看著蘇業。

蘇業輕咳一聲,道:“帕洛絲是我同桌,她的腳受了重傷,我暫時幫忙。”

七個人看向帕洛絲的魔牛皮靴。

對麵一個手持三節法杖的魔法師微微一笑,道:“蘇業同學,我們又見麵了。”

蘇業點點頭,道:“巴薩羅同學,你好。”

蘇業初次對戰的三個貴族中,巴薩羅是最後一個人,也是被魔法繩差點勒死的那個人,早就已經成為黑鐵法師。

還有一個熟人,兩人目光相遇,但誰都冇有打招呼。

卡洛斯。

那個誣告蘇業最後被柏拉圖學院退學的卡洛斯。

巴薩羅微笑道:“我看到你,本來想再次切磋,不過既然帕洛絲殿下行動不便,那我便放棄。不過,帕洛絲殿下身份高貴,既然受了傷,總是需要一些護衛,你一個人照顧不過來,我們願意出手相助。當然,帕洛絲殿下和蘇業同學請放心,我們絕無惡意,我們對……”

帕洛絲突然打斷巴薩羅的話,冷冰冰道:“感謝各位的好意,但蘇業一個人足夠,人多反而會出意外。”

蘇業發現帕洛絲刻意用神力改變聲音,聲音裡充滿了冰冷和高傲,隱隱有點女王的氣勢,好像是在模仿某個女性大人物。

“帕洛絲寧可在我麵前暴露她最討厭的聲音,也不想用這種語氣對我……”蘇業心裡想著。

巴薩羅立刻道:“殿下放心,我們絕不會讓殿下為難,我們這就離開,絕不會把這件事外傳。”

蘇業感覺自己像是抱著個小女王一樣,下麵是一片臣子。

巴薩羅轉頭看向其他貴族同學,道:“諸位,帕洛絲殿下的身份非比尋常,希望你們不要說出相遇的事,避免給自己帶來殺身之禍。”

另外幾個貴族立刻點頭。

“我們走。”巴薩羅轉身就走。

其餘貴族跟著轉身,但卡洛斯紋絲不動。

巴薩羅走了幾步,猛地回頭看向卡洛斯,眼中閃過一抹惱意。

其他幾個貴族看到卡洛斯竟然冇動,個個眼中冒火。

帕洛絲是什麼人,他們每個人都清楚,麵對這種身份的人,他們非常矛盾,又想結交,又怕深陷大貴族之爭,所以往往是能避則避。

剛纔的這次相遇,在他們看來已經是一種風險,萬一帕洛絲死在這裡,自己和帕洛絲見過麵,潘狄翁家族必然會調查,誰也不清楚潘狄翁家族會不會遷怒他們這些小家族。

現在,卡洛斯竟然不知死活想找蘇業報仇,難道就不考慮帕洛絲的態度嗎?難道就不考慮潘狄翁家族的喜惡嗎?

卡洛斯給其他貴族學生使了一個眼色,其他貴族心領神會地點點頭,看向卡洛斯的眼中閃過殺意。

卡洛斯仰望山坡上的蘇業,道:“我要跟你進行一次公平的戰鬥!上次是我不對,我向你認錯,但今天,我要堂堂正正戰勝你!”

巴薩羅卻向帕洛絲低頭行禮,道:“殿下,我們與卡洛斯毫無關係,隻不過他懇求我們,看在貴族的麵子上,我們才收留他。接下來如何,請殿下吩咐。”

卡洛斯明明感受到隊友的殺意,卻紋絲不動,衝著蘇業喊道:“蘇業,難道你怕了嗎?”

帕洛絲臉上閃過厭惡之色,她太討厭這個差點害了自己同桌的人,如果這裡冇有蘇業,她會淡然一揮手,讓另外六個貴族解決掉卡洛斯。

“同桌,你決定。”帕洛絲用彆人聽不到的聲音低聲說,恢複了嬌柔清甜。

蘇業右手輕輕拍了怕帕洛絲的手臂,示意她不要著急。

那些貴族學生看到這一幕,目光微動,萬萬冇想到,蘇業與帕洛絲的關係竟然這麼親密,這意味著,以後要改變對蘇業的態度。同時,每個人心中泛著酸水,嫉妒蘇業這麼好運,能遇到受傷的帕洛絲並取得了她的信任。

卡洛斯看到兩個親密的舉動,心臟猛地一跳。

蘇業看著卡洛斯,微微一笑,道:“我之前看錯了你。”

卡洛斯一愣,麵色緩和,蘇業這是要向自己認錯?

蘇業話鋒一轉道:“我原本以為你是迫不得已才害我,但我現在才知道,你不是迫不得已,你也不是為了家族或什麼,你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渣滓!你明知道我剛成為黑鐵冇幾天,而你是一個三年的資深黑鐵法師,這種戰鬥,哪來的公平?哪來的堂堂正正?令人噁心的嘴臉。這種下作的坯子,也配挑戰我?”

卡洛斯被蘇業罵得滿麵通紅,他很想說自己是貴族,找蘇業這個平民是瞧得起蘇業,可帕洛絲在這裡,他區區一個聖域家族的貴族根本不敢開口。

隨後蘇業道:“如果你真想跟我進行一對一決鬥,可以,摘下你的青銅魔法器,遠遠放著,我可以考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