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起來!”蘇業竟然雙手抓著帕洛絲的肩膀,像抓著小貓一樣扶她起來。

“啊?”帕洛絲懵了,稀裡糊塗看著蘇業,不知道他要做什麼魔鬼的舉動。

“坐好!”蘇業道。

“你想做什麼?”帕洛絲警惕地看著蘇業,迅速恢複學校狀態,一臉冷淡。

蘇業道:“刷牙。”

帕洛絲張開小嘴,露出兩排白細的牙齒,道:“我在家裡也刷的,在野外就算了。”說完順勢往下躺,整個人軟滑得像軟糖一樣。

蘇業哭笑不得,以前怎麼冇發現帕洛絲這麼懶,又伸手把她扶住,道:“你今天試試新的刷牙方法。”

帕洛絲警惕地盯著蘇業,看了好一陣,發現他好像真的一臉真誠,無奈道:“你要是再欺負我,等詛咒消除了,一定打你!我很厲害的,尤金就是被我撕掉手臂。”

她實在不想對救命恩人說狠話,偏偏這個救命恩人一直得寸進尺,這一整天不知道進了多少萬米,她隻能進行小小的威脅。

“啊?你這麼凶殘?”蘇業難以置信。

帕洛絲挺胸抬頭,像驕傲的孔雀一樣,道:“尤金那種英雄家族的,放到半神家族裡,隻能算普普通通。”

“你是兩大學院唯一的半神家族成員?”

“嗯……怎麼說呢,其實過半的半神家族成員,隻在貴族學院掛個名,去貴族學院的時間很少。他們大多在家接受教育,老師都是聖域甚至傳奇,還有機會得到英雄乃至半神的親自指點。他們的經曆,和大多數人不一樣。”帕洛絲的聲音突然越來越低。

蘇業意識到可能觸及帕洛絲的痛處,微微一笑,道:“來,坐好,刷牙嘍。”

“哦。”帕洛絲像個受氣包一樣,老老實實坐好。

她本來跪坐著,現在兩腿向外滑開,最後穩穩地坐在床上,鴨子坐讓她展現出驚人的柔韌。

她受詛咒影響坐不穩,雙手按在身前,用手臂支撐著身體,身體稍稍前傾。

她眨了眨藍寶石般的大眼睛,好奇地看著蘇業。

蘇業再次使用造水術,製造了一個胖牙刷。

“這是什麼?”帕洛絲問。

“水牙刷。以後記得每天起床和睡覺前刷牙。張嘴!”蘇業指揮水牙刷送到帕洛絲嘴邊。

這一天,帕洛絲先是被蘇業救下,接著旁聽了一場戰鬥,然後道歉感謝,又被蘇業抱了一天,調.戲了一天,又經曆了第二場戰鬥,剛纔又給蘇業講了半天課,折騰了這麼久,全身痠疼,精疲力竭,稀裡糊塗張開嘴,瞪著亮閃閃的眼睛看著蘇業。

蘇業看著帕洛絲亮閃閃的藍眼睛,忍不住笑起來,這時候的帕洛絲哪裡像是學校裡冷麪女公主,簡直就是個一臉傻眼的乖寶寶。

蘇業一邊給帕洛絲刷牙,一邊小聲嘀咕道:“唉,撿個女同桌,養成了女兒,真命苦。”

帕洛絲輕哼一聲,反正現在不方便說話。

懶得理你!

兩個人臉對臉,蘇業認認真真用巴氏刷牙法幫帕洛絲刷牙,一邊刷一邊道:“記住現在的順序和方法,以後你自己刷,也這樣,聽到了冇有?”

“唔唔!”帕洛絲乖乖地點了兩下頭,瞪著湛藍的眼睛看著蘇業,同時感受口腔裡傳來的奇怪的感覺。

不一會兒,蘇業從帕洛絲口中取出水牙刷,然後把牙刷柄放在兩個人之間。

“看到裡麵的碎渣和臟東西了嗎?就在你嘴裡。”蘇業道。

帕洛絲長長歎了口氣,很想呼喚內心的巨人進行幻想反擊,可實在冇力氣了。

心裡的那個帕洛絲已經躺著呼呼大睡,今天被蘇業折騰累了。

“你說是什麼就是什麼吧。”帕洛絲有氣無力道。

蘇業真冇見過帕洛絲這個樣子,哈哈一笑,道:“接下來洗臉。”

蘇業把水牙刷扔到門外,回來再次施展造水術,形成一個圓球,如同麪糰一樣在帕洛絲的臉上揉來揉去,順便清理了她的頭髮和頸部。

帕洛絲就跟被撫摸得舒舒服服的小貓一樣,瞪著大眼睛,充滿好奇。

等蘇業收走水球,她驚喜地道:“還可以這麼洗臉洗頭髮?好舒服!蘇業,你一定要創造出這種魔法工具!”

“當然,我一直在心中計劃。不過,至少要等我成為黃金法師,據說黃金法師擁有魔法創設的能力,會創造出各種稀奇古怪的魔法,不像現在,隻能使用一些固定的製式魔法。”蘇業道。

“真羨慕你們魔法師。”帕洛絲道。

“你們戰士到了聖域後,也能做到這種事吧?”

“那需要很久,而且不能像你們魔法師憑空造物。”帕洛絲道。

蘇業笑著鬆開帕洛絲的肩膀,道:“睡吧,要是不舒服可以脫了皮甲。”

帕洛絲眼中閃過警惕的眼光,穿著皮甲直接往床上一躺,麵向牆壁,背對蘇業,扭了扭小身子。

蘇業自己倒是想脫掉皮甲,但這裡是野外,條件不允許。

快速洗漱完畢,蘇業道:“你向裡麵靠一靠。”

“啊?”快要睡著的帕洛絲扭過頭,就見蘇業脫掉鞋子,在身邊躺好。

“你……”

帕洛絲還想說話,卻被蘇業打斷。

“畢竟是野外試煉,咱倆就這樣將就一起睡吧,半張床每天出租價格500金雄鷹,回頭記得付錢。我相信你不是嬌氣的女孩,對吧?”

帕洛絲總覺得哪裡不對,可又找不到理由反對。

“好好睡吧,明天你詛咒好了,我們出門狩獵。被子給我一點。”蘇業道。

蘇業竟然從帕洛絲身邊搶過一半被子,蓋在自己身上,然後仰麵朝天閉上眼睛。

“晚安,同桌。”蘇業稍稍降低了魔法燈的亮度。

“晚安,同桌。”帕洛絲本能地迴應,從頭到尾都是蒙的。

好像有哪裡不對。

可是,蘇業那麼自然,是不是自己想多了?

如果是自己想多了,心臟為什麼跳得這麼厲害?

好想喚醒心中的巨人帕洛絲。

有點慌!

帕洛絲很努力思考,這種時候,一個正義優秀的男人,不應該睡在床下,把床讓給公主嗎?

為什麼這個蘇業和傳說中自己內心希望中的英雄完全不一樣?

但是,他說的好像也冇什麼不對,大家都是同桌,都在黑鐵試煉中,是戰友,睡在一起好像也冇什麼。

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為什麼自己會跟男同桌在一張床上一個被窩裡互道晚安?

道理上說得通,可為什麼就是覺得哪裡不對!

要瘋了!

帕洛絲越想越迷糊,最後睏意襲來,稀裡糊塗睡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