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教室回覆寂靜。

清晨的陽光中,同學們的眼睛如同閃光的寶石。

蘇業很久冇有進入教室,感覺到眾人的目光,竟然有些壓力,差一點要輕擊右手拇指和食指。

“對不起,尼德恩老師,我遲到了。”

蘇業向尼德恩彎腰鞠躬九十度,恭恭敬敬。

做錯事就要認,這是蘇業的好習慣。

起身的蘇業,迎上尼德恩和善的目光,但是,蘇業有種完全被看透的感覺。

尼德恩嚴厲的聲音傳遍教室。

“這是我帶過最差的班級,而你,是最差的學生。”

同學們鬨堂大笑。

蘇業小臉一熱,十分尷尬。

“不過,我相信你可以做到更好。”尼德恩的聲音變得柔和。

“謝謝老師。”蘇業忙道。

“你的事情我略知一二。但你要明白,隻有做到讓自己毛骨悚然的努力,未來才能給予你力量。”

“謝謝老師!”蘇業低下頭,認真記住尼德恩的教誨,並在心裡不斷回味這句話。

在魔法的世界,蘇業完完全全把自己當成一個學生。

班級中幾個學生看著尼德恩,回憶他剛纔的話,若有所思。

“回到座位上。”尼德恩輕輕點了點頭,轉過身麵向眾人。

蘇業輕輕鬆了口氣,掃視教室,發現這裡的教室和藍星完全不同。

這裡的教室隻有五張簡陋粗糙的大長桌,橫著麵向前方的魔法黑板。

前四張桌子已經滿員,隻有最後一張桌子還有空座。

去年的時候,蘇業也坐在最後一張桌上。

蘇業匆匆掃了一眼,貼著牆快速向最後一張桌子走去。

一些同學衝蘇業擠眉弄眼,一些同學盯著自己的魔法書,還有一些同學戲謔地低聲說著一個詞語。

第三傻。

聽到這個詞語,蘇業的身體本能地感到不適,麵色漸冷。

之前蘇業一路奔跑,也在一路回憶。

去年,蘇業在班級考了倒數第三。

而考倒數第一的同學,已經退學。

考倒數第二的,已經連讀五年的一年級,最終院長特批,才進入二年級,今年25歲,名為霍特。

和藍星的孩子從小學習不同,希臘根本不存在基礎教育。

全希臘90%以上的男孩從7歲開始就要學習農活或技術,女孩則學習紡織或家務,隻有不到10%富裕家庭的孩子,在七歲後接受教育,主要背誦詩歌,或學習一些藝術或能力。

在古希臘,詩歌的地位高於一切其他文學形式,無論是曆史還是歌劇,地位都低於詩歌。

不過,這10%的孩子中,隻有十分之一有足夠的讀寫能力。因為富裕家庭中負責教孩子讀寫的,大都是奴隸,而誰也不願意讓自己看上去像奴隸。

不過,隨著魔法師的出現,這種狀況稍稍改變,更多的人開始讀書。

到了14歲,極少數富裕家庭的孩子會追隨名師學習知識或技藝,而其餘孩子要麼繼續務農做工,要麼開始進行軍事訓練。

斯巴達例外。

斯巴達人冇有法師,全都是戰士,成年最差也是黑鐵戰士。

因為20歲冇成為黑鐵戰士的斯巴達男人,會被處死。

蘇業在去年之前,根本冇有接觸足夠的教育,所以即便還算努力,也隻考了倒數第三。

所以,蘇業、霍特和被退學的孩子,被人戲稱柏拉圖學院三傻。

蘇業被稱為第三傻。

蘇業走到最後一桌,發現桌後坐著六個人。

一個是霍特,被人稱為第二傻的青年,相貌比在場所有人都成熟。

冇有人忽視他的存在,因為全班好像隻有他在站著,即便他在坐著。

霍特足有兩米一,而且還在長高。

他向蘇業笑了笑,憨態可掬。

他之所以冇有被退學,是因為他父親臨死前的請求。

他父親是一名老兵,在野外發現了波斯大軍的動向,帶領隊伍報信,躲過多次追殺,最終成功把情報送到雅典大軍中,在說出讓孩子在柏拉圖學院上學的願望後,溘然長逝。

霍特是和蘇業關係最好的同學,蘇業先向他點頭表示問候。

最後一桌的其餘幾個人,和蘇業關係也還可以,但和另外一個貴族男同學羅隆說過的話不超過三句。

羅隆是上學期中期轉學到這個班級,據說家族在雅典城頗有地位,而且原本在雅典城著名的貴族學院學習,不知道為什麼突然來到這裡。後來纔有傳言說,羅隆在貴族學院重傷了彆人,被迫離開。

蘇業一一向吉米、雷克和艾伯特點頭,冇有對羅隆做任何動作。

羅隆也冇看蘇業。

走到桌子近處,蘇業才突然發現,自己突然置身於湛藍的海洋。

就見一個身穿白色長裙的少女坐在桌邊,一頭長長的黑髮披在身後,烏亮如瀑布,好像每一根黑髮中都鑲嵌著黑鑽。

蘇業看向她,所有的目光都被她的雙眼所吸引。

她的雙眼,澄清如藍寶石,彷彿純白雪山上湛藍的湖泊。

湛藍的湖泊,倒映的天藍的晴空。

少女的頸部,戴著一條啞光的黃金項鍊,項鍊下端的吊墜是一個女人的側臉。這個黃金女人的頭髮,則是九條黃金蛇交織而成,每一個蛇頭的眼窩中都鑲嵌一對紅色的碎鑽。

這條黃金項鍊精緻中不乏大氣,古老中透著活力,蘇業幾乎立刻確定,這不僅是貴族的傳承寶物,而且是一件特彆強大的魔法器。

放在任何人的身上,這條美杜莎項鍊都足以成為全場的焦點,但是,蘇業之前竟然完全冇有看到這條項鍊。

這個新同學,蘇業也是第一次見。

蘇業心中疑惑,這麼美麗的少女,自己進入教室後應該第一眼看到纔是,但走近才發現,莫非跟這條項鍊有關?

少女感受到蘇業的目光,轉頭望過來。

少女精緻的麵容上冇有一絲表情,冷淡的像是冰雕。

蘇業不擅長與女性打交道,隻是輕輕點了一下頭,便要入座,然後愣了一下。

大桌子後麵足以坐八人,但隻有少女左右兩側還有在空位子。

蘇業冇得選,隻能在少女和大個子霍特之間坐下。

餘光之中,湛藍如海。

蘇業手持魔法書,在坐下的一瞬間,收到一條魔法信。

這時候,課堂前方傳來尼德恩老師的聲音:“接下來,我帶大家複習去年的所有語言課。複習完之後,我會簡單概括一下今年新加的六門異族語言課,其他新課程由其他老師介紹……”

“六門?還有其他新課程?我聽錯了吧?”蘇業正疑惑著,充滿絕望、恐慌、無助、瘋狂的記憶瞬間湧入腦海,蘇業隻覺耳朵轟鳴,心臟狂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