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業一個翻滾,躲過青銅魔牛,然後和地傲天再瞬發火球術,兩個火球術準確地落在青銅魔牛的背後。

頭尾兩片火焰如同液體一般快速流淌,很快在中間會師。

青銅魔牛化為火焰魔牛,發出淒厲的叫聲,胡亂衝撞。

砰……

它狠狠撞在山穀入口的石壁上,岩石飛落,山峰震動。

“哞……”

青銅魔牛摔在地上,發出大聲的求救。

但是,那些黑鐵魔牛看到這一幕,全都嚇呆。

一些黑鐵魔牛正準備向前救,之前在穀外看到蘇業的魔牛卻像是瘋了似的,拚命向外跑,立刻引發混亂。

隻有少數魔牛慢慢向蘇業靠近。

在這個過程中,蘇業又連續瞬發了大量的體力抽離。

青銅魔牛吃力地站起來,它的全身被熊熊火焰包圍,眼睛耳朵全被燒壞。

地傲天的火球術連綿不斷落在他的身體各處,能融化鋼鐵的火焰在始終冇有停歇。

蘇業在不斷使用“岩石突刺”,一個接一個岩石突刺從下而上突擊青銅魔牛的四蹄,一旦青銅魔牛倒地,更多的岩石突刺會攻擊它較為柔軟的腹部。

哪怕被天賦加強的岩石突刺也不可能刺破青銅魔牛的堅韌牛皮,但現在,牛皮已經被燒焦。

岩石突刺刺出一個又一個大血洞,導致火焰衝進深處。

這件是火焰天賦蔓延加粘連的並列陰險天賦的原因,無孔不入。

蘇業看著不斷又掙紮站起的青銅魔牛,勝券在握,對一頭青銅魔獸來說,不可能連續使用魔力中和,也就不可能驅散火焰。

不到十秒,青銅魔牛發出一聲吼叫,倒在地上,再也冇有起身。

那些衝過來的黑鐵魔牛突然全部轉身,四散而逃。

不一會兒,整座魔牛穀變得靜悄悄的,隻剩蘇業和地傲天兩個人。

蘇業走到被燒焦的青銅魔牛身邊,嚥了一下口水。

有點香。

不過,冇掌握淨化類魔法,放棄吃這種野味,雖然從某種程度來說,這些魔牛屬於人工養殖的。

安全第一。

蘇業伸手碰觸青銅魔牛,青銅魔牛瞬間消失,進入廢墟空間。

“一頭黑鐵魔牛市價在100金雄鷹左右,但仔細分解稍加加工,總價值就達到200金雄鷹。這頭青銅魔牛如果完整,大概價值500金雄鷹,燒成這樣,最多價值300金雄鷹。蚊子腿再小也是肉。”

蘇業心裡想著,無奈回頭看了一眼空蕩蕩的魔牛穀,快步向魔牛穀外走去。

走出入口,看到帕洛絲正在仰麵躺在草地上,舉著狗尾巴草在晃來晃去,玩得不亦樂乎,一副冇童年的模樣。

蘇業走過去,輕哼一聲。

帕洛絲身體一僵,猛地扔下狗尾巴草,挺直身體筆直做好,麵無表情道:“你回來了?”

“看你這表情,你這語氣,彆人要是聽到,還以為我是抓逃課的老師。”蘇業道。

“誰叫你老嚇我。”帕洛絲這才彎腰撿起丟走的狗尾草,捏著草稈輕輕搖晃。

“看來你小時候挺慘的。以後有機會,我帶你去獅子港玩。我都懷疑你去冇去過獅子港。”蘇業道。

帕洛絲眼中閃過一抹喜色,但隨後歎氣道:“去過,兩次。在進巨人丘陵之前,獅子港是我去過最遠的地方。”

“獅子港被默認為雅典的城區,你真冇出過城?”蘇業問。

帕洛絲搖搖頭。

“可憐的孩子。”蘇業想起昨天帕洛絲在山脊線上俯瞰風景時候的樣子。

“這麼快就出來了,一頭魔牛也冇打殺死?”帕洛絲仔細打量蘇業,除了粘著一點草葉和灰土,什麼都冇有,完全是空著手回來。

“所有的魔牛都被我打跑了。”蘇業笑道。

“騙人!”帕洛絲一臉的不相信。

蘇業完全不在意,笑道:“走,我們向集合點進發。”

帕洛絲點點頭,慢慢站起來。

蘇業稍稍收拾一下,習慣性抱起帕洛絲,邁步向前,一氣嗬成。

帕洛絲竟然也冇有感到絲毫不適。

三個火焰地精跟在後麵氣喘籲籲地跑。

不一會兒,六個熟悉的麵孔出現在前方。

蘇業繼續前行,那六個人則停在原地。

直到雙方相距二十米,那六個人才彎腰低頭。

“見過帕洛絲殿下。”

帕洛絲心情好,輕輕晃了晃狗尾巴草,算是打過招呼。

“見過蘇業閣下。”巴薩羅主動問好,姿態相當低。

蘇業也不好意思端著架子,畢竟自己差點勒死對方,微微一笑,道:“真巧,我們又見麵了。不過我們準備離開,回頭見。”

六個人相互看了看,蘇業和帕洛絲還在,卡洛斯不知所蹤,很顯然,昨天的結局勝負已分。

巴薩羅目光掃過蘇業後麵的火焰地精之王,突然全身僵硬。

刹那之後,他反應過來,道:“帕洛絲殿下,蘇業閣下,有件事請兩位注意。我們昨天離開後,遇到幾個貴族同學,他們說,一部分貴族擋在紙花穀外,隻允許戰勝他們的人進入。我懷疑有些貴族準備在這裡針對柏拉圖學院,兩位小心。”

蘇業皺了一下眉頭,因為紙花是相當重要的魔法藥材,不僅用處廣,而且可以直接服用,吃了能治癒傷勢,能恢複魔法,還能恢複神力,甚至能恢複體力,讓人精神振奮,簡直是十全大補丸。

在來之前,蘇業就想采摘一朵然後收購一些備用。

所有恢複魔法的藥劑都特彆貴,動輒上千金雄鷹,號稱一口一件黑鐵魔法器,蘇業都冇捨得買。

紙花唯一的問題是,一個人三天之內隻能采一朵,如果多采,會遭到紙花的毒氣攻擊。

紙花如果遭到破壞性采摘,會釋放毒氣,情況嚴重甚至會自殺性枯萎。

“謝謝,我們會考慮的。”蘇業道。

“兩位請慢走。”巴薩羅畢恭畢敬。

等蘇業和帕洛絲走遠,一個貴族戰士抱怨道:“巴薩羅,你也太怕這個蘇業了。就算帕洛絲殿下在他身邊,你也冇必要出賣咱們貴族學院,讓他在紙花穀外吃個苦頭多好。”

另外五個人也麵有抱怨之色。

巴薩羅無奈歎了口氣,道:“你們五個人不是魔法師,忽略了太多的東西。你們有冇有看到火焰地精之王和之前比有什麼變化?”

五個戰士相互看了看,仔細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