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吉米說著,舉起自己的左手,上麵是5。

蘇業向貴族所在的地方看了一眼,假裝不知道,問:“貴族怎麼在這裡設置關卡?”

吉米把來龍去脈說了一遍,然後笑道:“我認識一個貴族朋友,帶我進去取了一片紙花。你和帕洛絲進去的話,他們應該不會阻攔。帕洛絲這是受傷了吧?不著急,先找個地方養傷,天賦果還要好多天才能成熟。”

“什麼天賦果?”蘇業問。

“你剛來,還不知道。有人發現巨樹峰上的巨樹垂下十顆果實,猜測是天賦果,不過還冇有成熟。最先發現的人達成一致,哈恩納斯家族的人可以得到兩個,另外八個,完全按照成績分分配。你有47分,進入前八的可能性很大,目前我隻看到三個人比你分高。”吉米笑道

“天賦果?值得爭奪,一枚價值好幾萬金雄鷹,運氣好,能獲得特彆強大的天賦。”蘇業道。

吉米看了看對麵的貴族,低聲道:“你應該能看出來,貴族以紙花為誘餌,把我們當獵物,積累成績分。你成績分這麼高,他們一定會把你當作首選目標,千萬不要跟他們衝突。”

“哦?他們刻意針對過成績分高的同學?”蘇業問。

吉米無奈道:“柏拉圖學院成績分高的,都被他們罵遍了,不斷被挑釁,除了少數幾個能忍住,大多數已經戰鬥了至少一次。目前貴族勝多輸少,咱們學院的人吃了點小虧。”

“你們留在這裡做什麼?”蘇業問。

吉米笑道:“我們不像你們實力那麼強,敢去狩獵,主動跟彆人戰鬥,我們留在這裡的原因很簡單,怕死。反正隻要成績分不是0,試煉就算成功,何必拚死拚活?至於那些獎勵,那些天賦果,都是你們這些天才和大貴族的,我們在這裡就算爭到手,出去怎麼辦?我們可不想被下黑手。”

“也是,安全第一。不過,黑鐵試煉的目的,不是成功挺過去,不是捱到最後,甚至也不是那些成績分和戰利品。而是在試煉中學習,讓自己成長。這樣的機會,並不多。與其在以後遇到強敵後悔之前冇有努力,不如從現在開始,把握每一個讓自己進步的機會。”蘇業善意地提醒。

“我也知道,所以我們先休息一陣,看看形勢,如果接下來冇什麼廝殺,我們就聯手去探索,殺點魔獸,或者看看能不能弄點魔藥,也就足夠了。你放心,我不會學艾伯特那傢夥,他是死釘在安全的地方,不會外出了。”吉米笑道。

蘇業想了想,壓低聲音道:“一個金雄鷹,幫我宣傳一件事……”

等蘇業說完,吉米忙道:“你真不怕?”

“一切都是試煉的一部分,更何況,與其被動,不如先掌握主動。”蘇業微笑道。

“好,你放心,保證完美完成。”吉米笑著離開。

帕洛絲也聽到蘇業的話,低聲問:“我幫你做什麼?”語氣裡透著小小的興奮。

“你隻要寸步不離,就是最大的幫助。”蘇業道。

帕洛絲點點頭。

“地傲天。”蘇業道。

地傲天立刻笑嘻嘻跑過來,挺胸抬頭站好,自從戴上火球術之戒,他對蘇業的態度發生明顯的改變。

“站在帕洛絲身邊,當她的柺杖。”蘇業道。

“嘰嘰咕咕!”地傲天認真站到帕洛絲身邊。

“你身體冇完全恢複,要是感覺站立不穩,就抓著他的肩膀,把他當柺杖按著他的頭都行。”蘇業道。

“嗯。”帕洛絲輕聲應到。

“嘰嘰咕咕。”

地傲天的表情非常複雜。

在柏拉圖學院學生的聚集區附近,蘇業找了一個空曠的地方鋪上床單,然後拿出食物,和帕洛絲吃起來。

陸續有同校的學生過來跟蘇業打招呼,簡單聊幾句就走,還有明顯衝帕洛絲來的,被蘇業用各種方法趕走。

不一會兒,柏拉圖學院的學生們的話題聊到蘇業身上。

一些人甚至刻意大聲喊。

“笑死了我!原來蘇業之所以有那麼多積分,是戰勝貴族贏得的,而且蘇業自己冇動一根指頭,隻需要一個仆從召喚術,就取得輝煌戰績。”

“都說地精不如狗,現在貴族學院的學生不如地精,嗯……這豈不是說貴族學院不如狗……不好不好,不能這麼說。”

“蘇業現在是對貴族幾連勝了?”

“已經十五連勝了!”

“蘇業乾得漂亮!”

“蘇業,回學校給你開慶功會!”

柏拉圖學院的學生們不再像之前那麼士氣低迷。

學生們畢竟都是少年,一個簡簡單單的事情,就讓他們高興起來。

貴族學院的學生一開始冇有太大反應,但隨著這邊說話越來越難聽,氣氛越來越活躍,貴族學生們再也按捺不住,開始聚在一起討論。

“不能讓他們囂張下去!既然是黑鐵試煉,那就讓那群平民知道,他們隻不過是分數,而我們,纔是他們的試煉!”

“對!反正兩校在試煉中交鋒也不是一次兩次,我們應該主動出擊。”

“我提議,先解決掉蘇業,瓜分他的成績分。”

“可是帕洛絲殿下和他關係很親密……”

“這是黑鐵試煉!你明白嗎?這是試煉!彆說蘇業隻是帕洛絲殿下的朋友,就算是她的未婚夫,我們也有資格挑戰!”

“未婚夫”這個詞語一出,所有貴族眼睛一亮,所有人的氣勢猛地一變。

“誰先出手?蘇業可不弱,能把尤金打成那樣。以至於尤金進了這裡後,悶頭獵殺魔獸,十分瘋狂。”

“他在魔法學徒不弱,但不要忘記,我們是黑鐵!他進入黑鐵才幾天?他懂什麼叫黑鐵戰鬥!”

“不過,那也不能掉以輕心,我們先派一個人試探試探。”

“好!”

“同意!”

在貴族學生商量的過程中,有兩個貴族學生偷偷離開,在隱蔽的地方從腰帶裡拿出兩個紫色的小蟲子,小拇指大小,扔在地上,然後踩死。

不一會兒,一個身穿青黑色皮甲的黑鐵戰士走到兩校聚集地之間,左手持盾,右手高舉戰矛,大聲喊叫。

“蘇業,我以戰士之神阿瑞斯的名義向你發起挑戰!”

蘇業一邊和帕洛絲吃東西,一邊說笑,好像完全冇聽到。

那個黑鐵戰士深吸一口氣,大聲道:“這裡是黑鐵試煉,你無法拒絕挑戰,除非認輸!如果你拒絕挑戰,我可以主動攻擊!”

蘇業這才懶懶地轉過頭,詫異地問:“我是對貴族15連勝王,小賽會冠軍,你憑什麼挑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