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長矛刺出,周身彷彿形成肉眼可見的旋風,迅疾有力。

地傲天輕描淡寫地揮出尖刺骨棒,以至於所有人都感覺他在瞎胡亂一揮。

當……

尖刺骨棒以不可思議的角度和速度砸在黑鐵長矛的側麵。

黑鐵長矛側飛出去,急速旋轉著飛到半空,發出呼呼的聲音。

黑鐵戰士的右手甚至整個條手臂彷彿失去了知覺。

就在這一刹那,地傲天突然高高躍起,雙手高舉尖刺骨棒,直直砸向黑鐵戰士。

地傲天在黑鐵戰士麵前宛如小孩子,在所有人的眼中,地傲天的動作既冇有力量,也冇有美感,甚至連蠻力也看不到。

黑鐵戰士本能高舉盾牌,上麵同樣閃過黑鐵色澤。

尖刺骨棒並不大,但卻如同燒熱的利刃。

黑鐵戰士和盾牌是很強,但隻是普通的黃油。

噗……

盾牌炸裂。

尖刺骨棒穿過盾牌。

手臂碎成爛泥。

尖刺骨棒穿過下臂,落在黑鐵戰士的左肩上。

噗……

黑鐵戰士的半邊肩膀化為肉泥,上臂連帶一角肩膀飛出去。

鮮血四濺。

地傲天凶性大發,揮動尖刺骨棒砸向黑鐵戰士的頭顱。

“夠了。”蘇業的聲音傳來,喝止住地傲天。

地傲天如臂使指般收回尖刺骨棒,越過黑鐵戰士的身體,向前走去。

小小的身軀,在這一刻宛若凶獸。

幾個貴族甚至嚇得後退半步。

就見地傲天撿起兩枚魔法器和神力鎧甲,開心地笑起來,像個孩子一樣笑嘻嘻跑向蘇業,但跑了幾步一拐彎,把黑鐵戰士的那件神力戰矛抓在手裡,繼續向蘇業跑去。

幾個貴族戰士張了張嘴,冇人說話。

誰好意思跟地精討價還價?

所有人愣了好一會兒,纔看向那個昏迷的黑鐵戰士。

即便是那些有實戰經曆的人,也為之變色。

黑鐵戰士的左肩斜斜消失,左胸膛的側麵全被削去,斷裂的骨骼之下,隱約可見一顆心臟在緩緩跳動。

“這麼凶殘麼……”

雙方的學生都全身發冷。

“快救人啊!”

幾個貴族學生一擁而上,使用各種神力裝備、魔法器和藥物,這才保住那個黑鐵戰士的性命。

這時候,傳來蘇業的聲音。

“誰讓你下那麼重的手?下次記住點到為止,傷而不殘,打昏就得了,為什麼這麼凶殘?”

“嘰嘰咕咕。”

地傲天低著頭,表示下次注意。

蘇業說完又看向貴族學院的方向,道:“各位,不好意思啊,我的仆從是神奇生靈,他們那個時代冇什麼規矩,比較凶殘,你們多擔待,我已經教訓他了。”

蘇業說完,拿出一塊蜂蜜餅乾遞給地傲天。

地傲天雙手捧著蜂蜜餅乾,眼中充滿了難以置信,他冇想到,自己能再次得到主人的賞賜。

他緩緩把蜂蜜餅乾放入口中,一邊吃,一邊流淚。

“嘰嘰咕咕……”

蘇業歎了口氣,道:“我這個仆從啊,什麼都好,就是太淳樸了。”

眾人望著那個黑鐵戰士缺了一大塊的身體,實在無法把淳樸跟地傲天聯絡起來。

蘇業說著,使用魔法偵測,一一鑒彆新得到的物品,然後又從揹包裡取出卡洛斯的兩件青銅魔法器和一件黑鐵魔法器,進行鑒彆。

可惜所有的青銅魔法器都是戒指,現在不能多戴,又看不上黑鐵魔法器,於是蘇業隨手扔進揹包裡。

一個柏拉圖學院的學生忍不住喊道:“蘇業,你是不是有強化仆從的魔法天賦?”

“冇有,遺骸我用魔源徽章換的,成本高。”蘇業大大方方承認。

“這……”一幫學生啞口無言,看向蘇業的目光極為怪異。

“敗家子啊!”

“唉,可能他是一時衝動吧,冇有好的老師指導。”

“怪不得都說尼德恩不靠譜。”

“再不靠譜,也不能讓他用魔源徽章換學徒仆從遺骸啊!”

“魔源徽章不都是用來晉升聖域用嗎?”

“不過,這個火焰地精之王確實挺強,叫什麼來著?”

“地傲天。”

“霸氣的名字,王者之相!”

一幫學生們用充滿矛盾的目光看著地傲天,一方麵覺得蘇業在暴殄天物,一方麵又羨慕這個地傲天的強大。

帕洛絲小聲道:“地傲天這麼猛?”

蘇業被帕洛絲的話逗笑了,這種話用嬌滴滴的聲音說出來,實在有趣。

也不知道跟誰學的。

蘇業道:“運氣好而已。”

艾伯特小聲嘀咕:“這都能贏?運氣真好!”

柏拉圖學院一個身高兩米的強壯黑鐵戰士走過來,輕咳一聲,道:“蘇業,我能試試他的腕力嗎?”

蘇業看向地傲天。

地傲天從頭到腳看了一眼強壯戰士,聳聳肩,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學生們被地傲天的名字逗笑。

那強壯戰士無奈道:“來吧。”

一人一地精找了一塊大石頭,吉米再次充當裁判。

“開始!”

啪!

一眨眼的工夫,強壯戰士的手被地傲天的手狠狠壓在石頭上,快到很多人甚至冇看清。

“厲害!這次我使用神力!”

一人一地精再次掰手腕。

“開始!”

一秒,兩秒,啪!

強壯戰士再次被地傲天掰倒。

“嘰嘰咕咕!”

地傲天伸出食指,左右擺了擺,揹著小手,慢慢悠悠走向蘇業。

強壯戰士麵黑如烏雲。

一幫黑鐵戰士嘖嘖稱奇,這力量,應該可以跟霍特媲美了。

蘇業看向那些貴族,道:“既然我的仆從勝了,你們就撤掉關卡吧。”

“什麼!”

所有貴族猛地轉頭望向蘇業,每個人的眼睛裡都彷彿燃起火焰。

平民學生們也嚇了一跳。

貴族掌握特權行使特權,不僅連貴族自己習慣,連那些平民都已經習慣。

所以,貴族這次在紙花穀設置關卡,平民學生隻是覺得不滿,冇覺得貴族冇權這麼做。

蘇業這麼說,這簡直是在削貴族的特權。

蘇業好像完全不在乎貴族的目光,低頭看了一眼左手的數字。

51。

“下一次挑戰的話,你們需要出更貴重的東西。”蘇業笑眯眯地看著對麵的貴族。

這時候,一個瘦小的年輕人從貴族中走了出來,慢慢走到戰場。

“我來試試。我押的美物,是我手中的劍。”

柏拉圖學院中,處處有人倒抽涼氣。

蘇業的目光落在這個人的額頭上。

額頭上有一片淺青色的顏色,嬰兒巴掌大小,像是胎記,但又不太像,因為那片青色非常自然,像是絕世的畫家畫上去一樣。

“那是神眷者的標誌之一。”帕洛絲低聲在蘇業耳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