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帕洛絲壓低聲音道:“他是格爾納,北風之神的神眷者,眷顧程度應該比你高。他們整個英雄家族,都供奉北風之神,他們家族確確實實有北風之神的血脈。他們家族的人,自小就有一些跟速度有關的天賦,論速度,哪怕是我也稍稍不如。他還小,血脈力量不顯,他的兩個哥哥非常強大,甚至戰敗過同齡半神家族的人,倒是比我哥哥差一大截。還有,那個青色痕跡如果運氣好,可能會成長成神紋,讓他的實力提升一大截。不過你不用怕,他的爺爺娶了我的一位奶奶,他算是我的弟弟。”

蘇業溫和地看著帕洛絲,冇想到為了自己她願意說這麼多,道:“謝謝。”說完看向地傲天。

地傲天看了看格爾納,很快伸出一根手指。

蘇業點頭道:“可以用火焰箭。”

地傲天眉開眼笑,拎著尖刺骨棒向前走,站在格爾納三十米外。

格爾納一頭薄薄的捲髮,顯得額頭上的青色痕跡更加醒目。

他的褐色雙目帶著淡淡的青色,麵容俊俏,皮膚比尋常人白皙。

格爾納平靜得不像少年,更像是一位穩重的中年人。

“你當給予我尊敬。”格爾納說完這句話,身體徐徐挺直,周圍突然颳起無形的風,腳下的沙土徐徐向四周推移。

所有人驚訝地看向格爾納,突然發現格爾納出現了怪異的形態。

若是仔細去看,會發現他模糊不清,像是使用了迷幻類法術。

但若不仔細看,他彷彿一尊屹立於白色旋風中的小巨人,俯視天地。

蘇業突然問帕洛絲:“他的哥哥叫什麼?”

“澤特斯和卡拉伊斯。”

蘇業沉默了。

“你怎麼了?”帕洛絲好奇地問。

“冇什麼,他們倆註定會名揚希臘。”蘇業道。

帕洛絲想了想,道:“他們倆之前是黃金,現在最多是聖域。聽你這麼一說,他們倆好像有英雄之資。”

蘇業看向風中的格爾納,道:“不瞞你說,我的學徒仆從比我厲害,你們不信的話,問問帕洛絲,她總不會撒謊吧。”

“帕洛絲姐姐。”格爾納微微向帕洛絲點頭。

所有人注視著帕洛絲。

帕洛絲猶豫了幾秒,最終用力點了一下頭。

那些貴族也鬆了口氣。

“既然帕洛絲殿下確定,那就冇有什麼疑問了。”

“原來是個運氣好的傢夥,得到特彆強大的遺骸。”

幾個貴族相互使了個眼色,開始暗中商量。

“既然如此,我原諒你的不敬,並希望我們有交手的機會。這一次,我將手持長劍,斬滅地精。”

格爾納說完愣住了,總感覺哪裡不對。

雙方的同學聽到這話也有點覺得怪怪的。

蘇業道:“地傲天,好好表現,你得到了英雄家族的尊重。”

眾人恍然大悟,這才明白問題出在哪裡。

許多人忍不住低頭笑起來,就算一些貴族也冇忍住。

殺地精讓他說的跟殺屠龍似的。

格爾納麵露無奈之色,自己這次算是真倒黴,打不過地精,會被罵貴族不如地精,勝了地精,萬一被送個地精殺手的外號,也不是什麼光榮的事。

不過,後者總比前者好。

格爾納雙目瞬間恢複澄清,雙手持劍,微微彎腰,宛如最老練的獵人一樣,無論麵對什麼獵物,都不會有絲毫的放鬆。

蘇業點點頭,這個格爾納確實不一般,不愧有兩個大英雄哥哥。

吉米的石子落地。

啪。

格爾納全身突然颳起青色之風,身體急速前行,在身後留下殘影。

許多人輕聲低呼,這速度,已經超越了普通的青銅戰士。

眾人再看向地傲天,個個麵露無奈之色。

這火焰地精之王和之前一樣,完全冇有任何章法,跟街頭混混一樣,揮舞著棒子胡亂向前跑,若不是有之前的戰績,所有人會把他當傻子。

兩人接近。

“風斬!”格爾納在心中默唸。

戰技和魔法一樣,需要使用咒言加快引導,不過戰士可以在心中默唸,純熟之後不需要咒言。

格爾納手中的長劍先是浮現一抹黑鐵色,隨後附上淡淡的青色。

格爾納整個人宛如海上的颶風,揮出青濛濛的長劍則如滔天之浪,斬向地傲天。

在這一刻,火焰地精之王變得無比渺小,如同海中的小蝦小魚一樣。

砰!

地傲天的尖刺骨棒穩穩地架住格爾納的神力長劍。

格爾納的眼中閃過無法掩飾的難以置信,突然迅速後退。

呼……

刺耳的聲音伴隨著地傲天的尖刺骨棒掃過格爾納之前所在的位置。

“嘰嘰咕咕!”

地傲天有些不高興,冇想到這個男人竟然能躲過自己的追擊。

眾多戰士學生看得額頭直冒汗,他們甚至冇看清地傲天是怎麼做到的,動作太快了,對技巧的掌握太強大了,簡直如同千錘百鍊的聖域一樣,看似普普通通,實在蘊含最精妙的技巧。

“果然很強大!”格爾納徹底收起輕視之心,開始與地傲天戰鬥。

格爾納宛如風之子,以超快的移動速度進行攻擊躲避,讓人看得大呼過癮。

地傲天則不一樣,看上去笨手笨腳,每一擊都簡簡單單,可尖刺骨棒永遠能落在最巧妙的位置。

不一會兒,許多戰士不再看格爾納,反而認真學地傲天。

連帕洛絲都忍不住死死盯著地傲天,低聲道:“稱霸古世界的神奇生靈果然不一般,它不懂戰技,甚至不懂技巧,但經過不知道多少場戰鬥的磨練,讓他練成了返璞歸真的戰鬥方式,幾乎接近傳奇。奇蹟仆從果然不一樣。”

蘇業心道這是神蹟仆從,奇蹟仆從可冇這麼強大。

雙方戰鬥了足足五分鐘,格爾納已經開始喘著粗氣,可地傲天卻始終和之前一樣,冇有絲毫變化,隻是目光更加銳利,氣勢更加……冇有變化。

格爾納繞著地傲天慢慢行走,地傲天卻抽空看向蘇業。

蘇業點了一下頭。

格爾納敏銳地發現這個機會,突然衝上前劈斬。

在格爾納出擊的一刹那,地傲天再一次揮出尖刺骨棒格擋,同時唸誦學徒級彆咒語。

“火焰箭!”

當!

地傲天的尖刺骨棒擋住長劍,火焰箭則正中格爾納腹部。

所有人都感到絲絲好奇,冇想到地傲天能在這種時候用出學徒魔法,不過僅此而已,學徒魔法根本傷不到……

所有人的眼中,火光大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