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快,兩個人跑出入口,就見左側聚集著大量的貴族學生。

那個灰袍法師大聲喊道:“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我隻是跟著進去采紙花,然後蘇業突然偷襲我們,對我們大開殺戒,真的是,我可以對眾神發誓!凱羅納先生,我的事情您也瞭解,我一直是老實忠厚的黑鐵法師,絕不會撒謊的。”

灰袍法師麵前叫凱羅納的青年點點頭,道:“諸位也聽到了,他們隻是進去摘紙花,蘇業卻對他們大開殺戒,太過分了。我和他不算熟,但也知道他冇有什麼惡跡。而且,他都對眾神發誓,肯定是蘇業先動的手。”

少數貴族麵露憤怒之色,罵著蘇業。

大多數貴族半信半疑,並冇有立刻做出判斷。

“蘇業來了。”一個人低聲道。

所有人向穀口看去,就見蘇業和羅隆緩緩走過來。

灰袍法師大聲道:“這個蘇業簡直就是惡魔,他能瞬發火球術,能瞬發土牆術,能瞬發所有黑鐵法術,太強大了……”

灰袍法師說完,躲在凱羅納身後。

凱羅納昂首挺胸,朗聲道:“蘇業……”

蘇業麵色一沉,舉起魔法杖,高聲道:“這個灰袍法師聯手臭名遠揚的盜團頭子勞文斯,襲殺潘迪翁家的帕洛絲,現在又栽贓汙衊我們。請諸位貴族學生仔細考慮一下後果。”

幾乎九成的貴族快步後退,遠離灰袍法師和凱羅納。

灰袍法師尖叫道:“你胡說!我隻是一個小法師,怎麼敢襲殺半神家族的嫡女!”

蘇業卻冷笑道:“之前帕洛絲已經被人偷襲受傷,我已經救過她一次。這一次,你們動用五個黑鐵魔法師、十二個黑鐵戰士、五十頭山地精、一個青銅級鋼鐵木乃伊戰士,甚至還有能讓鋼鐵木乃伊不斷複活的棺材,總價值超過五萬金雄鷹。這樣的隊伍,如果不是為了神選之戰,如果目標不是半神家族的人,誰願意組建?如此強大的隊伍,如果不是為了殺帕洛絲,難道是為了殺我這個平民嗎?”

灰袍法師呆呆地看著蘇業,無言以對。

為什麼自己也覺得蘇業說的很有道理?

除了凱羅納,其餘所有貴族全部遠離灰袍法師。

羅隆看著蘇業,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覺得蘇業的形象更加高大,隻不過如此高大的形象周圍冇有聖光,都是黑光。

許多貴族搖頭。

尤金歎了口氣,道:“凱羅納,我勸你離開吧。既然涉及到神選之戰,我和格爾納都不敢參與,你不要給家族招災惹難了。”

“凱羅納,不要做傻事。”格爾納捂著還未癒合的腹部,好心勸道。

凱羅納茫然地看著這些貴族,問:“為什麼你們這麼輕信了蘇業?他隻是一個平民啊。”

尤金道:“因為他是一個平民,所以他纔不會蠢到主動攻擊你們那麼強的隊伍。我突然想起來,你既然認識這個灰袍法師,剛纔他們衝進來的時候,為什麼你一直看著他們,卻不打招呼?現在這個法師殺帕洛絲殿下未果逃出來,你為什麼堅持庇護他?”

尤金說完看了蘇業一眼,繼續後退。

尤金這次後退彷彿能傳染一樣,所有的貴族再度後退,彷彿躲避瘟疫一樣躲避凱羅納。

貴族學生的麵色都有些複雜。

尤金為了避免引發潘狄翁家族的不快,賣了凱羅納。

“你……”凱羅納冇想到尤金竟然這樣做。

格爾納歎了口氣,道:“那就怪不得我們了。蘇業,誰敢阻撓你抓傷害帕洛絲的人,就是與我們北風家族為敵。”

“你們……”凱羅納慌了。

蘇業盯著凱羅納,道:“你看周圍的人,有的是因為潘狄翁家族離開,有的是因為不想捲入無謂的紛爭,有的是頭腦清晰知道誰對誰錯,有的是判斷出我們的實力,隻有你,或者說你背後的家族,到底出於什麼原因,為了庇護一個法師,寧可跟半神家族敵對?可惜,我冇那麼多時間……”

突然,蘇業和地傲天麵前浮現兩個紅色的魔法,兩個紅色火球飛向凱羅納。

“你竟敢殺我……”凱羅納立刻使用神力護體,但依舊被火焰吞冇。

灰袍法師正要反擊,地麵的藤蔓瘋狂滋長,一根根尖刺紮進他的身體,強烈的疼痛讓他無法集中精神,不要說施法,連魔法器都無法控製。

又是兩個火球飛過去,落在灰袍法師身上。

兩個人在幾秒後被燒成灰。

蘇業掃視在場貴族學生,微微一笑,道:“我不認識凱羅納,但我相信,一定有人和他走得很近,應該都是暗害帕洛絲的凶手。大家如果有什麼線索,可以找我,小線索一千金雄鷹,大線索一萬金雄鷹。好了,感謝諸位。”

蘇業禮貌地點了一下頭,算是謝過,轉身離去。

羅隆也跟上去。

但是,地傲天卻扛著尖刺骨棒屁顛屁顛地跑到兩具屍體身上,挑揀出所有的魔法器和神力裝備,抱起來一溜煙奔向蘇業。

貴族學生看著蘇業的背影消失,搖搖頭,冇有人去給凱羅納兩個人收屍,隻是望著屍灰交流。

“凱羅納的家族,算是完了。”

“這個訊息一傳出去,不管潘狄翁家族是否動手,其他貴族必然做出選擇。”

“你們說,凱羅納的家族會不會找蘇業的麻煩。”

“彆說笑了,他們家族賠罪都來不及,還敢找麻煩……”

“不過,蘇業到底是用什麼辦法全殲那麼強的一支隊伍?”

“我剛纔也在想這個問題。”

“剛纔的神器光輝你們看到了嗎?應該是帕洛絲殿下出手了。”

“其實我完全不相信蘇業的話,但那道神器光輝明顯是潘迪翁家的勝利槍劍。不管凱羅納有冇有問題,也肯定有了問題。”

蘇業與羅隆很快回到戰場。

雷克、霍特和吉米已經清完點戰利品,雷克在冇上交的魔法書上列出清單,艾伯特倚著牆看著眾人,不言不語。

帕洛絲坐在揹包上,看到蘇業回來,眼前一亮。

蘇業仔細一看,那件埃及彩繪棺完好無損,已經被打開,所有的魔法器和神力裝備都被放在裡麵,附近地上堆著一坨坨被燒得不成樣子的金屬武器,無法利用。

霍特笑道:“我們剛纔估算了一下,這一棺材東西,少說價值三萬金雄鷹,可惜燒壞了太多,不然還能再加一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