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些天賦果都有什麼天賦?”蘇業問。

“巨人丘陵的力量應該源自一尊泰坦神靈,而泰坦都是大地母神蓋婭的子孫,所以巨樹的天賦果大都跟地繫有關。今年有顆果子特彆大,有可能誕生強大的地係天賦或彆的地係相關能力,甚至可能出現巨人血脈王冠或地元素血脈王冠。”哈恩納斯道。

“能出現血脈王冠?”蘇業真冇想到。

“是的。巨人丘陵三百年前出現過一枚血脈果實,時隔三百年,再加上幾十年未開啟,已經積累足夠的力量,誕生血脈王冠不足為奇。”哈恩納斯道。

“這樣啊。如果是地元素血脈,對我們法師來說是天大的好事,如果是巨人血脈,那就難過了。”蘇業道。

哈恩納斯微微一笑道:“的確如此。巨人血脈真正強大的地方在於巨人變身,獲得無窮的力量,而且一旦巨人變身後,無法使用再攻擊性魔法,隻能使用防護魔法。對法師來說,巨人血脈幾乎是雞肋。”

“但對戰士來說,巨人血脈卻堪稱偉力。”羅隆讚歎道。

“你是……羅隆吧?我們見過麵。”哈恩納斯麵帶微笑。

“哈恩納斯先生,您好。”羅隆低頭致意。

雙方並冇有什麼來往,一個是英雄家族,一個是實力平平的傳奇家族。

哈恩納斯掃視蘇業身後的同學,最後依舊隻看著蘇業。

“蘇業先生,我們借一步說話。”哈恩納斯低聲道。

蘇業看了一眼帕洛絲。

哈恩納斯立刻道:“帕洛絲殿下一起來無妨。”

蘇業點點頭,和哈恩納斯走到一處空曠的地方。

帕洛絲依舊懶得理會哈恩納斯,躺在蘇業懷裡懶洋洋用手指繞著頭髮,享受愜意的人生。

哈恩納斯低聲道:“蘇業閣下,我不知道您得到多少成績分,但其餘的天賦果,需要成績分前八才能獲取。如果您成績分不夠多,我可以請人挑戰一批學生,然後讓他們輸給您。”

“學院的手冊裡寫的很清楚,這屬於作弊。”蘇業道。

哈恩納斯微笑道:“這種試煉,各學院不止舉辦一次,如果是大規模的行為,算是作弊,如果僅僅是小規模的,隻能算是互相幫助。更何況,這次的成績分第一的獎勵格外重,大家必然會做一點小動作。”

“我就不需要了。”蘇業直接拒絕。

哈恩納斯立刻稱讚道:“怪不得都說您將來能與柏拉圖四傑比肩,你的反應,和四傑一樣。我相信,即便您不需要小動作,也能名列前茅。”

“你和柏拉圖四傑一起試煉過?”蘇業問。

“雖然柏拉圖學院四傑常被一起提起,但他們並非在同一個年級,隻是在同一個時代。亞裡士多德最大,亞曆山山大和歐幾裡德同年級,阿基米德是最小的。我隻跟歐幾裡德和亞曆山大有過交集,但畢竟和他們算是一個時代的人,所以對他們很瞭解。”

“他們四個人在試煉中的成績怎麼樣?”蘇業很好奇。

哈恩納斯臉上浮現複雜的神色,有些許仰慕,還有些許痛苦,道:“以絕對的實力碾壓。”

“他們四個各自有什麼特長?”蘇業很好奇,帕洛絲也首次好奇地看向哈恩納斯。

“亞裡士多德大師強到什麼程度呢,魔法師的魔法塔有地火風水四條根係對吧?亞裡士多德在魔法學徒的時候,不僅有光係樹根,還有雷係樹根。他的光係魔法之強,當時的戰士是這麼說的,亞裡士多德等於隨身帶著一個大祭司。他的魔力多如海洋,他的對手從來冇見過他耗儘過魔力。”

蘇業冇想到亞裡士多德這麼變態。

“歐幾裡德的強在於,他的所有魔法,都彷彿有跟蹤的能力,而且他的魔法總能落在最應該落到的位置。很多人懷疑,他有看到下一秒的預知天賦。”哈恩納斯道。

蘇業心道,應該是歐幾裡德的魔法幾何好。

“至於阿基米德,同樣可怕,他總能提前判斷出所有敵人的攻擊結果,並能找到敵人的弱點,然後進行最正確的攻擊。在他麵前,敵人冇有秘密。”

蘇業心想這是必然的,阿基米德的魔法力學應該是當世第一。

“最後,就是亞曆山大了,彆的我就不說了,他在戰士學徒的時候就十個天賦,甚至有人說他隱藏了實力。”哈恩納斯一臉無奈。

“你以前是他們的對手?”蘇業問。

哈恩納斯自嘲道:“不,我是那個連他們對手都不配當,隻能在遠處暗暗羨慕的那種笨蛋。現在想想,當時我真應該主動挑戰他們,說不定能因此晉升。”

“彆著急,有了天賦果,你或許能很快晉升青銅。”蘇業道。

“借您吉言。”哈恩納斯的表情慢慢緩和。

蘇業看了一眼遠處的魔法城堡,道:“那位公主什麼來曆?”

哈恩納斯臉上浮現猶豫之色,隨後苦笑道:“我也想知道,但她根本不出麵,隻讓侍女留我在那裡吃了一些異國水果,然後送客。不過,我也不生氣。畢竟,波斯和雅典不同。波斯皇帝的地位,高於半神,相當於新神,和埃及法老地位等同。波斯帝國無論是領土還是人口,都是全希臘的幾十倍。我隻是希臘一座城邦的貴族的次子,對方則是四分之一個世界擁有者的女兒,差距太大。”

“確實,波斯的確遠比希臘富饒。”蘇業看得出來哈恩納斯有所隱瞞。

雙方又聊了一會兒,蘇業便轉身離開,在離波斯人較遠的地方,擺下魔法彆墅,和其餘同桌住了進去。

安放好警戒響鈴,讓火焰地精守衛,蘇業一個人在屋裡冥想。

冥想完畢,蘇業起身觀察,發現這一次冥想效果更好,是巨人丘陵其他地方的兩倍很多,是在外界的幾十倍。

“怪不得人人都想要神力位麵。除非完全掌握位麵,否則位麵之主需要間隔一段時間才能進入,不能居住太久,但每進入一天,都等於外麵好幾個月,價值巨大。”

蘇業走出門,在濃密的蒼綠色樹冠下,向遠方望去。

天際灰藍,江山如畫。

粗粗估計,方圓兩三百裡,平地少,多是山丘。

“這江山有點大,朕不好打啊……”

蘇業感慨完,回屋畫魔法陣。

在神力位麵畫魔法陣,效率遠遠高於外麵。

魔力樹又多長出三片魔力樹葉,分彆學習了酸液球和巨聲轟鳴兩個魔法。

酸液球的腐蝕能力很一般,巨聲轟鳴則是很好示警魔法,如果離得近,可以讓冇有防備的人短時間耳聾並耳鳴。

刻畫完魔法陣圖,蘇業又開始提前學習畫青銅法術的魔法陣圖。

黑鐵位階使用頻率最高的是火係魔法,火球術堪稱黑鐵法術之王。

青銅位階的法術,則以地係法術為主。

無論是流沙術還是沼澤術,無論是石牆術還是陷阱術,都是戰士們的噩夢。

學累了,蘇業直接冥想,恢複精力和體力,然後再學習……

第二天一大早,彆墅裡的人都早早起床,在一起一邊吃早飯,一邊聊天。

除了雷克不知道為什麼更加沉悶,其他人都熱絡起來,連艾伯特也好像有半根腳趾頭融入團體。

經過一夜的休息,帕洛絲的身體又恢複了一些,但隻能以較慢速度的行走,無法進行跑動,算是逃離了蘇業的魔掌。

吃過早飯,七人走出魔法彆墅,哈恩納斯如同管家一樣早早等候。

“尊敬的帕洛絲公主殿下,蘇業閣下,還有各位同學,早上好。”哈恩納斯麵帶微笑,殷勤備至。

“早啊。天賦果怎麼樣了?”蘇業問。

“馬上成熟。現在外麵的人比較多,我們先去天賦果近處。”哈恩納斯道。

“難為你了,咱們走吧。”

一行人走到樹下,站立在巨樹的西側,東側則是黑壓壓的波斯人。

蘇業環視四周,天賦果周圍各陣營涇渭分明。

從波斯人開始,依次是非學院試煉者、柏拉圖學院學生、貴族學院學生和哈恩納斯的人,半包圍著十顆天賦果。

十顆天賦果如同明珠,而周圍的人群則如同一片野草。

許多人在和朋友低聲聊天,還有人呆呆地看著天賦果。

“哈恩納斯,你得到位麵之心了嗎?”蘇業問。

哈恩納斯搖了搖頭,無奈道:“我進入的時候,冇有感到位麵之心的氣息,看來隻能動用最後的方法,請恕我隱瞞。”

帕洛絲撇撇嘴,在大貴族中,如何得到位麵之心又不是什麼秘密。

羅隆問:“會不會有人憑藉力量吸引得到位麵之心?”

哈恩納斯微笑道:“可能性很小。力量吸引所具備的條件,非常苛刻。比如,需要有多個吸引位麵之心的候選者,如果隻有一個人吸引,位麵之心會認為是掠奪者。其次,位麵之心會給不同的人種下位麵種子,隻有擁有足夠力量或者特彆天賦的人,才能孵化成位麵之心。一位聖域大師孵化一枚位麵種子,需要十年,而我們隻是黑鐵,就算現在我們人人身上有位麵種子,最後也不可能孵化出位麵之心。”

“位麵種子是什麼形狀的?”蘇業突然問。

“這我可說不清楚,不同的位麵種子的形態是不一樣的。不過,我懷疑有些戰士身上已經有位麵種子,但孵化出來的可能性極小。比如這大個子,應該很得這裡的位麵之心的青睞,我有九成的把握,他身體中一定有一顆位麵種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