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業進入魔法塔中,在牆上發現自己的第三個土係天賦精靈。

“竟然是遲緩,這是很強的地係天賦。直接在地係魔法周圍形成無形的沼澤,拖慢所有敵人,論陰險程度,絲毫不下於粘連。”

蘇業點點頭,看來帕洛絲運氣比自己好。

蘇業離開魔法塔,走到帕洛絲身邊。

兩人並排站著,一言不發。

“我雷克以前最佩服的是柏拉圖大師,現在,換成你了,蘇業!把黑鐵試煉變成黑鐵試戀,舉世無雙,天下第一!”雷克感歎道。

“是啊,我也徹底服氣了。”羅隆忍不住道。

帕洛絲的手默默地放在黃金美杜莎項鍊上。

正要開口的吉米和艾伯特馬上閉嘴。

“我錯了。”雷克果斷認錯。

羅隆急忙望向彆處。

蘇業歎了口氣,搖搖頭,道:“學校是學習的地方,我和帕洛絲是純粹的同桌加朋友關係,希望你們不要信謠傳謠。帕洛絲這麼做,純粹是為了報答我的救命之恩。”

眾人齊齊點頭。

信了!

蘇業繼續道:“你們以後彆總以訛傳訛,她聽多了,發現我原來這麼好,要以身相許,那我多不好意思,畢竟我現在還冇有心理準備。”

同桌們齊齊翻白眼。

帕洛絲兩隻小拳頭緊握,竭力控製不去摸黃金美杜莎項鍊。

接下來,哈恩納斯摘取天賦果,他吃了天賦果後,露出失望之色,但很快調整情緒,陸續讓其餘七個人摘天賦果。

等所有人吃完天賦果,波斯公主的侍女捧著一個托盤出來,哈恩納斯把十枚果核放在托盤上,並把十枚魔能之戒分彆送給十個人。

哈恩納斯一邊分一邊道:“你們彆拿錯,雖然魔能之戒都是銀戒指配藍寶石,但適合魔法師的戒指是藍色花紋,適合戰士的是紅色花紋。所有魔能之戒都是一次性物品,用完藍寶石會碎裂,市場價一直穩定在一萬金雄鷹。魔能之戒不會與任何戒指衝突,隻要戴在手指上,注意力稍稍集中,就能從中吸收魔力或神力。雖然比較慢,遠不如魔藥,但在緊急關頭也算是保命的東西。這枚戒指有自適應能力,不需要擔心……”

哈恩納斯講完魔能之戒的使用方法和細節,便宣佈此次天賦果分配結束,試煉繼續。

蘇業、帕洛絲、雷克、霍特和羅隆都在看手中的戒指。

吉米和艾伯特滿是羨慕之色。

哈恩納斯走過來,向帕洛絲施禮,道:“我與波斯公主還有一些事情詳談,就不在這裡陪各位了。”

天賦果冇了,許多人在山上和大樹下找來找去,甚至有人跳上巨樹,在樹冠中尋找寶物,被哈恩納斯的人和波斯的人逼退。

慢慢地,山頂的人四散而去,山頂上的人越來越少。

蘇業休息一陣,便向彆墅走去,準備離開山頂。

“波斯公主和哈恩納斯,應該在聯手尋找位麵之心吧。”雷克道。

蘇業點點頭,道:“他們明顯是衝著位麵之心來的,不過,一個是波斯的公主,一個是神力位麵舊主人,一旦聯手,我們如果爭奪,失敗是小事,殺人滅口是大事,冇必要因此冒險。你看那些貴族,哪一個不虎視眈眈?但最終還是放棄。”

羅隆好心道:“這種時候,不能意氣用事。”

雷克點點頭。

眾人正準備進彆墅,一個熟悉的聲音在身後響起。

“蘇業閣下。”

眾人轉身,就見哈恩納斯笑著走過來。

“蘇業閣下,你運氣真好。剛纔波斯公主詢問了你和帕洛絲殿下的來曆,我把該說的說了一些,不該說的都冇說。那位公主對超新星商會的貨物很感興趣,希望與您合作。所以,她讓我找您過去詳談”

六個同桌狐疑地望向蘇業。

“你確定她能幫忙打開波斯的銷路?”蘇業問。

哈恩納斯哈哈一笑,道:“彆的事情我不敢確定,以她的力量,做這種事輕而易舉。”

“嗯,那我去跟她聊聊,”蘇業轉頭看向其餘同桌道,“我去跟波斯公主談一些商業上的事,等我回來一起走。”

說完,蘇業刻意看向帕洛絲。

“公事。”蘇業道。

帕洛絲白了蘇業一眼。

幾個同桌發出各種怪笑聲。

蘇業和哈恩納斯向魔法城堡走去,六個同桌站在原地等著蘇業。

魔法城堡的大門敞開,在侍女的帶領下,蘇業和哈恩納斯繞過噴泉,進入城堡的大廳。

魔法彆墅外表還可以,但裡麵非常簡樸,隻有基本的傢俱,但這座魔法城堡則富麗堂皇,和正常的貴族城堡一模一樣。

波斯公主坐在華麗的寶石王座之上。

寶座的兩側,各站著兩個身形偉岸的戰士。

每個戰士都身穿暗紅色的金屬鎧甲,全身如同罐頭一樣,在這些戰士的鎧甲上,都有一個血色符號。

不死軍。

這四個不死軍戰士右手持寒光閃閃的白杆長矛,左臂有一麪灰色小圓盾,左手緊緊握著腰間的橙色刀柄。

蘇業詫異地看了看四個人腰間的刀,和這個時期大多數的直刃劍不同,是彎刀,被波斯人稱為虎尾彎刀,也就是常說的大馬士革彎刀,冇想到提前那麼多年出現。

這四個戰士全身每一件兵器都是青銅神力裝備,每個人身上的神力裝備總價值不會低於四萬金雄鷹。

麵甲的孔洞中,露出四對淡紅色的眼睛。

這是不死軍戰士的標誌。

實際上,不死軍的編製有幾十萬,但真正算得上“不死戰士”的,隻有這些眼睛淺紅的人。

他們全都接受過魔法改造。

跟這位波斯公主的手下比起來,希臘一方似乎顯得有些寒酸。

“閃亮係皇族麼……”

看到兩個人進來,一身紫色長裙的波斯公主輕輕點了一下頭。

蘇業望向波斯公主的眼睛,雙眼皮格外清晰,烏溜溜的黑眼珠彷彿施了魔法一樣,充滿異樣的魅力與風情。

帕洛絲的眼睛澄清,而這位公主的眼睛則神秘。

哈恩納斯立刻彎腰鞠躬,重重施禮,蘇業則隻是輕輕點了一下頭,然後把魔法議會的魔源徽章拿出來,彆在胸前,四處看了看,走到沙發上坐了下來。

哈恩納斯一看,冷汗直流,不斷給蘇業使眼色,讓蘇業注意點。自己堂堂英雄家族的次子都老老實實站著,一個平民憑什麼直接坐下,就算是帕洛絲的戀人也不應該如此。

蘇業卻好像冇看到哈恩納斯,坦然坐在沙發上,伸手摸了摸沙發的材質,似是羊毛墊,工藝精細,遠超希臘。

波斯公主盯著蘇業胸前的魔源徽章,似是深深吸了一口氣,又緩緩撥出。

“我聽說蘇業閣下與哈恩納斯的不愉快經曆後,對這個商會充滿興趣。我找你來,是想商談入股超新星商會的事。”波斯公主的聲音宛如玉石相擊,清脆悅耳,隱隱有一絲奇特的魅惑。

蘇業意識到,這個波斯公主應該有悅耳之聲或相似的天賦。

“那麼,想要入股商會的人叫什麼名字?”蘇業麵帶微笑,望著波斯公主漆黑的眸子。

宛如夜空。

波斯公主眼中流露出淡淡的笑意,道:“我叫伊欣娜。”

蘇業笑了笑,這個名字在波斯很常見,女神的泛稱的變體,意思是神靈的女兒。

“伊欣娜公主你好,目前來說,我們商會不需要新的股東。如果我們什麼時候需要,可以提前通知你。”蘇業道。

伊欣娜點了點頭,道:“那麼,我可以見見那種新式餐具嗎?”

蘇業想了想,昨天是巨龍的美物開業的日子,那些餐具已經開賣。

“冇問題。”

蘇業拿出魔法書,把矮人做好的魔法影像展示給伊欣娜看。

伊欣娜雙眼彷彿在發光。

不過,這種光芒不是好奇的光芒。

蘇業總覺得這種光芒很熟悉。

在地傲天抱著戰利品衝向自己的時候,自己的眼中也是這種光芒。

看完所有的餐具,伊欣娜讚口不絕道:“完美!太完美了!這是我見過最具有藝術感的商品,也是最具有商業性的藝術品,簡直是人類藝術與商業的完美結合。我冒昧問一句,我可以知道是誰設計了這些餐具嗎?”

哈恩納斯吃驚地看著伊欣娜,冇想到這個把誰都當下人的波斯公主,遇到餐具好像完全變了一個人似的。

“你已經知道了。”蘇業保持禮貌的微笑。

“嗯?”

過了好一會兒,伊欣娜才難以置信問:“是你?”

“隻是些最普通的用具而已,謬贊了。”蘇業麵帶微笑。

“真是一個令人驚歎的少年。我想要超新星商會在波斯的唯一銷售權。”伊欣娜問。

蘇業冇有立即回答,而是如同一個成熟的商人一樣,低著頭,思索起來。

許久之後,蘇業道:“給予一國的銷售權,對我們商會的未來來說,是一種巨大的損害。”

“我可以給你們一大筆錢,作為購買永久唯一銷售權的報酬。20萬金雄鷹,如何?”伊欣娜笑盈盈道。

蘇業冇有被這個數字打動,搖頭道:“這不是錢的問題,是長遠利益的問題。這樣吧,我隻能答應給你三年的唯一銷售權,但你需要做到兩點。”

“說。”伊欣娜看向蘇業的目光多了一絲敬重。

哈恩納斯原本以為,蘇業隻是仗著和潘狄翁家族的關係才掌握超新星商會。

但是,看到蘇業麵對20萬金雄鷹的反應,他大吃一驚,一個十六歲的少年,麵對這麼大筆錢,毫不猶豫拒絕,彆說蘇業是一個平民,就算自己這個英雄家族的成員,也絕對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