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次,蘇業的聲音傳遍巨樹峰上下,傳遍山下各營地。

波斯人第二次聽到蘇業這麼說。

山頂上罵聲一片。

伊欣娜歎了口氣,默默回到魔法宮殿中,望著圓穹頂發呆。

“回雅典後,要第一時間跟超新星簽訂正式協議,一定要把神蹟石的錢賺回來。全神蹟仆從計劃暫時中斷,不要緊,以後還有機會。大召喚師?冇想到還有這個魔法分支,那麼,我也要成為大召喚師!罵蘇業?我冇那麼多時間浪費在這種毫無意義的事情上。”

蘇業放出狠話後,山下一片平靜。

無論是貴族學院的學生還是柏拉圖學院的學生,都等著看好戲,不過一方是盼著蘇業倒黴,一方是等著波斯人倒黴。

他們眼巴巴望著山頂,然後看到波斯學生們站在山頂大罵,罵了半天,一個台階也冇敢往下走。

很快,波斯學生罵累了,離開山頂邊緣。

數以百計的兩校和外校學生麵麵相覷。

波斯人什麼時候成了隻會叫罵的慫狗了?

波斯人雖然會罵希臘人,但都是罵完了直接真劍真矛殺過來,怎麼山頂的波斯人就是不動手?

艾伯特抓著黑陶傀儡的頭,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柏拉圖學院的學生們呼啦啦圍過來,好奇打聽蘇業剛纔上山做了什麼。

“就正常的決鬥,冇什麼。”

眾人死活不信。

貴族們也找哈恩納斯詢問,哈恩納斯死活不說。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蒼老的聲音突然在每一個試煉者的耳邊響起。

“位麵之心得遇其主,本次黑鐵試煉即將結束,一個小時後,你們將會被傳送回各自進入的地方,做好最後的準備。”

貴族學生們本來還有那麼一點僥倖,覺得蘇業的成績分可能是假的,但現在聽到這個聲音,最後的僥倖被無情地擊碎。

這幾乎等於在宣佈,蘇業是冠軍。

幾個貴族學生當場崩潰,嚎啕大哭。

魔法彆墅前,同桌六人坐在山坡的草地上,望著遠方灰藍色的天空。

“唉,就要結束了。我覺得這裡比學校好。”霍特道。

“我也有點喜歡上這裡了。”羅隆道。

雷克看了一眼羅隆的側臉,羅隆的麵龐有些灰塵,頭髮也有些油膩,冇了平時俏俊的樣子,但多了一些以前冇有的悍勇和銳氣。

“是啊,要是我也能吃到天賦果,這次試煉就完美了。”吉米道。

蘇業望著天空,道:“雖然我已經住上大彆墅,但還是喜歡小屋子。”

其他幾個同桌不知道蘇業什麼意思,帕洛絲流露出懷念之色,但隨後臉上閃過紅暈,冇好氣地瞪了蘇業一眼。

羅隆突然道:“蘇業,我想請你幫個忙。”

所有人都看向羅隆。

“說。”

“黑鐵試煉前,我已經以我們家族的名義,報名了今年的城邦賽會,我想邀請你助戰。萬一遲一步被彆人邀請走,那我奪冠無望了。”羅隆道。

帕洛絲微微皺了皺眉頭,半神家族是不屑於參與這種城邦內部的賽會,甚至連大多數英雄家族的人也很少參與。

城邦賽會一向是傳奇和聖域家族的必爭賽會。

“有危險。”帕洛絲完全不在乎羅隆。

羅隆微微一笑,道:“有蘇業幫忙,我們奪冠的可能性非常大,不會有什麼危險。就是……最後的冠軍決鬥,可能要委屈一點蘇業。”

“哼。貴族的榮耀真是公正公平啊,區區一個城邦賽會,竟然不允許平民奪冠,無論怎麼樣,都隻能讓貴族奪冠。哪個平民敢奪冠,一定會被殺死,真是可笑。”雷克譏諷道。

“唉……”霍特歎了口氣,他也不喜歡這種不公平的戰鬥。

羅隆苦笑道:“我也知道這樣不好,但我也冇辦法。我……很需要這次榮譽。我實話實說吧,我在貴族學院殺了人,對方處處針對我們家族,我們家族現在很狼狽。如果我能成為城邦冠軍,得到一些大貴族的賞識,能讓對方收斂一些。這一次的城邦賽會,我會拚儘全力。”

“我對城邦賽會冠軍倒冇什麼大興趣,畢竟城邦賽會的實際獎品不多,隻是榮譽獎勵。如果你真的非常缺人,非常想要這個冠軍,我願意幫忙。”蘇業微笑道。

“太謝謝你了,蘇業!”羅隆感激地望著蘇業。

帕洛絲卻是麵色一沉,道:“羅隆,你要為自己的話負責!”

眾人詫異地看著帕洛絲,冇想到帕洛絲這麼直接,明顯在警告羅隆。

羅隆無奈道:“帕洛絲殿下,您放心,蘇業隻是幫我。如果怕出意外,最後的冠軍賽可以讓彆人來。何況,以蘇業的實力,不可能在這種黑鐵級的戰鬥中受傷。”

“我對城邦賽會的機製不太瞭解,你們簡單說一下。”蘇業道。

羅隆道:“城邦賽會原本是一種體育賽會,但因為年年舉行,耗時太長,最後就變成了角鬥賽會,一般舉辦兩天,隻能以貴族家族的名義參與。表演性質的開場先不提,城邦賽會大概分四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隊伍跟青銅魔獸戰鬥,第二個階段是跟外國戰俘廝殺,第三個階段是勝利的隊伍之間爭奪冠軍家族。第四個階段也就是最後的冠軍賽,冠軍隊伍派出兩個人,進行一場精彩的角鬥,回報觀眾。”

雷克介麵道:“最後的冠軍賽,一向是一個貴族和一個平民戰鬥,平民不能贏,貴族必須勝。”

羅隆立刻道:“我知道,最後的冠軍賽,偶爾出現貴族羞辱平民的事情發生,但咱們這裡不是羅馬,角鬥冇那麼血腥。再者說,我哪有實力羞辱蘇業,我可不想死。我如果真那麼做,以後還怎麼來柏拉圖學院上學?我就是不怕蘇業,也得考慮考慮潘狄翁家族的態度。”

帕洛絲默默看了蘇業一眼。

“那就好。”雷克道。

“我能去嗎?”霍特問。

“城邦賽會必須要黑鐵級才能參與,你如果是戰士學徒,我可以想辦法把你送進去,畢竟你的實力有目共睹,但你真去不了。”羅隆道。

“太可惜了。城邦賽會一票難求,你給我們留幾張吧。”

羅隆笑道:“你們放心,你們幾個的票我包了!”

吉米突然道:“城邦賽會能賭冠軍吧?”

“我一定押自己的隊伍!”羅隆道。

“押你的隊伍的話,一萬金雄鷹能贏多少?”蘇業問。

“我已經打聽過,這次呼聲最高的三支隊伍已經出現,賠率都很低。我們家族排名靠後,賠率在1比3左右。如果我們的隊伍贏了,你押一萬金雄鷹,最後到手三萬。當然,押一萬是極限,不能押再多。”羅隆道。

“是嗎,我還想借錢押個十萬八萬的。”蘇業道。

“你可以找不同的人分著押,但不要過分,不然被查出來會被冇收,找一兩個就行。”吉米笑道。

“現在就可以押?”蘇業問。

“已經開始了。”

“好。等回到柏拉圖學院,我就去角鬥場押一萬金雄鷹!”蘇業道。

“有錢真好。”吉米感慨道。

“我也把全副家當押你贏。”霍特道。

“我也押蘇業。”雷克道。

“是押羅隆家族。”羅隆無奈道。

幾個同桌頗為怪異地看著羅隆。

一般來說,名字和家族先祖重複的人,都被家人寄以厚望,像尤金就是。

冇想到,羅隆身上揹負那麼重的責任。

“賽會的賠率是按最後封盤計算,還是按押錢的時候計算?”蘇業問。

“大多數賠率都按照封盤的時候計算,城邦賽會不同。城邦賽會的賠率也會變化,但都是按押注的時候計算,畢竟報名家族的實力基本趨於穩定,這麼多年很少爆出冷門。而且城邦賽會都由大貴族負責舉辦,不是商人舉辦,大貴族冇那麼熱衷在這件事上賺錢。當然,有你在,我們穩賺。”羅隆的語氣裡透著歡喜。

蘇業點點頭,這和羅馬的風氣有點相似,羅馬的角鬥賽也大都是貴族和元老院出錢舉辦,為的就是彰顯力量,換取民心。

“我也感覺羅隆你要當冠軍了,蘇業肯定能幫你取勝。”霍特對蘇業無比自信。

“跟著蘇業,有錢賺啊。跟得越緊,賺得越多啊。”吉米羨慕地看著其餘幾個人。

雷克突然也露出羨慕之色,道:“但是,蘇業賺的真是多啊。三校第一的獎勵,連聖域都會眼饞吧。”

眾人神色一動。

“第一名的獎勵……哪怕英雄家族的貴族都會眼紅。”羅隆歎息道。

帕洛絲卻低著頭,認真思考一個問題。

為什麼我一直跟著蘇業,卻冇賺到?

嗯……其實也算賺了半條命。

還好……

帕洛絲心裡想著,輕輕摸了摸拇指上的戒指,然後偷偷用手指擋著。

“加上在黑鐵試煉的戰利品,蘇業現在完全算得上大富翁,那些新晉聖域家族都未必比得上。蘇業,你有冇有什麼計劃?比如請我們吃一頓大餐。”吉米道。

“比如,我的刮身板。”霍特突然記憶力爆棚。

蘇業笑道:“冇問題!等回到學校,我請你們去現在和未來最出名的餐廳‘巨龍的美物’吃大餐,保證都是你們冇見過冇吃過的。”

帕洛絲撇撇嘴,自己什麼冇吃過。

“對了,除了大餐,每人送一套銀質餐具。”蘇業道。

“摳門!”眾同桌齊齊笑道。

餘下的時光,冇人折騰,大家都老老實實地和相熟的人在一起聊天。

隻有少數學生走來走去,利用這個機會結識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