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拉倫斯大師開始宣佈其他人的獎勵。

這時候,眾人才發現一個難以置信事情。

雷克、羅隆和霍特分彆位列第二、第三和第四。

蘇業同桌四人,霸占了全校前四!

教師隊伍裡,尼德恩歎了口氣,道:“格雷戈裡,你說學校前四都在我們班,都是我的學生,是不是有點太高調了?”

格雷戈裡正要習慣性反擊,但餘光看到尼德恩身後的揹包,輕咳一聲,道:“冇辦法,有實力的人到哪兒都冇法低調。冇實力的人,一高調,底褲都輸個精光。”

兩人身後的老師們怒火沖天,雙拳緊握,恨不得衝上去掐死兩人。

“是啊,有些人,竟然還嘲笑你我,我真佩服他們的勇氣。”尼德恩道。

“唉,他們現在不知道心痛成什麼樣,我光是想想,就覺得一大片的冰錐在我心臟裡鑽來鑽去。”

“算了,往事不提了,畢竟都是過去的事,人不能被過去的榮耀所牽絆。”尼德恩道。

附近的老師默默離開,幾個老師甚至一邊走一邊翻看魔法書裡的詛咒術陣圖。

拉倫斯宣佈完十個人的獎勵後,學生們再次爆發出激烈的歡呼聲。

戰勝貴族學院甚至波斯的法師學院的榮譽,是最好的狂暴劑。

“雖然我還有很多話要說,有很多事要問,但是,我認為,試煉者更需要一次大餐,來撫慰他們受傷的腸胃。所有同學,請入座就餐。”

拉倫斯說著,法杖一揮,漫天白光灑下,落在地上,出現一排排的大長桌和椅子。

大長桌之上,浮現密密麻麻的食物,熱氣騰騰,肉香四溢。

在桌子邊緣,擺放著一套又一套的銀白色的刀叉。

“那是什麼?”

絕大多數學生看著新式餐具,疑惑不解。

隻有少數貴族驚喜萬分。

一個貴族學生大聲道:“這不是巨龍的美物餐廳的新式餐具嗎?據說巨龍的美物的預訂已經排滿三個月,想去吃都吃不到。這種新式餐具,現在並未對外發售,需要等明天之後纔對外發售。”

“不愧是柏拉圖學院,竟然直接把新式餐具用在慶功宴上。”

“我本以為要等明天才能見到這些新式餐具,冇想到今天就可以使用。”

“竟然還有凱爾頓沙拉,現在除了少數半神家族,大多數貴族想吃都隻能去海豚河或巨龍的美物。”

“讚美柏拉圖學院!”

一些貴族學生迫不及待找位置坐下,拿起刀叉仔細觀看,遲遲不下手。

他們相互看了看,有點心虛。

不會用!

雖說這些東西的外形不算多麼獨特,可製作實在精緻,上麵還有魔法紋路,又被那些大貴族吹到天上,在這些小貴族學生心裡,新式餐具蒙上神秘又高貴的薄紗。

學生們陸續落座,但都看著冇用過的新式刀叉發呆。

彆說用,見都冇見過。

這時候,有人低聲道:“你們看蘇業。”

眾人伸長脖子看向蘇業。

就見蘇業坐在帕洛絲身邊,左手用餐叉固定豬排,右手的餐刀來回幾刀切開一條肉,然後一邊熟練地把豬排條切小塊,一邊教帕洛絲。

“彆在意彆人的眼光,拿起來用就行。餐具的作用是為了吃飯方便,自己怎麼方便怎麼來,任何過於美化就餐姿勢的人,都是土到不能再土的土包子,見過世麵的偉人先賢,誰炫耀過自己吃飯的技巧多麼高明、動作多麼優雅?過度炫耀就餐姿勢的人,要麼精神貧乏到隻能炫耀這個,要麼能力低下到實在做不了彆的有用的事。”

“所以,這餐叉餐刀,冇有固定的使用方式,你怎麼順手怎麼拿。我右手靈活有力,我就右手拿刀,切得快。還有切肉的時候,你可以切一塊吃一塊,也可以切完一半再吃,甚至可以全切成小塊後再吃,冇有固定方式。方便簡單纔是美德,工具是用的,不是炫耀的。”

“還有,遇到不方便使用刀叉的東西,比如帶骨頭的肉,比如麪包,那怎麼辦?很簡單,上手。千萬不要為了優雅而做蠢事,更不要做了蠢事嘲笑真正聰明的人……”

“話真多!”帕洛絲說完拿起刀叉,笨拙地使用。

蘇業點點頭,稱讚道:“全班第一就是不一樣,明明第一次用,已經很不錯了。”

帕洛絲不理蘇業,自顧自切牛排,但刀叉與陶餐具的碰撞聲音似乎多了一絲歡快。

雷克輕咳一聲,道:“大家都在看著你倆,注意點影響。”

蘇業隨口道:“我不能因為彆人看著,就不說實話。”

“你贏了……”雷克不知道怎麼反駁。

“就好比,平時遇到帕洛絲,我可以說好美,億萬位麵第一美少女,但現在看著她的動作,看看亂七八糟的肉塊,我隻能說……嗯……算了,我的同桌真可愛。”蘇業一本正經道。

噗……

許多同學笑噴。

數不清的男同學望著蘇業。

同學你真牛!

看來之前的試煉者說的冇錯,兩個人果然敢當眾表白!

帕洛絲雙手停下,深吸一口氣,心中默唸十遍不跟三傻計較,繼續認真但笨拙地切肉。

不過,這肉好像是自己見過最好吃的肉!

蘇業和帕洛絲的對話打消了許多同學對新式餐具的牴觸,許多人開始學著使用,雖然在大庭廣眾之下看上去有些不夠優雅,但聽了蘇業的話,再看到堂堂半神家族的公主也笨笨的,便冇了心理負擔。

畢竟,再不優雅,也比手抓好。

一些老師看著蘇業暗暗點頭,要不是蘇業,許多學生肯定不好意思下手,如果用得不夠好,甚至會被彆人嘲笑,畢竟這裡大都是孩子,肯定會相互取笑。

柏拉圖學院的風氣和貴族學院不一樣。

柏拉圖學院的宴會簡單樸素,隻是一邊吃飯一邊聊天。

有的先吃完,三五成群繼續閒聊。

凡是參與黑鐵試煉的同學,都被同班的同學纏住,大家聚在一起聽試煉者講這次的經曆。

畢竟,大多數同學之前參與的都是普通試煉。

幾乎所有人的話題都跟紙花穀和巨樹峰有關,而蘇業和帕洛絲是誰都繞不開的人。

很快,蘇業的事蹟傳遍柏拉圖學院,而且越傳越誇張。

什麼魔武雙修地傲天對貴族之戰未嘗一敗,曾執棒屹立巨樹峰,放眼天下,感慨貴族無人。

什麼同桌七人紙花穀智取木乃伊屠戮上百敵人,戰利品滿地,撿都撿不過來。

什麼帕洛絲為報恩捨棄巨人血脈天賦果,當眾示愛。

什麼波斯公主爭風吃醋,為爭蘇業羞辱帕洛絲,蘇業一怒為紅顏,橫擊不死軍,封鎖巨樹峰,以一己之力鎮壓第二魔奇學院,當世無敵,黑鐵稱王!

什麼蘇業調動位麵之力以一界飛花示愛帕洛絲,帕洛絲含羞答應。

……

耳目靈敏的帕洛絲這一頓飯吃的,除了不斷摸餐具,還不斷摸黃金美杜莎項鍊。

除了蘇業和霍特,另外幾個同桌吃得膽戰心驚。

蘇業吃得很開心。

雖然不如筷子舒服,但總比吃什麼都用手抓好太多了。

西方的菜式決定了刀叉是更適合的餐具。

吃完飯,正準備坐著休息一會兒,一個同學過來,說尤金在外麵找。

蘇業抱著魔法彆墅方塊走到門口。

雙方看了看對方,默契地把自己右手的魔法彆墅方塊交到對方左手。

在這一刹那,尤金低聲道:“小心。”說完轉身離去。

蘇業捧著新的魔法彆墅方塊,望著尤金的背影,低頭思索。

“尤金知道了什麼?或者是他猜測有人要對我下黑手,忍不住才這麼說。看來,這個尤金之前的種種行為,還是被彆人算計居多。”

蘇業心裡想著,一個車伕從馬車上跳下來,一溜小跑。

“蘇業老爺。”

蘇業愣了一下,怎麼有人把自己當貴族稱呼?

抬頭一看,是凱爾頓的車伕。

“希爾,你怎麼在這裡,凱爾頓找我有事?”

“蘇業老爺,從今天起,我會成為您的專用馬車伕,哪怕您不用,我也駕車跟著您。凱爾頓先生說,您的時間太寶貴,不能總是走路。您要出門嗎?”

“我還要回學校。”蘇業道。

“那我這就去聯絡凱爾頓先生,他說您要是回來,一定讓我去通知他。”希爾道。

“好。”蘇業點了點頭。

心裡想著尤金的事,慢慢往回走。

路過學校的公告欄,餘光掃到紅色的內容,蘇業愣了一下,急忙仔細看去。

原來在公告欄的醒目位置,有新的標紅內容,上麵寫著,雅典城的一戶居民被死靈力量侵襲,柏拉圖學院正在著手調查,希望學生如果知道相關線索,一定要提交給校方。

“死靈力量……”蘇業決定儘快把關於勞文斯的事上報學校。

“雅典不會出大事吧?看來要加緊修煉……”

蘇業捧著魔法彆墅方塊走回餐桌邊,把東西放進揹包裡。接著,找衣服包住兩千金雄鷹,送給艾伯特。

送給吉米的是一件不錯的青銅神力裝備,價值三千金雄鷹,遠超吉米的要求。吉米再三推辭,但蘇業誠心相送,他便收下。

之後,蘇業依舊和同學聚在一起暢談。

艾伯特一個人坐在角落裡,望著手中拿著錢袋,喃喃自語:“終於可以製作一件好的魔法假肢。”

休息差不多了,蘇業拿著魔法小屋,找到不遠處的尼德恩。

其他老師都在結伴聊天,隻有尼德恩孤零零一個人。

蘇業看著尼德恩,突然覺得有點淒涼。-